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章 展示实力

第二百八十章 展示实力

        “你老师的师叔?”

        “特使的师叔祖?”

        大药王和路管家对望一眼,快把胡子抓光了。

        你不是白医师吗?

        你不是不知道特使会不会来,而且不知道啥时候来吗?

        你不是冒充的吗?

        啥时候……变成特使老师的师叔了?

        尼玛!

        关键是……特使一脸懵逼,貌似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师叔祖!

        装个师兄、师弟、同门、朋友都行……直接这么高级别……

        大哥,你真敢开口!

        换做他们,想都不敢想。

        二人只觉得胸口一口血液涌来,随时都会狂喷。

        一侧的廖勋、其他两位殿主和诸多长老,也一脸的晕,大眼瞪小眼。

        本来还以为这个冒充的家伙,会被特使一巴掌抽死,或者抽的找不清东南西北,怎么都没想到,二人认识,还……好像有辈分关系。

        不会这么巧吧?

        “老师叫你师叔?”古牧也愣住,全身一僵。

        眼前这人对他了如指掌,本以为是分部的哪位从未见过的同伴,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种身份!

        他跟随老师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还有一位师叔啊?

        可如果还不是,对方又如何知道关于他的一切事情,说的分毫不差?

        不说其他,光这种眼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甚至他老师都未必有。

        “只是论辈分这样称呼,我一向闲云野鹤,久居在外,你老师可能都不知道我的存在!”张悬一副高人模样的摆摆手。

        想要对方不敢动手,就要有个彻底能够镇服对方的身份。

        反正一起听过授课,就可以称呼师兄弟,冒充一个见不到、想不到的身份,想拆穿,也没有足够的理由。

        总不能现在跑回去问老师,到底有没有自己这个师叔吧!

        再说,自己先把话说死,可能你老师都不知道,就算想查也没法查了。

        不过,光空口套白狼不行,既然说出了对方的问题,只有帮他解决,才能让其彻底信服。

        当即张悬也不在废话,轻轻一笑,看了过来:“好了,不讨论这个问题了。既然在这里见到,也算有缘,只想问你一句,想不想解决身上的问题?”

        “我……这个问题……还能解决?”

        对眼前这人的身份,古牧心中还是有些怀疑,此时,听他不在纠缠,反倒问出这话,脸色一红,满是激动。

        能够活着,谁愿意死?

        更何况,他还身肩血海深仇。

        妻子被一位四星医师毒杀,一直以来,都强忍住心中的痛苦和愤怒,努力修炼,期望一天能够报仇雪恨。

        本来距离更高境界,只差一线,报仇有望,可他最近清晰的现,这些年强行提升实力,身体早已亏空,和对方说的一样,已然命不久矣。

        他死不足惜!

        但就算死,也要将那个仇人,碎尸万段才行。

        “强行利用毒药提升修为,让身体亏空,换做别人的确束手无策,但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可以随手解决!”张悬神色淡然。

        连契约蛊摧残的身体,天道真气都能修补,他这种还能活蹦乱跳的,自然更不在话下。

        “还请师叔祖出手!”

        迟疑了一下,古牧跪倒在地,眼中露出了坚毅:“只要能够治好我身上的病症,斩杀仇人,就算让我做牛做马,都在所不辞!”

        妻子死后,他早就想随之而去,苟延残喘就为了替她报仇。

        眼前这位,虽然来历不明,却能一眼看出他的问题,说出连老师都觉察不到的事,或许真能帮他解决隐患!

        只要隐患消失,自信这些年的积累,必然能冲破最后一道关卡,达到那个梦寐以求的境界。

        可以说,这是一次机会,一旦成功,报仇有望。

        当然,如果对方只是戏弄,大不了玉石俱焚,反正现在命不久长,也什么可畏惧的了。

        “啊……”

        他跪倒在地,众人全都眼珠子掉了一地。

        总部特使,高高在上,更是三星巅峰毒师,至尊巅峰实力,给一个冒充者下跪……

        真的假的?

        尤其是大药王。

        他知道这位白医师的真实身份,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师叔祖,甚至连八竿子都打不着。

        随便说了几句,就让对方心甘情愿跪下……

        白医师,你真牛!

        换做他们,被人当面揭穿冒充,肯定早就吓得跪下,不敢废话了。

        结果,跪是有人跪了,只不过下跪的是他冒充的对象……

        就算亲眼所见,都觉得是不是在做梦。

        变化实在太快了,让人猝不及防,老腰都快闪断了。

        不过,震惊过后,也能想明白。

        换做他前几天的模样,如果有人说能够治好契约蛊,别说师叔祖,就算称呼爷爷,也心甘情愿。

        快要死了,才会明白生命的珍贵,尊严、面子在这面前真的什么都算不上。

        “我可以出手,不过,有些规矩,需要提前说清楚!”

        张悬一摆手,招呼一声:“大药王,你和古牧说一下我的规矩!”

        他现在的实力,只有半步宗师,如果对方清醒治疗,肯定会露出马脚,高深形象也就不复存在。

        还是昏迷后治疗最好。

        既不显露真实修为,又能掩饰天道真气的特殊。

        不过,这话他说出来,必然会各种猜忌,让大药王说,会好上不少。

        大药王也通透之辈,一下就理解了他的意思,上前开口:“白前辈出手治疗,需要病人彻底昏迷才行!”

        “彻底昏迷?”

        古牧眉毛一皱。

        陌生的地方,一旦陷入昏迷,就表示生命落在别人手中,完全不由自己控制。

        对方说的事情虽然准确,还不至于让他彻底放心。

        “放心吧,这是白前辈的规矩,之前帮我解决契约蛊的时候,也是让我昏睡的!”见他迟疑,大药王劝阻道。

        “解决契约蛊?你说……他帮你解决了契约蛊?”

        古牧一愣,满是不敢相信。

        契约蛊,廖勋等人体会的不深,毕竟只是二星毒师,知道的不多,但他做为三星巅峰,见过不少厉害毒师,知道这种毒的可怕!

        传说,这东西一旦中上,就连五星毒师都无法解决。

        五星毒师都解决不了的事情,这位师叔祖可以解决,难道……他的级别已经过了?

        “不错,我前几日,差点死亡,是白前辈看到,出手解决!”大药王道。

        “这个我们可以证实,他之前的确中了老殿主的契约蛊!”廖勋等人点头。

        “能解决契约蛊?”

        拳头捏紧,古牧仔细向大药王看去,果然让他看出了不对劲。

        做为三星巅峰毒师,中过契约蛊,而且作过,是能够看出来的。

        确认了自己的判断,脸色一下涨的透红,对眼前这位“师叔祖”的水平,再次确认了一分。

        不过,让他昏迷才治疗,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昏迷之后,生命受制于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换做谁,都不愿意这么做!”

        张悬看出了他的疑虑:“换做别人,这样质疑,我肯定懒得理会,转身离开。不过,既然你是我的徒孙,就告诉你一句……我真想杀你,还用不着这么麻烦!”

        轻声一声,张悬脚掌一踏。

        嗖!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他已经出现在六十米外,再下一刻,远处的人影慢慢消散,而他本人依旧站在原地,好像没动过一般。

        “好快的度!”

        “就算至尊巅峰强者也做不到这点吧!”

        “难不成……他已经越至尊了?”

        ……

        周围所有人全都吓了一跳,瞳孔收缩。

        他们都是宗师或者以下的修为,哪见过这种度。

        能施展出这么快度的人,修为又怎么可能差?辛亏之前没动手,不然,恐怕他一出手,真能灭掉整个毒殿分部!

        大药王也脸色泛白。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这位白医师,实力和他不相上下,做梦都没想到,差距这么大。

        这么快的度,想要杀他,恐怕都没反应过来,脑袋就已经掉了。

        古牧也拳头一瞬间捏紧。

        对方刚施展的度,就算是他现在,都远远不及。

        而且看对方的样子,根本没挥全力,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也就是说……

        这位“师叔祖”的实力,绝对过了至尊,达到了另外一个层次。

        “看来效果不错!”

        见众人全都一副震惊,张悬暗自松了口气。

        修为达到半步宗师,天道身法度更快,距离也变得更远。

        这才施展出刚才那样。

        这招看起来很炫,度也很快,实际上,凭借他现在身体的强度,施展两次已经达到极限了,而且,如此快下,就算他自己都反应不过来,更别说伤人,杀人了。

        说白了,这招虽然很快,用来逃命可以,用来杀敌,没有任何卵用。

        当然,现在多了一个用处……装逼。

        强忍住身上剧烈的撕裂感,悄悄的运转真气,而他本人则安静站在原地,双手背在身后,宛如不惹尘埃的世外高人,神色平静的看向古牧,声音古井无波,没有丝毫感情。

        “不知道我这种实力,想杀你……”

        “可比杀鸡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