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辩答

第二百四十九章 辩答

        “奔跑?”

        “在藏书库奔跑?”

        封堂主、王兽师等人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脸迷茫的看过来。

        你说在藏书库看书,甚至有所感坐着修炼,我都能忍下来,觉得可以理解,可奔跑……

        封堂主眨巴眼睛:“你是不是看错了?”

        藏书库全是书架,就算想跑也不方便啊!

        最主要的是,能驯服辟穴境的蛮兽,实力肯定不弱,要奔跑多快的度,才对修炼有用?

        “会不会和他的驯兽方法有关?跑快了可以追上蛮兽?”

        王兽师疑惑。

        “他……跑的不快,和普通人奔跑差不多,而且边跑还边念叨什么,离得太远,有些听不清。”

        小朱满脸羞愧。

        看到刚才的那一幕,他都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生怕会被人当成神经病打死。

        去调整状态看书的人,居然在藏书库边奔跑,边念叨,换做任何人都会心理承受不住。

        “奔跑,念叨?”

        三大驯兽师,这次是真晕了。

        他们快抓破了脑袋,都想不通,这……尼玛和调整状态有毛的关系!

        说实话,任何人听到对方的举动,心中都会冒出一个想法……操蛋!

        不操蛋的话,哪有这样调整状态的?

        还非要在藏书库,眼前这么大房间跑不下你?如果觉得这里小,外面还有蛮兽活动区,长宽好几公里,别说跑步,翻跟斗半个小时也到不了头……

        “不行,我过去看看,藏书库里面有太多珍贵的秘籍,不能因此受损!”

        想了一会,封堂主实在觉得不保险。

        一个在藏书库奔跑的人,万一脑子抽风,把藏书库点了,恐怕哭都来不及。

        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生!

        脸色凝重,正想向藏书库走去,就见一个青年略带疲倦的走了过来。

        正是张悬。

        此刻的张悬和一个小时前,完全不同,无论精神状态还是身体,都显得有些颓废,看起来好像经历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训练,将全身体力都消耗干净了。

        “你没事吧?”

        封堂主忍不住走上前来。

        别人调整状态,调整完了都精神抖索,精力十足,这家伙倒好,调整完跟做了一夜大保健一样,你确定这是调整状态,而不是消耗状态?

        “哦,我没事,试卷准备好了?咱们开始吧!”

        对面的张悬摆摆手。

        虽然用了新的方法,很快就把藏书库的所有书籍都收录到天道图书馆,度是快了,但因为短时间内收录了太多知识,脑中震荡太厉害,整个人都有些晕头转向。

        跟之前五天五夜没睡觉有些相似,全身上下充满了疲倦。

        “这……就开始?”

        看到对方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封堂主忍不住再次问了一句:“你确定?”

        “确定!”

        张悬点头。

        “那好,到那边吧,记录玉晶记录不到这里。”封堂主点点头。

        无论驯兽还是炼丹考核,为了公平起见,都需要用记录玉晶记录一切,然后存放以待有质疑的人过来查询。

        很快来到房子正中间,有记录玉晶的地方,封堂主和其他两位驯兽师坐了下来。

        看到他们坐好,下方所有人也知道即将生什么事,再次议论开来。

        “考核要开始了!”

        “是啊,不经历学徒,直接考核驯兽师,这可是兽堂给级天才的待遇,就连莫雨小姐都没享受到,我倒要看看这家伙,一旦失败,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待在这里!”

        “侥幸驯服了蛮兽而已,你还真以为有什么本事?我觉得肯定失败!”

        “第一关理论知识,没有数年学习,不可能记住世界上的诸多蛮兽、以及诸多特征。当初我们家殿下,为了背诵,每天都坚持,这家伙连二十都不到,就算从娘肚子里学习,又能记住多少?”

        “他就是哗众取宠的,能有什么本事……”

        ……

        见这位张悬要考核,所有人围了过来,不少都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不经过学徒,直接考核驯兽师的,在兽堂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这些人都想看着这家伙碰壁。

        尤其是周宣、朱锦煌,因为云涛和莫雨小姐的关系,早就对这家伙讨厌至极了,巴不得他出丑。

        如果连理论都过不去,还驯兽师……也就只能做梦了!

        几人议论,莫雨小姐此时也恢复了清醒,来到跟前,一脸清冷的向不远处的青年看去。

        只看了一眼,秀眉蹙起。

        这家伙怎么回事?

        刚才还精神抖擞的在里面翻书,怎么……时间不长,跟被人煮了一样,无精打采?

        不光她看出来,其他人也看了出来,沈碧茹和云涛对望了一眼,脸上皱成疙瘩,忍不住向前。

        “张老师,你没事吧?”

        “没事!”张悬摇头:“就是有点累!”

        这么多书籍,短短不到一个时辰,全部收录到天道图书馆,精神高度运转,不停呼喊“缺陷”,不累才怪。

        没当场累趴下,就很不错了。

        “前辈,如果实在觉得不舒服的话,要不咱们休息一下,明天再考!”云涛忍不住道。

        眼前这位极有可能是宗师境强者,让这种人累成这样,到底经历了什么?

        “无妨……”

        听到这话,知道二人是好意,张悬正想摆手拒绝,就听到不远处冷笑响起。

        “我看是故意装的,去书库调整状态,该不会是看到驯兽的书,才知道考核的难度,故意装病,想要躲避考核吧!”

        说话的是朱锦煌。

        眼中的冷笑浓郁,像是要揭穿骗子的伪装。

        “我猜肯定是这样,不然,看书能看的精力不振,状态萎靡,连手脚都抬不起来?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周宣也趁机落井下石。

        “这……”

        “他们这样一说,倒还真有可能。”

        “估计之前觉得自己能够考核,看了书籍才知道,驯兽博大精深,感到畏惧,又不想丢人现眼,才故意找借口……”

        “一定是这样……”

        二人的话响彻四周,众人顿时相信了七、八分。

        如果不是这样,怎么专门跑去调整状态,回来却跟快要死了一样?

        一脸的疲倦,看样子随时都会摔倒……

        如果是真的很累,看个书就这样,根本解释不通……既然无法解释,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是他故意装的。

        “不用,现在开始!”

        懒得理会周围的质疑和议论,张悬大手一摆。

        “这是我刚出的试卷,你现在就可以作答,一个时辰内完成,而且保证正确率达到百分之百,就算通过考核!”

        见他坚持,封堂主不再多说,取出一叠试卷递了过来。

        和当初考核炼丹学徒一样,足有几十页厚,光书写恐怕就要花费很长时间,更别说还要认真思考,仔细斟酌了。

        低头扫了一眼,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驯兽的基础知识,涵盖诸多方面,没有足够知识,恐怕看都看不懂。

        “好了,现在可以作答了,计时开始!”

        见他接过试卷,封堂主大手一摆。

        “嗯!”将试卷放下,张悬拿起一只毛笔,正想作答,这才觉得脑中眩晕,整个手都有些颤抖。

        刚才收取书籍,尽管度出了以往,但他现在的实力太弱了,还是有些承受不住,不光精力不足,连身体都出现了反应。

        恐怕要调整至少半个时辰才能恢复。

        而现在,很明显已经没时间了。

        真要调整半个时辰,试卷这么厚,想要写完,就算有天道图书馆支撑,也做不到。

        只要错一题,就无法通过驯兽考核,失败丢人事小,最关键的是……无法享受免费,这是让他无法容忍的。

        “快看,他好像累的连笔都拿不住!”

        “嘿嘿,堂堂辟穴境以上的强者,累的连毛笔都拿不住,你会相信?肯定是装的!”

        “是啊,绝对是看到题目,觉得啥都不会,故意装得有气无力……说实话,这种人最无耻了!”

        “谁说不是!”

        见他手指颤抖,连笔都握不住,众人再次冷哼。

        不光是他们,就连封堂主、卢兽师等人,也对望一眼,各自心中疑惑。

        难不成,真和其他人说的一样?

        如果不是,就算在藏书库奔跑,也不至于累成这样吧!

        “张悬,如果你觉得身体有恙,实在无法答题,可以允许你休息一天,明天继续。”

        看了一会,见这家伙的确有气无力,连笔都握不住,封堂主再也忍不住,开口道。

        叹息一声,张悬手腕一抖,将毛笔放了下来。

        对方说的不错,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就算强行写字,也会写的歪七扭八,难看至极。

        而且最关键的是……度跟不上,可能写几个字就要休息一下,强行坚持,反而会让答题的度变慢。

        想要通过考核,又不想继续耽误下去……现在也只有一个办法了!

        感叹一声,张悬抬头,看向前方。

        “封堂主,两位兽师,我实在无力握笔,可否选择辩答?”

        “辨答?”

        三大驯兽师同时猛地起身,全都眼中满是不敢相信。

        “你……你说什么?你要选择理论考核中最难的……辩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