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骗子?【第三更】

第一百五十九章 骗子?【第三更】

        “看书?”

        6沉、原语对望了一眼,满是古怪。

        我们让你作画,画啥都行,展示真正实力即可……

        看书?

        和作画有什么关系吗?

        一侧准备见张悬大展神威的白逊和黄语,也全都一脸懵逼。

        都要作画了,才想着看书……佛脚抱得有些太晚了吧!

        关键是……大哥,你都这种水平了,看书有用吗?

        “是!”

        见众人一个个眼神古怪,张悬强忍住尴尬。

        他是实在没办法。

        画画?

        他也想是个高手,一下就能画出第三境,第四境的,大展神威,威风八面。

        可现实的他……连个毛笔都拿不好,画笔怎么用都不知道……怎么画?

        天道图书馆能看出一切缺点,能复制所有书籍据为己用,但不可能一瞬间就能让他变成真正的书画大师,除非……看到足够多的作画方法,形成特殊的天道秘籍!

        图书馆集合正确方法形成的东西,修炼起来事半功倍,非常简单……真要可行,或许他真能短时间变成高手。

        “你要看什么类型的书?难不成小友……在书画方面,达到瓶颈了?”

        过了半天,6沉大师忍不住问道。

        书画和武学一样,也会出现瓶颈,很多人学习几年就能达到三境,也有更多,终其一生,一境都到达不了。

        他实在想不通怎么回事,迟疑半天才觉得眼前这位是不是达到瓶颈,想要寻求突破。

        不然,为啥要作画了,才要去看书?

        这两者风马牛不相及,八竿子也打不着啊!

        “这倒不是,是……是我……心境还难以做到自由转换,每次作画前,都需要看大量的书缓解,这样才能做出质量更高的画作!”

        憋了一会,张悬想出一个理由。

        总不能跟他们说,他长这么大画笔怎么拿都不知道,要看书……是想去学一下……

        真要把这个说出来,估计会被对方当成神经病当场打死。

        书画,比武学更难,想要达到6沉、原语这种造诣,没有几十年的努力,画废无数张画纸,用秃多少枝毛笔,不可能成功,啥都不懂,看一会书就想学会……

        这不是在做梦吗?

        就算你想要撒谎,麻烦也要弄个靠谱一点的……

        “一副好的作品和心境、运气、机遇……都有关系,你这么年轻,调整不好心境,的确难以画出厉害的作品。”

        一侧的原语大师,赞同的点头。

        6沉大师也不反对。

        书画属于艺术,不是拳头,能挥多大力气,就算状态不好,也能打个八、九不离十。

        找不到状态,画的再好,也只是有形无神,算不上珍品。

        “我这是习惯……嗯?”

        还想着继续解释,没想到两位大师居然不在反驳,张悬一愣。

        不过,随即恍然。

        艺术是不分世界的。

        当年王羲之写兰亭序,喝了大醉挥毫而成,待他酒醒,想要重写,却现始终无法越,这就是状态。

        就好像眼前的原语大师,最厉害的画作正是那副江鸟图,就算现在再给纸笔,让他重画,也肯定画不出来了。

        任何人都有巅峰之作,牵扯到了很多方面,他说现在没状态,想要看书调整,合情合理。

        “6沉,你书房不是有不少书画方面的秘籍和孤本吗?就让张悬小友进去看看,我们在这里等他调整好,再给我们展示画技!”

        原语大师道。

        “我的书房?”

        6沉嘴角一抽。

        上次这家伙突破,弄的书房一片狼藉,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不过,他也想看看对方到底达到了什么水平,只好点头:“嗯,阿城,带张小友过去!”

        “那就多谢大师了!”

        见糊弄过去,张悬松了口气,跟在管家城伯身后再次走向书房。

        上次过来,是要寻找武者六重辟穴境秘籍的,这次则是看书画类的书本,让他自己都有些想不到。

        ……

        张悬走进书房,会客厅内,气氛有些古怪。

        “看书调整心境……6大师,我怎么以前没听过这样的先例?”黄语忍不住道。

        做为名师学徒,见多识广,说实话,长这么大,她还从未见过这么怪异的举动。

        “心境调节,因人而异,这个不好说。”6沉没回答,原语大师沉思了一下开口:“其实,这和习惯有关,以前有一位强者,没成名前是卖柴的……”

        “我知道,大师说的是不是鹿柴老人?”白逊道。

        鹿柴老人本名叫鹿川,因为成名前靠卖柴为生,被人称为鹿柴。

        实力达到通玄境巅峰,整个天玄王国罕逢敌手,名噪一时。

        从一个最底层的卖柴普通人,到名震王国的大高手,鹿柴老人一向励志,激励着年轻人,不少人都知道他的事迹。

        “不错,就是鹿柴老人,你们知道他成名曲折,修炼刻苦,却不知道,他与人战斗前,也要调整心境,而调整的方法,就是劈柴,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劈一天柴,就能让心境、状态完全达到巅峰。”

        “原兄这样一说我也想起来了,百年前有名的高手,号称“一剑平江”,独行剑客吴江平,听说成名前是个篾匠,每到战斗前,通过编筐调整心境,这才让实力通玄,人人敬畏!”

        6沉大师道。

        “是啊,这种例子很多,这个张悬小友,需要看书调整心境,并不奇怪,只是……”

        原语说到这停了下来。

        “原兄有话但说无妨!”

        6沉笑着看过来。

        “刚才你作画的时候,我曾专门看了他一会,也故意提问黄语、白逊二人,现……他好像一脸懵懂,似乎对书画完全不知情,甚至……什么都没看出来!”

        想起刚才的事,原语摇摇头:“6老弟之前说他连你的【夏秋图】和【赤雄啸天】都能看出来,不应该那副表情啊!”

        原语大师是医者,擅长观察入微,张悬见6沉大师作画满脸震惊,没太多掩饰,被他看的清清楚楚。

        “不懂?这不可能吧?”

        6沉大师没有他的观察力,有些不敢相信。

        这位张悬可是一进入他院子就看出了他的布置,宛如书画,然后又剥开夏秋图的宣纸,看出藏在夹层的内容,更是指出赤雄啸天图中的失误……

        这种眼力,比他都要强,怎么可能对书画一点都不了解?

        “我也是感觉如此,也有可能看错了……”

        原语大师摇头。

        对于张悬,他还真是十分好奇。

        没进来之前,6沉大师将其说的地上不见,天上少有,让他好奇之心大起,真正见到之后,说实话,还是有些失望的。

        书画大师,都有独特的气质,这家伙身上丝毫没觉,谈论起作画的时候,又满是犹豫,吞吞吐吐,让人忍不住怀疑,要不是碍于老友的面子,恐怕都要直接开口询问了。

        要是他真领悟了不弱于自己二人的书画能力,绝不应该是这样。

        “难道……他什么都不会?其实是装的?”

        一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原语大师眉毛一皱。

        这样推论的话,不少事情反倒能够成立。

        正因为啥都不会,让他作画,才推三阻四,谎称要看书。

        对画作一窍不通,看到6沉作画,才会满脸不解,甚至连黄语、白逊二人都不如。

        也对,不足二十岁,就算对书画了解极多,又能达到什么水平?

        估计是事先调查了老友的画作,故意说出来,装的什么都会,实际上却是个骗子。

        真要这样,可要提醒这位老友小心了,过一会要好好提醒他一句才行。

        “原兄,你不是下午要去拜访什么人吗?这样等着,不耽误吧!”

        正想如何开口,就听到6沉大师的声音响起。

        “哦,听说王城来了一位叫杨玄的名师,解决了凌天宇妻子以及杜邈轩身上的问题,手段非同寻常,所以,我想去看看!”

        原语大师点了点头。

        凌天宇妻子、杜邈轩都是他的病人,他想办法解决对方身体上的问题,却一直没有成功,没想到这位叫杨玄的名师,时间不长全部解决,做为医道大师,当然想去拜访一下,希望能得到指点,让自己在医道上走的更远。

        “名师?”6沉大师满是不敢相信。

        他一向深居简出,外面杨玄名动王城,他却并不知情。

        “是啊,要不我们下午一起去拜访吧,我知道在书画方面,你一直想要突破到第四境,却没有成功,或许得到名师指点,能够一举突破!”

        原语大师笑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考核完他们,咱们就走!”6沉大师兴奋地连忙点头。

        …………………………

        张悬来到6沉大师府邸,考核黄语等人,课堂上却来了一个背着长枪的少年,郑阳年少的玩伴及好友,莫晓。

        二人一同拜师王,结果莫晓成功,郑阳成了张悬的学生。

        “这几天刚学会了一套枪法,特意过来想和你切磋切磋!”

        莫晓长枪一抖,整个人像是和长枪融于一体,散出让人眉目生寒的凌厉气息。

        “好!”

        郑阳也将长枪竖起,傲然站立,巍然不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