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二二六四章 大结局(下)

第二二六四章 大结局(下)

        灵魂契约,契合灵魂,只要自己不解除,哪怕对方手段通天,都无法化解。

        就好像不死帝君小黄鸡,之前只是神王,他是帝君,同样没办法解决这种约定。

        为了防止这家伙变卦,出现反噬的现象,名师大陆就曾专门定下,即便对方可以脱离天道之册,也无法挣脱灵魂间的约定啊!

        “灵魂契约,的确无法从识海中分裂出去,但我融合了连天道都可以化解的特殊气体,将这种契约化解掉,并不难……只要有足够力量,轰击契约所在之处,就能做到!”

        狠人道。

        灵魂契约,是建立在天道基础上的,特殊力量连神界天道都能化解,化解个灵魂契约,只要处理得当,又有何难?

        “原来如此……”张悬目光一闪。

        “和你说这么多,也算感谢将我带到神界了!”

        解释完,狠人不再多说,身上的气息愈发的亘古悠远,身后的黑洞变得更加巨大,显然说话的功夫,又吞噬了不知多少力量,做了滋补。

        “张悬,黑洞吞的越多,他的实力越强……”

        洛若曦也发现了不对劲,急忙传音过来。

        “准备动手吧!”心中疑惑尽消,张悬深吸一口气,手中长剑,陡然扬起:“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轰隆!

        最强大的剑意,再次施展而出。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生死皆不在乎,又有何事可以阻拦?

        这一招剑法,虽然是没达到帝君领悟的,却蕴含了心中的一切执念,将体内的天若有情功法,发挥到了极限。

        呼!

        一剑将狠人的攻击,斩成两半。

        同一时刻,洛若曦也出手了,玉手翻滚,剑芒如雪。

        她的剑法和剑神天的那位青年有些相似,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和大道自然的潇洒。

        “你们的招数是很厉害,但对比我,还是差了些……”

        轻轻一笑,狠人再次向下抓来。

        一瞬间,遮天蔽日,手掌将天地都笼罩了,空间碎裂,日月星辰都仿佛要被硬生生打下来。

        噗!噗!

        张悬和洛若曦同时倒飞而出,人在空中鲜血狂喷。

        以二人的实力,竟然抵挡不住!

        这家伙到底达到了何种境界?

        “放肆!”分身大步踏来,每走一步,就有莲花绽放,虚空中带着流水的声音。

        远远看去,逼格十足。

        炼化九天混沌金莲,他的修为比起张悬,丝毫不弱。

        一拳扬起,力量冲上九天。

        和狠人对碰,同样倒飞而出,挡不住一招。

        张悬捂住额头。

        成就帝君了,分身依旧不改装逼的本性……

        这么绚丽的装逼,还不如将力量集中起来,威力更大!

        “一起出手,不然,他们死了,我们都会死……”

        小黄鸡一声大喝,赤红的的火焰燃烧,天空都像被点燃。

        剩下六大帝君,也各自施展手段。

        七位帝君联合,毁天灭地,一方天地在面前都抵挡不住,但对方是吸收了特殊力量的狠人,攻击来到跟前,黑洞陡然变大,眨眼功夫就将力量吞噬干净,紧着着反击而出。

        嘭嘭嘭嘭!

        七位帝君和张悬等人一样,倒飞而出。

        十大帝君,联合在一起,竟然都没挡住对方一招!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强大?

        “你们可以死了……”

        一招击溃众人,狠人向前一步,手腕一翻,再次拍了下来。

        “鼠辈敢尔!”

        伴随一声大喝,之前剑神天的那位老者,突兀出现,挡在面前,手中长剑化作银河。

        “帝君?他也是帝君实力?”

        张悬瞳孔一缩。

        这位老者当初跟在青年身后,本以为只是个随从,最多封号神王,施展出力量才发现,竟然也是一位帝君强者!

        如果他是帝君,那位青年,是什么?

        “他本身就是剑神天的帝君……”挣扎站着身来,洛若曦咬牙道。

        “那……传我剑法的青年呢?”张悬再也忍不住。

        “他是……”洛若曦刚想回答,空间一阵扭曲,随即看到剑神天的这位帝君,同样倒飞了出去,落在不远处,砸出一个大坑。

        张悬现在的实力,和对剑道的领悟,远超过他,都抗衡不住,他即便修为不弱,剑术高明,依旧不是对手。

        “哈哈,帝君,一群土鸡瓦狗而已!今天我就灭了九天,灭了这神界,将一切规则踏平!”

        将剑神天的帝君击败,狠人疯狂大笑,四周的空间不停坍塌,衬托的他如妖如魔。

        “怎么办?”张悬拳头捏紧。

        刚才他和分身,都施展出最强战斗力了,甚至眼前的洛若曦,也将最强招数使用了出来,都没挡住对方的一招……

        难道神界,真的没人能够挡住眼前这位?

        任由他将世界毁灭?

        “唯一的办法……是将你的天道有缺,回归天道本身,让天道将他镇压……”洛若曦秀拳捏紧,眼眶泛红。

        “回归天道本身?”张悬知道她的意思。

        脑海中的图书馆,本身是天道的一部分,一旦回归,天道就等于彻底完整了,或许就可以修复漏洞,自我将狠人排斥出去。

        就好像人体的免疫系统。

        免疫系统完整,病毒来了,轻易驱赶;坏了,抵抗不住病毒入侵,再强壮的人,也会因此死亡。

        只是……

        “他太强大了,即便天道恢复完整,也无法镇压吧!”张悬摇头。

        病毒,免疫系统是可以斩杀,但……猛虎呢?

        再强的免疫系统,又有什么办法?

        眼前这位,只是普通神王,哪怕封号,天道都可以轻易杀死,可比帝君都要强大……已然不是天道可以抗衡的了。

        “这……”洛若曦停顿了一下,洁白的玉面上露出失落之色:“是啊……没办法镇压,但是,天道完整,他就能醒过来,斩杀这位,并不难!”

        “他?”张悬皱眉。

        “我带你去见他,就在自在天……”深吸一口气,洛若曦一咬牙,转身就向前飞去。

        “想逃?”狠人冷哼,向下一按。

        嘭!

        洛若曦从空中坠落。

        “你……”张悬剑法再次施展出来,剑意辉煌而出。

        叮叮叮!

        再次被狠人挡住。

        “你们快走,我来挡住他……”

        知道他们再想拯救神界的方法,而不是逃走,分身和不死帝尊,一声大喝挡在前面,洛七七也摇身一变,回归静空珠本体。

        四周的空间凝固起来。

        “走!”

        见众人奋不顾身挡在后面,无畏惧死亡,张悬眼眶一红,不过,也知道现在不是多说的时候,一拉洛若曦,身体一晃,划破空间,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自在天的范围。

        自在天现在已经没了之前的自在,神界崩塌,四处一片混乱。

        “你说的他,在哪里?”

        没空去观察普通人的生活,张悬看向怀中的女孩。

        如果她说的那人,真能拯救神界,自己牺牲又何妨!

        “他是我的父亲,你吊坠中的血液,就是他的,不死帝君,曾是他的兽宠……”洛若曦调息了一下,解释道。

        “父亲?”

        张悬恍然大悟。

        难怪一直觉得吊坠中的血液和洛若曦相似,却又不同,原来是她父亲的。

        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何不死帝君留下的那道意念,看到吊坠后,立刻认自己为主。

        “你父亲也是帝君?或者拥有超越帝君的实力?”

        忍不住道。

        图书馆混乱,是吊坠中的血液,让自己恢复清醒,难不成,不仅她是帝君,父亲也是,甚至更加强大?

        如果是这样的话,又为何会昏迷?

        又需要天道有缺,才能让其清醒?

        “他不是帝君,而是……天道!”

        洛若曦秀拳捏紧。

        “天道?你父亲……是天道?”张悬一震,不敢相信。

        “是!五十年前,父亲抵挡不住那只大手,陷入昏迷,天道崩散成三部分,天道有序和天道有缺,进入空间乱流,我代为掌控天道自然,维持神界的平衡。想要让他恢复,只有将散开的部分收集……所以,我才如此决绝,不能失败!才专门进入名师大陆,研究春秋大典,想办法战胜孔师!和孔师战斗的时候,拜托他的事,也是这个。”

        洛若曦道。

        张悬恍然。

        名师大陆刚认识不久,眼前的女孩,就和自己讲述过她的故事,要救一位至亲,自己当时还不明白,现在才恍然大悟。

        竟然是她父亲,而且还是神界天道!

        天道真的能够化成人形,并且生儿育女吗?

        “代为掌控天道自然……你体内,没有天道碎片?”突然,意识到她语言中的不对劲,张悬看过来。

        代为掌控,和自己这种融合在体内,是两种概念。

        “我只是掌控,并不是天道的一部分……”洛若曦道。

        张悬松了口气。

        这样说起来,只需要自己将天道有缺剥离出来就行了,并不需要她也死亡。

        尽管这种命运,不愿意接受,却也不愿意眼前的女孩,受到伤害。

        “我将体内的天道有缺剥离出来,你父亲就能活过来,甚至将狠人击杀是吧?”张悬看来。

        “这……我也不确定……”

        抬头看了看已经崩塌的神界,洛若曦迟疑。

        神界是父亲的根基,现在根基都这样了,就算清醒,真的能够将那个强大的狠人击败吗?

        真不好说!

        “看来你也不能肯定,既然如此,求人不如求己……我们只有自己想办法!”张悬咬了咬牙:“你、我、分身,联合九天九帝,如果在配合上孔师,未必不能获胜!”

        “孔师?他……”洛若曦皱眉。

        “孔师已经死了是吧!他并未真正死亡,如果猜的没错,他被你斩杀,只是用来脱离天道的方法……不出意外,他应该和魏长风一样,是【先天胎魂体】!”

        张悬道。

        看到魏长风,就明白过来,孔师所谓的保持灵智,应该和他一样,是先天胎魂体。

        可以做到胎中不迷。

        再加上提前留下的后手,复活,只是时间问题。

        洛若曦愣住,似乎她没想到,会是这样。

        “过去看看就知道了,猜的不错,他应该已经恢复,不然,他的那些学生,不可能连潮汐海都没去……”张悬道。

        孔师的那些学生,子渊古圣等人,个个实力强劲,就算没有帝君帮助,也必然有办法进入潮汐海,可却一个都没见。

        必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想要趁所有帝君去潮汐海无暇顾及的时候去做!

        而这种重要的事,明显就是让孔师恢复。

        “这……”洛若曦心中一震,恍然大悟。

        “走吧!”

        不再解释,单手一划,张悬重新来到孔师居住的所在,果然看到一个老者盘膝悬浮在空中,见他们来到,微微一笑:“来了!”

        不是孔师,又是何人!

        这位万世之师,果然没让自己失望!

        和猜测的一样,趁着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潮汐海的时候,重新复活了。

        “你……”洛若曦娇躯一震。

        她知道帝君可以复活,不死帝君也活过来了,但……没想到速度这么快!

        “我隐瞒天道,提前就准备了后手,幽魂池中的那个没有名字的巨人,就是我留下的,当日被你斩杀,我借机摆脱了天道的束缚,重新凝聚肉身,现在也刚刚恢复罢了!”

        孔师微微一笑。

        他精通时间能力,看起来神界只过了一、两天,实际上为了恢复力量,经历了不知多久。

        几十年的时光,都有了。

        “我们三人的实力,是很强,但想要胜过狠人,也没那么容易……”

        见孔师果真恢复,洛若曦依旧摇头。

        不是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而是事实。

        刚才这么多人联合,都没挡住对方,即便增加一个孔师,又能如何?

        同样改变不了局面!

        “我们单个的实力,甚至联合在一起,的确不是对方的对手,但……如果将所有人的力量,都融合在一个人的身上呢?”

        孔师笑着看过来。

        “融合在一个人身上?”

        这次不光洛若曦皱眉,张悬也满是疑惑。

        “那个手掌能够撕裂神界,将天道都打散,实力之强,不容置疑,狠人将这股力量全部吸收,又吞噬了神界五十年的灵气,单凭实力,我们十几位帝君,单个拿出来,的确不是对手……”

        孔师道:“但联合在一起,将力量集中在一人身上……就未必了吧!”

        “如何集中?”

        洛若曦看过来。

        说的简单,做起来难。

        帝君已经站在神界最巅峰了,如果这么容易吸收别人的力量,她也不至于这么多年,停滞不前。

        “很简单……我们将身上的力量,集中在张悬身上,一旦他能冲破帝君桎梏,就能救下神界!”

        孔师道。

        “我?”张悬一愣:“为什么是我?”

        “灵犀帝尊修炼的是自由自在,超脱自然!但有了父亲和天道的制约,有了牵挂的人,就永远没办法真正超脱!如果我没看错,当初和我战斗的时候,你也曾放弃过,打算被我斩杀吧!”

        孔师道。

        洛若曦说不出话来。

        战斗的时候,的确有过这种打算,所以二人的交手,刚开始的时候,各自留着后手,宛如切磋,不像生死搏斗。

        “无法超脱,自然也就发挥不出最强力量,即便给与再多的真气,同样无法冲击那至高的境界!至于我……”

        孔师点头道:“心怀苍生,想要普度天下,却不愿意别人为我牺牲,仁慈太多,也是缺点!如果心狠一些,将异灵族灭族,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

        当初如果能将异灵族人全部灭杀,狠人就不可能复活,也不会有现在的情况。

        “所以,我也不适合!而张悬,功法顺心,没有缺陷。讲究活出自我,哪怕身死,只要活得无愧,就心中坦荡。这种人拥有更大的包容,更大的发展空间,只有这样,才能走的更高,更远!”

        孔师继续道。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连死亡都不在乎,又怎么会被其他事情所羁绊?

        “这……”张悬皱眉,正想说些什么,就见孔师目光炯炯的看过来:“不用推辞了,先说时间来不及,去培养其他人,就算来得及,我也觉得未必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灵犀帝尊体内虽没有天道碎片,却常年掌控天道,对天道有着属于自己的理解;我掌控天道有序,如果我们将力量灌输给你,你体内就会拥有完整天道的力量!配合上分身的九天混沌金莲,完全可以做到定九天,掌乾坤,战九霄,灭万物!”

        “好吧!”

        见对方已经做出决定,自己解释再多也无用,张悬点了点头。

        轰隆!

        盘膝做好,一眨眼功夫,两股雄浑的力量,就从两侧灌涌而来。

        张悬全身一僵,整个人仿佛刹那间化身天道,翱翔在九天之上。

        灵魂、肉身、真气,都在瞬间得到了洗礼,越来越强,越来越雄浑。

        ……

        “你们也想拦我?也好,杀了你们,再去将张悬斩杀……”

        将洛七七和分身等人拍飞,狠人冷冷一笑。

        分身和诸多帝君联合施展而出的力量,的确很强大,不过,和他比,依旧弱了一些。

        潮汐海将神界出了城市外的灵气,几乎全部吞噬干净,现在这些力量,都化作他的寄养,举手投足,带着毁灭天地的能力,这些帝君、神王,尽管代表了神界最巅峰,依旧不堪一击。

        此时的狠人,仿佛代表了整个神界,无人能挡。

        “神界灭亡,我们活着也没意义,我云螭,与你同归于尽……”

        云螭大帝变化出本体,一头巨大的五爪金龙,凌空向他扑了过去。

        “就你?不配!”

        狠人手掌一捏,金龙就挂在掌心,无论如何挣扎,都逃脱不掉。

        “老友,等我!”

        扶猛帝君也一声大吼,变化出白虎本尊,凌空来到跟前。

        不死帝君,不死火凤本尊显示出来,火焰照耀天空。

        玄冥大帝,本尊乃一头大龟,宛如托举着诸天。

        四大神兽,镇守神界四极,同时变化本体,崩塌的神界,都变得缓慢下来。

        乾坤仿佛在瞬间定住。

        嘭嘭嘭嘭!

        连续四掌,狠人将四兽镇压下来,眼中闪过一道浓烈的杀意:“既然你们找死,我就成全你们……”

        咆哮声中,正想下死手将众人全部抹杀,就感到扬起的手臂一紧,在空中停了下来。

        “想要杀他们,问过我没有……”

        随即,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一个人影从空中缓步走了出来。

        正是张悬!

        此时的青年,全身力量澎湃,比刚才强大了十倍不止,自天而来,宛如整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进步了不少……”

        狠人停了下来,目光凝重。

        他显然也没明白,为何短短几分钟的光景,对方的实力有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不过,增加了又如何?全盛期的神界,都抵挡不住,我不信,你能挡得住我……”

        一声冷哼,狠人再次拍落而下。

        张悬长剑扬起,迎了上来。

        双方战斗在一起,空间一道道撕裂,气流四处乱窜。

        “张悬能不能获胜?”

        自在天孔师驻地,洛若曦满是担忧的看过去。

        她和孔师将力量传递给张悬,自身修为,已经降低到只有神王级别,不如之前那么辉煌了。

        不过,级别在哪里摆着,只要力量足够,终有一天,可以重新恢复。

        “凭借现在的实力,想要胜过……很难!除非……他能领悟超越帝君的力量!”

        沉默了片刻,孔师道。

        十几个帝君联合,都无法胜过狠人,即便他们将力量全部传递给对方,想要胜过,也没那么容易。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力量只有集中在一人身上,才有可能触碰到顶点,才有可能真正超越极限,突破自我!

        “超越帝君的力量?”

        洛若曦眼神悠远。

        父亲还清醒的时候,曾和她说过同样的话,但……她无法做到,自己心爱的男子,能够做到吗?

        “他一定能……他有着一颗不屈的心!和对这个世界的傲然。”

        看出她心中的疑问,孔师笑道。

        ……

        嘭嘭嘭!

        连续几招下来,张悬虎口开裂,胸口出现了一道巨大的伤痕,狰狞可怖。

        和孔师说的一样,即便融合了他们二人的力量,体内形成了完整的天道,依旧不是对手。

        “哈哈,还以为多厉害,不过如此!”狠人冷冷一笑。

        “反正不是你的对手,早晚都会被杀,既然如此,我想死在你最强的攻击之下……”深吸一口气,张悬停了下来,不在进攻,反而看向眼前的狠人。

        “好,我成全你,给你最强的攻击……”

        听他这样说,狠人愣了一下,随即冷哼一声,手掌扬起。

        哗啦!

        一道青光出现在掌心,猛地拍落而下。

        果然是最强攻击,整个神界都发出轰鸣,宛如快要承受不住,再次被打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双眼紧闭,张悬并未躲避。

        嘭!

        脑袋炸裂开来,灵魂四处溃散。

        “张悬……”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脸色一白。

        洛七七宛如发疯。

        云螭大帝等人也瞪大眼睛,不停哆嗦。

        看到这一幕的孔师和洛若曦也全都一愣。

        本意是让他突破桎梏,冲击超越帝境境界的,怎么不去反抗,甘心赴死?

        这样,岂不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好心?

        “不对,是不死帝君的不死之法……”

        正在奇怪,孔师突然开口。

        众人随即看到,脑袋炸开,甚至灵魂碎裂的张悬,胸口的吊坠陡然炸开,一滴血液悬浮而起,燃烧起来,形成了一团炙热的火焰,火焰中,一具完好无损的身影,缓步而出。

        “他……借助对方的力量,和吊坠中的血液,将天道有缺和灵魂分离了?”

        洛若曦瞳孔收缩。

        浴火重生后的张悬,体内竟然没了天道图书馆,没了天道的干扰,脱离了天道!

        “他怎么做到的?”

        孔师也满是不敢相信。

        天道和灵魂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为了摆脱,他不得不魂飞魄散,借助幽魂池重新凝聚魂魄。

        眼前这位,只被斩杀了一下,就彻底摆脱,用了什么办法?

        “我知道了……他用了狠人摆脱灵魂契约的办法……”洛若曦反应过来。

        灵魂契约绑定主人和仆人,主人不解除,仆人就永远受制……天道图书馆也是这样,可以说是一种增强版的契约。

        绑定了灵魂,不死不会脱离。

        但……狠人借助那种特殊力量摆脱了灵魂契约,具体方法,张悬之前详细询问过,恐怕那时就动了心思。

        这才故意拼死,让其施展出最强力量对他攻击。

        借助这种力量,浴火重生,没想到,果然大获成功!

        “原来如此,这才是突破帝君的方法……”

        从火焰中走出的张悬,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像是明白了什么,突然一招手,一侧的分身,立刻重新变成一朵莲花,飞了过来。

        刹那间,与自身完美融合。

        一眨眼功夫,众人感觉,眼前的张悬,像是变成了九天,九天就是他。

        脚掌在地上轻轻一踏。

        混乱的九天,立刻稳定下来。

        九天混沌金莲,九天诞生时出现,能够稳定九天,此时分身和自我完美融合,不分彼此,也就等于他掌控了这种力量。

        不仅如此,融合了九天混沌金莲的修为,他本就达到巅峰的境界,出现了松动,似乎随时都会突破。

        “主仆情、兄弟情、师生情、父母情、爱情……融合在一起,原来就是世间万物,这才是人!”

        面带微笑,张悬喃喃自语。

        天道图书馆脱离灵魂的刹那,他明白过来。

        是人看了世界,才有了世界,还是先有世界,后有了人?

        是风动,还是心动!

        这个问题,亘古不朽的困扰着无数人。

        当然,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没有生命,没有情感,世界就算存在,又有何意义?

        所以,突破爱情之后,是众生情!是交织天下的情感。

        世间万物皆有情感,有情才有世界,有情感,才能延续生命。

        爱,是情。

        憎,是情。

        高兴,是情。

        痛苦,是情。

        离别,是情。

        相聚,也是情!

        “万千情意,为我所用……”

        一声低呼,张悬体内禁锢的境界,瞬间破开。

        帝君桎梏,突破了!

        一瞬间,仿佛触摸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和大门,灵魂得到了快速的滋养。

        无数混沌之气,涌了过来,肉身也飞速提升。

        之前只有吸收灵力,才能进步,而现在空间乱流、混沌之气,哪怕是对方的青光,都可以为我所有,不分彼此。

        “你……”狠人没想到,自己的全力攻击,非但没将其斩杀,反而成全了他,气的“哇哇!”乱叫,一声怒喝,再次攻击下来。

        “你怨恨高高在上的帝君,没在空间乱流中救下自己,是情;觉得曾是我的仆人,蕴含卑微和愤怒,是情;想要毁灭神界,发泄愤怒,是情;想要变得更加强大,同样是情……情感控制着你,你又如何胜得过我,不被我控制?”

        淡淡一笑,张悬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亮,手掌轻轻一抓。

        原本纵横无敌的狠人,就被无数情感细线,禁锢在一起,束手束脚,无法动弹。

        只要有情,就要被他所用,被他控制!

        “你……”

        狠人眼中满是惶恐:“张师,我是你的仆人,不要杀我……我愿意灵魂献祭……”

        “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晚了……”微微一笑,张悬摇了摇头。

        掌控天下之情,仆人之类对于他来说,已经没任何意义了。

        杀了神级这么多人,伤了自己的女朋友,洛七七以及这么多朋友,今天,又怎么可能宽恕!

        “不……”

        感受到他的果决,狠人瞳孔收缩,话音未结束,立刻感到身上一阵剧烈的疼痛。

        嘭!

        一刹那间,爆炸开来,化作无数灵气,向神界各处灌涌。

        之前,潮汐海吞噬掉的所有力量,此时全部反哺回来,已经枯竭的荒野,重新焕发生机。

        “这……”

        “这样就杀了?”

        云螭大帝、不死帝君、玲珑仙子啊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刚才他们和狠人交过手,知道可怕,这么强大的人,竟然随手覆灭,这位张悬……到底达到了何种地步?

        难道帝君之上,真的还有另外的境界?

        “他成功了……”

        孔师和洛若曦,松开捏紧的拳头。

        “这是天道的一部分,那我现在就归还天道……”

        看到刚才从自己体内,被分离出来的“天道有缺”,依旧在空中悬浮,张悬轻轻一笑,屈指一弹。

        嗡!

        从重生就伴随他的图书馆,轰然镶嵌在神界的天空之上。

        大钟般的鸣响,不断崩溃的神界,肉眼可见的缓慢恢复,混乱的气流,也重新聚拢起来。

        崩塌的神界,终于停了下来,干枯的灵气,也伴随狠人的死亡,慢慢复苏。

        “看来,神界要重新迎接灵气复苏时代了……”张悬一笑。

        潮汐海的窟窿,伴随天道的补全,已经恢复,神界恢复以前的盛况,只是时间问题。

        “张悬,这边来……”

        刚做完这些,脑中响起一个声音,张悬愣了一下,一步跨出。

        这一步,不知飞了多远,随即看到一个青年站在面前。

        正是之前传授自己剑法的那位。

        “前辈,你……”

        看到是他,张悬一愣。

        之前就觉得这位,深不可测,现在才发现,比起自己,也只差了一丝而已,已然达到了帝君的最巅峰,比起之前的洛若曦,都强大不知多少。

        “直呼我名字即可,我叫……聂铜!”青年身上散发出一往无前的剑意,淡淡道。

        “聂铜?”张悬皱了皱眉。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跟我来,带你见我哥哥!”叫做聂铜的青年莞尔一笑,向前跨步而出。

        张悬紧跟在身后,不知飞了多远,在一个山峰前停了下来。

        随即看到了另外一个青年。

        容貌比他大不了多少,双眉上扬,给人一种深邃不可看穿之感。

        “这实力……”张悬一颤。

        眼前这位青年的实力,竟然比他还要强大,同样突破了帝君的桎梏,而且修为更加深远厚重!

        “在下,聂云!”青年淡淡一笑,看了过来:“也就是……聂灵犀,你口中洛若曦的父亲!”

        “若曦的父亲?”

        张悬一震:“你……是神界天道?”

        之前洛若曦说过,自己的父亲,是天道,怎么都想不到,是这样一个年轻人。

        “我一气化三清,一部分灵魂,变成了天道!再说,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说我是天道也无不可!”聂云淡淡一笑。

        张悬不敢相信。

        神界竟然是眼前这人创造的?

        那他的实力,该有多强?

        “不对,如果神界是你创造的,你又是天道,为何任由狠人肆虐,而不出手……”张悬看过来。

        如果不是自己突破,神界极有可能彻底崩塌,为何眼前这人,不管不问?

        甚至连女儿的生死,都关心?

        没回答他的问题,聂云淡淡的看过来:“你认为……神界之上,还有更加强大的生命吗?”

        “这……”张悬停顿了一下:“应该有吧……”

        虽然没见过,但既然他能修炼到这种境界,或许其他人也可以,甚至更强。

        就好像眼前这位。

        “我曾怀疑,神界之上会有更强大的生命,所以用尽全力窥视,最终引来了更高世界的反噬……一个手掌破空而下!”

        聂云看过来:“当时如果我躲闪,极有可能整个神界都会被抹平,再没有半个生命……所以,挡下了这招,但也因此,化身的天道被分裂出去。”

        “这种情况,我想恢复,只是一道意念而已,但……我明白,想要真正超脱神界桎梏,去探索手掌由何而来,神界之外,又有什么……单靠我一人很难做到。所以,想要看看,有没有生命,能够突破帝君桎梏,达到和我平齐的地步!”

        “所以,就将分散的天道意念,送到最底层的世界……分别赐予原本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和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而你,最终没让我失望!”

        聂云笑道。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这样说来,我穿越,也是因为你?”张悬心中一震。

        难怪,能够穿越过来,没想到都是眼前这位所为。

        “呵呵!”聂云轻轻一笑,道:“本身属于这个世界,就有着对世界的敬畏,想要突破世界桎梏,难度要大得多,我也是心念一动,并没想到,你真的能够成功……”

        “我……”张悬脸色一红:“如果不是孔师,我根本不可能达到这种地步……”

        没有孔师的无私奉献,想要达到现在的境界,根本不可能做到。

        “机会我给他了,没把握住而已。和灵犀的比斗,其实就是他突破的最佳机会,可惜,他选择了退避,以为自己留了后手,可以全身而退,实际上却是失去了勇猛精进,面对超越我们的人,如果连这点精神都没有,又如何能够与之抗衡?”

        聂云道。

        张悬沉默不语。

        当时二人的战斗,他都看在眼里,孔师的确在果决上有些欠妥。

        也有可能,他不愿意斩杀洛若曦吧。

        可惜,就这一念之间,错过了晋级的机会。

        “如果孔师获胜,若曦就会死……”片刻后,张悬看过来,眉毛皱起。

        难不成,眼前这位连女儿的生死都不管了?

        “有我在,她不会死……”聂云淡淡一笑:“你现在的实力,和我也差不了多少了,你觉得二人的实力,生死关头,想要救人,能不能做到?”

        “这……”张悬苦笑。

        突破帝君,和帝君,是两个概念,如果他真的愿意出手,的确可以在最后关头将人救下,而且保证,一点伤都受不了。

        “灵犀,是我另外一个妻子洛倾城所生,所以她伪装的名字,姓洛……为了能让她相信,不感情用事,到现在一直以为我还陷入昏迷……”

        聂云苦笑一声:“我这个爹也算做得够狠了……这样吧,这件事还是你和她解释吧,毕竟,她现在的心思,已经转移到你身上了,我这个老爹,估计都想不起来了……哈哈,我暂时就不出现了,躲避上一段时间再说,不然,真怕她闹得天翻地覆……”

        看到眼前这位如此不靠谱的老爹,面皮一抽,张悬只好答应:“好吧……”

        不答应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拐走了人家的女儿……

        “天道图书馆,是我一道意念所化,是根基,也是桎梏,你能靠自己的能力,突破桎梏,说明了能力和潜力,将来前途无量,我女儿能和你在一起,做父亲的,也算欣慰了。”

        聂云笑了起来。

        张悬点头,过了一会,突然想起什么,转头看向一侧的聂铜:“前辈,上苍的那位领悟神之剑意的人,是不是你?”

        上苍凌云剑阁的那位开派祖师,和孔师一样,早就来到了神界,但自己却从未听过名字。

        凭借自己,就能领悟神之剑意,如此天赋,又怎么可能默默无闻?

        “是我一道意念留下的传承,目的是为了让你们少走弯路,更好的进步,也算是希望你能快速追赶哥哥的脚步吧!他已经孤独……很久了!”

        聂铜淡淡的道。

        双眼看向不远处的青年,似乎他的眼里,除了哥哥,再没其他人。

        也是,上苍这种小地方,对他来说,只是随意的一道意念而已,根本就不值一提,但对他来说,却有了很大的作用。

        正因为领悟了这种剑法,才越走越远,直到现在的实力。

        “原来如此,多谢了……”

        疑惑解开,张悬松了口气。

        看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观察之下,幸亏自己幸不辱命!

        “回去吧,好好修炼,等你修为彻底稳固的时候,我就带你去更远的地方,去看看,真正的世界,到底有多大……”

        聂云淡淡一笑,大手一挥,张悬就感到眼前空间变化,再次回到了自在天。

        洛若曦正站在不远处。

        “张悬……”

        女孩微微一笑,扑了过来,宛如鲜花绽放。

        (全书完)

        ps:完本了,晚上会有一个完本感言,说说本书的历程,以及新书的事。最后一次求票,有的请留给老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