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二一二七章 高手孙强(上)

第二一二七章 高手孙强(上)

        “到了夜冥城不要喊主人了,很容易被人识破身份,要称呼少爷!”

        站在飞行神兽背上,张悬交代:“你是磷甲兽,没有姓氏,就随我姓张,叫张甲!”

        “是!”青年张甲点头。

        “还有,我为人低调,到了城内,千万要低调行事,不要惹事!”

        “放心吧,少爷,我也最喜欢低调了!”张甲一脸坚定。

        身为夜冥城范围内,最强大的神兽,却只守在自己的地盘,从不离开,足以说明性情了。

        “这就好,对了,之前埋伏你的是什么人?”张悬问道。

        第一次遇到这家伙的时候,两位修为不弱的人对他进行偷袭的。

        “应该是城主府的人,那位吴方青,早就想驯服我,成为他兽宠了!不过一直没成功罢了!”张甲摇头。

        张悬皱眉:“既然城主想要驯服你,不应该光明正大出手,遵守规则吗?为何还要偷袭?”

        如此强大的神兽,能够驯服,对城主的威望也有很大提升,对方觊觎十分正常,只是……让人埋伏偷袭,未免太掉身份了吧!

        毕竟,城内都按照他定下的规则行事,堂堂一城之主,带头不遵守,难道就不怕人留下诟病?

        “掉身份?道貌岸然罢了!”张甲嗤笑:“偷袭算是好的,还曾经多次对我下毒,要不是我防御强大的同时,解毒能力也很强,肯定早就死了!”

        “下毒?”张悬愣住。

        要是真的,自己遇到这个城主恐怕要小心了。

        还以为真的会遵守规矩,做事有理有据,现在看来,规矩是强者留下的,这种人可以随意践踏。

        也对,制定规矩的人,从未想过,这东西对他自己会有用,因为他已经凌驾在规矩之上了……这就是现实。

        一人一兽一路交谈,乘坐飞行神兽,快向夜冥城飞掠而去。

        与此同时,张悬居住的院落,一张拜帖送了进来。

        “应费?”看着上面的名字,孙强一脸疑惑。

        少爷不在家,其他人都在修炼,自然只有他,忙里忙外。

        “根据对方的陈述,是外城来的商贾,有事特来拜见少爷!”递拜帖的下人道。

        虽然仓促住下,孙强却也招了一些下人,给众人提供餐食之类的事情,不然,总不能饿着肚子修炼吧。

        “让他进来!”孙强点头。

        很快,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正是之前从城主府离开的那位。

        “孙管家……”来之前已经打听清楚了,应费一脸笑容。

        “不知应先生所来何事?”

        宾主坐下,孙强疑惑的看过来。

        “是这样的,城内现在流行的美容丹,是张悬少爷炼制的吧!”应费开门见山,道。

        “美容丹?”孙强懵。

        少爷,又搞了什么?

        怎么我一点都没听过……

        “不用和我伪装了!”见眼前这个胖子,修为不高,伪装的本领却不差,应费皱了皱眉,道:“我既然敢来,肯定已经调查清楚。”

        “这……”孙强不再言语,而是看了过来:“那……你的目的?”

        少爷的手段太多了,而且一般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不提前通知,现在的情况,也只能看对方的想法,随机应变了。

        “孙管家快人快语,既然这样问,我也就不掩饰了,我的目的很简单,希望你们能将丹药炼制的方法,卖给我,价钱好商量。”

        应费道。

        “丹方?你想买丹方?”孙强皱眉。

        “不错!”应费道。

        孙强摇了摇头:“不好意思,丹方,是我少爷苦心孤诣研究出来的,不可能出售!来人,送客!”

        尽管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东西,但少爷弄出来的,丹方肯定不能出售。

        “我觉得孙管家还是考虑一下,不要这么着急回答……夜冥城虽说遵守规矩,但你们刚来到这里,又得罪了一寸灰,即便出了什么事,想必也只会让人更加痛恨山贼……”

        嘴角扬起,应费屈指一弹,一道雾气笔直向眼前的胖子飞了过去。

        城主有交代,对方出售倒也罢了,不出售,不介意用强。

        反正对方抓捕了一寸灰,完全可以借助山贼的名头。

        有时候,不是剿匪不给力,而是,他们还需要活着,才能更好的借名字给别人使用。

        “你在威胁我?”眼睛一眯,孙强站起身来,向前一步,带着惊人的气势:“我跟在少爷身后,纵横天下,一路走来,风风雨雨见过不知多少,你觉得我会害怕威胁?”

        “会不会害怕,你马上就会知道……”微微一笑,应费计算着刚是散的毒气,起了效果,这才站起身来,双手背在身后:“你是不是觉得现在胸口不舒服……”

        啪!

        话音未落,脸上一阵火辣辣疼痛,一个耳光在脸上响起。

        “不舒服?你才不舒服,你全家都不舒服!”孙强眉毛一扬,带着强大的怒火:“少在这里装模作样,老子装逼的时候,你还不知在哪里和泥玩呢!这里不欢迎,滚!”

        “你……”还以为对方已经中毒,没想到会出手,预料不及被抽了耳光,应费气的身体轻颤,正想一巴掌将对方拍死,强忍了下来,再次屈指一弹。

        又一道毒气飞了过去。

        啪!

        毒气刚钻入对方面门,脸上再次一道火辣辣的疼痛,孙强怒气冲冲,眼睛眯起:“怎么,我说的话不管用?”

        “你……怎么没事?”

        应费心中骇然。

        第一遍用毒,说失手了,情有可原,第二次,亲眼看到药粉被对方吸入咽喉,却依旧中气十足,一点模样没变……到底怎么回事?

        这毒,对付不了磷甲兽,可一般上品神灵依旧承受不住的。

        对方看样子,连神灵都不是,连续两道,脸色都没变……难不成,实力并非如此,而是伪装?

        “我不信……”牙齿咬紧,再次一弹,身上隐藏的几种毒粉,全部喷了过去,齐刷刷落在对方身上。

        啪!

        孙强又一巴掌抽了过来,勃然大怒:“不想死,就滚出去,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给你脸了不是?

        一层一层的粉末撒过来?

        我特么又不是烧烤,撒这玩意做什么?

        虽然连续三巴掌,并不重,可等于被折辱了脸面,应费气的差点炸开,要不是忌惮对方是不是隐藏实力,肯定早就动手了。

        “找死……”

        脸皮一阵抽动,应费刚想同样一巴掌对眼前这位抽过去,耳朵突然一动,像是听到了某种传音。

        呼!

        再不停留,身体一晃,飞掠而出。

        来到门口,随即看到两个人影出现在面前。

        正是之前,埋伏磷甲兽的两个。

        “什么事?”眉毛一皱。

        “回禀大人,我们抓捕磷甲兽,被人干扰……失败了!”其中一个人影满脸羞愧。

        “失败?”应费愣住。

        “是那位张悬突然出现,救下了对方,而且……好像已经将其驯服了!”人影道。

        “张悬驯服了……磷甲兽?”应费满是不敢相信。

        别人不知道磷甲兽到底有多高傲,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身为下品天神的城主,花费无数代价,去了多少次,都没成功,对方一个下品神灵,不光救了对方,还将之驯服……

        “千真万确!我怀疑……对方隐藏了实力。”来者点头。

        “……”应费身体晃动。

        之前,这位张悬下品神灵能够轻松抓住上品神灵级别的一寸灰,就觉得奇怪,现在更是将,城主都很难胜过的神兽驯服……

        会不会,也隐藏了实力?

        和刚才那个孙强管家一样?

        虽然没真正和张悬接触过,可这个叫孙强的管家,刚刚可是见识了!

        没有实力,怎么可能如此自信?连自己这样的强者,都敢抽耳光,毫不留情?

        没有实力,自己这么多毒,为何一点效果都没有?

        真要连神灵都不到,随便一种,都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更何况,对方的话语……随少爷纵横天下……这九天,可不是这么容易纵横的!

        “幸亏刚才没出手……”

        冷汗涔涔,应费眼睛犯晕。

        幸亏被抽了几巴掌,忍了下来,没和那位孙强翻脸,不然,逼得对方施展实力,肯定早就死在当场了。

        明白这点,悄悄转头向刚才的院落看去,对方的大门还没合上,刚好看到了站在院中双手背在身后的胖子。

        对方头颅微微倾斜,看向天空,给人一种如渊似岳之感,好像天大的事,都无法让其皱眉。

        “明面上不到神灵境界……实际上深不可测!”应费恍然。

        连续抽了自己这位上品神灵好几巴掌,一点都没害怕,中了这么多毒,也没事,气色不变……谁跟他说,只是个普通人,打死都不相信!

        伪神能有这种气度?

        伪神能吸收上品神灵都抗衡不住的剧毒,毫无伤?

        肯定是个深不可测的高手!

        不然,不会有这么沉稳的心态!

        “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见他表情,对面的人影急忙问道。

        “再稍等一会,或许可以等那位张悬来到……”

        停顿了一下,应费道。

        尽管已经猜出,对方可能是高人,但还是不放心,想要探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