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二一一五章 我的马会抽奖

第二一一五章 我的马会抽奖

        神界有没有赌神,他不知道,但眼前这位,连续两次都猜中,而且分毫不差,就算不是,也应该相差不大了。

        所以,打死他也不敢继续赌了。

        就算赌,也要等等看,对方后面推测正确与否再说。

        看向再次旋转的圆盘,心中计算了一下,差不多在五十左右,脸上没有任何变化,看向不远处的青年。

        就见他继续转头吩咐:“王颖,过去买27号!”

        “是!”身后一个女孩走了出去,片刻后,结果出来,果然是27。

        尧山冷汗涔涔。

        幸亏没赌,不然……厨房也没了!

        只是……对方到底怎么买的这么准?

        一百选一,分毫不差……

        运气……

        第一次是运气,第二次勉强可以,连续三次……就和运气没半毛钱关系了吧!

        其实不光他不敢相信,赵雅等人也佩服的眼睛放光。

        果然……老师到了哪里,哪怕是高手无数的神界,也是这样秀啊!

        ……

        傅远是夜冥城城主吴方青属下最有权势的三大长老之一,掌管幽魂殿的一切运转。

        抽取名额,正归他管辖。

        吃完中午饭,伸了个懒腰,打算找个地方听个小曲。

        虽然在夜冥城不是最有权势的人,也不是实力最强的,但他很满足现在的状况,上品神灵巅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明白自己的天赋,天神肯定是到不了,既然如此,何必在花费余下不多的时间,去博取虚无缥缈的实力?

        还不如得过且过,偷得浮生半日闲!

        “罗生,帮我打听一下,翠红楼的小莲完了没?完了,我听完曲子后,就去找她!”傅远长老吩咐道。

        翠红楼的小莲,是他的一个相好之一,平时常去。

        叫做罗生的下人,点了点头,急匆匆向外走去,时间不长,一脸焦急的走了回来。

        “怎么了?”浮生长老整理了一下衣服,问道。

        “回禀长老,刚才前面过来禀报,今天有人……购买进入神山的名额,已经连续中了十一次了!”浮生忙道。

        “连续中了十一次?”傅远长老一愣,向外走的身体陡然停住:“什么意思?是他,一个人一口气买了一百个数字,还是……怎么回事?”

        之前也有不少土豪,一来就将所有数字全部承包,这样无论出什么数字,都会被得到。

        “不是,他每次只买一个,但次次都中,好像阵法受到了他的控制一般……”罗生道。

        脸上满是不敢相信的表情。

        “只买一个?还次次都中?”傅远眼睛瞪圆:“你没骗我?”

        “是真的……外面现在都已经炸锅了!”罗生道。

        “这……阵法之类的可有检查,没出现问题?”

        “都查过了,一切正常……”

        “过去看看……”再没了听曲的心情,傅远急匆匆向幽魂殿走去,时间不长,就来到其中。

        此时,负责抽取名额的圆盘跟前,已经堆了不知多少人。

        “又中了!这都十三个了吧!”

        “是啊,连续中了十三次,怎么做到的?”

        “看来还剩下的名额,轮不到我们了……”

        ……

        所有人一个个满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傅远长老来到跟前,仔细看了一眼,发现阵法的确没有任何问题,那个被所有人围在中心的青年,也没有任何动作,相反,双手一直背在身后。

        这样就能确定名额是哪个数字,连续十三次,一次不错?

        “我来!”见第十四次马上就要开启,再也按耐不住,傅远长老一纵身来到高台,手指一点,圆盘旋转起来。

        阵法光芒闪烁,他仔细检查每一处,没有任何问题。

        “去买13号!”

        片刻后,雾气散去,13号出现在众人面前。

        依旧分毫不差!

        “这位朋友,你到底是谁?这是什么意思?”

        再也按耐不住,跳下高台,傅远长老带着怒意。

        “无名小卒一位,路过此地,购买名额而已!”张悬淡淡一笑。

        “单纯购买名额?能连中十四次?”傅远长老大手一摆:“来人,将这位贵客,带到房间!我觉得有必要,好好询问一番。”

        “好好询问?怎么,堂堂幽魂殿,就因为我每次都能猜到数字多少,输不起了?”张悬眼皮一抬。

        这东西,和抽奖一样,总不能因为每次中奖,就要抓人吧!

        又没做违背规定的事,阵法在原地,也一动没去动。

        “幽魂殿将二百个名额拿出来,就是给人抽取,以显示公平的!你一个人将所有名额都买走,其他修炼者怎么办?何来公平可言?”傅远长老道。

        “公平?这些人,一直计算,难道也是为了公平?更有许多人,终日沉浸于次,以此为生,也叫公平?”

        张悬摆了摆手:“好了,既然你不愿意我购买,我不买就是,告辞!”

        十一位亲传,加上父母、孙强,一共十四人,现在得到了十四个名额,没必要继续下去。

        毕竟,他目的是神灵之气,而不是在这里找麻烦。

        刚来神界,还是低调为主。

        “慢着!”傅远长老还没说话,人群中一个老者大喝一声,挡在前面,正是之前打赌输掉的尧山:“得到这么多名额,想转身就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大家说是不是?”

        “不错!”

        “我们也是为了抽取名额而来,现在让你抽走了,我们没了机会,不给个说法就走,做梦!”

        “十四个名额,拿出七个,分给大家,这应该不算过分吧……”

        一片议论纷纷,不少人露出了冷笑。

        尽管不知道对方为何能够猜出正确答案,但有人带头,肯定不愿意让其这么容易离开。

        眉头皱了皱,张悬看向不远处的傅远长老:“这是你们幽魂殿的规矩?购买名额,不允许别人成功?”

        傅远长老愣了一下:“当然不是!不过,你连续中了十四次,我怀疑牵扯作弊……”

        “作弊?那好!”张悬看过来:“你作给我看看!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作给我看,如果能够作中……猜中号码,我这十四个名额,全部拿出来都无妨!”

        “呃……”

        众人说不出话来。

        如果能够猜出来名额,早就发财了,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

        “做不到?”张悬摇了摇头:“那就不好意思了,告辞!”

        说完,招呼一声,诸多弟子,紧跟在身后,向外走去。

        “不能走……”

        众人围堵起来。

        “不让我走也可以,如果我没记错,还有十六个名额没发放吧,大不了,我待在这里,将所有名额,全都抽了!”

        双手抱在胸前,张悬脸上带着笑意。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一想到他的神奇,开始有些退缩。

        不在这里,或许他们还能中几次,在这里待着,将所有名额都抽走,就算坚持也是白花钱啊!

        “大家别听他胡说,他身边一共就十四位伪神,抽取十四次已经是极限了!”尧山道。

        刚才就注意了,对方一共跟了十四个人,一人一天只能抽取一次……就算想抽,还有能力吗?

        “对啊!”

        “就算在这里,也抽不了了……”

        众人恍然大悟,再次阻拦。

        只要别让他走,早晚会将这么多名额吐出来一部分。

        反正这么多人在场,其中不乏高手,对方再强,也不敢反抗,更何况在城内,要按照规矩办事,动武……显然不可能。

        “抽不了?这位长老,如果我没看错规矩的话,这样的抽奖,没限制只有人类吧!”

        懒得理会拦住自己的众人,张悬再次一笑。

        抽了这半天,规则早已摸透。

        “当然!”傅远长老点头。

        神界,不少神兽,都已经可以化形,变hengren类模样了,只限制人类的话,对神兽来说,极端不公平。

        所以,抽奖的规则,并没有限制人类还是其他。

        “那好……”张悬转头吩咐了孙强一声。

        后者一脸怪异的看了过来,嘴角抽搐了一下,走了出去,片刻后,牵了十四匹马走了进来。

        “既然不让我走,我的这些马,才伪神境,也需要名额,让它们进行抽取,不过分吧!”

        张悬摆了摆手,一匹马像是听懂了话语一般,抬脚上前,在地上写出了64的字样,并且递上了一枚神币。

        台上掌控圆盘的青年,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过了片刻,才将神币拿在手里,将64号,递了过去。

        嗡!

        阵法消失,圆盘露出了指针的方位……64号!

        “马也能抽?”

        “幽冥殿没说动物不能抽取,一匹马抽取一个的,他这有十几头……全部抽完,岂不没有号码了?”

        “那怎么办?”

        ……

        所有人都疯了。

        还以为对方有了名额,再无法抽取,只能被困在这里,任由大家剥削,做梦都没想到,人家连马都弄过来了……

        关键这马……也能拿钱,能猜对号码,一点都不错……

        还让人活不活?

        我们连马……都不如?

        “放他走!”面皮抖动,傅远长老咬牙。

        不放,过一会所有名额,真能给对方扫荡干净。

        自从抽取名额开始,还是第一次感到这么郁闷,有力施展不出来。

        城内,是遵守规矩,可……有时候规矩太多了,也让人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