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二千一百章 镇压孔师分身

第二千一百章 镇压孔师分身

        神灵和伪神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不可同日而语。

        即便拥有神灵之气,能够顺利突破,想要熟练掌控这种力量,依旧需要花费不知多久的时间。

        因此,明明看到对方吸收了神灵之气,也不算太过着急,就是因为,心中确定这点……

        可这种确定,眨眼功夫就被对方打破了!

        “没什么不可能的!”

        双手背在身后,张悬淡淡看过来。

        突破了神灵,才知道这种实力的强大!

        难怪对方能够撕裂空间,随意穿梭,伪神与之相比,差了十倍都不止!

        只要他愿意,赵雅等人联合在一起,绝对阻挡不了他一个呼吸的时间!

        “我不信!”

        孔师再次冲了过来,力量疯狂的挥洒。

        之前,想着要活捉眼前这位,抽取天道图书馆,而现在,对方实力和他相同,抽取已经不可能了!

        为今之计,只能想办法将其斩杀,才能活命。

        一出手就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空间撕裂,天地崩塌。

        神殿所处的空间尽管比上苍更加稳固,依旧承受不住神灵强者的全力。

        张悬丝毫不退,而是淡淡一笑,一招接一招的迎接而来。

        几分钟过后,孔师全身僵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镇压住,储物戒指中的太玄镜,以及脚上的缥缈靴,也被取了下来,想逃走都做不到。

        领悟“天若有情”后,同级别下,分身都不是对手,这位孔师即便不弱,也最多相差不大而已,如何抗衡的住!

        更何况又连续遭到小黄鸡、天道之册,以及赵雅等人的攻击,伤势已经极重了。

        将其困住,张悬再次看了过来,微微一笑。

        已经展示了实力,对方就算不信,无关紧要,毕竟,结果已经出来了。

        “这么短时间,突破神灵,并且修为巩固……就算是他,也做不到……”孔师目光有些散乱,像是快要疯了。

        “他?”

        张悬听出了话语中的不对劲:“他是谁?”

        “和你一样,掌控天道的一部分,可也没有这么快的修炼速度……”

        孔师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看来你承认自己不是孔师了……”张悬淡淡一笑,看了过来:“不知我应该称呼你,孔师分身,还是什么?”

        通天桥后,孔师对其下手,让他十分奇怪,当时就觉得眼前这位可能是假的。

        到后来,进入神殿,分身不能入内,再次遇到可以施展天道功法的孔师意念……

        再不明白怎么回事,真就傻了!

        眼前这位,应该和自己的分身一样,是孔师的分身。

        天道唯一,只要在同一个天道下,分身即便是分割了自己的灵魂,依旧不能使用天道功法和武技!正因如此,他的思维和本尊,明显有些不同,甚至可以对话,宛如两个人。

        他可以如此,孔师必然也相同!

        甚至有可能,眼前这位,分割了孔师的恶念,正因如此,才会得知自己拥有天道一部分,才疯狂想要获取。

        因为同根同源,所以自己只要说他不是孔师,对方就直接否认。

        “哼,凭什么同样的灵魂,他可以拥有天道有序,学习修炼,都速度极快,更被称为万世之师,享受无数荣誉,无数人的尊崇……而我,只能躲在阴暗处,被镇压数千年?”

        孔师分身咬牙。

        “凭什么,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吧!”

        摇了摇头,张悬叹息。

        这样看起来,对方应该是孔师分割出来的恶念无疑了。

        孔师能够成为万世之师,让人尊崇,凭借的不是碾压所有人的修为和霸道,而是仁义和博大的胸怀。

        你见到好处,不计任何人的死活,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怎么可能受到别人的尊崇?

        “只要杀了你,杀了所有反叛我的人,我也可以毫无瑕疵,被后人尊崇……”

        孔师分身面容狰狞。

        “看来你还是不懂……”张悬摇头:“镇压是可以,让人短时间内屈服,但伴随时间推移,这种逆反情绪,会越堆积越多,早晚都会成为导火索,将人炸得粉身碎骨!”

        强权,可以统治一时,但不可能一直如此。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更何况精神。

        “孔师这样伟大的人,分身都如此邪恶,为何我的分身,并非如此?”

        正在感慨,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自己和分身也相处很久,这家伙,虽然喜欢装逼,有些嘚瑟,可向来安分守己,并没有其他心思,可为何……孔师这个分身变了?

        “可能是……心魔!天道有缺,我修炼的功法,没有任何缺陷,心魔几乎不会诞生。而孔师修炼的天道

        有序,尽管言出法随,自成规矩,同样没有缺陷,可……这实际上,是最大的缺陷!”

        天道有序,可以更改已定的法则,让其遵守自己的。

        看起来强大无匹,实际上,却等于将原本已经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稳固无比的法则,更改掉,很容易产生心魔。

        眼前这位分身,极有可能就是这种负面情绪形成。

        孔师镇压在跟前,不敢多想,一旦他离开上苍,进入神界,数千年不再露面,再加上眼前这位掌控了绝对的力量和权利……

        性情更改,也就没那么难以理解了。

        “如果说,这个分身是分割了孔师恶的意念,我的分身,分割了什么?”

        一念为恶,一念为善。

        分身分割了灵魂的一部分,实际上也等于将自身的一部分性格分割了出去。

        就好像眼前这位,孔师应该将自己的博大胸怀和仁慈留了下来,恶念分离,造就了眼前这位。

        孔师如此,自己的分身呢?

        貌似……这家伙,除了爱装逼,爱显摆,并没有太多陋习啊!

        “应该是分割了……我爱装逼的性格,所以,有了分身后,我才变得低调了不少……”

        很快,心中恍然。

        分身极喜欢装逼,本尊则一心想要低调……

        之前还没发现,明白眼前这位,可能是孔师分身,这才明白过来。

        虽然……他本尊有时候也会装一下,可低调还是深入了骨髓!

        是他最优良的品质。

        “成王败寇,你说什么自然是什么了!”

        不打算与眼前这位争辩,孔师分身冷冷看过来:“我现在还是想不明白,你为何,能够突破这么快!难道……”

        想到了什么,眉毛一皱:“是……春秋大典?”

        孔师本尊,曾根据天道有序中的空间、时间,炼制了一件特殊的法宝,春秋大典!

        虽然级别连仙君兵器都不如,可和天玄晶、缥缈靴一样,拥有着特殊能力。

        只是……名师大陆有他留下的后手,知道的很清楚,这东西,不是被一个叫洛若曦的神灵抢走了吗?

        怎么会在对方手里?

        如果知道春秋大典在他手里,肯定不会给与这么长时间,或许见到吸收神灵之气那一刻开始,就直接动用最强力量,将之击杀了。

        “不错,是春秋大典!”张悬淡淡一笑:“春秋大典内的时光流速,是名师大陆的十倍,也就是上苍的一百倍!”

        “原来如此……”

        脸色一白,孔师分身彻底明白过来。

        对方本来需要一天时间才能突破,换算下来,也就是12个时辰,1440分钟,86400秒!

        一百倍的差距,上苍修炼,大概十四分钟就可突破!

        虽然很快,可对眼前这位来说,依旧不够!

        所以,他借助通神殿进入了通神殿总部的位置。

        这里,时光流速是上苍的十分之一。

        春秋大典内不变的话,本来需要十四分钟才能突破的,只要一分钟多点,就能完成。

        可这样……对方依旧觉得不够快!

        直接进入了真正神殿所在的空间。

        这里的时光流速更慢,是上苍的一百倍左右。

        也就是说,自从进入那个隔膜后,春秋大典内和外界的时间就相差了整整一万倍!

        原本需要86400秒才能突破,现在只需要8秒!

        所以对方才倒数十个数……

        十秒钟,在这里不算什么,实际上在春秋大典内,不光顺利突破成为神灵,还趁机……彻底巩固了修为!

        只是当时没想到罢了!

        “既然输了,动手吧!”

        挣扎了一下,无法挣脱对方的束缚,孔师分身不再多说,一脸淡然。

        本以为,可以将对方体内的天道有缺抢到手,届时,就不会弱于本尊,结果……失败了!

        不愧是天道认可的人,每一个都有着非同寻常的能力。

        “你是孔师的分身,是杀还是怎么,有他决定,我现在就将你封印,待有机会见到,再说吧……”

        懒得和对方多说,张悬手腕一翻,全身的力量压迫而下。

        呼!

        这位孔师分身,顿时被封印了修为,彻底禁锢住。

        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孔师的分身,如何处置,见了这位万世之师,他自有定论,不需要越俎代庖。

        “现在突破了神灵,刚好去看看,神殿镇守的黑色漩涡,到底是什么……”

        将镇压的孔师,收进折叠空间,张悬并未着急回去,而是低头看了一眼,眼睛仿佛看穿了不知多远的距离,落在那个岿然不动的神殿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