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二千六十五章 白玄生要账

第二千六十五章 白玄生要账

        来到石台,洪武长老等三人就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吞下丹药,快速恢复消耗的体力。

        寒剑秋等人则环顾一周,一个个眼神复杂。

        百年前,他们来过这里,经历了生死之间的战斗,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张悬道:“通天桥在什么地方?神殿又在哪里?”

        这上面光秃秃的,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没有,所谓的通天桥在何处?神殿又该如何才能过去?

        “通天桥,就在这上方,时间一到,会自动出现,连接神殿和接天石!只有不满百岁的人才可以踏入,其中有神殿武士守护,想要通过,十分困难!”

        寒剑秋向上一指。

        张悬抬头看向黝黑深沉的天空,依旧什么都没有。

        “通天桥不出现,是永远都无法进入神殿的,因为,根本就无法通过上空的屏障!这个屏障,为神灵所留,别说仙君,就算伪神,同样无可奈何!”

        寒剑秋摇摇头,并指做剑,向上一刺。

        这剑蕴含了他全部的力量和对剑道的理解,从指间升出,带着雷霆之音,给人一种洪流涌来之感,不过,才向上蔓延了不足十米,啵”的一声消散。

        好像从未出现过。

        众人全都眉毛一跳。

        如此强大的剑招,竟然都向上飞不到十米,凭借他们,想要上去,恐怕更不可能了。

        “接天石的压力尽管很大,但整个大陆也有不少人能够飞上来的,很多仙君巅峰,寿命达到尽头,都期望能够来此改变命运,最后没一人成功,久而久之,这里也就没人过来了……”

        魁晓长老摇头。

        明知道没希望,还不如留在家里,好好陪陪亲人,让他们送最后一程。

        张悬再次抬起头来。

        尽管看不到所谓神灵留下的屏障,但可以清晰感受到,上方带来的巨大压迫,别说他的实力,就算真的和寒剑秋等人一样,达到了伪神,也未必能够成功。

        上方屏障给他一种无力感,就好像当初只有真仙,遇到了伪神,所有手段全部施展出来,都没有任何用处。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这就是神灵的力量?”

        心中满是震撼。

        难怪神殿能够高高在上,无人能抗衡,单这个屏障,就能让无数人彻底失去信心。

        真不知道,当初的凌云剑宗开派祖师和孔师,是如何通过,并且进入其中的。

        “你们能够上来,还真出乎我们的意料……”

        心中正在感慨,就听到一个冷笑响起,众人转头,随即看到玄镜门的白玄生宗主和缥缈仙宗的谷追云,从下面飞了上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中年人。

        应该是参加这次通天桥的天才。

        “你们能够抗衡压力?”

        秦源长老皱眉。

        他们的人和其他两个宗门的才俊,都飞到八成高的时候,再无法前进,还是宗主提前来到石台,让压力停顿了两个呼吸,才冲过来。

        对方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来到跟前?

        同为天才,不至于差距这么大吧!

        “当然,这种压力,对我们的天才来说,不算什么……”

        白玄生冷哼。

        话音未落,张悬的声音响起:“是他们身上的盔甲!”

        众人齐刷刷看去,果然看到刚上来的两位才俊,身上黝黑色的盔甲显得异常夺目。

        盔甲表面,雕刻了一些特殊的纹路,和接天石上的有些相似。

        正是穿了这东西,才让他们飞上来,不受丝毫压力的影响。

        见他一口揭穿,白玄生脸色铁青,也不否认,哼了一声,道:“张悬宗主果然好眼力!”

        张悬不置可否,两个天才看了过去。

        不愧是玄镜门、缥缈仙宗的强者,修为和洪武长老等人不相上下,但气息更加凌厉,给人一种锋芒之感。

        “神殿武士?”

        张悬皱眉。

        这种感觉,和神殿武士有些相似,不由升出一丝不悦。

        就在此时,白玄生哼道:“既然张宗主这样好的眼力,可否能看出来,到底是谁在小镜海,抢走我的宝物?”

        见不想找对方麻烦,对方竟然找自己的,张悬转过头来:“你当时要被玄背龟斩杀,是我和魁晓长老救了你……救命之恩,给与点报酬,也不算什么!”

        白玄生眼睛眯起。

        眼前这位成为四宗宗主,他就猜出来,之前都事,肯定与之有关,本没指望会承认,毕竟影响威严,没想到,不光承认了,还说的如此光明正大……

        抢了我的东西,如此理直气壮……还有没有点强者尊严?

        “张悬宗主,六大宗门一向相互帮助,同气连枝,你抢夺白宗主的法宝和储物戒指,破坏规矩,怕是很容易引起宗门矛盾,引发整个大陆动乱吧!”

        谷追云道。

        张悬道:“那你说怎么办?”

        “很简单,将夺走的物品,一件不差的归还白宗主,然后向他道歉……”

        谷追云道。

        “道歉?”

        停顿了一下,张悬点点头:“也好!”

        说完大手一招。

        呼!

        玄背龟立刻出现在面前,猛地冲了过来。

        对方和通神殿联合,刚好没理由探查,这样说,等于给了机会。

        “你要干什么?”白玄生一愣。

        刚说道歉的,直接扔出玄背龟,干什么?

        “没什么,要我道歉也可以,只要你不喊救命就行了……”张悬淡然一笑。

        当时玄背龟,要杀对方,不是自己出手,这位白宗主肯定早就死了。

        不知恩图报,竟然还要东西……

        “上次要不是我中计,你以为就凭它的实力,能够伤到我?”

        冷冷一笑,白玄生五指张开,猛地向玄背龟迎了上来。

        上次要不是小镜海的蜉蝣,他怎么可能吃亏!

        现在在这里,没有海水借助,对方的实力本身就降低不少,再胜不过真就丢人了。

        一声怒喝,合身扑上。

        狂暴的气浪,在空中激荡。

        玄背龟,并未显露本体,直径只有两米多长,速度更加灵敏,和对方交手,丝毫不落下风。

        “坤位三步,离位进攻……”

        张悬传音。

        对方是一宗之主,成就伪神时间长了,正常情况下,玄背龟想要胜过,的确不太容易,不过,有了张悬的指点,就不一样了。

        不到一分钟,白宗主就鼻青脸肿的,被一个巨大的龟壳压在下面,不停的撞击,胸骨断了不知几根。

        “张宗主,你难道真想引起宗门矛盾?”

        谷追云再也看不下去,忙道。

        “宗门矛盾,不早就有了吗?还用我引起?”张悬摇头,神色凝重:“当时,白宗主被玄背龟打晕了,现在还没晕,说明距离当时的情况,还有一段距离!放心,既然救人还要道歉,这次我肯定不会出手,如果白宗主不幸身亡,我会将他的宝物,传承给玄镜门,并且去他坟上道歉……绝不会推辞!”

        听到这话,正坚持不住的白玄生,一口鲜血喷出。

        人死了,道歉、要东西又有何用?

        “你……”

        谷追云脸色一沉:“你可知,斩杀一位玄镜门宗主,玄镜门一旦要报仇,将会引来多大的灾难!”

        “报仇?放心吧,一旦他死了,我会去玄镜门,继承宗主之位,刚好他的宗主令牌,也在我手里,为了不产生动荡,会说他将宗主之位传授给了我……”

        张悬淡淡一笑:“想必谷宗主,不会揭穿吧!毕竟,你胸怀天下,不想大陆动荡……”

        小镜海,将对方储物戒指拿走,玄镜门的宗主令牌,正在其中。

        只是一直懒得炼化而已,如果眼前这家伙死了,炼化宗主令牌,告诉其他人,是自己继承了对方的位置,应该没人怀疑。

        毕竟,都是四大宗门宗主了,再多一个宗门,也没什么。

        “你……”

        没想到眼前这位这么狠,谷追云拳头一紧,正打算冲过先将人救下来,就感到脊背一寒,寒剑秋和魁晓、秦源几位长老来到跟前,挡住去路:“谷宗主还请留在原地,既然要道歉,自然要符合当时的情况,不然,救人都成罪过,谁还敢做?”

        深吸一口气,谷追云只好停了下来。

        他和面前三人同为伪神境,一旦交手,估计会和躺在地上的白玄生一样,被打的爹娘都认不出来。

        “张宗主救命……我错了,我不让你道歉,那些宝物,也不要了,算是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见玄背龟,随时都会将其斩杀,重伤的白玄生再不敢多说,急忙喊了出来。

        看眼前的情况,对方真的敢杀了他,冒充宗主。

        一旦成功,东西也就不用还了,真要如此,自己白死不说,宗门都落入别人之手。

        “让我救你?”

        张悬停顿了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只是仙君巅峰,让我对战伪神境的玄背龟,也很困难的……不如这样,有什么宝物,赠送点当做报酬,我或许会拼掉性命救人!”

        “赠送宝物,报酬?”

        白玄生一呆,差点没哭出声来。

        人,真的可以这么无耻的吗?

        这头玄背龟已经成了你的兽宠,你只需让它停手即可,竟然还要问我要报酬?

        最关键的是……你让它揍的我啊!

        早知道这家伙如此不要尊严,东西就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