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二千五十八章 完全自爆

第二千五十八章 完全自爆

        这柄长矛,正是神殿中年人手中掌控的那件进攻型伪神境宝物,来的路上,同样炼化,一直没施展出来,就是隐藏在他逃走的路线,给与致命一击。

        换做之前,想要成功几乎不可能,此刻对方身受重伤,再加上被衰败之气侵蚀,实力百不存一,更是偷袭出手,尽管被躲过脑袋,但从肩膀贯穿前胸,伤势足够让其再无法离开了。

        噗通!

        掌控不住身体的力量,从空中跌到水中,溅起一大片水花。

        呜呜呜!

        进入水中,四大仙兽顿时到了主场,海面激荡起来,不停翻滚,几个呼吸过后,奄奄一息的老者,就出现在面前。

        如果说刚才张悬的诸多手段,让他丢了九成的性命,四大仙兽的围攻,差不多将剩下的一成,再次消耗掉九成!

        现在这种情况,若不是长年累月磨砺出的坚强意念,恐怕早就陷入昏迷,彻底失去意识。

        “你口中的主人是谁?为何要杀我?”

        见四大仙兽将其抓过来,张悬声音中带着催眠和蛊惑的味道。

        巫魂师最擅长的就是审讯,能知道想要知道的一切,这些手段,平常只是不想动用而已。

        “我终于知道,主人为什么非要抓你了……果然有本事!”

        没受到任何蛊惑,老者冷笑:“胜王败寇,既然我输了,只能一死,想从口中套出消息,做梦……”

        “糟了,退!”

        对方话没说完,张悬瞳孔一缩,顾不上其他,急忙向海水中冲去,四打仙兽也知道危机,不敢废话,同时钻入海水。

        轰!

        才进入水面,一个巨大的爆炸声,立刻传入耳中,紧接着感到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和滔天的热浪,自天而降,似乎要将整个海面都蒸干!

        巨大的蘑菇云,从上方升腾而起,爆炸扬起的海水,散落数百公里,宛如降下了大暴雨。

        噗噗噗!

        张悬和四头仙兽,同时在海种吐出鲜血,过了老半天才稳住身形。

        从反应过来,到力量传递,不到三个呼吸,这么短的时间,它们已经来到了数万米的海底,并且闯窜行了不下几十里,即便如此,都差点没抗住,被当场炸死!

        由此可想,如果真处在爆炸中心,极有可能已经万劫不复,魂飞魄散了!

        “自爆了?”

        重新回到海面,看着不远处,因为爆炸,海面出现的巨大坑洞,玄背龟即便防御无敌,依旧不停哆嗦。

        早就听说神殿的修炼者,个个都是疯子,只是没想到……这么疯!

        二话不说,直接自爆……要不是主人反应快,带着它们逃进海洋,恐怕已经被当场炸死了!

        太恐怖了。

        “可惜了……”

        张悬摇头。

        “主人是感慨他,好不容易修炼出的实力,就这样自爆,太不自爱生命吗?”大鲨看过来。

        “我只是感慨,花费了这么大代价,一点好处都没捞到,有些伤感……”张悬道。

        “……”四大仙兽。

        为了击杀这家伙,可是下了血本,又是伪神境尸体,又是衰败之气,甚至铁链都为此受了重伤……本想着,至少能换一具更加强大的金人,结果……毛都没剩下一根!

        完全自爆,魂魄都散了,也就是说,这次战斗,损失这么大,却一无所获,想想就有些郁闷。

        不过,既然是生死战,肯定有得有失,至少他没受伤,对方却死了,已经算是赚了。

        手掌一抓,铁链飞灰面前,手指一点,几瓶洗澡水出现在面前,将其笼罩在内。

        滋滋滋滋!

        时间不长,铁链的伤势完全恢复,再没了之前的虚弱。

        让这家伙冒险,自然早计算到了这点,否则,浪费一件伪神境的防御法宝,他也舍不得。

        “回去吧!”

        知道神殿吃了这么大亏,应该短时间内再不会派人过来,继续待在这里,也引不来强者,张悬正打算将玄背龟等兽收回兽宠袋,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

        “主人,你刚才找我?有什么事?”

        紧接着,一个小黄鸡,晃悠悠的出现在面前,瘦小的身体,不停晃动,宛如宿醉刚醒一般。

        张悬头皮乱跳,强忍住冲过去暴打一顿的冲动。

        刚才用它的时候,沉睡不醒,宛如已经死了,敌人自爆却醒了过来,还问什么事……要不是脾气好,而且可能打不过对方,肯定早就出手了。

        “你的实力……怎么没增长?”

        大鲨疑惑的声音响起。

        张悬一愣,急忙看去,也觉察到了不对劲。

        本以为吞服了神血的小黄鸡,修为会暴增一大截,和玄背龟、大鲨等兽一样,直接突破仙君巅峰,成就伪神,做梦都没想到……和之前一模一样,不光修为没有丝毫变化,体型也完全相同!

        就好像……

        之前的神血,对它没起到任何作用一样!

        这怎么可能?

        哪怕那血,没一滴这么多,可也是实打实的神灵血液,怎么会什么效果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喝了那滴血,感觉和喝醉了一样,就睡了一会……貌似,除了让鸡发困之外,没任何功效!”

        左右看了看,小黄鸡扭动了一下有些发秃的尾巴,道。

        其实它也很郁闷,有些怀疑鸡生。

        同样以为,吞了神血就能让修为进步,成功突破伪神,现在看来,完全没用啊!

        既然如此,它又该如何进步?

        “好吧……”

        详细询问了一遍,甚至探查了一翻,发现这只小黄鸡,的确和吞噬神血前,没有任何区别,张悬这才无奈的摆了摆手,将四大仙兽与其一起装进了兽宠袋,重新向逐星岛飞掠而去。

        修炼加上设计伏杀神殿强者,差不多折腾了一天,逐星宫宫主的继任大典,也要召开了。

        之前无论继任万兽门宗主还是七星楼,都用了假名,别人都以为是两个人,现在同一个张悬,成了凌云剑阁和逐星宫两大宗门之主……

        真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动静!

        估计现在,逐星岛上,已经知道消息的其他宗门,都已经闹翻了吧!

        和张悬猜的一样,逐星岛上的确已经闹翻。

        “我逐星宫的人,为何要立一位外人为宗主?而且,宫主去了哪里?为什么不是她宣布讯息?”

        “好像是大长老联合其他长老做出的决定,宫主不知去了哪里,不在宗门!”

        “不在宗门,就确立新任宗主,这算是谋反了吧!”

        “怎么可能是谋反,据说宗主临走前,留下了交代,让这位张悬宗主继任她的位置……”

        ……

        逐星宫内部,这样的议论比比皆是。

        做为遗弃大陆土著生命,他们一直都和其他宗门不合,正常情况下,自己的宗主,应该委派自己人才是,竟然让凌云剑阁的宗主接替……逐星宫成立数千年来,从未有过!

        违背了规矩和祖训!

        “全都闭嘴,之所以确定张悬宗主为我们的宫主,是因为杜宫主,祭祀神灵,得到了神灵的授意和首肯,怎么……你们难道觉得自己比神灵都要强大?”

        听到这些议论,一个长老哼道。

        “得到神灵的授意?”

        原本满是质疑的,全都吓得发抖,不敢多说。

        身为逐星宫的人,心中一直拥有对神灵的敬畏,既然长老这么说,这肯定有自己的道理,不敢过多质疑。

        逐星宫的人,容易解释,其他宗门都懵了。

        一个宽阔的房间,寒剑秋端坐其中,也是也一头雾水。

        “宗主到底干了什么?让……逐星宫心甘情愿,确立他为宫主?”

        宗主一直要来逐星之海,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这才来了几天,就将杜青鸢的位置挤下去,自己变成宗主……

        难不成是赶着过来当宗主?

        既然如此,又为何要说自己是散修?

        “无论如何,我们和逐星宫以后肯定要好好交流,休戚与共了!”

        摇了摇头。

        既然两大宗门共奉同一人为宗主,他们作为宗门长老,自然不敢多说,也不能多说,只能遵守规定。

        呼!

        “寒剑秋,到底怎么回事?”

        正在感慨,房间空气一闪,一个人影冲了进来,万兽门……秦源长老!

        “今天不解释清楚,我们七星楼,绝不罢休!”

        魁晓宗主也紧跟在后面飞到面前。

        这个消息发酵开来,这两位已经来到逐星宫的前任宗主,再也按耐不住,全都齐刷刷来寻找寒剑秋,想要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啥时候凌云剑阁和逐星宫共用同一个宗主了!

        本来,六大宗门各自独立,相互之间,既没有联盟,也没有冲突,相处的十分愉快,此刻一个宗主,管理两大宗门,等于力量暴增一倍……

        其他门派,自然也就紧张起来。

        “这个……我也不知道!”

        寒剑秋苦笑。

        “不知道?”

        秦源长老脾气一向暴躁,听他这样说,脸色一沉,大手忍不住一甩:“你们这样,让我们陷入被动,信不信,我们万兽门和七星楼也来个联盟?”

        “不错,如果我们两大宗门联盟,凭借我们新任的刘扬宗主,和他们的郑阳宗主……你们就算共用一位领悟神之剑意的张悬宗主,也要吃亏吧!”

        魁晓长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