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二千五十一章 心魔花

第二千五十一章 心魔花

        眼前的诸多黑影,看起来如同雾气,仿佛没有真实的身体,但实力却极其强悍,和自己的剑气对碰,都丝毫不弱。

        张悬神色凝重:“难道这就是……衰败兽?”

        之前看过的书籍,有关于衰败兽的记载。

        这是陷空之城特有的生命,以衰败之力给养,凶残无比,一旦被碰伤,之前的黑气就会顺利侵入体内,真气都会遭到腐蚀,几乎没办法治疗。

        当初的白叶长老,就是被这东西所伤。

        “看看你们到底有多强!”

        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张悬再不后退,桐裳剑一转,防御变成主动,数十道剑气,向下刺出。

        一石破风响,叠压千层浪。

        这招剑法,技巧不多,只要真气足够,可以轻松学会,但越是这种没技巧的,反倒越难修炼。

        凌云剑阁数千年历史,彻底练成的没几个,张悬绝对算是其中之一。

        剑法施展,数十道剑气,每一招,都带着仙君巅峰最强的力量,落在衰败兽身上。

        嘭嘭嘭!

        衰败兽炸成粉末,将本来就有些破旧的废墟,再次震塌一大片。

        “看起来也不强……”

        见一道剑气击杀一兽,张悬松了口气,不过,还没感慨完,眼前的黑影晃动,被击溃的衰败兽再次聚集起来,好像不死身一般,进攻而来。

        “这……”

        脸色一沉。

        片刻后,破碎的衰败兽再次恢复,好像他的剑法,根本没起作用。

        “难道属于灵魂类的东西?”

        巫魂跳出眉心,一掌拍落。

        大悲天魔掌!

        丘吾古圣的绝学,经过他的更改更加高明,尤其是巫魂施展,攻击力更强,对精神类,有着难以恢复的伤害。

        掌力碾落,衰败兽碎裂,不过和之前的剑气攻击一样,几个呼吸后,同样恢复。

        张悬不知所措。

        如果这些东西一直是这样,怎么都杀不死,即便他内息如海,也坚持不住!

        “明理之眼!”

        又连续施展了好几种方法,都没办法斩杀,张悬眼睛中纹理蠕动,果然看出了一些不对劲。

        每当一头衰败兽被杀,废墟破旧之处,就会流淌出一道黑气,对其滋补,吸收了气息的衰败兽,将会再次龙精虎猛,继续厮杀。

        “这些衰败兽,由废墟中的衰败之气汇聚而成,衰败之气不灭,兽身不死……”

        心中恍然。

        难怪用尽了手段,都无法彻底覆灭这些东西,这东西并非吞噬衰败之气,而是本身就由衰败气息凝聚而成,只要这种破旧的气息还在,就永生不灭。

        “破坏本就残破的建筑,让其衰败之处,展露新的痕迹!”

        眉毛一扬,剑气再次挥洒下来。

        这次攻击的不是衰败兽,而是本就残破的建筑。

        轰隆!

        碎石飞溅,断墙残垣再次塌陷下来,露出了其中崭新的痕迹。

        新痕迹出现,衰败气息再顾不上衰败兽,而是堆积在上面不停腐蚀,几剑过后,后者被斩落脑袋,短时间内再无法汇聚成形。

        “用不了多久,还会重新形成新的衰败兽!而且数量会更多……”

        见猜测的正确,张悬神色骇然。

        这个陷空之城果然古怪。

        破坏了建筑,形成新的痕迹尽管能够分散衰败之气,可这些建筑,经受不了几次毁坏,最重要的是,伴随腐蚀,新痕迹变成旧痕迹,衰败的力量将会越来越强,这些衰败兽的数量,也会越来越多。

        也就是说,这次,可以通过破坏建筑,逃过一劫,但后面来的人,将要面临的危险,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直到无法承受。

        “也不知这些衰败之气到底从何处而来,已经超出古圣甚至伪神可以理解的范畴了……”

        皱了皱眉,张悬不去多想,继续前行。

        有了衰败兽的经历,这次张悬和分身,小心翼翼的飞行,连地面的药材,都不敢取了。

        前进了十多分钟,感到前方真气纵横,似乎有人在战斗。

        对分身点了点头,悄悄向前方飞掠,绕过一片残墙,两个身影出现在眼前。

        正是闯入逐星宫四位仙君巅峰强中的两位。

        这二人,一个掉了一只手臂,另一个胸口一道狰狞的伤口,已然出现了溃烂,发出了恶臭的味道。

        “我和你同归于尽!”

        两个暴怒的嘶吼,二人长剑纷飞,各自向对方刺去。

        他们的真气相仿,实力相差不大,一时间难分高低。

        “怎么自己打起来了?”

        张悬皱眉。

        还以为遇到了浮沉子或者杜宫主,没想到这两个仙君巅峰先自己打起来了,并且出手这么狠辣,心中满是不解。

        “不对,应该是陷入了幻阵……”

        看了一会,觉察到不对劲。

        神殿武士,他见过好几次,基本上都没有个人情感,现在这两个人,奋勇厮杀,每一招都对准要害,不死不休,精神上显然出现了错乱。

        或许周围有幻阵运转。

        明理之眼再次运转,向四周看去,很快看了一圈。

        眉毛再次皱起。

        身为阵法大宗师,对阵法的理解,早就达到了整个上苍的最巅峰,如果四周有幻阵存在,必然会有灵气波动,从而出现灵气漩涡。

        可明理之眼照射下,四周安静如常,并未发现任何气息上的错乱,也找不到阵旗、阵心所在。

        “没有阵旗、阵心就不是幻阵,那会是什么……”

        再次看了一圈,很快几个特殊模样的花朵出现在面前。

        这几朵花,分散在废墟的四周,呈对称状,一股股衰败之气被吸收进入其中,让其显得异常妖艳。

        “这是……心魔花!”

        心魔花,是传说中的植物,能够散发特殊的气息,让人诞生心魔,和血腥石有些相似,正常情况下,修炼者靠近,也不会受到影响,除非……对它进行攻击,才能引发反噬。

        难不成这二人对这几株心魔花,全部进行了攻击,才弄得集体反噬,仙君巅峰都陷入了幻境,无法自拔?

        “不对,是有人设计了陷阱,这二人踏入其中罢了……”

        又研究了片刻,恍然大悟。

        这些心魔花跟前,都有特殊的力量波动,一旦有人来到这个区域,就会触碰这股埋藏好的力量,最终攻击心魔花,从而产生让人脑中混乱的气息。

        这两个仙君巅峰,应该就是中了招,才变成这副模样。

        “难道是……杜宫主留下的?”

        神殿过来的目的是为了抓捕杜宫主,对方明知道这里危险,却还非要过来,极有可能对陷空之城了解的极多,想借助其中的环境,将之斩杀。

        “不管了……他们互相残杀,全都死了最好!”

        想明白怎么回事,张悬松了口气,身体一纵就要飞过这片区域,不沾惹这些心魔花。

        不过,才飞了几米,突然停了下来。

        “不行,这样就走,太浪费了……反正都会死,还不如做个好事!”

        精神集中,屈指一弹,数十道仙力四射开来,落在四周。

        脚掌一踏,空中“嗡!”的一声,一道环形的气墙突兀出现,挡在了心魔花的前面。

        气墙出现,正在交战的两位仙君巅峰,再不受干扰,眼中的血红之色慢慢褪去。

        “怎么回事?”

        “我们这是怎么了……”

        恢复清醒,交战的二人停了下来。

        “你们被心魔花控制,刚才正在自相残杀!”

        正在疑惑之际,张悬伪装的神殿武士大步走了过来。

        “心魔花……”

        见他追上自己等人,受伤的二人松了口气,各自头上冒出冷汗。

        这东西,他们也听说过,威力无穷,没想到自己竟然陷入其中。

        “为了防止你们继续交手,互相伤害,把你们的长剑给我……”

        张悬来到跟前。

        二人同时皱了皱眉。

        “动作快点,心魔花一旦再次进攻,你们坚持不住,真就死在这里了……”

        张悬呵斥,双掌伸出猛地一捏。

        对面二人已然是强弩之末,哪里拦得住,下一刻手中的兵器,已经被他拿到掌心。

        “你……”

        见这位硬抢,二人全都皱眉。

        “好了,不用多想,我也是为了你们……”

        张悬安慰似得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将两柄长剑收进储物戒指,脚掌一踏,飞了起来。

        “好了,你们玩的高兴些……”

        啵!

        一声气爆的鸣响,刚才布置的气墙瞬间爆炸开来,心魔花的力量重新蔓延。

        “你要干什么?”

        感受到眼睛再次变红,精神又有些坚持不住,两位神殿武士都快要疯了。

        这家伙不是来救我们的吗?

        干嘛又让心魔花的攻击?

        玩的高兴什么意思?怎么玩?

        “我要你死……”

        真满是不解,眼前一花,重新陷入了幻境,一个个眼睛赤红,冲了上来。

        嘭嘭嘭嘭!

        虽然没有了兵器,但手上没有留情,个个掌力十足,招招喂命。

        噗噗噗!

        很快二人口喷鲜血,同时倒在了地上,眼见活不了了。

        直到临死,都想不通,为何这个自己的伙伴,拿走了兵器后,又让其自相残杀。

        “走吧!”

        早知道他们会出现这种结果,张悬懒得继续废话,继续向前走去。

        反正都要死亡,兵器不能浪费了,至于尸体吗……储物戒指中有不少,已经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