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血腥石【第二更】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血腥石【第二更】

        “放肆!”

        鹤老气的脸色一红。

        他坐镇拍卖场接近百年,经手的宝物,没有一万也最少有七、八千,即便偶尔有学识不到,出现的纰漏的,却也不会出现大问题,对方竟然说,信了他的话,三天内必死……简直就是当面侮辱!

        “是你放肆吧!给人鉴宝,鉴别错误,让对方走火入魔,闹出人命……相信不用我多说,后果如何,你也明白吧……”

        眼皮一抬,张悬淡淡道。

        看完凌云剑阁无数书籍,对上苍有了很多了解,这里的鉴宝师职业,尽管不像名师大陆那样形成特殊体系,一生只有三次犯错的机会,却也十分严苛。

        一旦弄错,名誉尽失,再无法鉴宝不说,还要赔偿大笔损失,弄不好倾家荡产,甚至严重的,还要接受刑事的处罚。

        例如眼前这个,因为他鉴宝问题,真要有人死亡,极有可能修为都会被剥夺,生死不由自己控制。

        “信口雌黄!”

        见青年说出这话,鹤老脸色一变,一甩衣袖,怒气冲冲:“鉴别错误的后果是很严重,但你可知道,毁坏别人名誉,又该要接受什么样的惩罚?今天不给我个交代,就算闹到凌云剑阁,闹到寒宗主哪里,我也丝毫不惧!”

        鉴宝师搞错,是有很严重后果,可……随意毁人声誉,罪名也不小。

        即便对方是凌云剑阁弟子,也必然会受到严重惩罚!

        “毁名誉?”露出玩味的笑意,张悬忍不住摇头:“你想多了!”

        说完,几步来到王行主跟前。

        此时的王行主,也有些呆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无论凌云剑阁弟子,还是这位鹤老,他都不敢得罪,也都得罪不起。

        “你说老师鉴别错误,可有办法证明?如果没有,就是污蔑!”叫做远青的青年,尽管十分畏惧剑阁子弟,还是咬了咬牙,走上前来。

        侮辱他的老师,做为弟子,等于同样受到了羞辱。

        师道传承,上苍和名师大陆一样,规矩森严,没人敢去违背。

        “证明?”张悬轻轻一笑:“这个简单!”

        说完,环顾一周:“你们这里,可有试药用的试药鼠之类的?”

        名师大陆炼药的地方,通常都会养一些专门用来试药之类的生命,用来检测刚出炉的药物,当初张悬在天玄王国辩丹,就曾使用过。

        这里尽管不炼药,却会拍卖古墓、遗迹中得到的药物或者宝物,这种试药的东西,应该具备。

        “有!”

        远青看了老师一眼,见他没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时间不长取来一个,模样和兔子一样的圣兽。

        只有圣域一重,在这里算是没什么实力。

        张悬不再理会对方,而是看向王行主,微微一笑:“不知可否将你手中的这个雕像,重新放在桌上?”

        迟疑了一下,王行主放了下来。

        也不碰雕像,张悬随手取出一根毛笔,轻轻在四周,画了一圈奇怪的图形。

        看到他的动作,鹤老一愣,嗤笑出声:“是静心阵?用……笔画阵?”

        对方画的这东西,他认识,是一种静心安神的阵法,配合这个雕像刚好能发挥出最大效果。

        刚才,他就和王行主专门说了。

        只是……

        布置静心阵,需要阵旗,以及各种布阵的宝物,弄个毛笔,随便画一下,能有什么效果?

        开玩笑,也不是这样开的吧!

        “用笔画阵,威力会小一些,不然,我怕这个圣兽,一个呼吸都承受不住……”

        张悬很快画好,将毛笔收回,轻轻一点,一道真气灌入其中。

        嗡!

        毛笔画好的图形,立刻闪耀出耀眼的光芒,和雕像完美融合在一起,一瞬间,图画范围内,荡漾出一股让人安静心神的力量,似乎在里面修炼,可以更加快捷。

        “这……”

        没想到,用普通毛笔,就能画阵,鹤老眉毛跳动了一下。

        这不光要对阵法了解极深,更要对周围的环境,眼前的雕像,有极其深刻的了解,错一点都做不到,别说他,就算乌海城最擅长阵法的人过来,都未必能够完成。

        对方举重若轻,游刃有余……怎么做到的?

        一瞬间,心中冒出不祥的预感。

        阵法激活,张悬看向远青:“麻烦将那头圣兽放进来吧!”

        远青也不说话,将手中的兔子,递了过来,放入毛笔所画的图形内,其中让人静心的力量,一瞬间将其淹没。

        感受到这股力量,本来有些焦躁的兔子,安静下来,眼睛闭起,似乎快要睡着了。

        “你不是说,是假的吗?”

        看到兔子的模样,鹤老轻哼。

        他的鉴别,推断出这个雕像配合阵法,能够让人静心安神,对修炼有益,对方却说假的,还会死人……现在阵法中的兔子,如此安逸,明显证明自己的是对的。

        “别着急,慢慢看!”

        淡淡一笑,张悬后退了几步,面容泰然的坐在一个凳子上,看向不远处的青年:“还不给我泡壶茶!”

        “……”远青一愣,拳头捏紧。

        “去吧!”

        鹤老哼道。

        虽然对这家伙不爽,可他却是凌云剑阁弟子,结果没出来前,不敢太过怠慢。

        老师发话,远青退了出去,很快泡了一壶茶走进房间。

        轻轻品茗,等了大概半个时辰,宛如沉睡的兔子,眼睛缓缓睁开,情绪似乎有些焦躁。

        “怎么回事?”

        鹤老一愣。

        正常情况,在静心安神宝物的笼罩下,会一直很安静,杂念不生,此刻却出现焦躁情绪,明显有些不对劲。

        呼!

        没回答他的话,台上的兔子,猛地站起身来,眼睛中泛红,突然,猛地一跃,对着雕像跳了过去。

        咔嚓!

        一头撞在雕像上,腿连续抽出了几下!

        断绝了呼吸。

        众人瞳孔同时一缩,同样坐下来喝茶的王行主,“咔嚓!”一声,将手中的茶杯捏的粉碎,茶水从指尖流淌在地上。

        “鹤老……这是怎么回事?”

        可以预见,如果是他之前用了这个修炼,应该也和这个兔子一样,直接撞死在这。

        鹤老也傻了。

        按照他的鉴别,一点问题都没有,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整个过程,全部看在眼里,眼前这位凌云剑阁弟子,只是画了阵法,其他什么都没做。

        阵法尽管怪异,阵图他却认识,刚好能更好的发挥出雕像的力量,没有其他副作用。

        也就是说……

        对方任何事情都没插手!

        这个兔子的死,肯定和雕像有关!

        “怎么回事?”

        见鹤老回答不出,王行主急忙看向眼前的青年。

        “想知道原因?”

        张悬淡淡一笑。

        “是!”

        王行主点头。

        实在太恐怖了!

        花了大价钱买的雕像,目的就是为了静心安神,消除心魔,从而冲击更高境界,结果却看到这一幕……还如何修炼的下去?

        弄不明白的话,这个雕像,肯定不敢再用!

        “想知道的话,很简单……拿起雕像!”

        张悬道。

        “好……”王行主将雕像从桌子上拿了起来。

        虽被兔子碰了一下,上面却没有丝毫损伤,栩栩如生的人物,宛如随时都会活过来一样。

        “举过头顶!”张悬道。

        王行主举起来。

        “用尽全身力量吗,摔在地上!”张悬接着道。

        “摔?”

        王行主一呆。

        虽然雕像用静心石雕刻而成,十分坚固,可……这样硬摔的话,再厉害的东西也会碎裂!

        花了半辈子积蓄买的东西,直接摔了?

        “不错……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那就摔!”喝了口茶,张悬淡淡一笑:“舍不得话,就拿回去,按照鹤老所说的那样,去使用!”

        “……”

        王行主面皮一抖,一侧的鹤老也身体僵硬,想要反驳,却说不出来。

        刚看到兔子一头撞死,谁还敢继续用?

        “摔坏了,你如果解释不了,是不是要给王行主赔偿!”

        鹤老道。

        “要是解释了,你是不是要给王行主赔?”张悬看来。

        “如果你能解释,是我看错,我愿意赔偿!”鹤老点头。

        对方真能证明自己看错的话,赔偿也没什么。

        毕竟,对于鉴宝师来说,打眼,就要接受惩罚。

        “解释不了,我也愿意赔偿!”张悬道。

        “好……”

        见二人针锋相对,话都说到这份上,王行主一咬牙,手掌一抖。

        咔嚓!

        雕像掉在地上,立刻摔得四分五裂。

        呼!

        石头碎开,一股浓郁的煞气,立刻从中蔓延而出,击的众人同时打了个激灵。

        鹤老急忙低头看去,只见碎裂的雕像裂痕处,殷红如血,瞳孔一缩,脸色变得煞白。

        “这是……血腥石?”

        血腥石,多出现在杀戮疯狂的战场或者屠宰场,被鲜血染红,经年累月,鲜血渗入其中,蕴含着浓郁的杀戮之气。

        最重要的是,拥有怨魂缠绕,力量弱小的,别说靠近,离得很远就会被其中的煞气灼伤,轻则走火入魔,重则,产生抑郁,自杀而死。

        这东西,和静心石,截然相反……

        刚才明明看的是前者,为何摔碎了会变成后者,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瞬间,鹤老彻底懵了。

        (推荐朋友八月飞鹰新书《我夺舍了魔神》,算是最近最火的玄幻,极度装逼,大家可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