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乌海商行【第一更】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乌海商行【第一更】

        “既入我门,就要听从我的吩咐,不能有丝毫违背!”

        神色凝重,张悬道:“我传授你的功法,不允许外传,白叶长老,都不可以告诉,可能做到否?”

        “能!”白阮卿连忙点头。

        师命如山,不可悖逆;师恩如海,不可忘却。

        “嗯,你先留在这里巩固修为吧,我出去一趟……”

        知道既能形成天道之册,肯定是真心实意感激,不会泄露秘密,张悬交代一声,推门离开房间。

        丹药有了,还需要寻找真仙境的功法,既然这里没有,或许任务中提到的乌海商行,会有书籍出售。

        反正他不需要买,只要看上一眼,收进图书馆,补充完剩下的七处缺陷即可。

        之前的地图,专门看了,乌海商行距离这里不算太远,也没乘坐飞行圣兽,步行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到跟前。

        不愧是上苍都排在一流的大城市,人流涌动,车水马龙,还没来到正门,就已满是拥挤。

        一楼是一些普通摊位,药材、珍稀矿石、兵器之类,应有尽有,在里面走了一圈,张悬忍不住摇头。

        假的实在太多,就算不用图书馆,单纯明理之眼就能看穿。

        而且级别都是虚仙境以下的,对他的用处不大。

        “不知这里有没有出售功法秘籍的地方?”

        找到一位摊主,给了一枚剑阁币做小费,张悬询问。

        “功法秘籍,一般都在拍卖场拍卖……”眼睛放光,摊主急忙回答。

        一枚剑阁币,半个月都未必能够赚到。

        “普通功法就行,不需要特别珍贵的……”张悬打断他的话。

        能被拍卖场进行拍卖的,肯定十分贵重。

        功法贵重,稀少与否,对他来说,作用不大,他要的是数量,而非质量!

        当然,质量高的功法,缺陷肯定也少,更容易将天道功法补充完整,但此类功法,一来,数量太过稀有,二来,价格太过珍贵,完全没必要。

        “普通功法?那边的【畅宣阁】有不少,只需要一枚通神币,就可以在里面畅读一天,不过……那里的功法和秘籍,都十分普通,连我都不炼,我们过去,都是找那些书看的……”

        摊主加重了“那些”二字,笑容中带着隐晦。

        眼前这位能够随手拿一枚剑阁币当小费,肯定是凌云剑阁的天才子弟,极有可能是核心弟子!

        如此强者,眼光必然极高,宗门内的功法,都看不完,连自己这种靠卖假药为生的人,都看不上的法诀,又怎么会去修炼!

        “带我去看看!”

        不理会他的隐晦语言,张悬道。

        “好!”

        嘿嘿一笑,摊主不再多说,当现带路,不一会来到一个书屋面前:“就是这里……”

        张悬看了过去,里面果然陈列了不少书籍,有功法、武技,也有志怪杂谈,名人轶事,花边新闻之类……当然,更多的是他说的“那种”,还有封面、插图,香艳无比。

        递给一枚剑阁币,张悬抬脚走了进去。

        眼睛扫过,很快将所有修炼功法的书籍,全部收录脑海。

        片刻后,一脸苦笑。

        是有不少功法,但实在太低级了,虚仙境就算最高的,真仙境的功法,一本都没有,更别说消除天道精简功法中的缺陷了。

        无奈的走出房间。

        “怎么样,看不上吧,这些功法,都太差了……”

        刚才的摊主还未离开,见他走进去就出来,也摇了摇头:“如果你真想要高深功法,倒是有一个办法!”

        “哦?”

        “乌海商场拍卖行,前段时间,得到一件宝物,找了不少人,都鉴定不了,如果能认出来是何种物品,就有资格,去拍卖场的藏书库,随意选择一本功法秘籍!”

        摊主压低了声音。

        “鉴别宝物?”

        张悬一呆。

        对方说的这个,貌似就是他这次来乌海城的任务……

        早知道,有这种机会,早就过来了。

        不过,还是要提前问好,想了一下,张悬问道:“拍卖行有不少功法?你可知道,有没有真仙境强者修炼的?”

        还是要提前问好,不然,又会和刚才一样,哭笑不得。

        “功法肯定很多啊,乌海商行拍卖场,有五百多年历史了,其中用来保护宝物的高手,最强的,都达到了半步仙君境,真仙境的功法,肯定有,而且应该有不少!”

        摊主急忙点头:“每年这里都会拍卖不少法诀,按我的推测,他们都悄悄抄录的……”

        正常情况下,拍卖行拍卖的功法,是不允许抄录的,但也有例外。

        功法在对方手里,谁也不清楚,到底有没有留下副本。

        实际上,抄录功法,早已是拍卖行的潜规则了,不少人都知道,只是不愿意揭露罢了。

        见他这样说,张悬松了口气。

        有真仙境的功法秘籍就好,反正这个鉴宝任务,他也要接。

        问清楚拍卖场所在的位置,告别对方,张悬径直走了过去。

        “可有邀请函?”还没进入其中,被一个青年拦住去路。

        “在下凌云剑阁弟子,领取了贵拍卖行的鉴宝任务,特意过来鉴别宝物!”

        手腕一翻,将之前的任务令牌取出来,张悬道。

        “这边请……”看了一眼任务令牌,青年立刻躬身,态度恭敬起来。

        凌云剑阁做为六大宗门之一,乌海城又属于其管辖范围,能成为其中弟子的,无一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同级别无敌,不敢有丝毫怠慢。

        跟在身后,来到一个房间,其中一位老者,正站在一件跟前,仔细的观察。

        “鹤老,这位是剑阁的弟子,领了鉴宝任务而来!”青年来到跟前。

        “让他先等一下……”

        头也不转,鹤老继续看着眼前的东西,手指轻轻摩挲,满是激动。

        见这家伙,不理会自己,张悬看了过去。

        这位鹤老,六十来岁的模样,一身修为,雄浑精纯,竟然是一位真仙境的强者。

        他面前是一个一尺多高的雕像,容貌不可辨识,反正他不认识,雕像身上,带着缥缈的气息,一眼看去,给人一种安神、静息之感。

        雕像呈现彩色,画功深厚,在名师大陆,最少九星书画师才能完成。

        “好,好!”

        研究了片刻,鹤老忍不住捋着胡须不停点头。

        不远处,一位中年人,见他这副表情,眼睛放光,恭敬的看了过来:“鹤老……不知这是不是真的?”

        “经过我的鉴定,这个雕像,乃杜河仙君所留,用静心石,雕刻而成,以此为阵心,布置成阵法的话,可以让人静心安神,修炼再不受心魔困扰……”

        点了点头,鹤老笑道。

        “多谢鹤老……”

        听到是真的,中年人满是兴奋地招手,身后的一个下人立刻走了上来,递来一袋子通神币,数量不少。

        “王行主,客气了!”

        鹤老摆手。

        “应该的,劳烦鹤老鉴宝,这是应该付出的价格……”

        叫王行主的中年人,连忙点头,几步来到雕像跟前,小心翼翼的就要将这东西装上带回去。

        看到这一幕,张悬忍不住摇了摇头,不过,并未说话。

        鉴别完,鹤老转过头来,见是一位青年,眉毛不由皱起:“你就是凌云剑阁领了任务的弟子?”

        张悬点头:“不知贵拍卖行,需要鉴别的宝物是什么!”

        懒得废话,赶快鉴别完,好去看书。

        “先不忙!”

        转身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凳子上,鹤老端起茶杯,一脸淡然的看过来:“剑阁弟子,剑法是很高明,但鉴宝,就不怎么样了,上次来了两个,什么都没看出来,就被我撵了回去!你也想来试试?不知有何本领?可方便展示一下?”

        张悬皱眉。

        鉴宝又不是耍猴,随便展露给你看!

        关键是对方的态度,带着轻蔑,明显不看好自己。

        “我说话可能不好听,但这是事实!乌海城尽管归剑阁管辖,但其中弟子每天就知道练剑,鉴宝……还是别侮辱这个职业了!”

        摇摇头,鹤老手掌一抬:“远青,拿两枚剑阁币,送给这位剑术天才,让他离开吧!我不需要有人添乱……”

        “是!”

        带领张悬进来的那位青年急忙躬身,从袋子中取出两枚剑阁币,递了过来:“请!”

        “添乱?”

        张悬皱眉。

        他本来不想说……科这家伙,为什么非要将脸伸过来,等着被打?

        难道不被打,就不舒服?

        懒得理会递剑阁币的青年,一转身来到正在收拾雕像的中年人跟前:“这位朋友,我劝你,还是先别忙将这东西拿走!”

        “哦?”

        王行主停下来,皱了皱眉。

        刚才的对话,他也听到了,这位鹤老,不怕得罪剑阁弟子,他可不敢。

        “没什么事,只是想跟你说一声……你这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杜河仙君所留,更不是静心石雕刻,真要布置成阵法,怕你用不了多久就会走火入魔,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张悬淡然一笑。

        “我刚刚鉴别完,是杜河仙君所留无疑,你就说不是,怎么,你觉得我鉴别的不对?”

        鹤老面容一沉。

        他鉴宝上百年了,几乎没出现过错误,对方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子,想找麻烦,还是嫩了些。

        “何止是不对……”

        眼皮一抬,张悬嘴角扬起:“简直就是狗屁不通,胡说八道,这位王行主如果真信了你的话,可以保证,三天内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