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 斩杀核心诸多弟子

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 斩杀核心诸多弟子

        “放肆,你可知道在和谁说话?”

        一侧的老者,见这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说话如此狂妄,脸色一沉。

        这位是白阮卿的爷爷,替对方说话,理所当然……只是身份特殊,不方便说出来罢了,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多管闲事?

        “我们说话,你一边待着去!”

        长剑一抖,张悬刺了过来。

        没想到这家伙敢对他动手,老者不怒反笑:“好大的胆量,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实力,能接住我三招,我就承认你不弱……”

        噗通!

        还没说完,脑袋掉在地上。

        手中的长剑,才刚刚拔出,想要抵挡对方的长剑,显然……没挡住!

        “这么多废话……”

        一剑斩掉对方的脑袋,张悬像是杀了只鸡:“这家伙胡说八道,大家不要相信,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输了赖账,成何体统?”

        “这件事,我们要听白阮卿亲口说,你是谁?替她说话?”

        一位核心弟子哼道。

        好不容易攒的钱,谁都不愿意给别人,刚才那人说的,正暗自高兴,这家伙跑过来捣乱,众人心中都有些微词。

        至于被对方一剑杀死的老者,因为杀起来太过简单,啥厉害的剑招都没施展,对方又伪装成年轻人,还以为是个无关紧要的家伙,不值一晒,根本没想到是他们的长老。

        因此,根本没意识到,眼前这家伙,到底多强。

        “怎么?听你的意思,是想赖账了?”张悬脸色铁青。

        没想到核心弟子也够无耻的!

        都打赌了,就因为白阮卿被杀,没回来,就不承认……不想给钱,真是一点节操都没有!

        “是不是赖账,不是你说了算,我们听这位朋友的,他既然说,白阮卿只是为了给我们压力,才打赌,就一定有他的道理!”这位核心弟子,看向不远处白叶长老伪装成的年轻人:“是吧,这位朋友?”

        “是……”白叶长老点点头:“阮卿这样做,只是为了给人压力,让人更好的发挥出力量,并非真的要钱……”

        话音未落,一道剑芒闪了过来。

        “什么……”

        急忙转头,随即看到不远处的这位“我很帅”,再次将长剑拔了出来,对他刺来。

        眉毛一皱,心中生出一丝不悦,刚想拔剑抵挡,突然手腕一凉。

        随即看到自己手掌,不知何时,被对方一剑切掉,长剑再也拿捏不住,“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这……”

        瞳孔收缩,身体僵直。

        身为凌云剑阁三大长老之一,他的实力,早已达到了仙君之境,整个大陆都站在最巅峰!

        尤其是剑法,更是出神入化,同级别,单凭剑术能够胜过的不多……

        而现在,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斩掉了手腕!

        尽管带着偷袭的成分,可……这剑法,未免太厉害,太恐怖了!

        难怪,刚才老友会被一剑斩杀,还以为是后者,怕泄露身份,没反抗,现在看来,是在对方的剑术面前,根本无力反击!

        整个宗门,能让老友无力,一剑削掉自己手腕的……除了宗主,恐怕也只有那位,领悟神之剑意的超级天才,或者说,是那位……“我很低调”!

        “我很帅,我很低调……”

        两个名字,在脑海一转,顿时明白过来:“原来是你,你是‘我很……’”

        之前没想到,不是因为笨,而是……“我很低调”是破碎虚空巅峰,而进入核心通神殿最低要求为虚仙境初期!

        两者实力摆着,没想到对方身上。

        此刻,施展出如此高明剑术,再想不到,真就傻了!

        还没说完,舌头剧烈疼痛,就见一柄长剑,已经插入嘴巴,轻轻一搅,舌头牙齿全部剑气蹦碎,剧烈的疼痛袭来,忍不住鲜血狂喷。

        “我的确挺狠的!狠起来,自己都怕!”

        张悬淡淡看了一眼。

        “呜呜……”

        舌头被搅碎,白叶长老想要说话,再也说不出来。

        通神殿,虽然虚幻,但疼痛之类,却是真实存在的,被人一剑斩掉手腕,本就痛入骨髓了,现在又被长剑切掉舌头,搅碎牙齿,堂堂宗门排名前三的长老,疼的汗水立刻从额头上冒了出来,不停颤抖,有些抓狂。

        仙君境强者,整个大陆,都赫赫有名的超级存在,被人两剑弄成这样,简直比杀了还难受。

        “你找死……”

        这一幕发生在短短两个呼吸内,不远处的白峰,这才反应过来,气的快要爆炸。

        太胆大妄为了……对白叶长老动手,简直就是挑衅整个凌云剑阁。

        呼!

        长剑出手,对着张悬就刺了过来,剑尖距离后者还有一段距离,咽喉一疼。

        啪嗒!

        脑袋掉在地上。

        “你是……”

        眼睛看到自己的脚后跟,他也终于反应过来对方是谁了……

        没想到,连续两次被杀,都是同一个人……

        特么还有天理吗?

        真的要哭了。

        “这家伙已经不能废话了,现在谁还觉得,白阮卿的打赌不是真的?”

        将多管闲事的三个人处理掉,张悬环顾一圈。

        本来他只想低调,不想多事……结果,不给钱……这不是找刺激吗?

        叔可忍,婶不可忍!

        所以,一出手,就杀鸡儆猴,先将跳腾的收拾了,给个下马威再说。

        “这位朋友,一下手就这么狠辣,有些不地道吧!不知……你是核心的哪位?”

        一位核心弟子走了过来。

        见他出面,周围全都安静下来。

        正是核心排行第三的刘玉莲!

        她被斩杀后,用另外一枚通神玉符重新进来了,为了方便大家认识,还用了之前的容貌和形态。

        “你也不想给钱是吗?”张悬冷哼。

        “我相信白阮卿的人品,比斗,并非为了打赌……”刘玉莲点头,刚想继续说下去,脖子一酸,“呼!”看到了自己的翘臀。

        啪嗒!

        脑袋掉在地上,连滚了好几圈。

        “好了,还有不想给钱的吗?不想给,也无所谓,只要敢来通神殿,我见一次,杀一次!杀到你们给为止!”

        懒得废话,张悬拍了拍手中的剑,淡淡道。

        真把你们厉害的不成了,想赖账……做梦!

        “你……”

        之前,白叶长老等人伪装的,他们认不出来,觉得可能是某些不知名的核心弟子,被一剑斩杀……并没因此觉得这位“我很帅”很强大,此刻,刘玉莲被一下斩掉脑袋……

        所有人都吓坏了!

        这才明白,眼前这位,到底有多厉害!

        “这家伙古怪,一起动手杀了他!”

        “他可能不是我们核心弟子……”

        有人喊了出来。

        核心弟子,最强的何静轩,也不可能一剑,斩掉刘玉莲的脑袋吧!

        眼前这人却做到了,肯定有古怪……

        “不知死活!”

        没想到这群家伙,竟然真不打算给钱,还想杀人,张悬真的发怒了。

        给你们脸,还是怎么着?

        既然如此,那就全部都死吧!

        反正自己有了核心弟子的通神玉符,不给钱,就挨个杀,杀到他们不敢进来为止!

        呼!

        身体一动,窜入人群。

        一时间,剑气呼啸,地动山摇。

        被割掉舌头,斩断手腕的白叶长老,看着眼前,剑气呼啸,整个核心通神殿都快要倒塌,脸色逐渐变白。

        “这家伙,简直无法无天,闹完内门,又要闹核心……”

        强忍住身上的疼痛,白叶长老正想用什么办法,展露身份,脖子一疼。

        啪嗒!

        对方杀核心弟子,散佚的剑气将他的头切了下来。

        “……”

        白叶长老。

        睁开眼睛,发现已经重新回到自己的院落,眼前白峰和另外一个老者,正面面相觑,一脸的抓狂,同时像是老了十几岁。

        他们都是真正的强者,修为达到了仙君境,可……一碰面,就被砍掉脑袋……

        全都有些扛不住了!

        “你……也被杀了!”

        见他醒过来,老者看过来。

        “嗯……”

        白叶长老点头。

        “几招?”老者急忙问道。

        他被杀的最早,后面的事情,并不清楚。

        白叶长老伸出手指。

        “三招?很多了……”

        想到自己一招被杀,老者郁闷的想死,见对方竟然撑了三招,满是不信:“你用了什么剑法,能撑住三招?”

        啥时候自己和眼前这位,差距这么大了?

        他可是一招都没坚持住!

        “我没用剑法!”白叶长老苦笑。

        “没用?”老者摇头:“这不可能,对方的剑法这么快,同级别根本挡不住,不用剑法,怎么做的到……”

        “第一招,他斩断我手腕,我的剑掉在地上!”白叶长老道:“第二招,刺到我的嘴巴,搅碎了我的舌头,不让我说话!”

        老者头皮炸开,一阵发麻:“可这都不是杀招……”

        “是啊,不是杀招,因为没想杀我,所以,我没死……”白叶长老道。

        “那你……”

        老者继续看来。

        “他去斩杀其他核心弟子,我想展露身份,过去劝阻,被散佚的剑气,斩掉了脑袋……”白叶长老道。

        “散佚的剑气……”

        老者呆住。

        麻蛋,要不要这么狠……

        没想杀,散佚的剑气就把三大长老之一的超级强者,弄死了……

        还有没有天理?

        有没有王法?

        “他是那位领悟神之剑意的天才?”

        瞳孔一缩,老者明白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