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张悬出关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张悬出关

        “这……”

        听到老爷确认,白峰说不出话来。

        这样一想的话,的确完全符合!

        小姐明明过去找麻烦,结果,却心甘情愿配合这位张悬演戏,回来后,就学会了“我很低调”的剑术,纵横核心,无人能敌!

        这位“张悬”,还拿出了能够救治老爷的药物……

        进入凌云剑阁,不到一天时间,而这一天内,有人领悟神之剑意,有人挑战整个内门……

        仔细想想,所有矛头,都指向了对方,不承认都不行!

        “先别忙声张,是不是他,还需要去试探……”

        白叶长老的传音停顿了一下:“我亲自去!”

        “是,老爷!”白峰点头。

        二人刚才的交流,都是传音,因此,对面的老者,并不知情。

        “你们不想管?”

        见这两个,一直传音,不理会自己,老者气的更是快要炸了。

        “当然要管,我们先过去看看……”

        白叶长老招呼白峰一声,后者取来两枚核心弟子的通神玉符,精神一动,同时进入了通神殿。

        核心长老进入核心弟子的通神殿,也和之前的木长老等人一样,用上了伪装,外人看不出来。

        此时,比斗的地方已经换了,到了公开赛的比试场前。

        核心弟子也收到了消息,堆积的越来越多,台下已经有了几十位之巨,再加上悄悄过来观察的长老,名字各异,谁也不知道具体是谁。

        此刻,白阮卿正在和排行第五的墨香云比斗!

        墨香云,和她一样,也是女弟子,不过容貌稍微差了一丝,也不修边幅,整个人身材高大,比一般的男士都要威猛。

        不听到名字,都以为是男的。

        不光容貌如此,招数也和男士有些相似,剑法大开大合,给人一种斧凿的威慑力。

        “开始吧!”

        双方站好,墨香云懒得过多废话,身体坦克一般的向前碾压,同一时刻手中的长剑,狂劈而至!

        她的剑,和普通人的不一样,足有七尺,不知多重,向下一落,空气发出音爆,宛如随时都会被撕裂。

        白阮卿不敢硬接,手中长剑一横,挡住第一招攻势,同时掌心一翻,破空而出,笔直对着对方射了过去。

        她现在最强的就是这两招,其他招数到了前五这种境界,随手就可以抵挡,甚至还会因此陷入被动,因此,直接使用,不敢保留。

        “嘿,这招对我没用!”

        墨香云手中长剑猛地抬起。

        当啷!

        射出的剑就被挡了下来,白阮卿急速后退,大口喘着粗气。

        不愧是冲到前五的强者,每一个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绝招,不是她学了些皮毛,就能击败的。

        更何况,对方还看了她之前交战的场景,提前有了防备。

        “敢不敢在这里稍等我一会……我过一会与你再战?”知道这两招不足以将其击败,停顿了一下,白阮卿道。

        “好……”

        墨香云点头。

        之前,对方也有过这种经历,几分钟而已,等得起。

        抱拳躬身,白阮卿画作光点,消失在比试台,下一刻,再次回到院落。

        “晓天师弟,快点传授我两招……”

        一出房门就喊了出来,随即看到一个人影,脸色一阵尴尬:“师叔!”

        出现在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张悬!

        修为成功刚晋级到虚仙境巅峰……顺利出关!

        “怎么回事?”

        张悬皱了皱眉。

        这女人,怎么跑到自己院子里了?而且还让单晓天传授她剑术?

        “我用师叔传授的剑法……在核心通神殿与人比剑……”脸色一红,白阮卿将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听她说完,张悬看过来:“有没有打赌?”

        “没啊……”

        一脸迷茫,白阮卿摇头。

        我在说,用你传授的剑招与人比试,你问我打赌……什么鬼?

        “没打赌,有什么可比的?”张悬恨铁不成钢。

        本想着,找机会进入核心,再去宰一笔……这家伙倒好,竟然连赌都不打!

        还能愉快的玩耍吗?

        “……”

        见他这幅表情,白阮卿面皮抽搐。

        一直以来,都觉得“我很低调”是真的低调,真的高人,视名利如浮云……闹了半天,这么财迷!

        我比试,只是为了验证剑法,怎么搞的,在你口中,跟过去抢钱似的?

        堂堂长老的孙女,需要抢钱?

        “还有核心通神玉符吗?给我一枚,我过去挑战一下……对了,核心弟子,是不是个个都很有钱?”

        不理会对方的郁闷,张悬问道。

        还是提前问清楚比较好。

        “是……”白阮卿捂着额头。

        做为凌云剑阁的核心,修为最差都达到了虚仙境,富裕程度,肯定不是内门弟子可以比拟的。

        “那就好,通神玉符呢?”

        张悬伸手。

        “核心弟子的通神殿,最低要求是虚仙境初期,也就是说……不到这个级别,是进不去的……”

        见他要玉符,白阮卿犹豫了一下。

        对方的修为,两个多时辰前,比斗的时候,才破碎虚空巅峰,而想要进入核心弟子通神殿,需要虚仙境初期,明显还不够!

        “没事,我已经突破了……”

        晃了晃身体,张悬体内的气息,涌了出来。

        “虚仙境……巅峰?”

        白阮卿差点没晕过去。

        山脚下峰老围堵的时候,好像也是破碎虚空巅峰吧?短短一个时辰多点,就变成虚仙境巅峰,增加了整整一个大级别……怎么做到的?

        嗑药也没这么快吧!

        “少爷威武!”

        一侧的曹成立眼睛放光,单晓天也拳头捏紧。

        早知道少爷(老师)很强,可没想到,强到了这种地步。

        “少爷,进步这么快,剑法也高明,肯定能击败‘我很低调’那个二货!”

        激动了一会,曹成立道。

        他一直听说,那位“我很低调”多厉害,多厉害,可再厉害,厉害的过少爷吗?

        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从破碎虚空巅峰,晋级到虚仙境巅峰……

        凌云剑阁,也没这么强大的存在吧!

        啪!

        刚感慨完,突然觉得脸上再次一疼,又被抽的原地转了两拳,急忙抬头随即看到少爷,脸黑如锅底:“刚才我看到你,进门的时候用了右脚,破坏了我的规矩,所以该揍!”

        “左脚坏规矩,右脚也坏?”

        眼睛一黑,曹成立差点没哭了。

        左脚不能进门,右脚也不能进,这还怎么进门……

        “走吧!”

        懒得理会这个满脑子都是女人,不想正事的山贼,张悬和白阮卿回到房间,手指一点,血液进入玉符,意识在原地消失,下一刻来到了核心弟子通神殿。

        “上次叫‘我很低调’,闹得动静很大,凌云剑阁肯定查了,这个名字再不能用……”站在原地停顿了一下,张悬沉思。

        我很低调,一人挑战整个内门,闹得人仰马翻,这名字肯定不能再出现,因此,必须再想个新的外号才行。

        “外号不好取,‘低调’不能用,看样子,只能借助我本身的优势了……”

        纠结了老大一会,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好,片刻后,做出决定:“就叫‘我很帅’……虽然没那么低调,却也实话实说,不算撒谎!”

        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很低调”这个名字,他是最满意的,完美表达了他的心理和愿望,不过这个“我很帅”也符合气质,算是说得过去。

        一侧的白阮卿看到他取了这个外号,再次捂住额头……

        大哥……咱能取得好听一些,谦虚一些吗?

        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

        一脸尴尬,进入通神殿,来到比试的地方。

        “我现在正在和墨香云比试,该怎么办?”

        一边走,白阮卿一边传音。

        啥都没学,就回来,肯定不是对手。

        “很简单,和对方打赌,输的,将所有剑阁币都输给你……然后,我指点你如何施展剑法,从而获胜!”

        张悬传音过去。

        “指点?比斗的时候指点?”

        白阮卿嘴角一抽。

        战斗瞬息万变,这时候在指点,已经晚了吧!

        爷爷这种级别的超级高手,都不敢这样做,你确定这样做……我不会被杀?

        本来,杀了不要紧,毕竟,自己也杀了不少……可一旦打赌输了,就成穷光蛋了!

        “不错!”张悬点头:“去吧,不会输的……”

        “……好吧!”

        也不知道听对方的是对是错,白阮卿只好咬了咬牙,抬脚走回比试台。

        “既然回来,那就继续吧……”

        墨香云点了点头,手中长剑再次发出呜咽之音。

        “先别忙……”

        见台下师叔坚定地目光,白阮卿嘴唇咬紧:“既然比试,我想打个赌!”

        “打赌?”

        墨香云皱了皱眉。

        “不错,就是……我赢了,你将身上所有的剑阁币,都输给我!我输了……我将身上的所有剑阁币都给你!”

        白阮卿脸色透红。

        虽然师叔的话不敢违背,可……真说出来,真的好羞涩呢!

        “赌所有钱?”墨香云眼睛瞪圆:“你这是要抢劫?”

        “嗯……”白阮卿点头:“算是吧!”

        ……

        “你孙女……这是缺钱缺疯了吗?”

        跟白叶长老一起来的那位老者,转头看向身边这位整个宗门排行前三的长老。

        “呃……”

        白叶长老也呆了。

        比试下注赌钱,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真是自己那个听话,有孝心的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