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被猜出身份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被猜出身份

        摇了摇头,白阮卿清醒过来,坐在原地迟疑了一下,推门走了出去。

        院中,单晓天依旧在练剑。

        数十米开外,曹成立头上顶着一枚坚果,双腿打颤。

        嗖!

        一柄长剑,飞了过去,下一刻,扎在他的脑袋上,距离坚果还有几寸的距离,鲜血滋了出来。

        “我好像受伤了……”摸了摸头上的血,曹成立道。

        “没事,谁还不会受伤!”单晓天微微一笑:“继续顶好……”

        “我是真的受伤了……”

        话音未落,又一柄长剑,扎在了相同的位置。

        看着鲜血从脸上流到地上,曹成立抓狂:“啊,我要死了……”

        “放心吧,我这次控制的力量很准,只是刺破头皮,没伤到骨头,更别说脑袋了……”淡淡一笑,单晓天来到跟前,将一根根长剑拔了下来。

        果然和他说的一样,只是刺破头皮,骨头都没伤到,自然也就不会死了。

        老师指点后,他就一直练习控制,现在,已经小有成就,不然,也不会用曹成立的脑袋做实验了。

        看的头皮发麻,白阮卿来到跟前,有些不好意思:“单师弟,你能不能将……你扔剑的绝招传授与我?”

        单晓天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好啊……”

        老师,接触的时间不多,但知他心胸广阔,这招剑法,虽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却也传授过曹成立,易老……多传一人,应该不会计较。

        他就是这么广博、强大、视名利如粪土的一个人!

        “这招叫‘三少爷的剑’,一下可能学不会,不过,你可以先学发力和真气的游走方式,将剑法施展出来再说,至于战斗中出现的变化和应对,以后在慢慢研究……”

        单晓天道。

        这招“三少爷的剑”,扔剑发力十分简单,正因如此,他大圣级别就能学会施展。

        经过指点,不消三分钟,白阮卿就已然明了。

        嗖!

        长剑一抖,化作寒芒,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曹成立旁边的墙壁上。

        “啊……”

        曹管家瘫软在地,当场崩溃。

        这一剑的速度和力量,真要扎在头上,可能会直接挂掉。

        “三少爷的剑,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须做到一击必杀,如何杀人,如何料敌先机,提前对对手的招数进行预判,找到缺陷将之击溃,最为重要……”

        见她学会发力,单晓天解释。

        这招,之所以强大,并非剑飞出的速度快,而是料敌先机,以剑招攻击缺陷。

        这才是所谓的内功心法,扔剑,只是肤浅的招数而已。

        “学会,需要多久?”

        见他要详细讲解,白阮卿皱了皱眉。

        还有一大帮人在通神殿等着自己,详细学要是花费时间太久,不太合适。

        “老师讲解的话,半个时辰就能完成,我本身理解的就不太全面,再给你讲的话,可能需要两天……”挠挠头,单晓天略带尴尬。

        尽管这招已经练习了十多天,也初有成效了,但和老师比,还是差了不知多远。

        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上。

        老师讲解,微言大义,以浅显的道理,构建巨大的体系,换做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算了,我回头再学,先去试试……”

        听要这么就,白阮卿摇了摇头,重新回到房间。

        她本就是个心浮气躁,没啥耐心的人,不然也不会得到“女暴龙”的称号,让别人等着,花几天学习一套剑法,肯定不可能。

        呼!

        再次回到之前比斗的地方,果然看到唐炎等人正站在原地,并未离开。

        “我来了,继续开始吧……”

        手持长剑,白阮卿摆出架势。

        见她一个来回,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唐炎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手中长剑一抖,无尘剑再次施展出来。

        漫天的剑痕,宛如青烟般笼罩。

        “不管了,试试……”

        虽然没学这招剑法对应的“内功心法”,但白阮卿本身剑术就很强,再加上爷爷是长老,对宗门内很多剑法,都了解极多,这招的缺陷和漏洞,也给她讲解过。

        只是,之前没办法破解罢了。

        就好像,明知道拳王泰森,一枪可以击毙,但……面对对方,你未必能够做得到。

        之前,想要破解这些缺陷,需要冲过青烟般的剑痕,而真要过去,必然会和哪只鸟一样,当先被攻击,受到重伤。

        而现在……有了飞剑绝招,就不一样了。

        再没迟疑,手腕一抖。

        呼!

        长剑脱手而飞。

        “将剑扔了?”

        唐炎一愣,刚想挡住飞来的长剑,就觉得脑袋一疼。

        嗖!

        上面扎着一柄长剑,身体一晃,倒在地上。

        卒!

        “这就死了?”

        “唐炎也被一剑斩杀?”

        “刚才哪一剑速度好快,给人一种惊艳之感……凌云剑阁好像没这招剑法吧!”

        “我也没听说过,不光这招,之前杀死我们的招数,好像也没见过……”

        ……

        四周哗然。

        “成功了?”

        众人说不出话来,白阮卿也吓了一跳。

        这招只学了几分钟,比较仓促,本来只想着,能吓唬吓唬对方,让他回收力量,再找机会进攻……没想到,只一下,对方就挂了……

        太厉害了!

        “继续……”

        双眼放光,白阮卿再次恢复了信心,继续下战书,挑战第六名。

        ……

        长老院落。

        “怎么样?”

        白叶长老看向面前的白峰。

        “我跟踪小姐,果然见她去了内门一个弟子的院落,不过,这个内门弟子,不叫张悬,而是……单晓天!”

        白峰手腕递来一个玉牌:“这是他的资料!”

        “单晓天?”眼中一阵疑惑,白叶长老很快看了一遍:“这人我知道,是陆云长老招来的,长老议会的时候,专门禀报过,我虽没参加会议,却看过传过来的会议记录。只是古圣一重,却能让剑意,蔓延499米,差一步剑神!”

        “是他……据我调查,他还带了一位朋友,进入宗门,这个朋友,就叫张悬,不过修为是破碎虚空初期,略有不符!”

        白峰又递过来另外一份资料。

        以白叶长老的身份,想要调查一个人,十分简单。

        张悬以随从的身份,跟在单晓天身后,来到凌云剑阁,尽管时间不长,却也登记造册,记录在案的。

        “应该就是他……”将内容看完,白叶长老点了点头,虽不知道,为何上面登记的和真实为何会有差距,但其他讯息全都能接上。

        应该是同一个人。

        “阮卿去单晓天的院落,应该就是找这位张悬……继续去看看,这位张悬不是内门弟子,却冒充,我怕图谋不轨……”

        白叶长老道。

        “是!”白峰站起身来,刚想离开,就看到一个老者,急匆匆走了进来:“白叶长老,你伤势恢复,我们都很高兴,可……你也要管管你的孙女吧!”

        “孙女?怎么了?”

        白叶长老一愣。

        “少在这里装糊涂,她进入核心通神殿,从第十六名开始挑战,所有与之交战的,全都一招斩杀……已经杀到前五名了!”

        这位老者一摆手。

        “杀到前五?”

        白叶长老和白峰全都一呆。

        白阮卿的实力,他们知道的最清楚,十七名,已经算是很勉强了……一口气杀到前五?

        怎么可能?

        “这是她与人对战的影像,你自己看吧……”

        老者说完扔过来一枚记录玉晶。

        白叶长老急忙点开,看了下去。

        随即看到白阮卿,手持长剑,一招一个,杀得核心弟子,全都怀疑人生。

        自己的这个孙女,翻来覆去只有两招,一个是横剑,另外一个,则是扔剑,只要被击中,脑袋必然掉在地上。

        这两招奥妙无双……跟谁学的?

        “是……是他的绝招!”

        一侧的白峰瞳孔一缩。

        “谁?”

        白叶长老看过来。

        白峰急忙传音:“这招横剑,是那位‘我很低调’施展出来的,我专门研究过,还和小姐讲解过……只是,没想到,她用的,比我理解的更加玄妙,感觉、感觉……”

        “感觉什么?”

        “感觉好像是‘我很低调’亲自施展的一样!”

        白峰道。

        “我很低调”的事迹,整个凌云剑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白叶长老尽管受伤在家,孙女连续被砍两次,老仆也被斩杀一次,也早就知道了。

        极有可能是领悟神之剑意的绝顶人物,身为三大长老之一,哪能不关注!

        此刻,孙女施展出来的剑招,竟然和他一样……

        “你的意思……有可能这位‘我很低调’亲自将剑法传授给阮卿,然后……她才挑战核心弟子?”

        瞳孔一缩,白叶长老反应过来。

        不这样解释,实在没有其他理由了。

        “是!”

        白峰点头。

        “整个宗门都在找这位‘我很低调’,他却传授了阮卿剑法,借她的手挑战核心……有意思,有意思!”

        白叶长老一脸苦笑,再次看过来:“你说……这家伙会是谁?”

        “我不清楚……”

        白峰摇摇头,话才说了一半,突然瞪大了眼睛,看向眼前的老爷,嘴唇不由自主的哆嗦:“老爷难道怀疑是……张悬?”

        “除了他……”

        白叶长老点头:“还能有谁?”

        (吊脖子马上就要泄露身份了。另外,麻烦大家关注一下老涯的公众号,微信搜索“横扫天涯”即可。关注后,打开最后一条讯息,老涯大学四年最好的朋友,竞选长庆石化十大杰出青年。麻烦各位帮忙投一下票,争取第一。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