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驯服葫芦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驯服葫芦

        “别动!”

        见葫芦随时都会冲过来,将丹药吞下去,张悬脸色一沉。

        被这二货,抢东西强怕了。

        只要有好东西,比狗的鼻子都灵,一下就冒出来……一枚两百剑阁币才买的丹药,被你吞了,我还怎么突破修为?

        “给我吃……”

        葫芦扭了扭:“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葫芦只是我的表象,我本身,乃纵横天地,叱咤风云的绝顶神兽,只要恢复力量,可以带你驰骋天地,无人能够抗衡……给我吃,比你增加一点修为要好得多……”

        “滚一边去!”

        见这家伙如此费嘴,额头上青筋乱跳,张悬一脚将其踹开,一口就将掌心的丹药吞了下去。

        想骗我药吃,想得美!

        咕咕咕!

        丹药入喉即融,一股雄浑的力量,蔓延全身,之前停滞不前的力量,再次有了进步。

        破碎虚空后期!

        破碎虚空巅峰!

        服用了两枚中品级别的仙元丹,修为就达到了古圣四重最巅峰,距离虚仙境,只有一步之差。

        感受到体内充盈的力量,张悬松了口气。

        这种实力,在凌云剑阁虽然算不上什么,但内门弟子中,绝对数得上顶尖了。

        还剩下三枚仙元丹,给分身用了两枚,让其顺利突破,又给了狠人一枚,二人都顺利晋级到破碎虚空巅峰。

        这两个,都是他的底牌,遇到危险,相当于实力一下暴增两倍,不能忽视。

        “我的呢……”

        见五枚丹药很快分完,葫芦满是幽怨。

        “就知道吃,一点用都没有,丹药没了……”张悬摆手。

        “你喝过我洗澡水!”葫芦道。

        “我不需要废物,你整天除了吃,干过什么事吗?遇到危险,也不出来帮忙,凭什么给你丹药?”张悬怒道。

        “你喝过我洗澡水!”葫芦道。

        “你每天躲在我丹田,偷偷吸收我天道真气,别以为我不知道!简直就是寄生虫,怎么,还理直气壮了?没把你赶出去就不错了……”张悬咬牙。

        “你喝过我洗澡水!”葫芦道。

        “……”张悬哆嗦:“咱能不提洗澡水的事吗?”

        “我洗澡水,帮你治好了伤!你还卖给别人,赚了钱!”葫芦继续道。

        张悬头大:“好吧,你说你是纵横天地的神兽,这样吧,只要你认主,以后听我的话,现在就给你购买中品仙元丹,甚至更好的药物!帮你尽快恢复!”

        “认主?”葫芦扭动。

        “不错,天下没有白来的午餐,只要你成为我的兽宠,我的真气,随便吸收,我也会努力赚钱,给你足够的丹药,让你尽快恢复!”张悬道。

        这个葫芦,虽然不知道什么级别,也不知道具体是啥,但煮一下的汤,就能修复伤势,效果比天道真气都厉害,级别肯定不低!

        就算不像它说的那样,是纵横天地的神兽,应该也不会太差!

        不然,也不可能,抢夺东西,藏进丹田,连现在的他,都无能为力了。

        因此,这么厉害的东西,先收为宠物,签订契约再说。

        不然,一旦真要恢复,肯定再不受控制。

        “我乃纵横天地,叱咤风云的绝顶神兽,你不对我下拜,就不错了,竟然还想驯服我?简直做梦……”

        葫芦哼了一声,话音未落,就见张悬沉思了片刻,手掌一动,一枚中品仙元丹拿在掌心。

        “哼,我乃纵横天地,叱咤风云的绝顶神兽,你以为会为一个丹药屈服?”

        口水直流,葫芦努力克制。

        不再说话,张悬手腕一翻,掌心又多出一枚中品仙元丹。

        还剩下四百剑阁币,又购买了两枚。

        “两个丹药也不行,最少……最少……最少也要二十个,不一百个丹药才行!”葫芦傲娇的转了转身。

        “一百个?好吧,你玩你的吧,我先休息一会……”

        眉毛一跳,张悬懒得继续废话,手掌一翻重新将丹药收进储物戒指。

        一枚中品仙元丹,价格两百剑阁币,一百个,要整整两万……就算把他累死在比试台,也赚不到啊!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这个,其实,丹药的事情好说……”

        不停流着口水,葫芦急忙转身,声音再没了刚才的坚定,反而带着讨好:“要不这样,你先把这两枚给我……再给我弄个十枚八枚,我就考虑,认你为主……”

        眼前这位的修为,对它来说,虽然不高,但体内真气,给它一种舒适感,再加上隐隐带着一股超脱自然的力量,说句实话认主,也无不可……

        只是,对方一说就认,岂不显得它葫芦,没身价?

        “给!”

        见它松口,张悬不再多说,屈指一弹,两枚丹药再次出现在指尖,笔直飞了过去。

        呼!

        吞进肚子,葫芦打了个嗝,满是意犹未尽:“这药物虽然不错,级别还是低了,对我来说,越高越好……”

        张悬眉毛乱跳。

        他吞掉两个,修为轻松从破碎虚空后期达到巅峰,这家伙,居然一点模样都没变……也太能吃了吧!

        难不成,真要给它弄来一百枚,或者级别更高的?

        “能轻松吞下中品仙元丹,一点变化没有,这家伙的级别肯定比想象中的高……先驯服再说!”

        知道这家伙,和以往驯服的灵兽、圣兽不同,殴打驯兽法,根本不起作用,张悬停顿了一下,让这家伙重新回到丹田,自己则精神一动,重新回到通神殿。

        本以为刚打赌赚了一千四百多剑阁币,够花一阵子,过上富裕生活了,做梦都没想到,才出来不到两个时辰,再次清洁溜溜。

        满打满算,只有32枚剑阁币,五分之一的丹药都买不上。

        “还是要赚钱啊……”

        无奈的揉揉眉心,再次向通神殿比武的方向走了过去。

        ……

        内门弟子所在山峰的最顶端。

        一座矗立在悬崖边的院落里,一个青年盘膝坐在地上,双眼紧闭。

        天空中浑厚的灵气,在他周围缓慢汇聚,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全身穴道打开,吞噬着这些灵气,宛如池塘汇聚溪流,不知过了多久,猛地张开嘴巴。

        呜!

        一道气剑笔直射了出去,落在不远处的岩石上,击出一道裂痕。

        如果仔细看,这股剑气,正是刚才吞服的那些灵气,分毫不差。

        他吸收灵气,并未凝聚成真气,而是通过另外的方式喷射出来。

        做完这些,缓缓睁开眼睛,随即看到又一个青年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怎么?还是不突破?你想将修为压制到什么时候?”

        “我想继续锤炼和磨砺剑意,至于突破,以后再说!”第一个青年站起身来。

        “你这都磨砺整整三年了吧!”第二个青年道。

        “三年还是太少了,剑阁曾经出现的那位十里剑神,突破虚仙境前,磨练剑意,整整十年!这才一剑出窍石破天惊!我虽然赶不上他的天赋,也想走的更远一些!”

        第一个青年,应了一声,这才看向眼前的青年,问道:“怎么有空过来找我?要不要比试一场?”

        “不比了,反正也比不过……刚才朱言之和魏随风过来找我!说了一件事,我觉得很有趣,你要不要也听一下?”

        第二个青年微笑。

        “他们两个,一向投机取巧,不愿努力修炼,能有什么事?我还要修炼,就不见了……”

        第一个青年摇了摇头,似乎对着两个人,并不太喜欢。

        “别着急拒绝,听我把话说完……”似乎早知道他会有这个反应,第二个青年,道:“他们说,在内门弟子的通神殿,遇到了一位用剑高手,他们二人车轮,竟然连对方绝招都没逼出来!”

        “车轮战,没逼出对方的绝招?”

        愣了一下,第一个青年眉头一皱:“朱言之和魏随风,尽管小心思不少,但入门极早,真正实力也都达到了破碎虚空巅峰,对剑术的理解,在内门,也算不错……二人车轮,同级别下,对方连绝招都没施展就将其击败?这……不可能吧!”

        “我看了,确实如此,他们还带了影像,你要不要看看?”

        见他开始好奇,第二个青年道。

        “让他们进来吧!”

        不再多说,第一个青年摆了摆手。

        “嗯!”第二个青年应了一声,片刻功夫,两个人影走了进来。

        正是之前张悬在通神殿与之交手的朱言之和“入夜”。

        “入夜”只是外号,本名魏随风。

        “见过刘师兄,刘师兄!”

        来到跟前,二人行礼。

        眼前的二位,正是内门弟子中,排名第一的刘路杰,和排名第三的王俭东!

        “你说通神殿出现了一位高手?”

        第一位青年,刘路杰神色淡然的看了过来。

        “是!”朱言之点了点头,手腕一翻取出一枚记录玉晶,递了过来:“这是我们与之交战的影像,还请师兄过目!”

        抬头看了王俭东一眼,见他没说什么,刘路杰手指一点,一道真气进入其中。

        嗡!

        影像激活,双方交战的影像出现在面前。

        “一眼就看穿你绝招中的缺陷……引而不发?”

        眼睛落在上面,片刻后,刘路杰眉毛陡然扬起。

        (卡文,晚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