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请叫我高进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请叫我高进

        一剑潇湘,在内门诸多剑法中,算得上顶尖,尤其是九剑合一,彻底施展出来,同级别绝对排的上前三。

        朱言之尽管只修炼了八剑,可依旧十分强大,但对方……似乎知道他这剑的底细,一动手冲入了无法施展出来的第九剑空隙!

        因为没练成,成了剑招最大的破绽!

        一招开始,就找到这个地方,让他想伤人都做不到……怎么做到的?

        就算内门排名第一的那位,也无法完成吧!

        脸上满是着急,长剑一转,想要变成另外的绝招,将对方斩落,就见青年手中的长剑,突然抬起,向他眉心刺去。

        这一招,不光能破解他的一剑潇湘,还能轻松斩断他的变招,让其没有任何反抗余地。

        也就是说,这剑真的落下来,不用变招,更不用继续施展了,绝对会被一下贯穿眉心,当场毙命!

        “我……”

        身体冰冷,朱言之一脸惶恐。

        还以为,一出手施展出绝招,肯定能让对方露底,没想到,连半招都没坚持住,就被斩杀!

        这种实力下,他们二人真的能查出对方确切身份?

        查不出来……兴师动众的跑过来比试,岂不要再输一场?

        满是后悔,正想着,不应该听别人的话,继续打赌,就见眼前随时都会刺死他的一剑,突然停了下来。

        台球看去,就见这位“我很低调”,脸上满是纠结。

        朱言之死里逃生,急忙后退了一步,避开了杀招,再次一转,又一个绝招施展出来。

        一剑潇湘,尽管厉害,但被人破解,就再无威胁了,这次施展出的招数,威力上不如前者,却胜在一个“快”字。

        疾风快剑!

        一招比一招快,连续十招过后,疾风骤雨,根本抵挡不住。

        这招,古圣四重强者施展出来,最为合适,古圣一重的真气、肉身施展,压力很大,但情景危急,还是用了出来。

        呜呜呜!

        快剑夹带着疾风,化作一道道剑影,破空而来,朱言之本以为,这招施展,就算不胜,对方也会狼狈不堪,随即发现……对方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再次向前一步,又一剑下压。

        大巧不工,刚好击在快剑的薄弱关节,同样只要剑身落下,他必然会被一下劈成两半,当场身死。

        也就是说,快剑尽管施展出来,再次被对方一招破解了!

        朱言之快要疯了!

        就在继续打算闭目待死之际,就见“我很低调”再次一脸纠结,长剑再次停了下来。

        急忙一滚,躲过一劫,大口喘着粗气,朱言之又施展出一个绝招。

        在凌云剑阁这么多年,厉害的剑招,学了不知多少套,每一招都有极大威力。

        和刚才一样,才施展出一式,对方又像是破解了一般,长剑紧接着跟过来,只要落下,就能杀人,可……就是没落下来。

        连续换了七套身法,十二套剑术,每次都是如此,朱言之都快抓狂了。

        不光他如此,下面看比试的人也一个个对望,全都目瞪口呆。

        “明明一招就能胜出……为何每次施展到一半,停下来?”

        “不知道……只要施展出来,肯定能赢啊!”

        “本来我以为,施展出半招,就被‘凿凿’压制的无法动弹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个理由!”

        “‘凿凿’被打的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他是故意停下来的,但……实在想不通,为何要停……”

        ……

        又看了一会,所有人都有些茫然了。

        台上的“我很低调”,明明一招,就能获胜,可却每次都停下来,就好像明明刺激到了最高点,只要继续,就能翻天覆地,却偏偏……要休息。

        一次可以说是忍不住,次次都这样,就有些故意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

        下面的人发懵,台上的朱言之承受不住,一次空挡之后,再也忍不住,跳了出去。

        比试这么多场,还是第一次这么想被人一剑砍死!

        “不是在和你比试吗?”

        见他住手,张悬停了下来。

        “比试……明明可以一剑劈死我,为什么要停下来……”

        牙齿咬紧,朱言之道。

        反正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这……”

        张悬挠了挠头:“看我的名字,你应该知道,一剑就将你杀了……不符合性格?我不想引起轰动!”

        “不想引起轰动?”

        朱言之差点没晕过去。

        你管这玩意叫低调?

        低个屁啊!

        每一招,都找到破绽,就是不劈……这不是低调,而是故意来装逼、显摆你剑法高明的吧!

        还不想引起轰动?

        你这是觉得轰动还不够吧……

        下面的人,每个嘴巴都跟塞了鸡蛋似的……比一剑杀了我还要让人轰动好不好?

        “我认输……”

        知道继续比下去,会被活活气死,一咬牙朱言之转身就走。

        不是不想比,而是实在承受不了这个压力!

        与对方比试,心中一直有种感觉……那就是,快劈死我吧,劈死我吧……

        “哎,我是真的不想太张扬……”

        见他不信,张悬无奈的摇头。

        其实让对方多施展几招,只是一个原因……都输了这么多钱了,一下劈死……实在不好意思!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有礼貌的人。

        钱赚了,自然也要让人多施展几招,意思一下。

        “凿凿”认输,第二个灰袍青年“入夜”走了上来。

        “你很强……”

        手持长剑,“入夜”站在比试台上,眼睛眯起。

        本想着,他们二人轮番攻击,对方再强,也肯定会施展出绝招,从而难以遮掩身份,做梦都没料到,朱言之战斗了一场,对方一点伤都没受,甚至连危险都没造成!

        这样以来,压力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

        “我希望,你不要留手,用最强的攻击,将我击败!”

        眉毛一扬,“入夜”道。

        “用最强的攻击?”见对方提出这个要求,张悬迟疑。

        “不错!”“入夜”点头。

        只要施展出最强攻击,哪怕他输了,也能推断出身份,不算吃亏。

        “这……好吧!”

        见对方目光诚恳,张悬点了点头。

        “开始!”

        深吸一口气,“入夜”全身真气运转,长剑抖动,刚想动手,就觉眼前一花,一柄剑已经来到脖子面前,锋利的剑芒,划着皮肤,似乎只要一动,就会被当场斩杀。

        “……”

        “入夜”一脸茫然。

        尼玛!

        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贵姓?

        用了什么招数?

        我为什么会被剑架在脖子上?

        ……

        本以为对方会施展出绝招,让他看出端倪,结果……人家都把剑放在脖子上了,自己竟然连用了什么招数都不清楚……

        要不要这么快?

        “你输了……”

        张悬道。

        本来还想着,战斗几招,让对方获胜,既然有这种要求,也所谓了,反正他们付钱,只要给的爽快,什么要求都能接受!

        “我……”

        “入夜”想死的心都有了。

        剑都搭到脖子上了,不承认也不行,肯定是输了。

        两场比试完,一点威胁都没起到,更别说看出具体剑招了!

        不过,尽管最终没确定是谁,却也确定了范围。

        能有这种实力的,内门绝不超过五个!

        可……有这种实力的人,受到宗门培育,资源不缺,剑阁币,想要赚取,也十分容易,绝不会为了一点小钱,而参加赌博,毕竟,有着大好前程,因为这点小利毁掉的话,得不偿失……

        眼前这位,却像是财迷一般,一分钱都不放过……

        和那几位,完全挂不上钩!

        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发懵。

        “你们输了,给我720剑阁币!”

        离开比试台,张悬看过来。

        眼前二人的真实身份,通过比试,全部知道,不怕他们不付钱。

        “给……”

        偷鸡不成蚀把米,朱言之和入夜,如丧考妣,却也没办法,只好凑了凑,将钱付清。

        “欢迎下次继续和我打赌……”

        见来到不到二十分钟,赚了1400多剑阁币,张悬心满意足,十分高兴的看着眼前两位财神。

        “……”

        看到对方诚挚的眼光,朱言之和入夜,同时觉得心脏生疼。

        我们不是送钱的,而是想要赢钱的……

        怎么感觉在他眼里,和“大傻子”一样……

        仔细想想,短短二十分钟左右,就送出去这么多年的积蓄……好像还真是“大傻子”,而且还是无比傻的那种……

        “可否告诉我……你的真名?”

        见他赢钱想要离开,再也忍不住,朱言之开口问道。

        “我?真名?”

        看了一眼,见他们二人期待的目光,张悬将头发解开,用水沾湿,梳到身后,双手背在身后,留给对方一个背影:“请叫我……高进!”

        说完不再理会一脸懵逼的二人,精神一动,离开了通神殿。

        这次过来,目的是为了赚钱,现在手头有1440剑阁币的巨款,应该够花一段时间,没必要继续待下去了。

        “高进?”

        “有内门弟子叫高进?去查查……”

        满是疑惑,二人急忙去查,片刻后,一个个咬牙切齿……

        这家伙,在骗他们!

        “下次不让你,把吃我们的吐出来,我就不叫朱言之……”

        越想越气,朱言之咬牙。

        “他实力这么强,我们能怎么办?”

        入夜也气的快要爆炸,却没有任何办法。

        “很简单,他很厉害,内门也未必能排的上第一……既然如此,我们可以去找那几位……就告诉他们,通神殿出现了一位绝世高手,让他们动手!然后……我们下注!”朱言之目光一闪。

        “对啊!”

        入夜眼睛一亮:“就这么办!”

        这位“我很低调”虽然厉害,却也未必能在内门排的上第一……既然如此,何不让那几位妖孽过来?

        ……

        张悬重新回到房间,思索了片刻,再次走出房门。

        修为晋级破碎虚空很久,是时候该冲击更高境界了!

        不过……想要冲击更高境界,需要足够的功法,在通神殿购买,价格不菲,还不如到剑阁藏书库去看!

        正因如此,才让单晓天成为凌云剑阁内门弟子。

        走出房间,还没离开院落,就听到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陆云长老满是兴奋的走了进来。

        此时的陆云长老,一身气息隐隐,高深莫测,几个时辰不见,竟然已经突破了虚仙境,达到了真仙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