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再赌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再赌

        凌云剑阁,分为很多支脉,都有对应的长老管辖、掌控。

        这位灰袍青年,正是白云峰韩一群长老管辖的弟子,名叫朱言之。

        正常情况下,他隐藏的很好,又改变了容貌和声音,正常情况下,是没人能够知道的,眼前这位却一口喊出他的名字,甚至连底细都清清楚楚……如何不震惊?

        “不光知道你是谁,你这里,还有九百七十三枚剑阁币,输了六百,就说没有,骗人,也真诚一些!”张悬眼皮一抬,淡淡道。

        后退了一步,朱言之浑身冰冷。

        内门悄悄开赌注的,一共就几个人,对方如果认真调查,有可能查出些什么,可……他的钱,一共有多少,属于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最好的朋友都不清楚……眼前这家伙,怎么可能知晓?

        “你是谁?专门查我?”

        拳头捏紧。

        对方不知道身份,大不了直接离开通神殿,反正也找不到,现在一口说出名字,逃肯定没用。

        “我叫,我很低调!调查你……你想多了,只要把输的钱给我,才懒得管你是谁……”

        张悬介绍了自己的名字。

        “我很低调?”眼前一黑,朱言之觉得脑中眩晕。

        别人取外号,都是自己喜欢,或者有特殊寓意,这家伙这个,简直醉了。

        低调你妹啊!

        一上来,十来分钟的功夫就赢了我七百多剑阁币,低调这个词……跟你有毛的关系?

        能不能别侮辱这两个字?

        “我愿赌服输,你是不是真如刚才所说的那样,不将我的事情,说出去?”

        满是郁闷,最终还是咬了咬牙,认真看过来。

        通神殿,将对方杀了,也只是损失一枚通神玉符,本尊还活着,同样会把消息传出去,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唯一的方法,就是做出某种约定,大家相安无事。

        “当然!”张悬点头。

        对方赌不赌,跟他没关系,他又不是宗主,也不是长老……低调赚钱就好。

        “好!”

        见对方答应,朱言之松了口气,取出卡片轻轻一划,张悬随即看到自己的卡上,多出600剑阁币,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脸高兴的看过来:“如果下次还想赌,继续过来找我……有其他人想赌的话,也可以带过来……”

        “我戒了……”面容铁青,朱言之转身就走。

        真不敢留在这里,生怕一怒之下,继续赌,然后……输的更惨。

        几步来到刚才那位灰袍青年跟前,这位见他过来,微微一笑:“怎么样?赢了那个大傻子多少钱?”

        “大傻子?”

        嘴角一抽,朱言之差点没哭出声来:“我输了……”

        十多分钟前,还满是兴奋地觉得,遇到了一个凯子,可以狠狠宰一波,大赚一笔,结果没想到,自己变成了大傻子,输的底裤都要没了。

        “你输了?”

        愣了一下,第二位灰袍青年,听对方将事情讲完,眼睛快要瞪的掉在地上:“你说这家伙……不光将战斗的结果全部猜对,分毫不差,还知道你的底细?”

        “是!”

        “真有些手段,看来是调查我们许久,故意来拆台的,哼!以为这样,就能把钱拿走?太简单了,言之,想不想把钱要回来?”沉思了一下,第二位灰袍青年目光一闪。

        “当然想,可……怎么要?”朱言之无奈。

        “很简单,继续赌!”第二位灰袍青年嘴角扬起。

        “赌?”嘴角一抽,朱言之无语:“对方连平手都能押对,怎么赌?”

        “你傻啊,他能知道台上输赢情况,肯定知道的消息,比我们都要清楚,甚至……有可能联合台上的人作弊!”第二位灰袍青年道。

        “这……”朱言之愣住。

        十赌九输,能一直获胜的,除了作弊,就是老千。

        对方连平手都能也猜的一清二楚,丝毫不错,刚才还没注意,现在对方一说,顿时明白……作弊了!

        极有可能,交战的双方,早已和他有了某种约定!

        不然,哪有这么巧,几个月不出现一次的平手,被他猜中?

        “你说怎么办?”

        明白这点,惶恐之心尽去,朱言之满是愤怒。

        终日打雁,没想到这次被雁啄了眼!

        “他可以操控台上的比斗,可操控不了你,也操控不了我!我们可以与之约斗,只要定下规矩,输的,将钱拿过来,并且守口如瓶,不允许将消息外泄……就可以了!之前输得再多,只要能赢一场,就能全部回来!”

        第二位灰袍青年笑道。

        “这……你能确定,他会打这个赌?而且,我们就一定能赢?”朱言之有些迟疑。

        真要赢了,自然最好,再输了……真就清洁溜溜,啥都没有了!

        “放心,他肯定会赌!我们不知道他的身份,但能和刚才台上那些人打好招呼,联手作弊……查出来不难!以此威胁,不愁他不答应!至于能不能赢……就更不用担心了!更何况,赢,固然最好,输了,也不吃亏!”

        第二位灰袍青年淡淡一笑:“我俩的剑术,在内门之中,尽管不算太过高强,但……也不算弱,一出手就用尽全力的话,赢不了,也能逼其施展出绝招!只要底牌露出来,猜出是谁还不容易?知道真正身份……想要把钱弄回来,还不十分简单?”

        “这……”

        朱言之眼睛亮了。

        对啊!

        只要对方敢赌比斗,以他们二人的实力,内门之中,同级别,想不用出绝招,就击败,几乎没有可能!

        出了绝招,再加上和白衣的罗师弟关系不错,找出是谁,就容易多了!

        锁定了目标,对方不光赌博,还操纵正常比试,罪名更大,弄不好还会被废除武功……以此威胁,不信不就范!

        别说之前输掉的钱,就算把对方勒索光,也肯定不敢反抗!

        “就这么办……”

        在脑中推敲了一番,发现没有丝毫问题,越想越兴奋,朱言之和第二位灰袍青年一起,再次来到张悬跟前。

        “这位朋友,我还要与你赌一场?”

        眉毛一扬,压低声音。

        “怎么赌?”

        见这家伙输的这么惨,这么快恢复,又跑过来赌,张悬眼睛亮了。

        不愧是剑阁弟子,心理承受力,太强了!

        “很简单,我们兄弟,各与你战斗一场,你能全部胜过,我们认输,押多少都认!如果我们侥幸获胜……希望将刚才我输掉的钱,全部还回来,并且对我的身份,守口如瓶,不得外泄!”

        朱言之道。

        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决定,对方赢过他们二人才算真正的获胜!

        内门中,能胜过他们单个的不少,但能车轮战,相同级别胜过的,几乎没有!

        也就是说,这样以来,只要对方敢答应,无论怎么比,他们都不会输!

        “战斗?赢过你们二人,押多少都认?”

        眼睛一亮,张悬差点没笑出声来。

        真是瞌睡送枕头……想着挣钱,他们就跑过来了!

        果然还是好人多!

        “不错,如果你不答应,刚才平手的比试……”

        生怕他拒绝,朱言之刚想将之前准备好的威胁说出来,就见眼前的青年,一脸兴奋的连连点头:“我答应,我将这720剑阁币,全部押上,你们输了,输我相同的钱即可!”

        “呃……”

        没想到对方如此爽快,朱言之和第二位灰袍青年将准备好的话语只好噎在口中,都有些懵了。

        不过,一想到,内门之中,想胜过他们车轮的,几乎不存在,再次松了口气:“报名吧!”

        很快报名完毕,都是外号。

        朱言之的外号,叫凿凿。

        第二个灰袍人,叫入夜!

        都不是本名。

        很快轮到他们。

        “‘凿凿’对战‘我很低调’……”

        “‘凿凿’这个名字,尽管很扯,至少还能听得下去,‘我很低调’什么鬼?”

        “不知道,实在太难听了!”

        “是啊,低调,嘿嘿,我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有多低……”

        ……

        看到交战双方的名字,下方一阵哗然。

        一般人取外号,都喜欢大气一些,志存高远,叫“我很低调”……简直就是个另类!

        “开始!”

        双方站在台上,朱言之目光一寒,长剑一抖,眨眼功夫,就刺出了整整八剑,将四周全部笼罩。

        他的独门绝招,一剑潇湘!

        这招修炼到最巅峰,能够一下刺出九剑,蕴含九九八十一种变化,真要修炼到这种地步,内门几乎无人能够抵挡。

        尽管还没练成,但一下刺出八剑,八八六十四种变化,也绝对称得上巅峰强者了!

        尤其是古圣一重级别,施展出来,几乎无从抵抗!

        不知道对方修为如何,又牵扯这么大的赌注,不敢掉以轻心,因此,朱言之一出手,就用出了最强的招数。

        见对方这招这么厉害,张悬忍不住点了点头。

        难怪敢和自己赌的这么大,的确有一把刷子!

        不过……用来对付他,还是有些太弱了。

        并不躲闪,向前踏出。

        眼前明明剑光闪烁,而且对方手中的剑,宛如变成了八柄,可却没有一个,落到身上,犹如故意躲避一般,从一侧刺了过去。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他……找到了第九剑的空隙?这……家伙到底是谁?”

        朱言之瞳孔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