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赌钱(下)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赌钱(下)

        “这……”

        正在微笑的二人,同时哑住,对望了一眼,说不出话来。

        怎么获胜的?

        明明马上败了,怎么会赢?

        “青衣明知道在剑术理解上不如对方,故意招招败退,让其麻痹大意,然后才一举得手!”

        “是啊,每一次比剑就是生死斗,稍有不慎,就可能满盘皆输!”

        四周响起了议论之声。

        大家都是剑阁弟子,观察别人比剑,也是学习的过程。

        青衣对剑术的理解,明显不如对面的白衣,却笑到最后,心态有时候也很重要。

        不然,谁的剑术高就一定获胜,赌注也就没了意义。

        “这家伙,真是狗屎运……”

        很快明白怎么回事,灰袍青年嘴角抽搐了几下。

        这个面生的家伙,运气还真够好的。

        第一次赌,就赢了!

        可笑自己还以为人家是傻子……闹了半天,傻的是自己!

        “来,给我兑钱!”

        正在郁闷,就见对方来到跟前,将筹码递了过来。

        一比一点五,给了对方三十剑阁币,刚处理完,就见又有人上台。

        “要不要继续下注?”

        目光一闪,灰袍青年哼道。

        赌博,赢一次、两次不算什么,只要继续赌,肯定所有钱都赚到庄家手里。

        “好啊!”张悬点头。

        只在这里待了不到一分钟,连台都不用上,就赚了十枚剑阁币,这么快的赚钱方法,自然要继续了。

        “很好,这次就我们两个人押,我不做庄,也公平一些!我赌……青衣人获胜!”

        看了一眼,灰袍青年微微一笑,道。

        “那好,我押白衣人获胜,三十枚剑阁币!”张悬将刚赚来的钱,全部押了进去。

        “好,我跟你三十枚!”

        灰袍青年冷哼。

        因为经常开赌局,台上双方的实力,和真实身份,知道的很清楚。

        这次上来的两位,黑衣的是内门的周师兄,白衣的是王师兄。

        这二人平素里见过面,也交过手,周师兄获胜的几率更大,王师兄则败多胜少。

        赌注定下,台上的比试已经开始。

        周师兄果然和灰袍青年猜测的一样,一出手就犀利无比,每一招攻击,都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王师兄则连连败退,好像没有任何可以还手的余地。

        “嘿嘿,等着输吧!”

        灰袍青年松了口气。

        刚输了十枚剑阁币,看样子,这一下就能赚回来……

        连续退了七、八步,白衣王师兄,见继续退下去可能会从比试台上掉下来,身体突然一晃,灵动的如同豹子,闪身跳到一侧。

        黑衣周师兄,一剑击空,刚想转身,就见对方的长剑斜刺了过来,搭在他的脖子上。

        黑衣输!

        “不好意思!”

        张悬淡淡一笑。

        连输两场,灰袍青年面皮抖动,虽然不情愿,还是咬了咬牙将三十枚剑阁币,递了过去。

        “还敢不敢继续?”

        剑阁内,想要比试的,层出不穷,几乎每时每刻都有,这边才刚结束,又有人冲了上去。

        停顿了一下,灰袍青年继续看过来。

        在这里做赌注生意,一向都赚了不少,还是第一次,输的这么惨。

        “当然,这次该我先选了吧!”张悬淡淡一笑。

        “请!”

        灰袍青年点头。

        “这次,我还是选白衣获胜!押六十枚剑阁币!”张悬一指。

        灰袍青年看了过去,片刻后,再次点头:“好!我押黑衣!”

        这次上台的两个,他只认出一个,也就是黑衣的杜师兄,至于白衣是谁,并不清楚。

        不过,杜师兄的实力极强,整个内门能够单凭剑术胜过的,不超过十个,对面这个既然认不出来,应该不属于这十位之一,前者获胜不难!

        双方交战开始,时间不长,战斗结束。

        和对方猜的一样,白衣获胜,杜师兄输了!

        “这……不可能……”

        连输三次,灰袍青年有些紧张了。

        几年来,悄悄赌博,虽然赚了不少,可也经不起这样输啊!

        “要不要继续?”

        见他这副模样,张悬继续看来。

        “这……”看了一眼,台上又上来的两个人,灰袍青年汗水直冒。

        连输三把,100剑阁币,就算是他,也有些害怕了。

        不过,不赌的话,这一百剑阁币,就等于全部都没了,牙齿咬了咬,下了狠心:“赌就赌……这才该我先选了!”

        其实这就是赌徒心理。

        输的越多,越想翻盘,如同陷入沼泽,越挣扎,就陷的越深!

        “请!”张悬点头。

        “这次,我选白衣……”停顿了一下,灰袍青年道。

        台上二人,和刚才一样,他只认识一个,也就是白衣的罗师弟。

        这位师弟,天纵奇才,来宗门的时间,不到两年,已经在内门都闯出不小的名气,就算是他,与之对战,都只能推剑认输。

        如果要说这二人谁获胜的可能性最大,无疑是他。

        “既然你选择白衣,那我……”张悬停顿了一下:“我选择平手可不可以?”

        “平手?”

        灰袍青年一愣。

        通神玉牌的这种比试,不像是现实的比赛,为了避免伤亡,实力相差无几的情况下,会选择平手。

        在这里,不认输,基本都是以死一个结束的!

        平手……几乎很少出现。

        这家伙,竟然要选择平手……是脑子有问题了吧?

        眼睛一亮,强忍住狂喜:“你确定?”

        “确定,不过……平手比较少见,是不是倍率要大一些?”

        张悬点头。

        “不错,正常情况下,平手都是五倍!”灰袍青年点头。

        “那好,我押120通神币!”张悬再次将身上所有的通神币压了上去。

        “好!”

        心中嘿嘿一笑,灰袍青年生怕他后悔,急忙点头答应。

        这家伙押平手,基本等于刚才对方赚自己的钱,又回来了!

        这边赌注下完,台上的比试已然开始。

        双方都是高手,剑气纵横,各不相让,一招招精妙的剑术,施展出来,惹得下方阵阵叫好。

        白衣的罗师弟虽然实力强劲,招数凶猛,但对面的那位,明显也不弱,一招招虽然狼狈,竟然全部挡了下来。

        连续三百多招没分出胜负。

        “罗师弟,加油……”

        头上汗水越来越多,灰袍青年有些紧张了。

        打出这么长时间的比试,一个月都未必能见到一次,没想到给他碰上了。

        双方又战斗了一百多招,力气全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白衣罗师弟,向后一跳:“这位朋友,你的剑术非同一般,在下佩服,不过,继续打下去,你我双方,侥幸一方获胜,也凄惨无比,不如就此作罢,以平手结束,咱们改天再相约切磋!”

        “好!”对面的青衣人点头同意。

        “……”

        只觉得眼前一黑,灰袍青年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几个月都遇不到一次的平手,居然出现了……而且他还和人压了注……

        “不好意思,我赢了……”

        张悬看了过来。

        他之所以能赢,不仅仅是因为眼力高强,能够看出交战双方的剑术强弱,更重要的是,图书馆可以轻易看出交战双方的身份,领悟的剑法、武技,以及心境。

        相同级别,相同的真气和力量,领悟的剑法和武技越厉害,心境越高,自然获胜的几率也就越大!

        因此,连续赌了几次,都轻而易举就获得成功。

        “我押的平手,五倍,也就是……你需要给我,六百剑阁币!”

        淡淡看过来,张悬道。

        “六百?”

        身体僵直,灰袍青年快要疯了。

        这家伙开挂的吧!

        平手都能猜对……

        这还怎么赌?

        一向靠坐庄赌博赚钱,做梦都没想到,才几次就输的清洁溜溜,快要疯了。

        成为内门弟子,接近十年了,各种试炼,悄悄跑过来找人押注……一共也就不到一千的积蓄,没想到这一下,就差不多全部输掉!

        “这么多剑阁币我没有……”脸色一沉,牙齿咬紧。

        “没有?愿赌服输,你打算赖账?”

        张悬微笑。

        “不错,赖账又如何?”灰袍青年冷哼一声:“你知道我的身份吗?知道我是谁吗?”

        因为凌云剑阁不允许赌博,所以他每开赌几次,都会换一枚通神玉符,以新的身份重新进入。

        除了几个经常和他一起做赌局的人,知道身份,其他人根本无从知晓。

        “呵呵……”

        轻轻一笑,张悬突然一脚踹了过去。

        “怎么,想对我动手?”

        见他突然出脚,灰袍青年身体一晃,躲过攻击,目光中闪过一道狠辣:“记住,这里是通神殿内,就算杀了我,也只是损失一个玉符而已……你能耐我何?”

        “当然没办法耐你何……”

        张悬停下手来,露出和善的笑容,人畜无害:“不过,如果我去白云峰,去找韩长老,告诉他,他管辖范围内的内门弟子,竟然以内门弟子比剑为赌注,四处开设赌局……谋取暴利!你说他会不会详细查一下到底谁在这么干?又会不会将这个家伙,直接逐出山门?你说是不是啊,朱言之师兄?”

        “你……”

        瞳孔一缩,灰袍青年朱言之连续后退了几步,冷汗立刻流满脊背,差点没当场晕过去:“你、你怎么知道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