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白叶长老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白叶长老

        “兄弟何出此言?”

        见他这副表情,张悬疑惑。

        “何出此言?”这位内门弟子,一脸同情:“你可知道刚才那个女孩是谁?”

        张悬摇头。

        “宗门三大长老之一,白叶长老的亲孙女,白阮卿!”

        这位内门弟子,摇了摇头:“实话告诉你,刚才看起来挺温柔,实际上却是女暴龙,核心弟子之中,都赫赫有名,没人敢惹!敢花这么多钱,买你一瓶破水,只要你还在宗门,就逃不掉……不离开宗门,最好马上回家,把丧事准备一下,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女暴龙?”张悬眉毛一跳。

        刚才对方态度和蔼,丝毫没看出来啊!

        “怎么,不信?去年核心弟子苏通,跑过去向她表白,被拉过去挑战,下面当场就被踢碎了,现在都没恢复!核心弟子张悦,因为什么事得罪,也被揍的一个月下不了床,要多凄惨就多凄惨;哦,对了,核心弟子薛海,因为卖假药,被塞到河水里,硬生生淹的得丢了半条命,还没结束,甚至斩掉了半个舌头……核心弟子都这样,你一个内门弟子,竟然敢骗她,不是找死是干什么?”

        隔壁的内门弟子冷哼。

        “这……”

        张悬挠头。

        光看到对方腿很长,很直,长的也很漂亮,还真没看出来,这么狠辣。

        “她什么实力?你知道吗?”

        再也忍不住,问道。

        实力要是和自己相仿,倒也不惧!说实话,同级别,除了分身,还真没怕过谁!

        “她去年和苏通比试的时候,就达到虚仙境巅峰了,今年什么境界,不清楚!”隔壁内门弟子,将摊位拉的远远:“我先离你远些,万一过来找麻烦,也能逃得掉,不被殃及池鱼!哎,这年头,生意越来越难做了,自己低调,却要防备别人作死……真是愁人啊!”

        “……”

        张悬无语。

        “算了,不在这里待着了,我购买完通神玉符,也的确要离开……”

        懒得和对方继续多说,将摊位收拾起,张悬站起身来。

        跑到这个交易市场,最大的目的就是赚钱购买通神玉符,现在钱够了,买上东西,就可以回去了。

        “卖一枚通神玉符给我,这是二十剑阁币!”

        来到隔壁内门弟子跟前,将钱袋扔了下来。

        “二十不卖……涨价了,要二十五!”这位内门弟子摇头。

        “涨价?刚才你不刚说二十吗?”张悬忍不住皱眉。

        “刚才是二十,可现在你得罪了白阮卿,已经等于叛处了死刑……卖给你东西,万一被她知道,找我麻烦怎么办?增加五个,是心理安慰费,也是买伤药的钱,也就是我和你熟,才加钱卖给你,换做别人,都未必肯卖!”这位内门弟子理直气壮道。

        “你……”张悬面皮抽动。

        这位女暴龙,真有这么可怕?

        满是不信,转身向其他有通神玉符的摊位走去,结果一圈下来,果然,再没一个人愿意出售。

        很显然,自己得罪那位女暴龙的消息,已经传开,为了防止意外,再没人和他做生意了。

        “这群家伙……”

        牙齿痒痒,张悬真恨不得跟曹成立说的一样,把这些人抢了。

        还以为凑到二十剑阁币,能够购买了,没想到,一样拿不到手。

        “算了……”

        满脸无奈,正考虑要不要找其他办法,就看一来到就被他撵走的曹成立来到跟前:“少爷,这是你要的通神玉符,给……”

        说完,递了两个过来。

        捏住手中的东西,张悬眼睛瞪圆。

        他摆摊,弄了半天,连一个都没买下来,这个不靠谱的属下,怎么一下弄了两个?

        “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我看上一个漂亮的内门弟子……”挠挠头,曹成立嘿嘿一笑,刚想解释,张悬就看到一个大概三百来斤的女子走了过来:“亲爱的,咱们快点吧,我家的床又大又圆,关键还很软哦……”

        “好的,马上……”曹成立连连点头,随即摆了摆手:“少爷,我先过去一趟,回头再和你详细说……”

        说完,一脸兴奋的跟着女子向外走去。

        “……”张悬再次捂住额头。

        尼玛……

        啥跟啥啊!

        这叫漂亮?

        怎么觉得,之前在玄江城驯服的那匹马,也比这个好看?

        好色就好色,至少有点品位啊?

        不过,虽然品味不怎么样,办事效率,还是挺强的,自己折腾了一个多时辰,连一个通神玉符都没得到,对方不光得到两个,连床都上了……

        人比人,气死人啊!

        摇了摇头,张悬满脸无奈,缓缓向住处走去。

        ……

        白叶长老,居住的院落。

        一声尖锐的兽鸣,白阮卿从兽背上跳了下来,推门走进大殿。

        “小姐……”

        一个老者,迎了上来。

        白叶长老的佣人,白峰。

        与白叶长老一起长大,同时进入凌云剑阁,虽在宗门没什么名气,但一身修为,谁都不知道有多高深。

        知道小姐,又出去寻找疗伤药物,叹息一声,白峰来到跟前:“小姐的心情,我也知道,但老爷的伤,是在陷空之城留下,带着诡异莫测的力量,宗门所有方法都用过了,小姐在内门、外门买的这些药,能有什么效果?”

        忍不住摇头。

        陷空之城,大陆最神秘的地方之一,宝物虽然多,但危险也大。

        自己的老爷,只是普通伤势,凭借他三大长老的身份,即便治不好,至少可以保证,过正常人的生活,可惜伤势太重,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没有效果,而且越来越严重,不出意外,再也坚持不了几天了。

        正因如此,小姐每天都出去寻找各种古方、奇珍妙药,以期出现奇迹……实际上,只是徒劳无功罢了!

        “我知道这些,只是……”白阮卿秀拳捏紧。

        对方说的这些,她何尝不知晓。

        可让她眼睁睁看着唯一的亲人,就这样死去,实在不甘心。

        “哎!”

        知道小姐的心思,白峰叹息一声:“小姐这次又找来什么药,可否让我看看!”

        “是这个……”

        手腕一翻,白阮卿将刚买来的洗澡水递了过来。

        随手接过,拔开瓶塞,白峰嗅了一口,忍不住摇头:“小姐,这是药?我活了一百五十岁,各种药物,见过不少……这一点灵气都没有,该不会是有人故意糊弄吧!”

        药物,想要有药效,必然要有灵气在里面,眼前玉瓶中的东西,和清水一般,一点灵力都没有,怎么可能是药?

        小姐该不会是太过着急,被人骗了吧!

        “是一位内门弟子卖给我的,据说是疗伤仙药,对任何伤势都有极佳的效果……”

        白阮卿点了点头。

        她拿到的时候也怀疑过,但爷爷快要撑不住了,哪怕有一点希望,也不愿意放过。

        更何况,卖药的人,一脸自信,不像撒谎!

        毕竟,她的名气这么大,内门、核心,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要见到,就应该明白欺骗的后果,知道这些,还敢如此夸下海口!肯定有一定的依仗!

        “效果?一点灵气都没有,就敢卖给你……这人胆子还真够大的!多少钱?”

        白峰哼道。

        “20剑阁币!”白阮卿道。

        “20?”

        白峰一愣,随即怒气冲冲:“小姐,我基本可以确认,你肯定被骗了!20剑阁币,下品仙元丹都可以购买十枚,只买这样一瓶东西,对方是哪个长老管辖的内门弟子?我现在就去找他们,让他们给个交代!难不成,白长老受伤,就可以随便欺负?”

        轰隆!

        怒气下,雄浑的力量从穴道散发,整个府邸,都在不停晃动,似乎随时都会承受不住他暴虐的力量。

        虽然白长老伤重,随时都会承受不住,但还有他在,敢这样欺负小姐,就是找死!

        “我……我是自愿买的,并未受到欺骗……”

        白阮卿脸色一红。

        对方明确说了,爱买不买,并未强迫,也没多说。

        “自愿?肯定是花言巧语……”白峰依旧怒火滔天。

        “好了,不管有没有灵气,既然已经买来,就给爷爷试试……”

        打断了对方的话,白阮卿抬脚向房间走去,不一会来到床前。

        床上躺着一个老者,面容已经显得有些枯槁,胸口一个碗大的伤口,已经开始溃烂,散发出难闻的气息。

        这位老者,此刻正昏迷不醒,似乎二人刚才的对话,一点都没听到。

        “爷爷,你一定要好起来!”

        已经没其他办法了,也无所谓试药之类的步骤,将老者扶起,白阮卿将玉瓶中的液体,一点点灌进对方的咽喉。

        喝完,等了一会,见伤口依旧溃烂,没有任何起色,白阮卿神色黯淡下来。

        “一点灵气都没有,肯定是假的……小姐,以后千万不要相信这些,宗门内擅长医术的长老都试过,没什么效果,一些普通弟子出售的东西,怎么可能相信……”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白峰摇头冷哼,话音还没结束,就听到一个虚弱的声音缓缓响起。

        “咳咳……你们给我喝的什么?”

        身体同时一僵,白阮卿和白峰急忙看去,就见昏迷不醒的白叶长老,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

        尽管依旧虚弱,却已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