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我叫天涯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我叫天涯

        实战永远都是修为进步最快的方法,无论在哪里都一样。

        正常的实战,很容易死亡、受伤,而在这里,不牵扯这些问题,正因如此,通神玉符中的公开赛,永远是修炼者最喜欢的项目。

        还没来到跟前,就看到无数人堆积在一起,看着眼前巨大的水晶屏幕,一个个满是激动。

        其中,两个人影正在交战。

        修为都只是有圣域一重,但武技和招数,各不相同,打的如火如荼,都显示出了对武技和战斗,极强的控制力。

        “牧风者,都连续赢了五场了,好厉害!”

        “何止厉害,他对武技的掌控简直骇人听闻,每一招,计算的准确无误,太强大了!”

        “我肯定不是对手!”

        “看他战斗,可以学习不少技巧,自己的实力也增加不少……”

        ……

        议论纷纷。

        通神玉符,之所以能让整个上苍的人,趋之若鹜,不仅因为可以让人不用害怕受伤的战斗,更可以观摩别人战斗的过程,从而有更多的领悟。

        张悬并未着急报名,而是看了一会双方的战斗,忍不住点头。

        圣域一重,能够施展出来的武技有限,双方的战斗,就看谁对时机的把握更加精细,运用招数,更加果断和凌厉。

        了解了不少,张悬来到报名处,将卡片递了过去。

        “什么名字……外号也行!”

        负责安排比赛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子,问道。

        “外号?”

        张悬思索。

        这种比赛,肯定要名字或者外号的,不然决斗双方,都不知道是谁,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既然通神玉符,可以隐瞒身份,叫张悬,肯定不行……”

        就和前世取网名一样,哪有傻到将真名弄上去的?

        “杨玄、孙强、玄章、洛天涯……”

        将之前取过的假名一个个在脑海中流淌,片刻后,点了点头:“就叫我……天涯吧!”

        “天涯?”女子点了点头,在眼前的书本上,很快写了下来。

        时间不长,比试就被安排。

        “天涯,对战默行者!”

        伴随呼喊,张悬走上比试台。

        是个圆形的区域,四周都被巨大的水晶屏幕封锁,通过屏幕,外面的众人可以看到里面的详细情况。

        他的对手,是个身材瘦小的中年人,尽管同样的力量和修为,却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

        “这位默行者我知道,尽管是第一次参加公开赛,没有过战斗经历,但实力极强!”

        “是啊,刚才我和他聊过天,甚至还悄悄切磋了几下,无论反应还是动手速度,都极强,自身的实力,恐怕最少是破碎虚空中期了!”

        “这么强?看来也不是默默无名之辈啊!”

        “如此高手,这场战斗有的看了,就是不知道对面的天涯厉害不厉害!”

        “一听名字就很挫,应该很弱的……”

        “是啊,天涯,涯个毛!”

        通神玉符之中,尽管不知道真实身份,但交流之中,实力强弱、地位高低,只要不刻意隐瞒,还是能够觉察到的。

        见过默行者的人,都知道,是一位不弱的强者。

        所以……对面的家伙,肯定要倒霉了。

        “开始吧!”

        冷冷看了眼前的青年一眼,默行者淡淡一笑:“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他要打出威势来!

        和那些有名的强者一样,二连胜,三连胜,甚至……五连胜!

        让“默行者”这个称号,响彻星耀城的每一个角落!

        张悬伸手:“请!”

        呼!

        默行者窜了过来,脚下踏着特殊的步法,人影在擂台上出现了虚晃。

        看到对方出手,张悬再次点头。

        上苍的很多职业可能没有名师大陆标注的那么精细,但修炼者对战斗的领悟和对武技的掌控,却更加强大!

        随便一个,都远胜过名师堂的名师,甚至……战师都远远不如!

        能做到这点,可能和通神玉符有不可分割的关系,毕竟,就算战师堂,也不可能不计受伤一直战斗下去的。

        “不能一下获胜,不然下一个对手就不好找了……”

        瞬间,脑海中有了计较。

        对方的招数尽管玄妙,但对于他来说,不用图书馆,一眼就看出了最少七、八处缺陷,想要获胜,轻而易举。

        可这是公开赛,一招就获胜了……第二场的对手就不好找了,还怎么翻倍赚钱?

        没钱,伤不好,刚收的第十位弟子,可能连今晚上都熬不过去。

        明白这点,张悬身体一晃,迎了上来。

        嘭嘭嘭!

        眨眼功夫战斗在一起。

        “嗯?这位天涯看起来也不弱啊!”

        “刚才默行者施展的是,破空脚法吗?圣域一重可以施展出这种级别的武技?”

        “这是……飘絮掌?怎么会有这种效果?”

        “这两招秒到巅峰,竟然都被这位天涯躲过去了,是运气还是……真有实力?”

        ……

        战斗开始,本来人人都认为一边倒的局面,出现了变化,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

        默行者和之前预料的一样,极其强悍,一招一式,都有着特有的威力,可对面的天涯,尽管招数普通,却每一次都能躲过攻击,甚至还抽空加以反击!

        这就可怕了!

        如果说是运气的话,不可能每一次都只差毫厘,可要说是实力的话……又该多强,才能做到游刃有余?

        “快看,天涯要反击了!”

        突然,有人喊了出来。

        刚才连续战斗了十多招,都是默行者不主动进攻,天涯被迫反抗,而现在,局势变了。

        前者连续攻击无果之下,心浮气躁,后者逐渐掌控了整场战斗的节奏。

        只见张悬,向左虚晃了一下,紧接着右手,猛地向前拍出。

        默行者像是看出了他的招数,并未中计,左手迎了上来。

        就在双掌即将接触的时候,张悬右手轻轻一拂,左手从衣袖中伸了出来,不知觉间已然抵达对方的胸口。

        刚才的,竟然依旧是虚招!

        “招数以虚化实……就算是星耀城城主,也做不到这点吧?”

        “能够做到,前些年,我看过城主的公开赛,曾用过这招……明明是虚招,不防备就是实招,防备了就是虚招……虚虚实实只在一念之间……这个招数,无数人想要学会,都做不到,我练了整整三年都没效果……这位天涯竟然直接施展出来了?”

        “太可怕了,我收回刚才的话,这位天涯绝对是个高手!”

        “以虚化实修炼的如此娴熟,这家伙,该不是城主伪装的吧?”

        “怎么可能,城主公开赛的外号,我知道,根本不是这个……再说,城主的战绩,都胜过不知多少场了,不至于伪装成一场都没参加过的小人物吧!”

        ……

        以虚化实的招数,虽然听起来不难,但星耀城能够做到的,并不多,一个从未听过名字的家伙竟然施展了出来,如何不让人震惊?

        嘭!

        连连后退,默行者嘴角满是鲜血。

        虽然玉符之中的人,不会真正的死亡,但受伤之后,同样会疼痛,会吐血,对自信也有极大的打击。

        “我输了……”

        知道继续下去,只会输的更惨,默行者直接承认。

        本想一举成名的,没想到第一场就败了。

        张悬点了点头,紧接着听到外面的女子的声音响起:“是继续战斗,还是下次挑战!”

        获胜一场,可以继续,也可以弃权。

        张悬微微一笑:“继续进行第二场!”

        刚才的战斗,虽然有了些消耗,却并不大,专门过来,进行挑战赛挣钱的,自然不可能就这样出去。

        很快,第二位对手被安排过来,这次不是新手了,而是一位比斗过好多场,胜负相差不大的青年。

        对方似乎知道眼前这位的厉害,一出手就冲了过来,各种手段频繁施展。

        张悬连连躲闪。

        “是毫厘步!”

        看到他躲避的情况,下方再次惊呼。

        “毫厘步,就是躲闪对手的攻击,每次只差毫厘,这样做可以节省体力,也可以更好的攻击……但是也极端危险,稍有不慎,就会重伤!这家伙不光施展出了以虚化实,竟然连这种招数都用了出来?”

        “这没有数十年以上的苦修做不到吧!”

        “何止做不到,可以说根本就完成不了!”

        “我有个表哥,最崇拜的就是毫厘步,修炼了整整三十年了,战斗的时候,依旧不敢使出来,这不光是对力量掌控精细,更重要的是,心境极其沉稳,有泰山崩塌面不改的本领,不然根本不可能做到!”

        不少人已经说不出话来。

        以虚化实,毫厘步,单凭这两样,这位天涯绝对是一位超级强者。

        不知道台下的震惊,第二位对手,张悬同样没用太长时间,十招过后,轻松将其击败。

        看到对手退下去,继续了第三场比试,张悬这才松了口气,对自己的表现,十分满意。

        “应该伪装的不错,别人应该没看出我的具体实力,这样下面的比赛就方便多了……压低实力,只发挥不到二十分之一,说实话……还是蛮辛苦的……”

        摇摇头,再次看向第三个上来的对手,是个青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