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剑鞘来了!【第二更】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剑鞘来了!【第二更】

        “这就是张师的厉害之处,不管看起来多么不可思议,但在他手里,就能够化轻易做到,化腐朽为神奇……”

        双眼放光,张九霄满满的崇拜。

        身为张家后辈,听过最多的就是“那位天才”的传闻,因此,从小到大,心中最有天资,最厉害,乃至最佩服的就是他,而现在……已经彻底转化成了眼前这位。

        “小天才”再厉害,也只是血脉强大罢了,怎么能和张悬比!

        只要给与足够的时间,可以预见,轻松能将其超过,站在真正的世界之巅。

        “他的确……不同!”

        赵兴墨也呆在原地。

        从压制修为被对方轻松击败,就知道这家伙不同寻常,只是没想到,如此不寻常!

        看样子,只要好好前行,哪怕在天才辈出的圣子殿,也绝对能取得一席之地!

        “三招已过,该我了!”

        借助刚刚吞噬的雷电让张云峰吃亏,张悬团起的身体,放松开来,拧了拧脖子,咧嘴一笑。

        雷电的确在他的算计之内,刚才交手了一招,图书馆就出现了对方的缺陷,密密麻麻足有数百之多,根据其中一条,设计出一个对他不利的方法,简单至极。

        嗖!

        身影如电,来到张云峰跟前,并指做剑,再次刺了过来。

        哗啦!

        剑气辉煌的宛如流星,与后者的领域一接触,立刻切开了一个口子,继续向前。

        元神境巅峰,攻击进入其中,会受到牵引和控制,而现在,超出了对方能够承受的范围,领域也没了之前的效果。

        “破!”

        张元峰头上冷汗直冒,手腕一翻,一柄长剑出现在掌心,立刻迎了上来。

        叮叮叮!

        剑鞘和张悬的剑气对碰,发出一连串音爆,彻底泯灭,后退了两步,张云峰这才吐出一口气。

        “他用兵器了?”

        “公平交战,先取出兵器,已经算输了吧!”

        “身为圣人门阀,宝物数不胜数,用兵器与人对战,哪还有公平可言?”

        ……

        看到他取出长剑,尽管没拔出剑鞘,下方议论纷纷,满是不悦。

        圣人门阀这种大家族,好兵器实在太多了,随便拿出一个,都会让其他人绝望,因此,取出兵器,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公平了。

        不理会众人的议论,服下一枚丹药,将刚才被雷电攻击的伤势,恢复了一些,张云峰再次向张悬看了过来。

        “能让我取出兵器,的确不凡!”

        吐出一口气,淡淡一笑:“不过,放心,知道你是从青源帝国方向来的散修,也不欺负你!我这柄长剑,叫做凝霜,是半步上品级别的圣器,用它对你出手,的确有失公平,但剑鞘只有中品级别……你可以随便使用兵器,我只用剑鞘,也不算违背规矩。”

        手掌一抖,张云峰将剑鞘取下,剑意流淌,蔓延出来,给人一种璀璨夺目的感觉。

        尽管用的是剑鞘,但配合上他的实力,依旧给人一种浓浓的压迫,战斗力暴增一倍不止。

        “只用剑鞘?”

        “他的剑鞘,是中品圣器,这样出手的话,并未依仗等级之利,的确没违背规矩!”

        “张云峰剑法精妙,配合张家的剑法,张悬真要答应,肯定不是对手……”

        “是啊,张家的剑法,我听过……也十分恐怖!”

        ……

        众人交头接耳。

        凝霜剑这种半步上品级别的兵器,一旦出鞘,寒光凌霄,剑意纵横,同级别的领域境初期,都抵挡不住,更别说这位张悬了。

        真要比斗,的确是欺负人,可……只是剑鞘,和烧火棍差不多,后者也可以施展同级别的兵器,可以说是公平公正了!

        “怎么样?可敢和我比上一场?”

        轻轻一笑,张云峰看了过来。

        “只用剑鞘?”

        张悬皱眉。

        “不错,你可以随意使用兵器!”

        张云峰点头:“刚才咱们比试过身法、武技,也该试试对兵器的掌握如何了!毕竟,使用兵器,才能体现出真正的战斗力,而且,我最擅长的,并非徒手攻击。”

        “这……”张悬迟疑。

        对方说的不错,用好了兵器,的确能让战斗力暴增。

        就好像郑阳,如果不用长枪,别说战子,可能连普通战师,都考核不上。

        自己很少用兵器,主要是因为对手太弱,一拳能够解决,就懒得麻烦了。

        “我可否先看看,你使用兵器的实力,再决定使用不使用!”

        思索了一下,张悬道。

        这家伙,如果真用兵器很强,他倒是可以考虑与之一战,强不了太多,赤手空拳就能战胜,就没必要将灵虚剑取出来了。

        毕竟,使用这柄剑,的确是挺欺负人的。

        “看看我的实力?也好!”

        淡淡一笑,张云峰手掌向前一推。

        剑鞘立刻长蛇一般刺了过来。

        这一招,像剑法,又像是枪法,凌空封锁了自己十多个穴位,真要被点中,可以预见,直接丧失战斗力,受到重创!

        “好强!”

        眼睛眯起,张悬手指连连弹出。

        数道剑芒迎接上来。

        叮叮叮叮!

        一连串暴雨般的闷响,剑芒和剑鞘碰撞,张云峰眉毛一扬,手掌一抖。

        哗啦!

        剑鞘宛如变成了长棍,横着压了下来。

        弹出的剑芒与之一碰,顿时遭到了反弹,协同剑鞘的力量,挥洒而来。

        瞳孔一缩,张悬再次后退。

        难怪这家伙,说自己使用兵器更强,一交手,就试了出来,果然和之前差别极大,判若两人。

        虽然用的只是剑鞘,但向前推进是枪法,横扫是棍法,灵动则是剑法……三者融合,防不胜防!

        即便他掌握了很多种兵器的天道武技,第一次接触,也有些手忙脚乱。

        看来,和对方说的一样,他的确在兵器上下了很大功夫,使用兵器的话,战斗力更胜一筹。

        呼啦!

        不过,他退的快,对方的剑鞘更快,紧跟在身后,急速而来,似乎无论用多快的身法,都无法避开。

        “踏波而行……居然将兵器练到了这种威力?”

        浩宇长老一声惊呼。

        踏波而行是身法,可以随着对方进攻的或者后退的力量,为之进攻或后退,宛如水黾行走在水浪之上。

        本以为只是步法,做梦都没想到,这位张云峰已然修炼到了兵器上面,只要不想办法破去攻击,他手中的剑鞘,就会和影子一样,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动作,甚至速度多快,都能如影随形,难以避开。

        呼呼!

        就在他震惊的时候,张悬也感受到了对方的剑鞘的威力,身影猛的一晃,行者无疆施展出来。

        眨眼功夫,出现在了擂台的另外一侧,同一时刻,掌风呼啸劈了下来。

        大悲天魔掌!

        剑鞘正还没跟过来,就遇到了雄浑的掌力,两者对碰,空气发出爆炸之声,剧烈的气息冲击,让擂台都不停晃动。

        这一下,后者也从那种特殊的武技中跳了出来,再不能追赶。

        “怎么样,我使用兵器的实力,还不错吧!”

        收回剑鞘,轻轻一笑,张云峰带着自傲。

        这种实力,的确有自傲的资本。

        “的确不错!”

        张悬点头。

        只使用了剑鞘,说明并未借助兵器之利,这种情况,一出手让自己差点没摆脱掉,不愧是张家天才,手段繁多,强大的可怕。

        “可敢和我用兵器比上一场?刚才看你剑法极强,应该用上长剑,战斗力更胜吧!”

        张云峰继续道。

        “用剑法,的确厉害一些……只是我的兵器太过凶猛,怕对你不公平!”

        迟疑了一下,张悬道:“要不……我也使用剑鞘吧!”

        “用剑鞘?”

        张云峰嗤笑:“刚才我只是让你体验一下,我使用兵器的威力,真要战斗,比这强大不知多少倍……只用剑鞘,不出剑的话,我怕你会受伤!”

        “这倒不会,我就算不出剑,也很厉害的!”

        见对方这样说,张悬笑了笑。

        “哦?那好,让我见识一下,你不出剑的威力!让我看看,只用剑鞘,能发挥出什么样的战斗力!”

        轻哼一声,张云峰手臂平举,气息纵横。

        他从小就开始修炼兵器,刀枪剑戟,棍法短棒……都有涉猎,正因如此,一个平平无奇的剑鞘在他手中,宛如有了灵魂一般,同级别堪称无敌……

        对方也想用剑鞘与之对战……

        开什么玩笑?

        既然不知天高地厚,那就给个教训,让其知道,不是人人都是他张云峰,使用剑鞘就能发挥出不弱于剑法的威力!。

        “你确定……让我用剑鞘?”

        张悬略有迟疑。

        “当然!”

        眉毛一扬,张云峰冷笑:“怎么,不会不敢了吧!”

        “那倒不会,你注意了,我的剑鞘来了……”

        一咬牙,张悬手掌向前一甩。

        呼啦!

        张云峰一愣,紧接着,就感到一股急速的劲风呼啸而来,急忙抬头看去,随即看到一个直径好几米的圆台,笔直对着头颅砸了下来。

        啪嗒!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砸成了“太”字,脚掌露在外面不停抽搐,不用看也知道身受重伤,再也无法比试了。

        “这个……”

        见对方一招都没接住,张悬挠了挠头:“我的剑鞘有些大,实在不好意思,提前忘了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