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听我的话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听我的话

        “主人……真猛!”

        插在地上的金源鼎挣扎着站了起来,看清楚上方的情况,鼎盖裂开一道缝,宛如咧嘴。

        本以为融合了金晶玄石,经历三次雷劫,实力达到出窍境后期,已是高手高高手了,怎么都没想到,主人更狠。

        手段这么多,保命招数这么强的青田皇,都被弄成这样,想想都觉得凄惨。

        看来,干啥都不能和主人作对……这话是对的。

        不然,被卖了还在帮忙数钱。

        “好了!”

        又一阵海扁之后,张悬摆了摆手。

        一脸悻悻,分身满是意犹未尽。

        天天被关在储物戒指里,好不容易有机会揍人,他是很期待的。

        此时的青田皇元神,已经薄弱的不能再薄弱,似乎随时都会覆灭。

        经历了分裂秘法,又被眼前这两位张悬不停折腾,不光元神薄弱,精神也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要……杀了你……”

        一脸的有气无力,青田皇眼中满是恨意。

        “我知道了,别紧张,我搜搜魂,忍一下,忍一下,很快就好!”

        安慰了一句,张悬手指一点,一道意念形成细线,笔直向青田皇眉心钻去。

        “不要……”

        见他施展这种秘法,青田皇眼中满是惊恐,吓得想要逃走,但祭坛的吸力实在太大了,趴在上面乱爬,就是逃离不出去。

        “分身,过来压着,先搜完魂,知道想知道的消息再说……”

        见他乱跑,意念钻不进去,张悬交代。

        “好嘞!”

        一脸兴奋,分身急匆匆来到跟前,一脚就对着青田皇的脑袋踹了过去。

        啪叽!

        这位异灵族皇者,趴在祭坛上,变成了一个“大”字,满是屈辱,全身不停蠕动,想要挣脱,却无能为力。

        “还不听话?”

        摇了摇头,分身转头看了一眼:“剑来!”

        呼啦!

        冰雨剑立刻飞了过来,落在掌心:“再乱动,信不信我一剑插你嘴里?”

        青田皇立刻停了下来,僵直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乖的和木偶人一样。

        “这还差不多!”

        满意的点了点头,分身看向张悬:“好了,已经不动了,你搜魂吧!”

        “嗯!”

        张悬指尖的细线立刻钻进,对方的眉心。

        正想仔细观察,查询一下狠人到底在什么地方,突然整个地宫一阵晃动,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了起来。

        “堂堂天认名师,居然还会巫魂之术……如果我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会有多少人,想过来研究你?杀你?”

        声音中带着狞笑,宛如在耳边响起,让人找不清方位。

        “你终于肯露面了……”

        停止搜魂,手腕一翻,将祭坛和青田皇一起收进储物戒指,张悬站直了身子。

        他知道,狠人肯定在附近,刚才所谓的搜魂,只是为了吸引对方出来的手段。

        “能凭圣域三重巅峰的境界,就将出窍境后期的青田皇,彻底斩杀……不愧是天认名师,和当年的孔师一样,对修炼和战斗,有着特殊的领悟,远超其他天才!”

        狠人感慨:“不过……还是太年轻了,我想杀你,易如反掌!”

        说完,张悬立刻感到一阵剧烈晃动,脑中天旋地转,自己的巫魂像是被什么撕扯,随时都会脱离肉身。

        “嗯?”

        面容一沉。

        这种感觉和当初在陈哲后院一样,灵魂不由控制,马上就会被对方吞噬。

        天道真气运转,张悬抵抗着巨大的吸力,不过,力量实在太大了,眨眼间,眼前像是再次多出了一个漆黑的黑洞,要将他吞噬进去。

        呼啦!

        巫魂被抽离出身体,来到祭坛跟前。

        “这……好大的巫魂!”

        狠人一愣,似乎也吓了一跳。

        他精通巫魂秘术,巫魂也很强大,做梦都没想到,眼前这个更大,已然超出了可以理解的范畴。

        “你应该知道,我有可以轻松杀你的能力吧!”

        震惊只是一瞬,很快恢复过来,狠人一双眼睛,从黑洞缓缓飞出,安静的看了过来。

        “的确有斩杀我的能力……”

        张悬点头。

        “知道就好!”狠人笑了笑:“能杀你,却没动手,你应该明白……你对我还有利用价值!”

        “你想让我放你出去?”

        张悬看过来。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只要能帮我脱困,可以不杀你!”狠人道。

        “不杀我?是不是一旦脱困离开,还是会将我炼制成金人或者傀儡?”张悬轻轻一笑。

        “只有傀儡或者金人,才不会多说废话!”

        也不否认,狠人淡淡道。

        “既然如此,反正都是一死,我为何要放你出来?”张悬摇头。

        反正对方都想杀自己,干嘛还劳心劳力,将其救出来?

        “这个由不得你,如果你想亲眼看到,跟你来的一群名师,全都死在这里……可以不用答应!”

        狠人冷哼响起,紧接着黑洞一晃,浮现了一副画面。

        正是邢堂主等人。

        此时的众人,依旧被无数无魂金人困住,守护在外面的魏殿主、廖殿主等人,已经受了不轻的伤,筋疲力尽了。

        虽然众人的实力不弱,但面对这么多不知疼痛,不知劳累的无魂金人,依旧抗衡不住。

        呼!

        众人本就坚持不住,房间里,不知什么机关打开,又一个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同样是个无魂金人,不过级别和其他的比,要强大太多,已然达到了,出窍境中期,真气从穴道射出,带着浓烈的杀气。

        “这些金人,本来就承受不住,如果我再出手,你觉得这群人,能够活下来几个?”

        见这人出现,眼睛看了张悬一眼,狠人冷冷一笑。

        紧接着,画面中走出来的无魂金人,身体一闪,冲入人群。

        “大家防御好……”

        魏殿主脸色一变,急忙大喝,不过,话音未落,对方已经来到跟前,手掌对他胸口笼罩下来。

        嘭!

        脸色一白,魏殿主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墙壁上,大口大口的吐血。

        他的位置出现空缺,阵法顿时出现了漏洞,众人还没来得及重新调整,就见这家伙,一下钻进人群,对战斗力第二强的廖殿主拍了过去。

        咔嚓!

        按照正常情况,廖殿主的实力,全力爆发,能抵挡几招……但战斗了这么长时间,真气和体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同样没反应过来,就被击中,趴在地上,面容发白。

        一眨眼功夫,和张悬一起来的几个人,就两个受伤。

        “可恶!我要你死!”

        见连续两位同伴重伤,张九霄咆哮,之前的中品圣器,出现在掌心,猛地对眼前的金人劈了过去。

        似乎早有防备,金人手指一点。

        “嗡!”的一下,长剑在空中停了下来。

        脸色涨红,张九霄用尽了全力,都动弹不得,好像被胶水粘在了原地。

        他不过是元神境初期强者,就算战斗力惊人,和出窍境中期比,也差的实在太多了。

        将其定住,无魂金人,冷冷一笑,来到跟前,轻轻一按。

        啪嗒!

        张九霄同样倒飞而出,不过,人在半空,胸口一道光芒闪烁,似乎什么护身符之类的东西激活,停了下来。

        身为大家族子弟,保命的法宝还是有一些的。

        “有趣……不过,这东西想阻拦我,门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狠人冷笑。

        在他控制下,无魂金人膝盖弯曲,猛地一踏,再次冲了过去,五指如同弹琴,一道道攻击挥洒而下。

        嗡嗡嗡嗡!

        护身符保护着张九霄,让他不受伤害,不过,伴随攻击越来越多,护体光芒也就越来越弱。

        再厉害的护身符,也有能量限制,能够挡住一、两次攻击倒也罢了,次数多了,也坚持不住。

        嘭!

        光芒消失,张九霄和其他人一样,同样被击飞,重伤躺在不远处。

        击败这三人,剩下的就简单了,很快吴师带来的三位长老,也被击伤,除了本来就重伤的吴师和邢堂主,可以说已经全军覆没。

        无魂金人咧开嘴巴,来到邢堂主等人跟前,手掌扬起,随时都会拍下去。

        “怎么样?听我的话,我可以饶了他们!身为天认名师,总不能亲眼看到你的朋友,一个个死在面前吧!”

        见这两个本身就重伤,肯定反抗不了,狠人盯向眼前的张悬,带着浓浓的挑衅。

        名师,讲究规则,道义,如果亲眼看到朋友死在面前,自己明明有办法,却不想去帮,必然会心念崩溃,活下来也会黯然心伤,以后再难进步。

        “死在面前?”

        不理会他的态度,张悬摇了摇头:“我不这么觉的!”

        “嗯?”

        见这家伙到现在都嘴硬,正想说话,就见画面上的风格陡然一转,刚才还重伤的吴师和邢堂主,猛地暴起,同时出手,一眨眼功夫,两股凶猛的力量,击在金人身上。

        嘭!

        没想到重伤的人能爆发出如此巨大的攻击,无魂金人还没反应过来,胸口就被当场被打出一个大洞,肋骨全部断裂。

        满是震惊,不知怎么回事,狠人听到张悬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怎么样?听我的话,我可以饶了这个金人!身为困住孔师的存在,总不能亲眼看到你的属下,死在面前吧!”

        “……”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