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有人想我了?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有人想我了?

        “将他的尸体收好,带回名师堂!”

        既然死了,一切恩怨也就消了。

        叹息一声,吴师摆了摆手。

        这位田师,手握大权,尽管只是副堂主,实际上却和堂主的权利相仿,一人独大……本以为,早晚都能冲击八星名师,达到更高境界,做梦都没想到,最后死在了这里。

        想想都让人唏嘘。

        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张悬……看来之前的决定是对的。

        两位长老来到跟前,将尸体收好,吴师这才左右环顾一圈:“张师呢?”

        刚才战斗激烈,无暇他顾,并未注意张悬去了哪里。

        “主人进那个地洞了……”

        金源鼎跳了一下。

        “地洞?”

        吴师等人这才发现,花园的一侧,不知何时出了一个石门。

        “是锁息阵遮住了气息,这才没有发现……”

        来到跟前,吴师道。

        这个阵法,将一切气息都封锁,所以,他们就算在不远处战斗,也没发现什么。

        不过,阵法隐藏的时候看不出来,现在石门开启,像打开瓶盖的瓶子,再发现不了,也就不配做七星名师了。

        “进去看看!”

        点了点头,吴师抬脚走了进去。

        张九霄等人尾随进入,刚走了不远就听到一个满是郁闷的声音:“拉我一把……”

        众人转头,这才发现,金源鼎也打算进来,只不过,被挡在了石门外面,三条粗大的腿被卡在门户外面,看起来满是幽怨。

        这家伙可以变大,但想要变小,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好像张悬的巫魂,想要变小钻进元胎却死活做不到。

        众人七手八脚将门户打烂,这才将卡住的炉鼎救了出来。

        把满地碎砸的粉碎,金源鼎这才满意的跟在众人身后,满是骄傲的,向石阶飞了过去。

        时间不长,来到了地宫。

        看到了熔岩和祭坛,也看到了,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张悬。

        “张师……”

        众人围了过来。

        吴师脸色一白,眼中满是不敢相信:“没了呼吸和心跳,张师死了?这怎么可能?”

        眼前这位,丝毫感觉不到呼吸和心跳,如同一个雕像。

        他是天认名师,又是天认圣者,怎么可能死在这种小地方?

        正不知所措就听到金源鼎咋咋呼呼的声音响了起来。

        “死?死什么死?我家主人在修炼某种特殊的功法,你们全都一边玩去!”

        在丘吾宫的时候,金源鼎曾带张悬进入熔岩内部,知道他修炼某种功法的时候,魂魄离体,肉身和死了一模一样,并不奇怪。

        “功法?”

        “什么功法,能让人一点知觉都没有?”

        众人皱眉,都不相信。

        身为名师,见多识广,还从来没见听说过,修炼什么功法,身体会变得和死尸一模一样!

        “这世上哪会有这种功法?”张九霄也摇了摇头。

        身为家族子弟,见多识广,看过不少奇奇怪怪的事情,可是像现在这种,心脏不跳,呼吸没有,身体都有些僵硬……最关键,说话也听不见,一点意识都没有的……

        不是死亡是什么?

        就算是元神出窍,也会有心跳、呼吸的。

        听到他的话,众人也有同样的疑惑。

        “爱信不信!”金源鼎扭动了一下巨大的身躯。

        如果要是有脸,肯定早就鄙视众人了。

        一群名师,连自己一个炉鼎的见识都没有,真是土老帽!

        “我用真气探查一下就知道了……”

        是不是死了,只要探查一番,便会知晓。

        说完也不待金源鼎说话,张九霄手掌一伸,对着张悬就抓了过来。

        真气进入体内,只要经脉还保持柔软,五脏还充满活性,就表明活着。

        手掌才刚落在张悬身上,突然间,感到一股凶猛的力量,狂涌而来,似乎被什么凶兽盯上一般,瞳孔一缩,张九霄全身汗毛陡然炸开。

        正想躲避,已然来不及了,随即看到一个手掌,带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对他英俊的脸蛋,就劈了下来。

        紧接着,嘴巴一歪,整个脸扭曲的和葫芦一样,倒飞而出。

        噗!嗖!

        口中吐血,身体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地宫的墙壁上,脸色发白,如同白纸。

        墙壁被砸出大坑,像是被钉在上面的腊肠,张九霄情不自禁的眼泪直流。

        “我就试试……死了没有,不至于这么大力气吧……”

        身为受害者,自然知道刚才哪一掌是谁发的,不是别人,正是坐在地上,宛如死尸的张悬。

        不就试试你死没死吗?

        至于跟杀人似得,将我打成这样吗?

        一瞬间,张九霄觉得心好累。

        反正自从认识这家伙,就没一天好日子过。

        挣扎着从墙壁上爬出来,再次向对方看去,就见将自己打飞的罪魁祸首,非但没有丝毫愧疚,反而眼睛都没睁开,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

        好像刚才的事,和他没半毛钱关系。

        “我就说过,主人在修炼某种功法,偏偏不听……”

        看到这一幕,晃动了一下身子,金源鼎语气中满是“你活该”。

        “真是修炼……”

        吴师等人嘴角一抽。

        见过修炼古怪的,没见过这么古怪的。

        世上真有这种功法?

        “既然张师在修炼,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古长老,你去名师堂,带些人过来,将这里封锁,并将事情如实上报到总部!”

        过了一会,吴师吩咐。

        “是!”一位长老退了出去。

        ……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张悬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来到了一个破旧的房屋内。

        身下依旧是个祭坛,应该和地宫的那个相互连接,这边灵魂被抽走,就到了这边。

        祭坛上有一股特殊的吸力,将他禁锢在上面,无法动弹,短时间内,很难逃脱。

        “张师,我们又见面了!”

        正想看看周围的情况,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抬头看去,随即看到不远处一个青铜蒙面人,侧对着自己,双手背在身后。

        “是你?”

        皱了皱眉,张悬认了出来。

        正是之前在鉴宝阁,拿无悲老人八境画作让人破解封印的青铜面具人。

        “不错!”青铜面具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如果我没看错,那幅画封印下的内容,被你改过了吧!”

        “改过?”

        摇了摇头,张悬眉毛一扬,一脸的义正言辞:“这怎么可能?先不说我有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有,身为名师,也不可能随意更改别人的画作的,这已经侵犯了别人的著作权,我辈所不取也!”

        “所不取?”

        青铜面具,眼睛顿时眯了起来:“那幅画只有你的意识进入其中,解开封印后就变成了另外一份模样,不光画风不同,就连意境也有所差别,不是你,还会有谁?”

        封印解开,看到不是自己推测的那副模样,而是美女出浴,他难以相信。

        不过,回去之后仔细琢磨,顿时发现了不对劲。

        能找来八境画作,并能发现其中存在的封印,他对书画的理解,比起蒙冲会长,都丝毫不差。

        封印下面的美女出浴图,虽然是尽力模仿,可和无悲老人的固版作画法,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为了能让画卷平整,无悲老人宁愿削掉一层,在上面加上封印……对画卷的整洁和对称,已然达到了一种偏执的境界。

        后来的那副图,尽管看起来同样平整整洁,却是附加在一堆乱石之上,再加上油墨颜色较新,很容易看出是有人故意添加上去。

        再结合解开封印之前,只有这位的意识进入其中,推测出来并不难。

        “这就有些误会我了,那个美女出浴图,虽然范围不大,却异常精细,我的意识进入画卷,总共没有多少时间,你觉得……这么短的时间有人能够作出如此水平的画作?”

        张悬摇头,脸上说不出的诚恳。

        “这……”青铜面具皱了皱眉头。

        这点他也非常奇怪。

        从对方意识进入画卷,到解开封印,总共不超过三分钟,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一幅画,融合到另外一幅画之中,让人短时间内看不出破绽,别说是他,就算是八星书画师,恐怕都很难做到。

        不过,不是眼前这位的话,又会是谁?

        可以保证,这幅画除了当天拿出来,再没给其他人看过。

        “时间短,无法作画倒也罢了,再说,意识进入其中的又不是我一个。”见他迟疑,张悬接着。

        “不是你一个?”

        “是啊,你难道忘了?那个张九霄意识也进去了,结果被灵性偷袭,长了满头的榴莲!”张悬道。

        “不错!张九霄的意识也进入过……”青铜面具脸色一沉。

        “他是张家的人,圣人门阀的可怕,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这个家族,就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别说一幅画了,弄不好人都抢!既然知道解决封印的方法,或许身上有什么法宝,悄悄使用,就趁机更改了里面的内容,让你也发现不了!”

        张悬道。

        “圣人张家……”青铜面具嘴角一抽,眼中露出了恐惧之意。

        看来他听说过这个圣人门阀,而且知道对方的实力和可怕。

        ……

        阿嚏!

        刚敷完药,觉得脸蛋舒服一些的张九霄,突然打了个喷嚏,一脸愕然,这是……有人想我了?

        一直被打击,突然有人牵挂,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