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不教【第一更】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不教【第一更】

        “很有名的,是丘吾古圣留下的大悲天魔掌!传说,当年的丘吾古圣,感叹母亲死亡,而不能在身边尽孝,悲痛之下,创出这招掌法,悲天、悲地、悲人……有攻击灵魂元神的能力,据说……其中一个招数,就是自天而降!”

        张九霄连忙解释,喉咙发干。

        身为家族子弟,尽管血脉不精纯,得不到最好的资源培养,但知识量和见识,还是放在那里,远不是青源帝国这种封号帝国,可以比拟的。

        丘吾古圣,孔师当年的随从,名气极大,大悲天魔掌就算不是他最巅峰的掌法,却名气不小。

        呼呼!

        伴随他的话语,张悬掌心的力量越汇聚越强,宛如卷起了龙卷风,吹得众人齐刷刷后退。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嗯?”

        似乎也认出了这招,苟堂主身体一颤,不由自主的颤抖。

        他最崇拜的人,就是丘吾古圣,大悲天魔掌,自然知道,只看了一眼,就激动地快要炸了。

        寻找多年不可得,做梦都没想到……眼前这个青年居然轻松施展出来,而且如此精纯,如此强大!

        哗啦!

        正在震撼,就感到掌力碾压了下来。

        张悬拥有明理之眼,更达到了入微境,对战斗的把握在毫厘之间,对方心情激荡,如此大的漏洞自然一眼看了出来。

        苟堂主元神被一掌打回体内,身体也晃了两下,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七、八步,脸色一红,鲜血从嘴角溢出。

        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

        “出窍境的苟堂主被……张师打伤了?”

        “二人差了三个大级别……”

        “这太厉害了吧……”

        其他名师并不认识大悲天魔掌,但看到苟堂主被击伤,全都一个个身体僵硬,不敢相信。

        苟堂主在他们心中就是无敌的象征,名师堂的最强者,交手不到三招,就吐血后退,简直骇人听闻。

        “幸亏刚才我们认真听课,没去挑战,不然……怕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了!”

        “是啊,还是张师仁慈……”

        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众人满是庆幸。

        之前还觉得中了师言天授,没能展示实力,有些对不起名师堂,此刻再无负罪感。

        这种实力,和真气浑厚度,就算真的冲过去,也打不过啊!

        “你这招……”

        稳住身形,苟堂主压住伤势,急忙看过来,正想询问清楚,就见对面的青年,再次拍了过来。

        这次的掌力,更加雄浑,虽然没有借助自天而降的大势,威力却丝毫不弱。

        “让我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大悲天魔掌……”

        知道正在战斗,无瑕他顾,再不去多想,苟堂主心中盘算,也迎了上来。

        刚才他一直使用的是出窍境强者才有的空间封锁,而现在,想用自己真气力量,和对方真正大战一场。

        双掌在胸前交叉,如同水纹一样,层层向前击出,每一下,空中就多出一道涟漪,发出一道道尖锐的音爆。

        圣域中期武技……万水叠云!

        这招传说是一位名师,观看溪水和流水有所感悟创出,双掌叠加,宛如流水一样连绵不绝,联合起来,则和云朵一样,遮天蔽日。

        苟堂主在这招上沉寂了,不知多少年,早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一招出手,大悲天魔掌就被挡在外面,再难落下。

        张悬也不后退,右手掌力继续,左手抬起,轻轻一点,指尖星辰旋转,一道急速的光芒向前射来。

        “大星罗指力?”

        “一手施展掌法,一手施展指力?”

        众人全都一呆,就连张九霄,都看愣了,不敢相信。

        掌法和指力,属于两种武技,真气在体内运转的方法,更是互不相干,正常情况下,先施展掌法,后施展指法,或者顺序颠倒,都不是问题,但……同时施展,右手掌法,左手指法……就难了!

        别说他们,就连苟堂主恐怕都做不到。

        呜呜呜!

        大星罗指力破空而至,苟堂主万水叠云立刻被刺穿一个小洞,掌力也像是激荡的流水,再没了之前的防御力。

        咔嚓!

        同一时刻,大悲天魔掌的力量碾压而至,让其连连后退。

        “厉害!”

        没想到出全力,再次被对方逼的后退,苟堂主眼神凝重,变掌为拳,再次冲了过来。

        轰轰轰!

        二人速度极快,不到一分钟,就你来我往对攻了上百招。

        “苟堂主,年轻的时候,天赋无双,掌握了不知道多少武技,刚才这一连串战斗,用了最少有十多种吧……如此厉害,我能够理解,可……张师,好像用的更多,已经用了八十多种武技了……”

        一位名师面容发白,看着场中的战斗,忍不住喃喃自语。

        苟堂主九百多岁,成为堂主都五百多年了,如此长的寿命,学习很多武技,并让其达到精通,无可厚非……但这位张师,才二十岁,同样施展出如此多的武技,甚至每一个都威力极强,信手拈来,明显都理解极深……

        这是怎么做到的?

        “用了八十七种了……”一位名师道。

        听他这样一说,其他人也注意了,一个个眼睛瞪圆,有些不敢相信。

        他们修炼武技,每一门都需要花费不知多少精力,甚至沉浸一生,也难以达到炉火纯青,眼前这位,随手一个武技,最低都掌握到了大成地步……简直骇人听闻。

        “看来……张九霄第一天才的名头,要换人了!”

        众人心中感慨。

        之前他们都觉得张九霄就是一个不可跨越的高度,看到眼前这位青年,才知道两者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上。

        “不应该啊……”

        和众人的震惊不同,一侧的吴师皱起眉头。

        “吴师,怎么了?”一位名师来到跟前。

        “张师最擅长的就是于细微处找到缺陷并加以攻击,这次战斗,却并未这样做,反而施展出了这么多武技……怎么感觉像是在磨练自己?”

        沉思了半天,吴师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张师的能力,在场的其他人不清楚,他可是亲眼见过的。

        能够一眼看出别人功法、武技中的缺陷,并加以利用,最后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可和这位苟堂主战斗了这么久,各种武技层叠不穷,攻击的却都不是缺陷所在,看起来,并非要马上击败对手,而是……在磨练自己的力量!

        “磨练?”

        这位名师一晃。

        如果之前有人跟他说,神识境的家伙和出窍境战斗,不想办法获胜,还想着磨练……他肯定会觉得对方是不是疯了,或者傻了……亲眼见到种种奇迹,再听到吴师说出,尽管觉得难以相信,却也知道,这是真的!

        与苟堂主战斗,都在磨练……这位到底多强的自信,多厉害的战斗力?

        轰轰轰!

        再次三招,将苟堂主逼得后退,张悬这才一口浊气吐出。

        吴师猜的不错,他的确在磨练武技。

        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对手,将他全身的力量发挥到极限,战师堂学习的诸多武技,使用的越来越顺手,更加融会贯通。

        “不愧是出窍境,现在的我的确不是对手……”

        摇了摇头,张悬心中叹息。

        尽管他的战斗力一增再增,可惜,不突破到胎婴境,和出窍境相差还是太大了,单凭力量的话,根本无法胜出。

        虽然正常战斗胜过对方极难,但……想要击败对方,手段就多了!

        手掌翻滚,向下一压,挡住对方的进攻,张悬眉毛一扬,手指轻轻一弹。

        嗖嗖嗖嗖!

        一阵呜咽之音,上百枚阵旗激射而出,眨眼功夫就落在了苟堂主的四周。

        脚掌在地上轻轻一踏。

        阵法瞬间就被激活。

        在丘吾宫,就达到了七星巅峰阵法级别,单凭实力战胜很难,但借助阵法,就容易多了。

        呼啦!

        迷雾生出,将苟堂主笼罩。

        张悬布置的是个七级中期级别的阵法,威力不算太强,但是就算苟堂主想要破开,也需要花费最少十多个呼吸的时间。

        二人战斗,本身就相差不大,十多个呼吸……可以说已经能决定生死了。

        阵法出现,众人什么都看不到,神识也蔓延不进去,只感到地面一阵阵剧烈晃动,轰鸣声越来越响,全都一个满是骇然。

        咔嚓!

        大概维持了十五秒的时间,阵法缓缓消散,阵旗被张悬手掌一招,收回戒指。

        见这么快就结束战斗,众人齐刷刷向苟堂主看去,全都呆在原地。

        只见刚才还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的堂主,此刻正脑袋插在地面以下,全身鲜血,没有一处完好。

        显然就刚才这么短的时间,已经遭到了疯狂的攻击,被打的亲爹都认不出来了。

        哗啦!

        苟堂主从地下把脑袋拔了出来,非但没有因为失败而感到痛苦,反而看向眼前的青年,眼中满是期待和兴奋:“张师,敢问……你刚才施展的可是丘吾古圣的大悲天魔掌?”

        “是!”

        张悬点头,也不否认。

        “不知……这套掌法……”苟堂主踟蹰了一下,一咬牙:“能不能教我?”

        “怎么?想学?”

        “是!”

        “不教!”

        “……”

        (今天三更,月初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