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洛家来人(下)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洛家来人(下)

        “不用油嘴滑舌,我不是那些小姑娘,轻易就上你的当!”

        不理会他的话语,黑袍老者轻哼一声。

        “小姑娘?上当?”见对方根本不接茬,他的手段白用,张悬皱眉。

        他一向正直,没和任何女子有过瓜葛,这位突然冒出的超级高手,说出这话,什么意思?

        别人听到,弄不好还以为自己是个登徒浪子。

        “我也不和你兜圈子……”

        双手背在身后,老者缓缓靠近。

        张悬随即感觉,好像有一座大山,来到跟前,巨大的压迫力,让其喘不开气。

        这是一种精神、气息上的压迫,根本无法抵挡,对方很明显是想让他知道实力,彻底拜服。

        “哼!”

        眼睛眯起,张悬天道真气在体内运转,顿时感到压力减弱下来。

        灵魂上的压迫,虽然强大,但是想要胜过天道图书馆,还是不可能的。

        “嗯?有趣!”

        见自己的压力,对方也能够承受,仿佛不存在一般,老者眼睛一亮,似乎兴趣越来越浓。

        “能这么快挡住我的压迫,应该是某种外力的法宝吧!看来,你老师对你不错!”

        “我老师只收了我一个亲传,自然对我不错!”

        张悬忙道。

        对方太可怕了,以他目前的实力,肯定抗衡不过,甚至,逃走都成了奢望,只能寄希望那位“杨玄”老师,能让其忌惮,不至于做出太过分的事情。

        “不知你老师是哪位?”老者看过来。

        “我师杨玄!”

        张悬点头。

        “杨玄?刚对你有些好感,年轻人,不要因为撒谎,而葬送了!”

        听到名字,眼睛眯起,老者哼了一声。

        张悬紧接着就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泥潭之中,随时都会被其中未知的力量吞噬,冲击的粉身碎骨。

        “撒谎?前辈,何出此言?”

        强忍住被吹翻的力量,张悬咬了咬牙。

        “杨玄杨师,我曾见过一面,早已不问世事多年了,也从不收徒,你说是他的弟子……觉得我会相信?”

        老者眼睛眯起。

        “见过一面?”

        张悬眉毛一跳,有些发愣。

        “杨玄”是他杜撰出来的名字……也是他伪装而成的,是个根本不存在的超级高手……啥时候这家伙见过?

        难不成……这世上,真有一位叫杨玄的名师?而且实力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不会这么巧吧!

        “好了,我不管你是谁的弟子,过来只是想告诉你一声……无论做什么事,最好量力而行,强行去寻求得不到的东西,不光会给自己带来痛苦,更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届时……就不是说一顿这么简单了,而是……抹杀,甚至与你有关的人,可能都会受到牵连!”

        眉毛扬起,老者警告的意味溢于言表。

        “量力而行?强行去寻求得不到的东西?”张悬不解其意,正想继续询问,突然瞳孔一缩,眼睛眯起:“你是……圣人洛家的人?”

        这样威胁自己,再加上刚才说出小姑娘上当……

        极有可能是洛若曦的家族!

        也只有这个家族,才有如此高手,不动用武技,就压制的他无法动弹,逃都逃不掉。

        洛若曦和他尽管只是私定终身,没和任何人说过,但凭借洛家强大的势力,查出来自己应该不难。

        “反应不慢!”

        没有否认,老者轻哼,脸上露出高高在上的味道,像是在呵斥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你应该知道,她是我们家族的小公主,肩负着极大的使命,最好打消鲤鱼跳龙门的妄想,洛家,不是你这种人能够攀附的!”

        “攀附?”

        张悬拳头捏紧。

        “不错!洛家是名师大陆,排行前三的圣人门阀,谁都知道,小公主掌握了最大的力量,只要能够得到她的青睐,必然平步青云,直接站在世界之巅……你虽然有些小聪明,天赋也不错,可想通过这些方法,吸引公主……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配吗?”

        嗤笑一声,老者眼中满是不屑。

        他们是什么?

        圣人门阀中,都排名最靠前的巨无霸,大陆最巅峰的存在之一……

        对方不过是从小地方来的乡巴佬而已,就算有些天赋,和这种大家族比,还是差的实在太远了。

        不可同日而语。

        “配不配,不是你说了算的!”

        感受到对方从骨子中带来的蔑视,一股愤怒之气压在胸口,张悬头颅扬起,带着傲然之气:“圣人门阀又如何?谁都不是天生圣人,不要小瞧别人!”

        “也许未来的一天,圣人门阀,我张悬……也不看在眼中!”

        圣人门阀如何?

        很强又如何?

        身为天认名师,以后成就无可限量。

        或许几十年后,俯身看去,所谓的圣人门阀,不过蝼蚁而已。

        “这话谁都能说,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老者一脸冷漠:“天才,我见过不知多少,比你惊才绝艳的,也不知凡几,可惜,都没活多久就陨落了!”

        “所以,我奉劝你,不要自找苦吃!我虽然不想以大欺小,也不想回头被小公主说上一顿,但为了避免麻烦,教训你一顿,让你知难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轰隆!

        伴随他的话语,漫天的星辰像是坠落下来,一股强大到极点的力量,碾压而至,似乎随时都会将人撕成碎末。

        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下,张悬感觉呼吸不过来,如同一只被困在热锅上的蚂蚁,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你只要答应,不在找她,别给她念想,并以名师的身份发下誓言,我可以放过你……”

        黑袍老者向前,眼中带着冷漠。

        “可恶……”

        牙齿咬的快要碎裂,用尽了全身力量,却不能动弹,如同被捏住了脖子,随时都会窒息。

        “不行……这样下去,必死无疑!”

        感受到对方力量,无处不在,笼罩四周,无处躲闪,随时都会将他碾压成粉末,张悬心中快速思索。

        虽然不确定对方的真正实力到底有多高,但没有施展武技,单凭一道意念,他就无法反抗,已然超出了想象。

        尽管对方没有太大杀心,但是他不喜欢这种命运不由自己掌控的感觉。

        因为对方没有杀心倒也罢了,一旦想要杀他,只在一念之间。

        指甲刺在肉中,第一次觉得力量是如此重要,没有实力,什么都没有。

        尊严!

        爱情!

        名师身份!

        都是扯淡!

        重生以来,一直顺风顺水,没出现过什么波折,直到这一刻才知道,拥有绝对的实力,才是说话的资本,才会让人尊重你,敬畏你。

        不然,说杀就杀,根本抗衡不过。

        “狠人,这人到底什么实力?你能不能对付?”

        憋的脸色涨红,悄悄联系狠人。

        以他现在的实力,肯定是无法抗衡对方,也只能寄托于曾经站在大陆最巅峰的家伙。

        “主人,他的实力恐怕已经达到了圣域七重……我现在远远没有恢复,根本不是对手……”

        狠人传音。

        主人被杀,他也会立刻烟消云散。

        签订了契约,只有尽心尽力保护主人的安全,才能保护自己的性命,不敢有任何私心。

        “想办法对他进行偷袭,只要能让他施展出武技,我就能想到解决办法……”

        听到对方这样说,张悬没有丝毫意外。

        圣域七重,差不多已经站在了整个大陆的最巅峰了,这种实力,就算是帝国联盟的最强者恐怕都不是对手。

        狠人才融合了一个心脏和一根手指,自然不可能抗衡。

        “好,不过……我现在的实力,实在太低,而且,我的杀戮之气太重,很容易被发现是异灵族人,直接施展的话,怕会引来更大麻烦……”

        狠人接着道。

        “将那个孔师亲笔吞了!”

        知道对方想些什么,张悬咬牙。

        当初在封圣台,得到过孔师亲笔,名师学院被陷害,配合分身吞了一次,对抗手指,吞了一次,现在上面的文字,也只剩下三分之一。

        只够使用一次。

        虽然损耗极大,但吞噬这东西,狠人不光气势大增,还能施展出正统的名师力量,正好可以解决眼前的麻烦。

        “是!”

        狠人应了一声。

        紧接着张悬,就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体内燃烧而起,放在储物戒指中的那枚孔师亲笔,一行行字迹不停减少。

        轰隆!

        狂暴的气息,直冲云霄,宛如巨龙,一下就挣脱了压迫和枷锁。

        这股气息冲击下,张悬像是岸边的鱼,重新跳入水中,身上所有的压迫,眨眼消散。

        “嗯?”

        没想到眼前这个青年,突然冒出如此强大的气息,连他都觉得难以抗衡,黑袍老者身体一僵,体内真气涌出,护住自身。

        自从出现,就没动用武技,但感受到眼前如此强大的气息,再也不敢托大,施展了出来。

        刚将真气护住自身,就见不远处的青年,猛地抬起头来,眼中一道道波纹流淌,宛如水浪。

        同时一个苍老,沉闷的声音仿佛从口中发出,在空中陡然炸开。

        “本座的学生,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圣域七重的小子,说三道四了?”

        “你……算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