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十三章 祖师饶命(上)

第一千九十三章 祖师饶命(上)

        一路上使用了数次,此刻,玉瓶中只剩下一颗药丸。

        “这……是固本培元的丹药?”看了一眼,林江海皱眉。

        身为毒师,对药物的药性极其了解,眼前这个丹药,一看就知道,只是固本培元的普通药物,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我刚开始也以为只是固本培元的普通药物,但是经过祖师的手重新炼制,已然是解毒圣药,可解万毒!”白廷点头。

        林江海眉毛一皱。

        他号称万毒尊者,足见用毒之强,种类之多,令人眼花缭乱,瞠目结舌。

        眼前普通的固本培元丹药,号称解万毒……岂不就是他的克星?

        神识向药物中蔓延,眨眼间就看了个究竟,越看越觉得奇怪。

        以他的眼光和和对药物的理解,这个丹药没有任何特殊,和市面上卖的那些,分毫不差……别说他,就算是圣域五重的人,一顿吃上三斤,也没太大效果……号称解万毒,未免太夸大其词了吧?

        他是九星毒师,整个大陆,最巅峰的用毒尊者,都看不出来特殊,要不是白廷信誓旦旦,肯定早就扔到地沟里去了。

        “这药真的有解毒效果?”忍不住看了过来。

        “老师如果不相信,我可以当场给你试验……”白廷轻轻一笑,转过头来:“沅陵师兄,不知道你的【烟云散】可随身携带?”

        “在……”沅陵点头,掌心多出一个玉瓶。

        做为他研制出来最厉害的毒药,自然一直都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

        “海毒师,可能还要麻烦你一件事……”接过玉瓶,白廷招呼。

        “白毒师不用这么客气,有事但说无妨!”

        海明金走了过来。

        “其实也没什么,麻烦你将这个烟云散吃了……”白廷手腕一抖,将毒药扔了过去。

        “啊?”海明金嘴角一抽。

        还以为是什么事,没想到白毒师是打算让他以身试毒!

        检验解毒药最有效的办法,不是研究成分,而是试毒,这样最直接,也最有效。

        只是……你找个试丹兽之类的东西就行了,干嘛找我……

        “好吧!”

        没迟疑多久,一咬牙点了点头。

        虽然有些不情愿,一想到祖师丹药的神奇,还满是自信的拔开瓶塞就将里面的烟云散吃了一口。

        噗!

        刚吃完药物,脸色立刻变得黝黑,他整个人忍不住咳出一口鲜血。

        看到他这一幕,在场的众人全都眉头皱起。

        众人最低都是八星级别的毒师,眼力超群,自然可以看出眼前这位是真的中毒,而不是伪装。

        “给!”

        知道烟云散的威力惊人,白廷不敢犹豫,将手中的解毒丹递了过去。

        海明金连忙吞下。

        呼!

        刚服用不久,黝黑的脸色,顿时变化过来,只不过,似乎还没有彻底解毒,一半黑,一半白,如同一个花脸。

        “咳咳,白毒师,还有丹药没,再给我吃一颗,我刚才好像烟云散吃多了,还没彻底解完……”呼吸平稳下来,毒性暂时稳住,海明金略带尴尬的道。

        这些固本培元的丹药,个头有限,容纳的天道真气也有限,尽管可以解毒,可烟云散的级别实在太高了,一枚药物,根本不足以完全解掉,只解了一半左右。

        “我这是最后一颗了……”白廷嘴角一抽。

        “啊?我的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吃完了……”海明金身体一晃,差点没哭出来。

        只是试验丹药给众人看,结果弄得这副模样,要不要这么惨?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这……”白廷也眉毛乱跳。

        本想着,拿祖师的解毒圣药,展示给众人看,谁知……丹药不够!

        “不用再试了,这的确是解毒圣药!”

        二人正在无奈,林江海摆了摆手:“沅陵,帮他把毒解了!”

        “是!”沅陵走了过去,手掌在海明金身上轻轻一拂,后者立刻感到浑身轻松,花脸像是卸妆了一般,恢复如初。

        “能将固本培元的丹药,炼制成解毒圣药,连烟云散都能解……这个手段,简直骇人听闻……”

        不再理会海明金,林江海站起身来,几步来到魏如烟跟前,满是不敢相信。

        要说之前他还有所怀疑,几乎是百分之百确定了。

        先天毒体、先天毒魂体不说了,单说刚才那个丹药,他神识扫过,没发现任何特殊,结果却有实打实的解毒效果……而且连烟云散都能解……这就有些恐怖了。

        沅陵研究出的这个毒药,他专门看过,圣域八重强者都可以轻松毒杀……一个小小丹药就能解掉,没有任何后遗症,这种手段,简直神乎其技,让人叹为观止。

        就算是他,都难以理解。

        恐怕也只有真正的开派祖师,才有如此鬼神莫测的手段。

        “老师,你相信了?”

        白廷眼睛一亮。

        “嗯,除了祖师,我实在想不出,何人能有如此能力……”林江海点了点头,轻轻一笑:“走,去参加继位大典,沈阙想让我死,我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目光一闪,林江海眼睛眯起。

        能在毒殿总部活下来,并且站在最巅峰,他自然也不是什么老好人。

        “好!”

        见老师再次信心十足,众人全都拳头捏紧,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继位大典就在距离府邸不远的广场上举行,整个总部,不知多少人都来到这里,里三圈,外三圈,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尽头。

        最中间的高台上,一本书籍悬浮在上空,耀耀生辉,下面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毒师,站在下面,散发出惊人的气息。

        “林尊者,你终于来了……”

        见众人飞来,黑袍毒师轻轻一笑,声音响彻整个广场:“既然你同意人命喂养,那就开始吧,打开传世毒典,我将其中的内容传授给大家再继位,这样也能名正言顺!”

        “林尊者,身为四大尊者之一,享受了毒殿这么多年的供奉,也该做出牺牲了!”

        “牺牲一个,成全了这么多毒师,让我们毒殿更加强大,这是好事……放心吧,你会名垂青史的!”

        高台上,又有两个人喊了出来。

        正是四大尊者之中的另外二人。

        “呵呵,沈阙、王尊者、何尊者,我现在过来,不是来喂养传世毒典的,而是……要重新讨论殿主的人选!”

        不理会几人的话语,林江海冷冷一笑,身体一晃,落到了高台之上。

        “重新讨论人选?林尊者,你莫不是糊涂了?沈护法,得到传世毒典,名正言顺,怎么……你难道还能再找一本传世毒典来?”

        王尊者一声冷笑。

        “传世毒典,是毒殿最重要的宝物之一,沈护法找来,已经占据了至高无上的位置,怎么,你是不服沈护法,还是不服开派祖师?”何尊者也哼道。

        这二人早已与沈护法站在了统一战线,言语中满是讽刺和不屑。

        “你们不用拿大义来压我,既然我感来这里,重新讨论殿主人选,自然做好了准备!”

        林江海一甩衣袖:“我虽然没找到传世毒典,但……我找到了开派祖师!”

        说到这,抬头看向空中:“有请祖师!”

        哗啦!

        沅陵、白廷等人立刻将魏如烟带了过来,轻轻放在台上。

        “开派祖师?”

        “什么意思?”

        台下一阵哗然,所有毒师,都面面相觑,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祖师?”

        沈阙和其他两位尊者,也都皱了皱眉。

        “不错,这位就是我们开派祖师,她的魂魄活到了现在,重新附体在一个先天毒体的女孩身上,随时都会活过来,再次统领我们,走上辉煌!”

        林江海大手一挥,指向魏如烟。

        “她是开派祖师?”

        “开什么玩笑?祖师数万年前就已经仙逝了,怎么会是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女孩?”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全都哗然。

        沈阙也嗤笑出声:“林尊者,我看你是害怕为毒殿做贡献,已经失去理智了吧?随便找一个人就是开派祖师……怎么不找个人,说他是孔师?”

        “是啊!”

        台下众人也全都笑着摇头。

        这位万毒尊者平时都挺靠谱的,怎么这次如此鲁莽?

        这样一个昏迷不醒的家伙,就说是开派祖师,开什么玩笑!

        “放肆!”林江海眉头一皱:“沈阙,你身为九星毒师,不会连先天毒体都认不出来吧?”

        “先天毒体?”

        “这女孩是先天毒体?”

        一阵哗然,沈阙也是一愣,急忙看了过去,果然让他看出了不对劲,眼睛中寒芒一闪。

        “先天毒体,是一种特殊体质,数万年来,也只有在开派祖师身上才出现过,我们在场的诸位,都没见过,你随便找一个女孩来说,就说是这种体质……可有证据?而且,就算是这种体质,和开派祖师有什么关系?”

        一甩衣袖,沈阙冷冷一笑:“为了不让我做殿主,让你的权利不受影响,这个虎皮扯得有些太大了吧!”

        “扯虎皮?”

        “还真有可能!”

        “先天毒体,谁都没见过,随便找个人就说是的,哪有这么巧……”

        ……

        果然,沈阙的话一结束,台下立刻喧闹起来。

        之前,众人还有些奇怪,一句话下来,已经满是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