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十七章 遗迹深处

第一千六十七章 遗迹深处

        “丘吾古圣?他是谁?”

        一位战师看了过来。

        牵扯上古历史,不少真正名师都知道的不多,更何况战师。

        “丘吾古圣是当年孔师的随从,与孔师征战南北,与异灵族大战,杀得七进七出,是名师堂历史之中,最有名的古圣之一,生前实力超过了圣域九重,达到了让人仰望的境界……”

        吴师解释。

        “孔师的随从?”

        “超过圣域九重?”

        之前不知道的,同时咋舌。

        不说其他,单是这两样,就令无数人望而却步了。

        在孔师身边,接受他的熏陶,同级别必然极强不说,更是超越圣域九重的超级强者……难怪布置的遗迹,如此恐怖,让他们差点全军覆没。

        “丘吾古圣,不仅实力强,更为人族做出了极大贡献,咱们地窟内阻挡异灵族人的封印,基本都是他当年留下的……我们分部的苟堂主,更是他的忠实拥趸,如果知道这个遗迹为他所留,肯定亲自来了……”

        吴师道。

        “一己之力阻挡异灵族人不知多少年,这位古圣,的确是我名师堂最杰出的前辈之一……”

        “是啊,虽然功勋和孔师比,还略有不如,却也足以名垂千古的……”

        ……

        听到丘吾古圣诸多事情,众人全都双眼放光,露出了浓浓的崇拜之色。

        不管是战师还是名师,最重要的就是保护人族,不受异灵族人侵害,如果不是这位前辈的封印,各种战斗恐怕不知持续多少年了,人类也不可能过上如此平安稳定的生活。

        本以为,这里只是一个普通圣域强者留下的遗迹,做梦都没想到,居然是这位上古大能的。

        “如果这处遗迹,有前辈雕像,我会恭敬的磕上几个头……”冯勋也满是激动。

        对于这位前辈,他也是十分敬重的,没想到亲自来到了对方留下的遗迹。

        “我也是……”

        其他诸多战师,同时点头。

        “丘吾前辈,既然留下如此浩大的遗迹,肯定会留有意念,咱们继续向前,根据红叶王所说,章引邱老院长等人并没死,只是被困在某处了!同被困住的还有天叶王,咱们快点过去,免得出现什么不必要的变故。”

        强忍住将这个石碑挖走卖钱的冲动,张悬道。

        这个石碑虽然贵重,但看诸多名师和战师崇拜的样子,真要挖走,肯定会跟自己拼命,考虑再三,还是算了。

        “好!”

        众人点头,向前走去。

        刚走了几步,一位战师突然眼睛一亮,停了下来,向前一指:“你们看……”

        顺他手指看去,就见一柄长枪斜插在不远处的墙壁上,半截露在外面。

        吴师走上前来,将长枪轻轻拔出。

        “这是……半圣器?”

        瞳孔一缩。

        这柄长枪居然和冰雨剑一样,达到了半圣级别。

        这种程度的兵器,在鸿远帝国非常少见,就算是青源帝国,也不会太多,在这里居然斜插在墙壁上,看起来和垃圾一样,未免太夸张了些。

        “那里还有!”

        正在震撼,又有人喊了出来,紧接着就见他从另外一侧的墙壁上,抽出一柄半圣级别的长剑。

        “这里也有……”

        “这个居然是下品圣器……”

        伴随继续向前,越来越多的惊呼响起,时间不长,几乎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件兵器,最低的都达到了半圣级别,高的甚至达到了下品圣器。

        下品圣器,金源鼎之前就是这个级别,而在这里,扔的到处都是,想想都让人震惊。

        “这些圣器的灵性,似乎遭到了重击,已经消失了……也就是说,这些圣器、半圣器虽然同样锋利,却没了灵智,发挥不出之前的威力了!”

        将这些兵器全部看了一遍,吴师道。

        虽然这些东西,级别很高,也很锋利坚韧,但没了灵性,战斗力必将大大折损。

        “不是遭到重击,而是年代久了,灵性被时间磨灭了……”张悬摇头。

        兵器的灵性,虽然比人类寿命长,依旧有流光衰,伴随时间推移,逐渐泯灭,不可能永存世间,否则,一些厉害的人,完全可以将自己的元神封印在兵器之中,永远存活下来。

        金源鼎能够寿命这么久,是因为一直沉睡,清醒的时间,并不长。

        这牵扯到灵魂的奥秘,就算是名师也有很多不知晓的。

        “继续走吧!”

        将这些兵器收好,张悬等人继续向前,又发现了不少散落的药物、药材等宝物。

        只可惜,和之前的兵器一样,时间太久,不少都失去效果了,即便如此,将这些东西收起来,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远超过之前那个上品灵石级别的石碑了。

        也不知是因为拥有完整版地图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一路上没有任何危险,走了一会,一个宽阔的广场出现在眼前。

        广场上到处都是凹坑和碎裂的痕迹,还有数十个尸体,零散分散在四周。

        “这里经历过战斗……”众人瞳孔收缩,急匆匆来到跟前。

        “这个是……鸿远名师学院曾经的慕仁虚副院长,章引邱的左膀右臂!”

        来到一具尸体跟前,乌天穹认了出来,急忙道。

        虽然尸体的主人已经死了不短时间了,但修为达到圣域,肉体超凡脱俗,并不会这么容易腐烂,看起来依旧栩栩如生,和活着的时候没太大区别。

        “慕仁虚副院长?”张悬来到跟前。

        成为院长后,看过学院的详细介绍,听说过这位。

        鸿远名师学院,本来除了章引邱这位正院长,还有四位副院长,只不过,都随他去了遗迹,一去不回,正因如此,陆封这位炼丹师学院院长,才越俎代庖,成了代院长。

        这位慕仁虚,正是四位副院长中,实力最强的一个,没想到死在了这里。

        仔细找了一圈,并未发现老院长章引邱的尸体,张悬这才松了口气。

        虽然他没见过这位老院长,但学院的藏书库里有其画像,紫阳兽也详细说过,数十个尸体中,并没有一个符合的。

        “这里一共有十三个名师,和二十一头异灵族人的尸体!”

        清点完数目,吴师满是伤感。

        这十三位,几乎是圣域一重的六星名师,全部死在这里,悄无声息,对名师学院、名师堂都是一大损失。

        “看来当时战斗的很激烈……”张悬也有些黯然。

        想起了院长陵中,章引邱留下的那个衣冠冢。

        他知道必死,这些和他来的名师必然也知道,依旧义无反顾的来了,这份精神,令人钦佩。

        “将这些尸体带回去吧,生前无法回归故里,死后也能回到学院!”

        手掌一抓,将这些名师的尸体,收进储物戒指。

        落叶归根,他们死了,尸体却不能一直留在这里。

        “他们为何会在这里战斗?最后又都去了哪里?”

        见他收完尸体,韩会长开口。

        “不知道,不过,猜的不错,应该是章引邱院长等人,知道异灵族人会进入遗迹,跟了进来,在这里相遇,最终大打出手!”

        张悬推测。

        根据院长陵中章引邱留下的话语,应该是被逼无奈才来的。

        由此可以看出,必然是异灵族人提前知道了遗迹,他们尾随其后。

        当然,具体情况如何,没有亲眼所见,光凭猜测,无从得知。

        “大家过来一下……”

        正在推测,一位名师喊了出来,齐刷刷看去,就见他站在广场的一侧,正看着眼前的一个巨大的石头,似乎有些迷惑。

        是青竹学院的一位名师,实力不高,却十分细心。

        众人走了过去,来到跟前,看了一眼,也同时皱眉。

        是一个掌印,也不知是交战者还是设计遗迹的人留下。

        “这是激活某种封印的机关,我之前见过!”张悬来到个跟前。

        无疆界的时候,曾在石碑的一侧见过这东西,说是手印,其实是个凹坑,只要手掌放入其中,注入真气,就能激活其中的印记,解开某种封印。

        应该是丘吾古圣留下的。

        “机关?”吴师仔细看了一会,点了点头:“诸位后退,我试一下……”

        机关,有安全也有危险,谁也不知道触碰过去,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众人齐刷刷后退,做好了防御。

        吴师神色凝重,手掌轻轻一按。

        嗡!

        一声轰鸣,眼前的墙面立刻裂开,出现了九个不大的圆门,都有一人多高,带着封印的气息,一看就知道,里面依旧是折叠空间,不知有多深。

        “怎么这么多?”

        见没有危险,众人来到跟前,全都满是奇怪。

        “九为数字的极限,九个门,应该代表了数量极多,无穷无尽。”韩会长解释。

        众人点头。

        九,数之极也,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数。

        这个世界,很多功法,都以九为尊,例如,武者九重、化凡九重、圣域九重。

        九天、九州、九疑、九重、九首、九衢、九合、九逝、九关……

        “九个门,估计和阵法一样,有生有死,有景有伤,我们该选哪一个?”

        一位战师,忍不住开口。

        “这……”

        被这样一问,韩会长一愣,回答不出,忍不住看向不远处的张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