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十五章 洛若曦的建议

第一千五十五章 洛若曦的建议

        “不能?”

        众人看过来。

        “嗯,这个黑湮尘沙,将前方的路全部笼罩,应该和之前的熔岩一样,属于考验,不通过的话,就没办法进入更深的地方,永远只能在外围徘徊。”

        韩会长道。

        “嗯!”听到他的话,张悬点了点头。

        的确如此。

        这种密闭的考验,只有通过这一关,下一关的阵法才会激活,无法通过,只能停留在原地。

        想要耍技巧,蒙混过去,明显是不可能的。

        设计这个遗迹的,极有可能是丘吾古圣,这种超级强者,怎么可能给他们漏洞可钻?

        就算有漏洞,他们的实力也不足以钻过去,弄不好还会坠入更厉害的考验,生死不由自己控制。

        “根据痕迹来看,章引邱等人肯定是进入这里面了,就是……我们怎么进去?”

        在原地转了一圈,吴师眉头皱成疙瘩。

        发现了老院长的佩剑,也发现了一些战斗的痕迹,明显向这边来了。

        只是,眼前这个沙尘,连绝品灵器,都能瞬间腐蚀,修炼者根本进不去,即便可以,估计也无法深入,更别说走出范围了。

        不理会众人的着急,张悬眉头皱起,仔细看了过去。

        眼前的黑湮尘沙,和之前的雷霆之海一样,同样属于一个大阵,范围太大,就算知道缺陷,受限于实力,也无法破解。

        研究了一会,同样无奈的摇头。

        和他们的结果一样,只有硬闯过去,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咱们一路以来,不是遇到异灵族人,就是被他们埋伏……现在除了这个黑湮尘沙,再没了半点人影,会不会……如果我猜的不错,我们寻找的方向是错的!”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洛若曦突然道。

        “追查的方向?”众人不解。

        “不错,我们现在是追着老院长章引邱留下的痕迹走的,但是……万一真有异灵族人在咱们前面通过,这些痕迹,未必是真的……我们是不是可以找寻异灵族人的痕迹前行,这样以来,有可能更加安全!”

        洛若曦将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

        “这……”众人全都愣住。

        “不错,洛师说的很对!”

        张悬眼睛一亮。

        他们进入遗迹后,一直找寻老院长留下的痕迹,虽然这种做法没错,可万一这些痕迹是异灵族人布下的陷阱,就糟了。

        异灵族青田一脉的十大王者,他已经搞死七个,收服一个了,最厉害的天叶王,在毒殿虽然没见过面,却知道可怕……按照正常情况,得到地图,肯定也会来到这里……

        此时却一点踪迹都没发现,说不奇怪是假的!

        排行第三、第四的玉叶王、石叶王都来了,而且如此难以对付,排行第一、第二的,肯定更加可怕。

        一直没出手,说明……他们依仗地图,必然提前进入其中,比自己等人的速度要快!

        既然如此,他们走的道路肯定是最安全,能够轻易通过的。

        “查探一下……”

        身体一晃,飞了起来,张悬明理之眼蠕动,向四周看去。

        之前以老院长留下的痕迹为目标,其他的没怎么注意,很多地方没留意,此刻仔细观察,很快让他发现了不对劲。

        这里的确有异灵族人经过,而且就在几个时辰之前。

        “冯勋,麻烦用一下你的无垢镜!”

        落在地上,张悬伸手。

        这些异灵族人,有意的消除了痕迹,他现在的实力太低,明理之眼发挥不到极限,只是隐约能判断出有人经过,找不到具体路径。

        几个时辰内的话,战师堂的无垢镜,应该还有效果。

        “嗯!”

        冯勋点头将东西递了过来,问清楚了用法,张悬如法炮制,咬破手指点了上去。

        嗡!

        无垢镜闪烁了两下,指明了方向。

        顺着方向走了过去,仔细分辨了一会,张悬看向众人:“异灵族人的确在前面走过去了,应该是从这里进入的黑湮尘沙……”

        “从这里进去的?他们难道不怕这个?”

        一位战师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张悬摇头。

        根据无垢镜指出的方向,几个时辰前路过的异灵族人,正是从这里进入的。

        不过,刚刚也仔细研究了,这地方同样不是缺陷,风沙依旧可怕,对方到底是如何进入,又怎么会毫发无伤,就算是他,也看不出来。

        “我试一下,或许这里的风沙看起来可怕,实际上有个隐形的通道……”

        深吸一口气,吴师走了上来。

        “小心一些……”

        愣了一下,韩会长交代一声。

        这种事,在阵法中也是经常出现的。

        明明是生门,从外面看,十分可怕,用任何手段都检测不出,只有亲身体验,方能找出来。

        “嗯!”点了点头,吴师也不多说,深吸一口气,体内真气涌了出来,在体表形成了一个淡银色的盔甲。

        圣级武技,真龙银甲!

        这是他最强的防御武技,可以将全身都笼罩在内,用来对付这个黑湮尘沙最合适不过。

        抬脚向里走去。

        咔嚓!咔嚓!咔嚓!

        进入尘沙,就听到撞击的声音不停传来,如同暴雨打着芭蕉。

        前行了七、八步,吴师就面容发白的退了出来,真气形成的盔甲,此刻已然碎裂,整个人脸色发白,走路有些踉跄。

        “不行,这地方的尘沙,非但不弱,还更加可怕,根本无法通过……”

        调息了一会,彻底恢复过来,吴师摇头。

        尘沙对真气消耗极大,熔岩还能进入四十米,而这里,七、八步就算走到尽头了。

        “没办法通过,那异灵族人如何进去而且毫发无损的?”

        张悬忍不住道。

        就算天叶王、红叶王,是十大王者之首,也肯定没这么强,做不到直接进去,不受伤害吧?

        但为什么他们能够进去,自己等人却没有任何办法?

        “除非……他们用了某种法宝!”

        韩会长道。

        “法宝?”

        “嗯,一些厉害的法宝,完全可以阻挡这些风沙,如果我们现在有一件上品圣器,就可以不管不顾,直接硬冲过去,不会受到伤害……”

        韩会长点头。

        黑湮尘沙虽然厉害,对绝品灵器,遗迹一些低端的圣器有伤害,可遇到上品圣器这种级别的法宝,就没有任何用处了。

        如果有这种级别的宝物,就算不用找什么生门,都可以硬冲过去。

        “上品圣器……去哪里找……”

        他说的简单,但张悬知道,几乎不可能。

        金源鼎这么厉害的法宝,经过自己毫无瑕疵的锤炼,都只勉强晋升到中品圣器,而且还是其中垫底的,想炼制制出一枚上品,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只要没达到八品炼器师,可以说,几乎完全没有可能!

        “其实,不是上品圣器,一些特殊宝物,也是可以的!黑湮尘沙,带有腐蚀作用,正常的物质法宝,除非达到一定级别,否则,不可能承受得住!而要是灵魂类型的宝物就不一样了,不受侵害,完全可以借助其中散佚的魂力,将其挡在外面……”

        洛若曦观察了一会,缓缓道。

        她是圣人门阀后人,见多识广,知道不少秘闻和阵法的应对措施。

        “灵魂类型的宝物?这东西应该比上品圣器更难寻找吧?”

        一位战师忍不住道。

        上品圣器,只要炼器师的级别达到,材料足够,完全可以炼制出来,但是牵扯灵魂方面的宝物就珍贵了。

        通常都是天然的形成,很难炼制,能够炼制魂器法宝的炼器师,都有极高的地位,不弱于同级别的名师,甚至更加稀有。

        “是啊!灵魂类的宝物,太难找了,我们青源封号帝国名师堂,都找不到一件!”

        “我们云虚学院也找不到一件……”

        众人全都摇头。

        就算灵魂类的宝物,能抵挡黑湮尘沙,可他们也找不到,说了等于白说。

        “可惜了,我听说鸿远帝国皇室,有一株圣域菩提树,是灵魂类的先天植物,早知道这里有这东西,直接借来,就能免除不少麻烦……”

        一侧的木师,叹息一声。

        “关键谁能想到这么多,遗迹中居然会有这种诡异的阵法……”

        吴师摇头。

        “其实想到也无用,皇室的那株菩提树,我听说已经快死了,借来估计也活不成,无法驱赶尘沙,再说,这是他们皇室的命根子,肯定不会借的……”乌天穹道。

        “是啊……牵扯一个皇室的存亡,怎么可能借出来,除非,直接打过去硬抢,或者以名师堂的名义,答应某些条件,不然不可能做到!”

        几人的感慨还没说完,就见不远处的张悬,满脸发呆:“你们说什么?圣域菩提树……也行?”

        “当然,这东西虽然不是灵魂类的法宝,却是灵魂类的先天植物,用来对抗这个黑湮尘沙肯定会有效果……”

        韩会长点了点头,正想继续说下去,就见不远处的张院长,手腕一翻,一颗大树出现在掌心,被托举起来:“这东西……真的能行?”

        “这是一整颗……圣域菩提树?”

        “张院长,你是不是将人家鸿远皇室给……端了?”

        众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