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她对我不轨

第七百七十七章 她对我不轨

        洛七七只是灵魂被炎月剑激荡了一下,并未受到太大损伤,时间不长就醒了过来。

        一睁开双眼,就看到老师和胡夭夭学长,贴在一起,距离近的宛如情侣。

        尤其是后者,衣服还撕破了一块,露出白花花的肌肤,从上往下,甚至还可以看到半个弧形,心中疑惑,忍不住问了出来。

        “呜呜!七七,你终于醒了……”

        听到这个声音,胡夭夭急忙捂住泄露的春光,向后退了两步,眼中带着惊恐和悲伤,一指不远处的张悬:“我好心请你们过来吃饭,谁知……你这位老师,居然打算对我图谋不轨……这副样子,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越说越伤心,再配合受伤后惨白的脸色,活脱脱一个受流氓欺负,没办法伸冤的柔弱女子模样。

        “别闹!”

        洛七七摇了摇头:“老师对你图谋不轨?学长,你想多了!”

        “……”

        胡夭夭身体一晃,差点没晕过去。

        大姐,麻烦你看一下好不好?

        我如此凄惨,而且距离他这么近,换做任何人都会这样认为吧?

        别闹……我闹啥了?吃亏的是我好不好?

        “先不说老师不是你的对手,就算是,他也看不上你,放心吧!”洛七七一脸认真。

        她和这位张悬,相处了大半个月,共同经历过生死,不论是她还是玉飞儿,姿色都不弱于对方,跟在身边,连看都不看一眼,怎么可能跑过来调戏刚见过两面的你?

        作假,麻烦也做得认真一些!

        “噗!”

        本就有伤,听到对方毫不留情的话,胡夭夭再没忍住,再次鲜血喷出。

        这叫啥事!

        我谁?胡夭夭!

        名师学院,最有名的妖孽,只要是男人,见了没有不动心的,说自己被调戏,非但不信,还……说看不上!

        “他有啥资格看不上我?凭什么看不上我?”越想越气,胡夭夭咬牙切齿,感觉快要爆炸。

        “别激动,老师天赋无双,眼光极高,看不上你,很正常的!”洛七七安慰。

        “……”

        娇躯一晃,胡夭夭满脸抓狂。

        你确定这真是安慰?

        可我怎么觉得这么扎心呢?

        我是胡夭夭!

        居然也有一天被臭男人看不上……

        这个结论,简直让她快要疯了。

        不过,并未郁闷很久,不过怎么说,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尽管气的快要爆炸,被打击的体无完肤,还是很快平复下来,冷哼一声:“好,就算他看不上我,但他对你意图不轨,却是事实!不信,你看你的衣服!”

        既然对方对这位老师如此信任,扯到她自己身上,应该能动摇信心吧!

        “我?”

        洛七七这才注意,衣服不知何时被剑气撕破,露出了光滑的香肩。

        “真的?”

        眼睛一亮,急忙看向不远处的老师,发现他的目光清澈如水,干净的如同白纸,忍不住苦笑着摇头:“老师也看不上我的……”

        “……”

        胡夭夭再次一晃。

        这叫什么事!

        本来设计好了,让这位张悬丢丑,在自己和学生面前抬不起头来,谁知……洛七七也太相信这位了吧!

        连你也看不上,我也看不上,这家伙到底能看上谁?

        本来凭借身材和容貌,只要对付男人,没有一次不成功,无往不利的,今天却遭到了致命的打击。

        不仅如此,内脏到现在,都不停翻腾,让她脸色越来越白。

        说实话,她胡夭夭啥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

        一旦传出去,还怎么见人?

        昨天晚上信誓旦旦的在董欣、薛真阳等人面前夸下海口,今天更是让他们过来,见证自己的手段……现在,见证个屁啊!

        见证自己,狗咬刺猬无从下口吗?

        “我要杀了你……”

        越想越气,一声怒喝,再不管什么学长学弟,什么阴谋诡计,胡夭夭手掌一伸,就要向张悬拍来。

        咚咚咚!

        力量还没蔓延出来,就听到外面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一个淡淡的妇人声音响起:“夭夭,你在里面吗?”

        “老师……”

        听到这个声音,胡夭夭吓了一跳。

        “老师?难道是……卫院长?”

        洛七七一愣。

        胡夭夭拜惊鸿院院长为师,这件事,人人都知道,不算什么秘密,既然此刻称呼老师,肯定是她无疑。

        “卫院长?老师?”

        张悬也愣了一下,突然眼睛一亮,身影一晃,来到胡夭夭跟前,轻轻一抓,将她柔软的手掌抓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胸口。

        “你要干什么?”

        没想到他会突然偷袭,而且被抓住手掌,胡夭夭忍不住一愣,急忙向后收缩。

        嘶啦!

        自己的手指,不知何时已经勾住了对方的衣服,这一下收缩,直接将其撕扯开来,紧接着就看到不远处的青年,体内真气混乱,脸色一红,一口鲜血喷出,笔直向后倒飞而去。

        嘭!

        脊背撞在大厅大门上,斜靠在上面,脸色惨白,随时都会摔倒。

        “你要做什么?”

        见这家伙又抓她手,又吐血跳出,胡夭夭惊呆了,眼睛发懵,不知对方要搞什么鬼,不过,一股不祥的预感充满心头,感觉自己可能要倒霉。

        “夭夭?”

        不过,时间来不及让她细想,房间外的卫院长,似乎听到了动静,一声疾呼,紧接着大门“轰”的一声就被从外面一掌拍开。

        下一刻,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呼”的出现在大厅。

        “老师!”

        “卫院长!”

        看到此人,胡夭夭急忙躬身,洛七七也不敢迟疑。

        不是别人,正是十大名师之一,惊鸿院院长!

        “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听到有打斗动静,这才冲击来,进来之后却发现胡夭夭完好无损的站在房间中间,不远处的地上则斜躺着一个身受重伤的家伙。

        “张师?”

        低头看向不远处重伤的青年,一眼认了出来,惊鸿院院长忍不住惊呼。

        张悬也是一愣。

        不是别人,正是今天中午遇到的那个圣域强者,卫冉雪!

        怎么变成院长了?不是说是学院长老吗?

        不过,身为名师学院十大长老,说自己是长老……也不为过。

        “张师,你怎么了?”

        见这位对她有半师之谊的张师,重伤躺在地上,卫冉雪眉毛扬起,急忙看过来。

        “你来了正好,跟你说也无妨……胡夭夭她,意图对我不轨!”张悬脸色泛白,有气无力。

        “对你不轨?”

        一侧的胡夭夭娇躯一晃,差点没吐血晕死过去。

        大哥,这是我的台词!

        应该是你对我图谋不轨,然后受到谴责,被人责骂……

        怎么变成我对你不轨了?

        按照她的设计,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家伙不安好心,对她别有企图,然后就能趁机要挟,为其所用!

        现在,怎么倒打一耙了?

        此刻,她终于明白,对方为何会抓住她手掌了,刚才那一下,撕破了衣服,在加上浑身狼狈,活脱脱一个受到凌辱,而无力反抗凄惨人的模样。

        “老师……”

        一侧的洛七七捂着额头。

        她早知道老师是个不吃亏的人,这下好了,想冤枉老师,那就等着老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轨?”卫冉雪也是一愣。

        “嗯,她邀请我过来,打算向我学习惊鸿职业,我没同意,谁知便利用那柄长剑,对我和洛七七偷袭!要不是我内伤未愈,怎么可能遭到如此羞辱!”

        脸上带着悲壮,张悬咬牙。

        “你……你血口喷人!”

        胡夭夭疯了。

        学习惊鸿职业?我是邀请你来了,但我根本不知道你会啊!

        更何况,你有啥内伤?受伤的是我好不好?

        本以为她自己就妖精了,没想到对方更无耻,更妖精!

        “血口喷人?那我问你……你可否用那柄长剑,对洛七七偷袭?”张悬看过来。

        “我……”想要拒绝,胡夭夭却不知如何开口。

        她的确用长剑,对洛七七攻击了,甚至后者还因此昏迷。

        “说不出来了吧!刚才你是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杀了我,甚至还对我出手?”张悬接着道。

        “那是因为你……无耻!”胸口起伏,胡夭夭快要炸了。

        她的确说了要杀了对方,那也是因为被这家伙气的……

        “我不过是桥天境巅峰,而你却是蚕封境巅峰,相差了整整三个大级别,你就算要杀我,我也无能为力吧!”

        打断对方的话,张悬摇头,一脸的虚弱。

        胡夭夭再次一晃。

        你这都叫无能为力,真要有力了,我不挂了?

        明明是你快要将我打死了,还好意思说……差了三个大级别,脸皮咋这么厚呢?

        正想着如何和老师解释,就见她的脸色越来越沉,一声怒喝。

        “胡夭夭,你好大的胆子!”

        “老师……”

        胡夭夭从未见老师生这么大的气,吓得脸色一白。

        “你平时胡闹倒也罢了,只要不耽误学习,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居然敢对张师动手,谁给你的胆子?”

        卫冉雪气的怒火中烧。

        这位张师,对她可有半师之谊,自己欠对方的恩情,这个胡夭夭,找别人麻烦倒也罢了,居然找到他身上,让自己如何处理?

        “我……”胡夭夭全身一僵。

        “还不跪下!”卫冉雪眉毛一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