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一章 灵肉合一

第六百五十一章 灵肉合一

        白衣女子似乎并不想离开,不过,张悬知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猛地一用力。

        噗通!

        二人进入水池,之前在水中游荡的雪狐看到他们进来,也游了过来。

        “快走,不然命都没了!”

        将雪狐抓在手心,张悬着急的喊了一声,另外一只手,拉着女子,就向潭水深处游去。

        刚才他仔细观察了,前来围攻的诸多灵兽,擅长在水里战斗的,没几个,进入这里,会立刻安全不少。

        而且,这个水潭来的时候也看了,连接一条宽阔的河流,或许就能借机逃离围捕!

        呼啦!

        刚进入水池深处就听到上方一连串剧烈的晃动,看不少灵兽也跟在后面跳了进来。

        知道事不迟疑,张悬没有丝毫停歇,体内真气运转,加快速度,按照记忆中河流的方向,向前游去。

        水中果然安全了不少,刚开始还有灵兽追上来,被他挡住之后,逐渐少了起来,游了接近一个时辰,再没有其他灵兽追过来,这才松了口气,张悬向水面游去。

        憋气一个时辰,对现在的实力来说,不算什么,转头看向拉着的白衣女子,见她似乎也没有大碍。

        也对,能让这么多灵兽如此小心翼翼的围攻,实力肯定不比自己弱。

        这种人,体内真气浑厚,怎么可能闭气一个时辰就承受不住。

        呼!

        两人一兽,从水中冒出头来,左右环顾了一圈,发现没有危险,这才松了口气。

        “现在安全了……”

        一拉女子纵身跳到岸边。

        在水下游了一个时辰,这里距离刚才的瀑布,已经不知多远,其中水路错综复杂,就算那些灵兽想找,恐怕也很难找寻。

        不过,还是要小心一些,对方可是有飞行灵兽的,从空中探寻的话,肯定会容易许多。

        “先找个地方,弄些吃的,顺便将衣服烤干!”

        看到二人一兽,都狼狈至极,衣服紧贴在身上,张悬苦笑一声。

        白衣女子知道他在救自己,态度也和善了不少,听到他的话,微微一笑,点头同意。

        青稷山有不少灵兽挖出的山洞,十分宽大,找了一个没有灵兽居住的地方,二人走了进去。

        找了些干树枝,燃起篝火,这才觉得身上暖和了不少。

        虽然二人都修为不弱,但毕竟是冬天,在水下游了一个时辰,依旧觉得寒冷入骨。

        “在下张悬,不知道姑娘是……”

        将衣服烤干,从储物戒指中取了些干肉递过来,张悬变回自己的容貌,笑着抱拳。

        不知为何,感觉和这个女孩,早就认识一般,十分熟悉,不然,也不可能如此拼命救人了。

        女孩摇摇头,也不说话,而是微微一笑,接过干肉,随手撕着吃了一些,举止优雅。

        “你……不会说话?”

        见她不说,只是微笑,张悬一愣。

        自从和她认识,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最多只是笑笑,给人一种淡然如水的感觉。

        女孩摇了摇头。

        “是有什么顽疾还是……要不我给你治治?我可是一位很厉害的医师!”张悬道。

        有些人因为受伤或者修炼功法有错,也会失声,不过,只要找对方法,应该能够解决。

        他看过不少医道书籍,对医术了解极多,更有天道图书馆做依仗,帮忙治好应该不难。

        白衣女子摆手。

        “你是担心,我治不好……还是不治?”见她摆手,张悬眉头一皱。

        女孩继续摆手,神色淡然,看她的样子,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并不想让人治疗。

        “既然不想……那就算了!”

        见对方不愿意,张悬也不强人所难。

        和这个女孩在一起,不知为何,感觉心中十分安静,给人一种,远离尘嚣之感。

        “嗯?”

        安静坐者,正想找些什么话说,突然脸色一变,整个人身体一僵,不停颤抖。

        “糟了……”

        张悬拳头一紧。

        经历地心火和化清池的淬炼,肉身尽管进步了不少,可想适应巨大灵魂,还是力有不逮,按照正常情况,他应该继续修炼肉身,最好少动气力。

        谁知看到这位白衣女子遇到危险,再也忍不住,直接出手,刚才情景危急没觉得啥,此刻脱离危险,立刻感到灵魂如同针扎般的疼痛,眼前一阵阵眩晕。

        用前世的单位衡量,现在的灵魂,是45码的,肉身是42码的,虽然用点劲,依旧能穿进去,可走路多了,会剧烈疼痛,让人难以承受。

        现在的情况便是如此。

        强行钻进了肉身,依旧没达到最匹配的地步,不动用力量还好,一用,真气、肉身、灵魂就会给人一种脱离之感,让灵魂承受难以承受的疼痛。

        救下对方,本想着在她心目中留下英武的形象,结果就出现这种情况,张悬满是郁闷。

        “压制!”

        精神一动,强行压制灵魂,让其适应肉身,谁知越压制,反噬的越厉害,似乎之前强行将灵魂塞进肉身的后遗症,在这一刻直接爆发。

        “啊……”

        一声嘶吼,再也坚持不住,灵魂喷涌着从眉心而出。

        还是之前的问题,巫魂太强,肉身不够,就算之前强行将其装进去,依旧不能完美融合。

        “完了……”

        感到灵魂离体,张悬心里一凉。

        将巫魂放出来,的确能不那么痛苦,只是……巫魂离体,就等于告诉对方,自己具有巫魂师身份……想解释,也不好解释了。

        巫魂虽然是特殊职业之一,毕竟失去传承不知多少年了,又被名师堂正统所消灭,在人心目中和阴冷、诡谲密不可分。

        让对方知道了他具有如此诡异的职业……估计刚才费尽辛苦救人的恩情,会立刻消失不见。

        这叫啥事,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这时候……

        让对方怎么看待?会不会觉得自己有所图谋?

        正在纠结,不知如何是好,突然看到眼前的白衣女子站起身来,手掌轻轻一拍。

        呼啦!

        刚刚从体内窜出的巫魂,立刻被压了下去,重新回到肉身。

        同时一股特殊的气流流经全身,刚才剧烈到极点的疼痛,在这一瞬间,缓解下来。

        “这……”

        眼睛瞪圆,张悬忍不住一愣。

        他都无法控制的巫魂,对方轻轻一拍就瞬间解决,怎么回事?

        难不成……这位白衣女子的实力,比化凡八重的叶问天还要高明?

        要知道,巫魂出体,就算是叶问天,也没有什么办法的,不然,也不会将自己扔在石桌上,不着急出手相救了。

        正在疑惑,想要询问一句,顿时感到一阵疲倦,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昏迷中,似乎感到自己的灵魂,和肉身再次契合,没了之前的桎梏……

        不知过了多久,清醒过来。

        “嗯?”

        揉揉眼睛,坐起身来,果然感到灵魂和肉身没了之前的冲突,说不出的轻松。

        “我的肉身并没变得强大,而是灵魂,好像被什么重新凝练了一番,变得更加精纯,钻入身体,也轻松了许多!”

        眼睛一亮。

        他的肉身还是以前的那副样子,不过,灵魂却变得更精纯了,虽然还是接近十米的巨无霸,却更加柔韧,进入肉体,再没了之前,难以控制的感觉。

        “试试!”

        闭上眼睛,灵魂对全身梳理了一遍,顿时感到每一块肌肉,每一个细胞都在掌控之中,灵魂对肉身,有了完美的把握。

        这种感觉,就算之前,都没有过。

        “这是……完美级灵肉合一?”

        拳头一紧,张悬兴奋地颤抖。

        化凡五重,可以做到灵肉合一,不过,这种所谓的合一,只是将力量控制的更加精细,超过一般修炼者罢了。

        传说,达到完美级,可以内视,观察肉身的变化,对受损之处进行修复。

        达到这种境界,神清而气明,肉身白玉一般完美无瑕,就算化凡九重都不可能做到,唯有圣者,方可如此……他一个巫魂修炼者,居然达到了!

        “不过……灵肉彻底融合,不会巫魂无法离体了吧?”

        兴奋的同时突然一愣。

        这种灵肉完美融合,是武者才能做到的,巫魂师从未听说过……难不成,昏迷这段时间,魂魄和肉身彻底融合,导致巫魂能力消失了?

        真是这样,就算灵魂能够彻底控制肉身,也没什么可高兴的。

        巫魂手段,就算在上古诸多职业中,都是比较靠前的,有其他职业,难以抗衡的优势,就好像之前吸收化清池的灵气,其他任何职业,是都不可能做到的。

        急忙调动巫魂功法,试验了一下,顿时发现灵魂依旧可以离开肉身,随意行走。

        这才松了口气。

        灵魂回归肉身,站起身来,环顾一周眉头一皱。

        只见山洞里,安静异常,篝火早就熄灭,周围一个人影都没看到,之前救下的那位白衣女子,已然失去了踪迹。

        “姑娘?”

        忍不住喊了一声,正想出去找找,就见不远处的石壁上,一行娟秀的字迹出现在眼前。

        “你救我一次,我救你一次,互不相欠,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张悬一呆:“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