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名额分配的规则

第六百二十八章 名额分配的规则

        “我……无话可说!”

        想了半天,罗钊叹息一声。

        他是实在想不出到底怎么回事。

        葫芦里的,是一早上让人在蒲芳斋买的【千杯醉】,怎么都想不到,变成了疗伤圣药!

        可以说,现在是百口莫辩,怎么都解释不清了。

        如果说不是抢了人家的东西,为何对方,知道自己储物戒指中会有这个能够给人疗伤的药酒?

        承认抢了……又觉得满是委屈。

        要知道,名师之间顾及身份,他最多言语挤兑两下,连洪师动都没动过的……啥时候抢过东西啊!

        而且还是如此珍贵的药酒!

        “你也不用觉得委屈,如果怀疑我们诬赖你,今天帮洪师治疗完伤势,还剩下一杯药酒,现在可以展示给你看看!”

        知道他心中所想,张悬淡淡说了一声,手腕一翻,掌心多出一个酒杯,其中酒香四溢,四处飘散。

        “谁愿意试试这杯酒的效果?”

        看向周围。

        “我来……”冯宇站起身来,一脸坚定。

        “哦,毕师,还是你吧!”张悬低头道。

        “……”冯宇。

        “咳咳!”

        正在喝酒的毕江海,差点被酒水呛死,只好站起身来,一脸的无奈:“我自己来吧!”

        说完,并指做剑,一道真气激射而出,在手臂上瞬间划出一道伤痕,鲜血流淌。

        轻轻一笑,张悬将杯中的酒倒了过去。

        滋滋滋!

        几个呼吸过后,伤口完好如初,没有一点痕迹,和之前桌上那瓶药酒的效果完全相同。

        “太子殿下、吴师,这下们可以证明了吧!”做完这些,张悬再次抱拳。

        “可以证明!”

        叶前点头。

        准确知道对方储物戒指中的东西,还拿出了相同功效的,已然证据确凿。

        “身为五星名师,抢夺别人宝物,据为己有,简直罪无可恕!”

        一甩衣袖,叶前再次看向罗钊,眼中满是愤怒和厌恶。

        之前对这位诸侯国的名师,还有些好感的,没想到竟然做出这种事,让人不耻。

        “洪师、张师,幻羽帝国出现这样的名师,是我的责任,不知……你们想如何处理?”

        通过刚才洪师的称呼,也知道这个青年姓张。

        “虽然他抢走我的东西,但今天是殿下为贵客接风,如此喜庆的时候,我也不想闹事。只要他那那葫芦药酒交出来,便再去追究!”

        洪师抱拳。

        “我和洪师的想法一样!”张悬也点头。

        “不追究?”

        众人全都一呆。

        本以为,罗钊如此逼迫,现在有太子做主,洪师肯定会让他难堪,甚至丢掉名师资格,做梦都没想到,只要交上药酒,便不追究……

        这是什么肚量?

        看看,都是诸侯国的五星名师,你天天想搞死人家,让人家丢丑,而人家明明占理,却不卑不亢,雍容大度!

        就连太子、吴师,再次看向洪师、张悬,不由高看了几分。

        “罗师,你听到了吗?这瓶药酒,你是归还,还是继续自己留着?”

        太子看过来。

        “我……归还!”罗钊也有些发呆。

        本以为对方诬陷成功,肯定会乘胜追击,让他身败名裂,做梦都没想到,人家根本没那个意思。

        “既然你将这瓶药液归还,吴师,这东西就当做我们鸿丰帝国这边的见面礼!”

        洪师一抱拳。

        “这……”

        吴振迟疑了一下,随即眼中闪过激动之色,点了点头:“在下就替六公主,多谢洪师了!”

        这可是疗伤圣药,任何皮肉伤,只要滴上一点,就能完好无损,有了这东西,就算以后受伤,也不用怕了!

        “没什么!”

        洪浅抱拳坐了下来,再次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青年,眼中好奇之意越发浓郁。

        刚才罗钊、陈越、冯宇三人联手逼迫,他已经做好了丢人现眼的打算,做梦都没想到,张师一出手,立刻力挽狂澜。

        不仅如此,还将罗钊弄的差点崩溃。

        罗钊抢没抢他东西,他知道的一清二楚,怎么……说着说着,事实确凿,对方无法辩驳了?

        “张师,刚才的事……”

        实在忍不住,传音过去。

        “哦,一点掩人耳目的小把戏罢了,老师教的,不足一晒!”张悬点头。

        刚才的事,很明显是罗、陈、冯三人联手做局,想让洪师跳入其中,丢人现眼,真要那么做,他们化清池名额,基本无缘了。

        所以,才忍不住出手。

        至于那个能治伤的药酒,洪师惹得罗钊施展武技,天道图书馆看出了他好酒如命的缺陷,推测储物戒指中储存美酒,也就变得十分简单。

        其实,那葫芦里的,的确是普普通通的酒,能够疗伤,是因为他摇动酒壶的时候,注入了几道真气。

        天道真气无形无质,混进刺鼻的酒水中,六星名师都发现不了,更别说众人了。

        后面洪师饶过对方,自然也是他的意思。

        开除一个五星名师,事关重大,真要追究,必然引的总部来人,刚才的说辞,糊弄一下还行,详细排查的话,很容易露出马脚。

        尤其是药液的来源,总不能再让“杨师”出来吧?

        还不如不去追究,顺便给太子等人留个好印象。

        物极必反,盛极必衰,已经占了便宜,切记穷寇莫追。

        知道是杨师教的,洪师挠挠头不再多问。

        牵扯到杨师这种高级别的名师,是他无法理解的,与其纠结,还不如不再多想。

        ……

        “感谢诸位的礼物,今天除了给吴师等人接风,还有一件事,想必不用我多说,大家也都明白了!”

        知道这件事追究下去,将会在学长面前失了面子,叶前太子环顾一周,转移话题。

        “明白!”

        听到重头戏来了,众人全都正襟危坐,神色凝重。

        今晚的晚宴,一来接风,让众人和几位名师学院的学长们认识认识;二来,确定名额的重新分配。

        接风……只来了吴师一个,又闹出这么多事,肯定进行不下去了,还不如直接划分名额,或许还能挽回些颜面。

        “化清池,是我幻羽帝国的建国根基,对合灵境极其以上的强者,有极大效果。诸位经过层层考核,来到帝都,自然就是为了能够进入其中潜修,从而修为大进!”

        叶前笑了笑:“只不过,今年与往年不同,需要从诸位这里拿出三个名额!”

        “我知道这些名额,对于诸位十分重要,所以请你们过来,商议一下,定个什么样的规则,在不伤和气的情况下,顺利选出,也不耽误明日化清池的开启。”

        “一切听从殿下裁决!”众人齐刷刷抱拳。

        “事关大家的名额,我也不敢做专,还是一起想想,有什么好的办法,提出来,一起商讨!”叶前道。

        “太子殿下,鸿丰、丰原、潜风、逐月四个诸侯国,分摊三个名额,肯定有人能够分上,有人分不上,有失公平。我有个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沉默了片刻,陈越站起身来,当先开口。

        “说来听听!”叶前看过来。

        “很简单,既然每个诸侯国都只有三个名额,我看不如以诸侯国为单位,四国之间,来个比试,排名最后的……直接失去资格!”

        陈越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至于如何比赛,那就简单了,今天大比的前三名都到了,就让他们之间比试一下,三局两胜!也就是说,每个诸侯国,将各自的前三名派出来比试,每人比一场,连赢两场,就算诸侯国获胜……输了,只能认输!”

        “陈师的方法,我同意!名额牵扯他们自身的利益,比试起来,自然更加卖力,而且,就算输了,也只是自己技不如人,怨不了各自的诸侯国!”

        冯宇也开口。

        “我也同意!”

        罗钊点头附和。

        “用自己的努力争夺名额,符合名师堂自强不息的精神!”吴振点头。

        “那好!”

        想了一下,叶前也点头同意。

        对方这个建议,说实话,还是不错的。

        以诸侯国为单位,更能激起修炼者团结一起,同仇敌忾的精神,让其更好的努力。

        “不过,既然比试,总要有内容,不知在比试内容上,诸位有何想法?”

        叶前继续问道。

        “这个我也做过考虑!”

        陈越笑了笑,继续道:“名师之间的比试,大比最为合适。不过,这种比试,牵扯各方各面,无数内容,一个简单的争夺名额而已,不用如此复杂。不如,就比试修为吧!化清池对实力有帮助,想要取决名额,自然需要最强的武力,最为直接,也最简单!”

        “是啊,比武最好!”

        “也省的麻烦。”

        冯宇、罗钊随口迎合。

        “哼!”

        听到这话,洪师和张悬则对望了一眼,这才明白他们的目的。

        对方三个诸侯国的前三名,都服用了合灵丹,修为大进,实力最弱的,都比罗璇等人要一个级别,真要比武,如何能是对手?

        就算张悬这个怪胎不怕,但每人只能比一场,三局两胜……罗璇和毕江海输了,同样没办法。

        看来对方知道拦截不成,想了这个办法。

        无耻之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