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彻底崩溃的吴长老(下)

第五百三十五章 彻底崩溃的吴长老(下)

        “这是怎么回事?”

        “吴长老要干什么?”

        这边交战正酣,后面的名师,一个个大眼瞪小眼,都觉得有些懵了。

        怎么个情况?

        刚才吴长老不还很正常吗?

        怎么又是头上冒烟,又是炸碎桌子,现在更好,还不停乱走,好像在施展什么阵法……

        不就考核心境……至于一惊一乍的,又跳又蹦的吗?

        “吴长老……是不是疯了?”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让所有人情不自禁的哑然。

        貌似……他现在的模样,的确跟疯了一样……

        “不是疯了,而是瑶琴八卦步!只是……吴长老怎么把这招使出来了?”

        人群中一个四星名师眉头一皱。

        “你知道这个步法?”

        坐在一侧的一位长老,不明所以,忍不住看过来。

        “当然知道,这是吴长老最强的攻击手段,将阵法和魔音完美配合……”

        说到这,这位四星名师停顿下来,道:“【七剑杀之祸】你应该还能记的吧!”

        “当然记得,号称万国城百年来最恐怖的祸患!赵盟主派出无数高手,都无可奈何,最后求助了名师堂,是你和吴长老联手解决的!”第二位长老点头道。

        七剑杀之祸,是万国城的一次恶性事件,杀人凶手,每次动手,都会在死者身上留下七个窟窿,不管实力多强,哪怕是化凡四重,一样七剑斩杀!

        连续斩杀十几位化凡四重强者,引起了整个联盟的恐慌,赵盟主亲自带人围捕,结果还是让对方逃走了。

        没办法求助到了名师堂,当时康堂主还没继任,上任堂主派了吴长老和眼前这位,一起出手,集合了数十位化凡四重强者,将其围堵在死路,这才成功斩杀。

        这件事闹得动静很大,让人谈之色变,不少老人,都不愿说起,怎么他突然提起来了?

        “当时和那位七剑杀,狭路相逢,对方的实力之强,比起此刻的康堂主都丝毫不弱,是吴长老用上了瑶琴八卦步,对他进行音波攻击,扰乱心智,这才一举得胜!不然……就凭我们的实力,想要留住,几乎不可能!”

        第一个说话的长老脸色凝重。

        当日的场景,到现在还历历在目,要不是吴长老关键时刻,施展魔音能力,扰乱对方精神,别说斩杀,弄不好,全军覆没,都伤不到一根毫毛!

        能称为万国城百年内,最大的祸患,七剑杀绝不是浪得虚名,鬼魅般的七剑,就算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背后冒出冷汗,无法抵挡。

        “对付七剑杀,用上这个步法?那……”

        第二长老脸色一白,身体发颤,七剑杀,可是堪比堂主的绝世人物,这种人物,瑶琴八卦步配合疯魔曲,都有效果,那……对面的青年能够承受得住吗?

        一旦承受不住,岂不会当场格杀?

        “吴长老怎么回事?怎么对一个晚辈用出这种手段?”

        明白怎么回事,第二个长老气的脸色涨红。

        这位张悬,就算来的晚,不按常理出牌,毕竟是晚辈,你堂堂名师堂长老,四星巅峰名师,对他下如此狠手,未免太过分了吧!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怎么感觉,他虽然用出了这招,非但没占到便宜,还处于下风?”第一个说话的长老看了一会,满脸古怪。

        “下风?”

        第二个长老一愣,忍不住看了过去,一看之下,瞳孔一缩。

        只见此时的吴长老,不光头上冒蒸汽,浑身上下都气息沸腾,宛如被刚扔到锅里煮了一般。

        脚下的步子尽管没有丝毫停歇,却走一步,吐一口鲜血,如同被人用巨锤,不停砸着胸口,情不自禁。

        尼玛!

        到底发生了什么?

        施展连七剑杀都承受不住的音波攻击别人,自己却不停吐血……眼前的一幕也未免太诡异了吧!

        “是这位张师……”

        第一个长老,终于明白过来,声音略带颤音。

        “嗯?”

        “这位张师,用长枪敲击阵盘的声音,听起来虽然杂乱,却每一下都撞击在疯魔曲最薄弱的环节,让吴长老体内的真气受到激荡,最终受伤……”

        第一位长老道。

        “还能这样?”第二个长老眼睛瞪圆。

        做为四星名师,见多识广,可这种情况,还是闻所未闻。

        “我也觉得奇怪,不过,除了这个,我也想不出其他什么理由了!”第一个长老声音低沉,似乎分析出了结果,就连他,也不敢相信。

        一个化凡一重巅峰的小家伙,用枪和阵盘敲击,硬生生震的四星魔音师吐血……

        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

        “以音破音!”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康堂主想起什么,面容也是一白。

        “以音破音?”苏、凌两位长老忍不住看过来。

        “嗯,这是高级魔音师,对付低级魔音师的方法,和武者的碾压一样,利用声音攻击对方音波中的弱点,导致对方真气混乱,身受重伤!”

        康堂主缓缓道。

        “那……还请堂主出手,救下张师,他极有可能代表咱们名师堂参加大比,千万不能出事……”

        苏师一脸焦急。

        “他出事?”康堂主面皮一抽:“出事的是吴长老,而且看样子,快要坚持不住了!”

        “坚持不住?”

        苏师、凌师这才发现,吴长老边走边吐血。

        “那……堂主,只是考核,没必要弄的身受重伤……还请出手阻止!”

        凌师道。

        “阻止?以音破音,和比拼真气一样,除非一方落败,不然是没办法停止的!要是能停止,刚才吴长老早就停下了……还用得着施展瑶琴八卦步,甚至被震的快要死过去?”

        康堂主摇头。

        魔音攻击,牵扯到灵魂攻击了,奥妙复杂,和真气完全不同,坚持不住,最多受伤,可一旦阻止,弄不好就会冲击脑海,让修炼者变成白痴!

        正因为如此,这种对碰,一旦开始,除非有人落败,否则,绝不可能停下!

        “不是考核心境刻度吗?怎么……弄成音波攻击了?”

        苏师二人脸色发白。

        不是考核心境吗?怎么打起来了?

        还弄出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早知道这家伙会闯祸,可没想到,考核个心境,也闹得动静这么大……

        苏师、凌师对望,都觉得有些抓狂了。

        “我也……搞不懂!”

        康堂主更是一脸沮丧。

        堂堂名师堂堂主,万国联盟第一人,面对这种情况,束手无策,想想也够郁闷的。

        最关键的是……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连他都没搞懂!

        真是醉了。

        ……

        “发生了什么?”

        “他这是刻画阵盘?”

        其他名师震惊的欲仙欲死,落花公子、付笑尘等人也瞪大眼睛,觉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刚才他们亲身经历了疯魔曲攻击,知道这首乐曲的强大!

        吴长老坐在原地,云淡风轻都抗不住,现在走着八卦步,如何能够抵抗?

        可为何……他对面的那个青年,一点事没有?

        “应该是这家伙得到了某种古怪的音乐,借助阵盘敲响,克制住了吴长老的疯魔曲!”过了半天,付笑尘想起一种可能,忍不住道。

        除了这个说法,实在想不出其他的了。

        如果没猜错,肯定是这个叫张悬的家伙,不知什么狗屎运,学会了一种克制吴长老的乐曲,这才导致长老这么被动。

        “克制住长老的疯魔曲又如何?这次考核的是心境,检验的是一曲完毕,在阵盘上刻画的纹路数量和图形!他把阵盘当鼓来敲,就算敲的再好也是白费!”

        若欢公子哼道。

        几人一愣,同时点头。

        是啊,这次考核的是心境,不是考核你战斗力的,就算把吴长老弄的吐血,没在阵盘上留下足够多的纹路和痕迹,也是枉然!

        “放心吧,我看他的长枪在阵盘上乱刺,没有任何章法……故意对抗吴长老,弄的满城风雨,也不过哗众取宠罢了!”

        大手一摆,若欢公子继续道。

        刺得再多,攻击力再强,没用!

        就和考试一样,让你回答一加一等级几,你把微积分公式的推理过程写上去,再高水平,答非所问,也是错误答案!

        “疯魔曲马上就要完了!”

        正在冷哼,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众人齐刷刷看了过去。

        只见此时的吴长老,边吐血边向前行,已经来到距离张悬不到三米的地方,双方交战的声音,也愈发响亮,听在耳中,杂乱不堪,已然分不出倒是哪是疯魔曲,哪是敲击声了。

        不过,按照时间推算,三分多种的疯魔曲,应该马上就要结束。

        “但愿……吴长老没事!”

        看到吐了不知多少口鲜血,脸色白的跟死人一样的吴长老,众人心底暗暗祈祷。

        ……

        和众人猜的一样,的确马上就要结束了。

        疯魔曲再长也有时间限制,而现在,已经到达终点。

        “好了!”

        长枪不停抖动,张悬松了口气,刚才一直按照乐曲缺陷碰撞阵盘,与之对抗,并未观察周围。

        此时,马上结束,忍不住吐出一口气。

        手中长枪一抖,将最后一个音节敲完,忍不住转过头来,随即看到一张发白到崩溃的脸。

        “啊!”

        吓了一跳,张悬手掌一抖,长枪直接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