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酒醉一梦觉

第四百六十五章 酒醉一梦觉

        “你?”

        所有人一愣。

        赛阁主更是眼睛一翻。

        从孙强口中,他知道对方是书画师,可……就算书画师,想要知道八百年前吴轩子作画的真实意义,也几乎不可能吧!

        更何况画中的鸟雀,既不是灵兽又不是蛮兽,谁也认不出来,如何题名?

        一旦错了,不光卖不出价,还等于将一幅如此珍贵的作品,彻底毁坏。

        “这个……”

        骆秦也是满脸尴尬。

        他详细说明,是想让眼前这家伙打消胡思乱想,谁知听完要自己题名……

        你想钱想疯了吧!

        要是题名这么容易就能道出真韵,这些年也不至于,从未听说谁成功了。

        呼!

        懒得理会他们的表情变化,张悬手腕一翻,已经取出了笔墨,并将画作摆放在房间的书桌上。

        别人想要鉴别这幅画的名字,需要揣摩作者的用意,各种烧脑,也很难做到一模一样,他不同!

        天道图书馆直接可以给出名字,分毫不差。

        真要写,肯定能道出真韵,让书画增值。

        “你……不会来真的吧!”

        见他填上墨,马上就要动笔,赛阁主忍不住来到跟前。

        “三思而行,这可是……先辈们留下的至宝……”

        这件宝物,在鉴宝阁传承了这么多年,亲眼毁在面前……实在不忍心。

        “既然能增值干嘛不题?”张悬微微一笑。

        “可万一失败了呢……”赛阁主满是着急,正想继续说下去,就见孙强来到跟前,满是火热。

        “赛阁主,看你的表情,是不相信我家少爷能道出真韵?要不……咱们打个赌,不来大的,就三千灵石!”

        “……”赛阁主身体一晃。

        这都啥跟啥嘛!

        你们主仆二人,能有一个正常的不?

        一个非要题名,一个还自信的打赌……有没有搞错?

        脸色难看,很想答应赌约,可一想到悲惨的陈长老,就有些心虚和胆怯。

        这家伙,可是连流觞曲水操控台都能认可的超强人物……或许真能道出这幅画的真韵。

        “打赌……还是算了吧!”

        脸色一白,连忙退了下去。

        “呃?”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骆秦瞪大眼睛。

        赛阁主很明显不相信这个张师能够题出正确的名字,本想劝阻,谁知下人说了一句话,就吓得直接退走……

        咋回事?

        啥时候阁主这么好说话了?

        正在奇怪,突然感到周围的灵气疯狂涌动,向不远处汇聚,一声声宛如鸟雀的鸣响,陡然生出。

        啾啾啾!

        声动九霄,响彻整个拍卖场。

        “呃……”

        顺着声音响起的方向急忙看了过去,只见他一迟疑的功夫,那个张师不知何时已经在画卷上写好了名字,书画上的鸟雀“看到”,仿佛证实了自己的身份,兴奋的不停嘶鸣,凌空飞舞。

        “这是……真韵激荡,灵智破凡?我靠……这、这他妈怎么回事?”

        嘴唇抽搐,骆秦身体剧烈颤抖。

        “灵智破凡……这是第七境作品,六星书画师才能做到……”赛阁主也眼前发黑。

        刚觉得人家不可能成功,谁知一题名,不光道出真韵,更让真韵激荡,灵智破凡,这……这……不会是真的吧?

        书画前六境分别为录实、灵动、意存、惊鸿、化灵、灵智!

        一般的三星书画师,也只达到化灵级别而已,灵智境,也只有四星、五星书画师才能做到。

        第六境灵智之后,还有第七境,也就是赛阁主所说的,六星书画师才能达到的……灵智破凡。

        此时画中的动物、植物,都和活了一样,拥有了自己的神智,甚至还可以认主,飞翔到书画外面,一两天都不会消失……

        也就是说,领悟了这种意境的书画师,只要作画,可以轻松画出鸟雀,翱翔长空,驰骋云霄。

        据说曾经有一位厉害的六星书画师,在墙上花了一头仙鹤,破壁而出,带着破云离开,留下了仙人踏鸟而去的传说。

        本来这幅画,只是六境巅峰,距离突破还有很大一段距离,题名道出真韵,也最多只能保持着不违和,不掉级……

        没想到,这家伙一题,不但突破了这个极限,还让其瞬间突破,达到了第七境……

        我去!

        是我疯了,还是这家伙疯了?

        你是怪物吗?到底……怎么做到的?

        浑身僵直,双眼发狂,同时暗自庆幸,没和孙强打赌,不然,输的不光是陈长老,就连他,也会一穷二白,只剩下底裤了……

        其实不光他们抽风一般,整个拍卖场也全部哗然,就连正在进行拍卖的【寒阴剑】也忍不住停了下来。

        书画上的鸟雀飞舞,不光局限在包间,更是顺着窗户来到了拍卖场,一个个火红的飞鸟,宛如傍晚的烟霞,照耀四方,光芒四射,璀璨夺目。

        “这是……什么?”

        “这些鸟雀是虚幻的生灵,是有人作出了七境画作……”

        “七境画作?六星书画师?这、这……”

        “倒是是哪位前辈?这幅画要出售,花再多钱我都愿意……”

        “是啊,我也愿意!”

        ……

        看到漫天的鸟雀,拍卖场浮现出如此瑰丽的场面,所有人都满脸疯狂,一个兴奋的满是火热。

        万国联盟最厉害的书画师,也只有四星巅峰。

        只有传说中,800年前的吴轩子,达到了五星,但可惜……没留下作品。

        一下冒出一副六星书画师才能做出的画作,如何不让人兴奋?

        “这……不会又是那位张师鼓捣出来的吧?”

        主持拍卖的陈长老,见直接冷场,再没人理会他,忍不住向鸟雀出现的房间看了过去,一看之下,眉头一皱。

        这是阁主的包间……能一下搞出这么大动静的,他实在想不出其他人……恐怕也只有那个深不可测的青年了。

        ……

        外面陷入火热,这边张悬将毛笔收了起来,微微一笑看向一侧呆若木鸡的骆秦:“不知这样,值不值五千?”

        “五千?值,绝对值了……”

        这才清醒过来,骆秦连忙点头。

        带有题名的六境巅峰画作,就能价值五千灵石了,这第七境的……就算卖一万,恐怕都有人愿意!

        随手写了几个字,就让画作价值翻了二十倍,这……何止是一字万金,简直可以说一字十万金、百万金都不止了!

        恐怖!

        忍不住向画卷上看去,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名字,能让一副六境巅峰的作品,达到七境,一看之下,身体一晃,差点栽倒。

        只见歪歪扭扭写了五个字——【酒醉一梦觉】!

        这五个字,不是任何字体,看起来仿佛醉酒刚醒,神态迷惑时留下,虽然歪斜,却蕴含特别的味道。与画面上的怪鸟,交相呼应,相得益彰,非但没有违和,更有一种完美相容,安静如一之感。

        “酒醉一梦觉?大梦初醒……这、这是这幅画的名字?”

        骆秦抓头发。

        别人看到书画中的怪鸟,肯定想的是,这鸟叫什么,什么来历,并且以此为名。

        这家伙倒好,直接写醉酒大梦初醒……谁知居然他妈的……对了!

        难不成……传说中的吴轩子,是喝醉酒大梦初醒做得这幅画?

        真是这样,也太难猜了吧!

        而且……这家伙到底如何知道的?又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正确?

        “不错,这幅画是吴轩子喝醉酒画的,一觉醒来,留了这个名字!”张悬道。

        “可……可……那鸟到底是什么灵兽?我为何从未听说过?”

        没想到还有这种来历,赛阁主忍不住问道。

        这幅画,当初他闯流觞曲水的时候,也遇到过,曾经为其翻遍了不知多少书籍,都没找到答案。

        既然是吴轩子作的,这些鸟总该有个名字吧。

        “它们……哦,他们是白皙鸟!”张悬道。

        “白皙鸟?不对啊,白皙鸟翅长、紫喙、金爪、红头,而且体型略胖,这些鸟非但没有这些特征,更显得瘦长……”

        这次不光赛阁主看出问题,一侧的赵非武也忍不住开口。

        白皙鸟,是一种极其常见的灵兽,主要特征很容易可以认出,而眼前这些怪鸟,没有一点相同,怎么可能是这东西?

        如果真是这玩意,不用他说,赛阁主等人也肯定早就认出,认出作品了。

        “哦,吴轩子作这幅画的时候,喝醉了,将白皙鸟画错了,就成了这个样子……”

        张悬解释。

        “画错?”

        众人同时乱颤。

        堂堂五星书画师,将最普通的白皙鸟画错?

        “是啊,他将这幅图画错,题完名字后,又觉得荒唐,酒醒之后,觉得一旦流传必然影响名誉,可撕掉又有些可惜,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于是……直接将名字和落款全部去掉了,这才有了这副无头无尾的作品!”

        张悬道。

        天道图书馆记录的缺陷中,有详细的记载,刚开始看到也觉得荒唐。

        但事实就是如此。

        如果没有这么荒唐的事,从未留下墨迹的吴轩子,怎么可能留下墨宝,鉴宝阁又怎么可能得到这样一副作品!

        “这、这……都是你鉴定出来的?”

        赛阁主牙齿打颤,像是看到一个不知名的怪物。

        (明天爆发,大家想看四更、五更还是更多,月票拿来,嘿嘿!不过,明天老涯要参加行政事业单位双基、一学一代的考试,中午才能回来,下午开始爆发。月票大家提前投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