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轩辕大阵

第四百三十八章 轩辕大阵

        鸦雀无声。

        丁牧刚宣布自己成为国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就来了这个,整个祭天台的所有人都傻了。

        万国联盟距离这里足有几十万里,就算才乘坐至尊巅峰的蛮兽,也需要几十天才能来到,直接传来特使手令……未免太快了吧!

        “这……不可能!不可能……”

        眼珠子快要掉在地上,丁牧都要疯了。

        玩我是不?

        这才刚当上国王,逼得对方不敢动手,眼见胜利在望,来这么一出,还怎么号令天下?让人信服?

        封号王国,是万国联盟封的,后者不予承认,说再多也没用啊!

        “陛下,这个……是真的特使手令,我曾经见过……”

        见他怀疑,一个大臣一脸紧张的走上来。

        特使手令,代天巡视,万国联盟四个字,带有着特殊的威严,任何人都模仿不出来的。

        只看了一眼就知道,绝对是真的。

        “来人,左相胡言乱语,影响国本,就地杖杀!”

        本就抓狂,见这家伙如此不长眼色,丁牧猛地转头,大声呵斥。

        “殿下……”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也不知该遵守还是拒绝。

        “你们……”

        见他这位国王下了命令,没人理会,丁牧气的双眼赤红,正想继续,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万国联盟不予承认,你这个国王就是假的,没有会听从你得命令!”

        转头看去,就见张悬已经来到不远处,冷冷看过来。

        其实到现在他也有些疑惑。

        本来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不管对方是不是国王,都会出手,没想到会出现万国联盟不承认这一幕。

        这东西出现,代表对方的国王身份名不正言不顺,就算杀了,也没人敢说什么。

        “不听我命令又如何?你难道以为我没了他们,我会怕你?你的实力虽然很厉害,但是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

        没了国王位置,属下又命令不动,名师堂此刻又不站在他这一边,丁牧知道,除了硬拼,已然没了道路。

        狰狞的面容如同饿狼,死死盯着眼前的青年,突然向前一抓,将王位前的玉玺,拿在掌心。

        玉玺在手,整个人的气质变了,仿佛成了一座高山,镇压四方。

        气息之强,就连半步化凡都要暂避其峰。

        “我丁氏一门,能够得到方圆数十万公里的沃土建立王国,被赐封号,传承千年不倒,其他王国不敢来袭,并非依仗简单的蛮力,而是……阵法!”

        “轩辕王城,经过多年维护,各种建筑,融合日月星辰,早已形成了一个四星初期的大阵!想杀我,你就先死吧!就算当不上国王,也会拉你陪葬!”

        一声咆哮,手中的玉玺飞了起来,瞬间引动阵法,整个王城,像是被激活,一道强大到极点的威压,从天空降落下来。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感到身上一紧,宛如被某个阵法禁锢了身形,只要乱动,就会被轻易斩杀。

        “是……轩辕大阵……他居然启动了轩辕大阵!”

        人群中,一个大臣脸色一白,全身一软,坐倒在地。

        “轩辕大阵,那是什么?”

        不少人并不知情,一个忍不住问道。

        “传说轩辕王国的建国老祖,是一位强大的阵法师。一统王国后,建立国度,选中了这个地方,以山脉、河流,各种建筑为阵基,建造了一个逆天大阵。就算化凡境初期强者,陷入其中,都能轻松斩杀!”

        “这个阵法,由玉玺激活……是整个王国最后的守护。一旦使用,在场的所有人都抵抗不了……”

        这位大臣不停颤抖。

        刚才丁牧吩咐众人斩杀这位名师,谁都没听话,现在好了,启动大阵,将所有人都困在其中,真要算账,如何抵挡?

        听到这话,感受到周围狂暴肆虐的阵法,众人也全都骇然变色。

        本以为没人听从命令,本身实力又与对方差的太远,已经不足为虑,怎么都没想到,背后还隐藏了这样一手。

        连化凡境初期都能斩杀的阵法,恐怕已然达到了四品!

        实力达不到,是绝对逃不出去的。

        看来……这次真完了!

        ……

        “你是……万国联盟的特使?”

        下面慌成一团,空中的蛮兽背上,魏余青看向眼前的少年,拳头捏紧。

        从毒殿就知道这位“公子”的身份很高,地位尊崇,否则也不可能让古牧的老师,堂堂四星毒师,恭敬从命。

        可即便如此……怎么都也没想到,居然是联盟的特使。

        手持令牌的特使,如同联盟的国王陛下亲临,任何诸侯王国胆敢质疑,可以先绞杀再上报!

        可以说,只要在联盟境内,拥有无上的权利。

        而手持这样大权的人,竟然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要不是亲眼见他扔出令牌,出现了刚才那一幕,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嗯!”

        “公子”点头,并不解释,而是低头看向下方已经运转的阵法,眉毛皱起。

        片刻后看向身边的老者。

        “可有办法破解?”

        “公子知道,我并不擅长阵法!”

        金从海脸色一红。

        虽然是化凡境强者,可只精通用毒,对阵法并不擅长,下面的这个阵法,庞大辽阔,就算真正的四星初期阵法师过来,都很难解决,更何况他了。

        “这个阵法,借助山川地势,再加上布置的时间久了,从未用过,早已汇聚了强大的能量,别说我,我怕……就算康堂主来了,也没任何办法!”

        迟疑了一下,这位古牧的老师,继续道。

        就算不擅长阵法,身为万国联盟的化凡境强者,眼力和见识还是有的,能够轻易看出这个阵法的可怕。

        别说他,恐怕就算康堂主,也无法解决。

        康堂主不光是名师堂堂主,也是整个万国联盟最厉害的阵法大宗师。

        他都破解不了,足见可怕。

        “我知道这个阵法厉害,那……你可有办法救他?”“公子”忍不住道。

        破解阵法和在阵法中救一个人完全不同,后者要简单的多。

        “没办法!”

        金从海再次摇了摇头,道:“这个阵法,积蓄大势,威力无穷,生杀掠夺,全在阵法师的一念之间!想要破开,至少需要十六位化凡强者,分居在十六个方位……就算单纯救人,也至少要五个我这种实力的人,同时出手,才能阻止……”

        阵法威力大小,级别是最重要的,其次,就是阵法的范围和大小!

        布置的范围越大,同级别的也就越强。

        这也是为何阵盘威力小的原因。

        下方的这个大阵,依照整个轩辕王城的地势而建,占地不下数百公里,又积蓄了上千年的能量,从未用过,一经使出必然石破天惊,让人侧目。

        即便他是化凡强者,遇到如此强大的杀阵,能够自保就不错了,救人……根本不可能!

        “那……怎么办?你知道,他就是柳程!”

        听自己这位护卫都救不了,“公子”有些焦急。

        “别着急,实在不行,大不了我就闯一下试试……”金从海咬牙。

        他知道“柳程”医师对“公子”的恩情,这次专门从万国联盟出来,就是为了找他,要是亲眼看到死在面前,还不后悔死?

        “闯什么?”

        二人的话音未落,房间里响起了一个疑惑的声音,随即众人就看到孙强已经修炼完,重新站起身来。

        此时的孙强,不但巩固了辟穴境的修为,甚至还开辟了足足三处穴道,气息十足,精神饱满。

        张悬刚才的师言天授,对其他级别的人效果不大,但对同样鼎力境随时都会突破的他来说,有着极大帮助。

        “你们家少爷被丁牧的大阵困住了,非常危险,你要是能联系杨师,抓紧时间,我怕……他可能坚持不住!”

        看他修炼完,“公子”忙道。

        说实话,刚才扔出特使手令的时候,就应该直接将这个丁牧抓起来。

        真要那样做,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了。

        过来报恩,啥恩都没报,反倒害的恩人死在面前,让他有何颜面回去?(在他看来,如果不是他扔出手令,也不会逼得丁牧走投无路,直接激活大阵)

        “阵法?”

        透过窗户向下看了一眼,孙强一脸的不在乎:“还以为什么大事,就这玩意,放心吧,没事!”

        不听这话还好,听到这话,一个趔趄,金从海差点没晕过去:“你可知道这个阵法是什么?又有多厉害?”

        下方的可是你少爷,被化凡境强者都无法破除的阵法困住,居然没有丝毫担心,还一脸的无所谓……是心脏大,还是脑子有病?

        “不知道!”

        孙强大手一摆:“也不用知道,小小阵法而已,不算什么!”

        天玄王国连阵法师都没有,他哪里懂什么阵法,说实话就算最简单的,放在面前,都看不懂。

        虽然不知道,但大闹林家的场景,早就听赵雅等人说了几百遍,再加上亲眼看到少爷一脚踹停路冲祖宅阵法。

        知道少爷对阵法的理解,无人能及。

        也就是说,这东西对别人来说恐怖至极,可对少爷来说……无效。

        “不算什么?小小阵法而已?你就是这样当下人的?”

        脸色一沉,“公子”胸口起伏,整个人差点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