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周兴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周兴

        丘行恭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盯着周兴,缓缓点头,道:“不说实话是吧?可以,这可是你自找的。”

        冲着一侧的黑衣壮汉努努嘴。

        黑衣壮汉会意,从身后抽出一柄雪亮的匕首,来到周兴身前。

        周兴亡魂大冒,惊叫道:“伯父饶我……唔!”

        却是被那黑衣壮汉一手捏在下巴,稍稍一用力,“咔哒”,将下巴给卸了下来。

        周兴喊不出声音,只能“啊啊啊”的叫唤,黑衣壮汉将他翻了个身,脸朝下摁在地上,单膝跪在周兴后腰将他死死压住,匕首插入周兴无名指与小指之间,刀刃一横,便将一根小指齐跟削了下来。

        一股鲜血喷溅而出,与此同时一股尿骚味儿在狭小的夹间里弥漫开来。

        周兴被吓尿了……

        丘行恭厌恶的皱皱眉。

        黑衣壮汉这时将周兴翻转过来,恶狠狠道:“大帅问你话,别鬼吼鬼叫的,否则将你舌头割下来!”

        周兴疼得脸都白了,连连点头。

        黑衣壮汉将周兴下巴接上,这回周兴连叫疼都不敢,额头冷汗涔涔,挣扎着跪在地上,哀求道:“伯父饶了我吧……我确实绝无半句妄言,在您面前,晚辈岂敢耍弄心机?”

        丘行恭不置可否,又问道:“再问你一次,消息从何而来?”

        周兴快要崩溃了……

        娘咧!

        你特么能不能别总问这一句?

        “伯父,晚辈当真说的真话,您就算将我十根手指头都削断了,我也不敢编出来瞎话骗您呐……呜呜,神绩虽然年纪大我许多,却一直对我甚为亲热,被发配之前还曾说起要给晚辈谋个官身,他不仅仅是晚辈的好大哥,更是晚辈的恩主啊!伯父您想想,晚辈再是愚蠢,又岂会对恩主不利?”

        周兴哭得涕泗横流,一半是疼的,一半是吓的。

        丘行恭沉吟不语。

        看周兴的模样,似乎说的是真话……

        可若是如此,给他通风报信的又是何人,怀着怎样的目的?

        儿子到底是房俊所杀,还是这个报信的人栽赃陷害?

        当然,无论丘神绩是否房俊所杀,这个仇丘行恭都会将房俊算在内,若是没有房俊的奸诈陷害,自家儿子好好的又岂会被发配岭南,从而半路遭人截杀?

        房俊必须死!

        否则,自己半年之后,下到黄泉路上如何还有颜面再见儿子?

        可是眼下,丘行恭不敢轻举妄动。

        房俊的身世背景,注定了一旦出现意外,牵扯甚广。首当其冲便是陛下的发难,别说还没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丘神绩乃是房俊所杀,就算能够证实,也必然有王法惩戒,是杀是剐,他丘行恭岂能任用私刑?

        皇帝的怒火,丘行恭承受不来。

        倒是房玄龄虽然身居高位,功勋赫赫,但是因为手中无兵,丘行恭并不担忧。

        丘行恭发现转来转去,还是回到刚刚的那个原点——自己若是悍然对房俊下手,事后李元景、薛万彻之流,会否当真给自己当靠山?

        至于李元景的用意,丘行恭却是再明白不过。

        房俊乃是太子的左膀右臂,除去房俊,太子就等同于断去一臂,本已稳固的储君之位,必然再生变动。

        可他同时也没搞明白,李元景到底是支持哪一个皇子呢?

        周兴压抑的哭声打断了丘行恭的沉思,看着这厮凄惨的模样,心中喟然一叹,到底是儿子生前好友,既然儿子的死与他无关,自然不应再去苛责于他,留个善缘也好。

        “今日暂且饶你一命,先回家好好养伤,将来老夫为你保举一个前程,亦算是完成神绩之遗愿,全了你们这份交情。”

        “呜呜呜,多谢伯父,晚辈感激不尽,无以为报……”

        周兴心里一松,顿时抽抽噎噎的哭起来。

        娘咧,啥前程咱是不敢想,好歹在这个老魔王手里活了一条命……

        黑衣壮汉上前给他松了绑,周兴第一时间就捂着断指之处的伤口,血已经流了很多,他现在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两腿发软,可是断指之处何等重创?却是捂都捂不住,血一直流。

        丘行恭道:“给他去包扎一下,然后取十贯钱予他,任他离去。”

        “喏!”

        黑衣壮汉带着千恩万谢的周姓离开。

        唯有丘行恭依旧站在夹间里,微微仰着头看着房梁,一双眼眸在跳跃的烛火映照下光芒闪烁,明灭不定……

        *****

        李元景和薛万彻回到荆王府,侍女奉上香茗,李元景便将屋子里的仆人侍女统统赶走。

        薛万彻气呼呼道:“这个丘行恭当真窝囊废,以前食人心肝那等暴虐之气哪儿去了?现在儿子被人射成了刺猬,死的那般凄惨,却连报仇都不敢,实在是枉为人父!”

        他心里着实纳闷,丘行恭那是什么脾气?蘸火就着啊!

        最是暴躁草包的一个人,现在却这般谨慎,实在是让人恼火,亏得自己说了半天,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见了鬼了……

        李元景却是不紧不慢的呷了口茶水,放下茶盏缓缓说道:“稍安勿躁,咱们此行非是要挑唆丘行恭铤而走险,他若当真立马对房俊下手,反倒坏了事。别看他此时很冷静,以他的性子,越是冷静就越是憋屈,越是憋屈就越是愤怒,等到这股子愤怒压抑不住的时候,呵呵,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能做出何等疯狂的报复!”

        薛万彻若有所悟:“王爷是说……先让丘行恭压抑着,等到那个时候……在发动?”

        李元景颔首道:“正是如此,等到丘行恭心里压抑得久了,只需要一点点引导,就必然能够爆发出来,而到了那个时候,到底干不干,甚至是怎么干,还能轮得到他做主?”

        薛万彻恍然大悟:“王爷高明!”

        “呵呵……”

        李元景略带得色,道:“到了那一天,便是吾等肃平长安、逆尔夺取之时!”

        “末将誓死追随王爷,成就大业!”

        薛万彻一脸郑重。

        当年他被隐太子李建成倚为心腹,宠信有加,最后却坐视李建成于玄武门被李二陛下袭杀,未能与之战死一处,已然是薛万彻平生之辱,而后更未能荡平秦王府给李建成复仇,令薛万彻始终耿耿于怀。

        若是有机会将李二陛下从皇位上拉下来,他绝对义不容辞全力以赴,才不管最后是谁当皇帝、坐天下……

        *****

        长安城东南角永阳坊。

        这里属于长安城的贫民区,坊市内房屋低矮街道杂乱。

        一辆雕漆描金的奢华马车自坊门驶入,来到一座破败的院落门前停下,车帘掀开,一个身形佝偻的少年自车上跳下,却不料脚下一软,变作滚地葫芦。

        车夫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将车辕上放置的一个褡裢拿起,信手丢在那少年面前,继而便赶着马车扬长而去。

        少年趴在地上缓了半天,这才勉力爬起,想要将将褡裢拎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提不动……

        喘息几下,这才张口叫道:“娘子!娘子!”

        身后的破败院门打开,一个布衣荆钗的女子闻声走了出来,见到少年一身狼狈血迹斑斑,顿时大声惊呼,叫道:“郎君,你这是怎么了?”

        这女子身形窈窕,相貌也颇为标致,声音娇滴滴的甚是好听,这一声喊,顿时将左右邻居引来。

        “哎呦,周家小子这是咋啦?”

        “娘咧,这一身的血,莫不是杀人了吧?”

        “屁咧,就这兔崽子那点胆子,敢杀人?许是得罪了贵人,被打咧。”

        “呸!活该!年纪轻轻的不知找份工安稳的过日子,白瞎了这俏灵灵的小娘子。”

        “唉!谁说不是呢?当年周家也算是家产殷丰,虽然如今家道中落,可听说这小子也是读过书的,还学过律法,却落得现在这番偷鸡摸狗的地步,他那爹娘若是泉下有知,不知得气成什么样儿!”

        邻居们围拢过来看热闹,指指点点,没什么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