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调教大宋在线阅读 - 第579章 到底是谁

第579章 到底是谁

        宋庠心里这个美呀,以前他那个“坑爹”儿子放在观澜书院里,回回垫底儿,他还不觉得。

        可是,这一参加解试,放到整个开封府的考生里面一比.....

        那优越感,一下子就出来了。

        此时,宋状元手里拿的正是自己儿子的考卷,嘴都咧到了耳朵根子,凑到吴奎面前。

        “来,看看这张!”

        吴奎还在震惊之中,万没想到,观澜的学生这般厉害。

        接过考卷一看,宋楷?白了宋公序一眼,原来是上我这儿来显摆的。

        翻开一看,经义不扎实,诗赋平平,感觉这水平包拯给他定了个147名,完全就是看宋公序的面子。

        可是,再看策论,吴奎服气了。

        《论三司财税统筹方》......

        好吧,又是一篇大策、大论!

        现在,他又不觉得包拯是徇私了,因为这篇文章确实出彩,可进前五十。宋楷能排147,完全是文章拉高了名次。

        宋庠看吴奎表情变幻,更是得意,有什么比自家儿子长脸更让当老子开怀的?

        “犬子拙劣,这狗屁文章,当是入不了长文的法眼的。”

        吴奎更是吃味,瞅把你得瑟的,显摆什么啊?不就......

        好吧,吴长文家里也有两个不省心的混蛋小子。

        宋公序家的二世祖都开窍了,怎么自己家的那两个还是那么不争气呢?

        老吴头儿琢磨着,是不是也把他们送到观澜去管两年......

        他与范仲淹是没什么大过节的,范希文当不会拒绝。

        “吴相公,再看看这个。”

        这时,包拯又递过来一份考卷。

        这回吴奎直接翻到那面的策论,前面却是看都不看了。

        《言朝议思弊书》。

        嚯,比前边人题目起的更大。之前的都是实政方面的建议、论述,这位更牛,直接说朝政之弊了。

        ......

        “嬴秦震矜厥勋,勒泰山,镵邹峄,剟之罘,刊会稽....”

        好吧,太学文体,不用看名字也知道不是观澜学生的手笔。

        再往下看,吴奎看不下去了......

        也不是说不好,主要前面一众观澜儒生们的文章太好了,相比之下,吴奎是捏着鼻子看完的。

        “什么狗屁东西!”

        吴奎最后还是没忍住。

        通篇就没一句有用的,先是把官家数落一通,再把朝臣数落一通,和着从皇帝到百官都是废物,就没一个比他强的。

        按说,这种骂人文章放在以前,考官和皇帝还真吃这一套,是越骂越有好名声。

        可是,这回不行了......

        有观澜的在那比着,人家是有真东西,你这除了骂就没一句正经话了。吴奎哪能喜欢?

        “空有其表,虚浮无物!”

        一看卷,太学生,刘几,刘之道。

        到了现在,吴奎也没话说了,其他儒生和观澜确实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

        不禁好奇,范希文到底是怎么教出来这帮学生的呢?连宋公序家的二世祖都能教好,看来,老范育人之道还有颇有本事的。

        ......

        吴奎服气了,余靖、孙沔又哪有不服之理?倒也光棍,闷着头扮鹌鹑,好像刚刚在殿上吵闹取仕不公的,就不是他们一般。

        而老贾......可就尴尬了。

        包拯冷眼看着贾昌朝,“开封取仕,中者两百三十一人之考卷尽在于此。贾相公要是觉得哪里不公,直说!!”

        “这......”老贾憋得满脸通红。心中暗骂,特么也是不争气,哪怕差不多,他也有话说啊!

        可是,实在差的太远,他连没理辨三分的底气都没有了。

        庞籍这时也把手中一份考卷甩到贾子明手里,“这是犬子之考卷,贾相公可要好好验一验,别最后再闹出个考场舞弊、阅卷存私的罪名来!”

        “呃......”贾昌朝汗都下来了。特么又不是我牵头闹事儿,吴长文他们也闹了好吗?你怎么不找他们!?

        呵呵,谁让你身份特殊!

        拿着考卷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算了......”

        赵祯终于开口了。

        看贾子明也是够可怜的,这些年,这种尴尬和排挤也是没少受。

        “贾相也不‘容易’......”

        “既然众卿都不疑希仁取解之判,那就将开封解试的考卷张于贡院门前,以平考生疑虑。”

        “遵旨......”包拯拱揖领命。

        “众卿可还有上奏?”

        “并无上奏。”

        “那宽夫、彦国和公序留下。都下去吧......”

        包拯好好瞅了瞅赵祯,特别是袖兜......你还有一份考卷没给我呢!

        这个动作自是落在赵祯眼里......

        “包卿家也留下吧。”

        “是!”

        ......

        待殿上只余文彦博、富弼、宋庠和包拯。

        赵祯才对四人问道:“你们谁知道这个梁山伯是谁?”

        呃......

        四人面面相阙,他们几个都在观澜有客讲之职,倒还真没听说观澜里有个学生叫梁山伯。

        文彦博以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考生拿了解元,赵祯颇有好奇。缓声答道:“许是今年才入观澜籍的仕子,我等都没注意吧......”

        赵祯摇头,从衣袖里取出那张考卷,让李秉臣递到文彦博手中。

        文彦博展开一看,吓的手上一哆嗦,立时瞪着眼睛看向包拯。

        “这份考卷都谁看过!?”

        包拯心中一颤,如实答道:“除了我,只主薄韩曲,阅卷官董平书,复考官范纯仁看过。”

        文彦博又急道:“刚刚贾子明可看过?”

        “没有!”包拯笃定道。“我也觉得这篇策论有些敏感,上殿之后,却是直接给了陛下。”

        文彦博长出一口气,转脸上请赵祯。

        “还请陛下将旨,将韩曲、董平书、范纯仁三人,即刻幽禁,万不能走漏了风声!”

        赵祯微微点头,给李秉臣使了个眼色,李大官立时会意,真的就出殿去“办事”了。

        富弼和宋庠心惊不已,到底写的什么,让文扒皮和官家这般凝重?

        富弼从文彦博手里拿过试卷,与宋庠凑到一处,只看一眼,也是吓得不轻。

        立刻明白,赵祯为何认为这不是一个新到观澜的考生写的了。

        《论大辽皇位内争与我朝收复失地之良机》

        “......”

        富弼抬头看向宋庠,“这应该是个与唐大郎走得极近的人才能写出来的文章!”

        宋庠吓的一激灵,“莫要看我...卷主姓梁,又不是姓宋!”

        抖了抖手里自己儿子的考卷,“我家那小子还是有分寸的,这种事,怎么敢明着写出来!?”

        “那会是谁呢?”富弼喃喃自语。

        “十三岁......还不满十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