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调教大宋在线阅读 - 第245章 摊牌

第245章 摊牌

        泡泡又万赏了,苍山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拜谢!谢谢了兄弟!

        ————————

        耶律洪基进门就问君欣卓,真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假愣。文学迷Ww%W.┡WenXUEMi.COM

        唐奕不阴不阳地道:“看来,殿下不是来找我唐奕的啊?”

        耶律洪基一晃神,随即哈哈大笑,一点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唐兄弟,说的哪里话,本王自然是来探望唐兄弟的!”

        哼...

        唐奕冷冷一笑,没有接话。

        黑子远远地站在自己的屋门口,依着门沿冷眼旁观,见唐奕脸色不对,不自觉地立直了身子。

        潘越也开门出来了,一只手死死地抓着门框,指节泛白。他倒不是像黑子那般血热,他是吓的。

        跟唐奕相处这么长时间,他太知道这货的性子了,有笑脸怎么都好说,一但他冷起脸子,那就是天王老子都得哆嗦的时候。

        但是,这里是大辽啊,可不能像在大宋那般肆无忌惮!

        “殿下没说实话啊?”

        唐奕直接摊牌,他已经失去了耐心,一次可以,两次,我也忍了!

        三次......

        算你他-妈有种!

        “唉!”耶律洪基拿起桌上的水杯,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对随行的几个侍卫道:“你们出去候着。”

        ...

        “既然唐兄弟这么直接,那本王也不绕弯子了。”

        “本王查过了,唐兄在大宋尚未娶妻,哪来的内子一说?君姑娘只不过是唐兄身边的使女,最多算个女侍卫。”

        “十个,不,二十个!”耶律洪基伸出两根手指。

        “本王用二十个契丹美女与唐兄弟换,你看如何!?”

        ...

        唐奕看了看走到门外把门关上的侍卫,面色不改地道:“看来,殿下也知道,为了一个女人来此,并不光彩。”

        耶律洪基倒也光棍,摊手道:“非常时期,总要注意一些。”

        “可殿下也应该清楚,她是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娶没娶都跟别人没关系,更不是用来交换的货物,即使那人是大辽皇子也不行!殿下明白吗?”

        这话放在别人身上,耶律洪基就敢当场杀了他。

        “子浩,你要搞清楚,这是在我大辽。”耶律洪基面色渐冷。

        “殿下也要搞清楚,皇位和一个女人比起来,哪一个重要。”

        “子浩在南朝很重要啊...若是客死异乡,就大为可惜了!”

        唐奕笑了,“正因为很重要,我才一定不会客死异乡。”

        “哦?子浩何来自信?”

        “因为我如果死了...”说着,唐奕伸出手指直接顶在耶律洪基的鼻尖上。

        “你!和你的皇位!一定会给我陪葬!”

        ....

        我靠,你大爷的!

        潘越算是长见识了...

        他现在感觉一阵阵的晕,气血一冲一冲地往脑门上顶,唐奕这孙子真是跟谁都敢放炮啊!

        ....

        耶律洪基也不好受,眼角一蹦一蹦地直抽抽。场面就这么诡异地定格了足足有一盏茶的工夫。

        “哈哈哈哈!”耶律洪基猛的大笑。

        缓缓拨开唐奕的手指,“人说唐疯子天不怕,地不怕,果然不假!”

        耶律洪基扯起勉强扯起的一丝笑意,声音阴涩。

        “唐兄,别急,本王确实不能因小失大!”

        唐奕缓声道:“殿下是明白人!”他嘴上淡定,双手却背到身后用力捻搓,感受着指尖传来的冰凉与麻痒,

        “不过,本王话还没说完。”

        “殿下还想说什么?”

        “本王想说,除了君姑娘不是唐兄正妻,本王还知道点别的东西...”

        “哦?”

        “似乎.....君姑娘的身份并不干净啊!”

        “.....!!!”

        耶律洪基顾作悠闲的一句,唐奕却是如遭雷击,头皮都炸开了。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唐兄是名儒门生,还是南朝皇帝倚重的红人,身边竟藏了一个悍匪,而且,还要娶悍匪为妻...”

        “是不是有些太过惊世骇俗了!?”

        ...

        “什么情况!?”

        潘越呆愣当场,下意识地看向君欣卓的房间。

        “君娘子是悍..悍匪!?”

        而那边的黑子蹭的一声蹿了出来,到了近前,紧盯着耶律洪基,对唐奕喊道:

        “大郎!”

        唐奕伸手拦住他,对耶律洪基道:“你想干什么?”

        唐奕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回荡——

        “他是怎么知道的!?”

        耶律洪基笑了,有如胜利者一般站起身形,一边扑打皮袍,一边悠然道:“我确实不能杀你,但却可以毁了你。你回到大宋之时,就是你身败名裂之日!”

        “想想吧....”耶律洪基说着就往外走。

        “把君姑娘留在大辽,对你,对她,都有好处。本王向天神保证,会对她好!”

        ...

        “等等!”

        一个清亮的声音在里间传来,正是一直躲着未出的君欣卓。

        耶律洪基停步转身,就见君欣卓缓步而来,越走越急,最后如流光过境,白影一闪就到了近前。

        耶律洪基还没反应过来,就觉脖颈一凉,一把冰凉的匕已经抵在了肉上。

        “你若喜欢这种夜夜防着有人在你脖子上来一刀的感觉,大可把我留下!”

        耶律洪基也算硬气,低头瞄了一眼寒光闪硕的匕,咧嘴一笑,“就喜欢你这种野劲儿!”

        “你!”君欣卓一阵气结,手上的匕逼得更紧。

        “你不敢,就像我不能杀唐子浩一样,你也不能杀我。所以,最后你一定是我的!”

        君欣卓无法,他说的没错。她确实不敢杀他,现在不敢,以后也不敢。

        但是...

        她猛一提膝盖.....

        嗷!!!

        ....

        外面的侍卫一惊,破门而入,就见自家王爷捂着裤裆蹲在地上嗷嗷直叫。

        君欣卓早就手掌一翻,把匕隐于袖内,没事儿人一样站在一旁。

        “殿下!”

        侍卫冲了上来。

        “没事!”耶律洪基大手一挥,“我没事!”

        他脸憋得通红,勉强站了起来。看向君欣卓不怒反笑,“本王就喜欢你这股野劲儿!契丹男儿猎最凶猛的野兽,驯最烈的战马,睡最好的女人,你一定是本王的!”

        说完,又看向唐奕道:“本王给你两天时间考虑!”

        ....

        “哈哈哈哈!”

        耶律洪基大笑而去。留下气得胸口起浮的君欣卓,和呆若木鸡的三人。

        “大郎.....”

        黑子一声轻唤,人已经走了,唐奕还呆愣地站在那里不动。

        唐奕回过神儿,猛的一甩头。

        “潘越,去把张晋文叫来!”

        “黑子,给我拿纸笔来。”

        潘越懵着脸道:“能不能先跟咱解释清楚了,再去跑腿儿?”

        唐奕脸色极为难看,“让你去就去,废他妈什么话!”

        ....

        推书:《寒门辅》弘治五年,谢小郎君穿越至余姚一寒门之家,立志入内阁,做辅,从此踏上了一条波澜壮阔的宦海征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