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调教大宋在线阅读 - 第188章 就是牛

第188章 就是牛

        平官盐价格以治青盐,其实这个计策很可行,就算朝廷因压低盐价,失去了大笔盐税,但也绝对比在西北屯积重兵的耗费要小得多。

        要是真能一举除了西北之患,就算盐税尽失,都是值得的。朝廷每年在西北能收上来的盐税也就三五百万贯,但是,用在西军的军费却高达千万贯!

        哪个更划算,不用想也知道!

        但是....

        和曹佾、潘丰拿来的那张图一样,也不是时候!

        现在,大宋最着急的事情不是西北,而是河北水患,而是缺钱,这个时候再失了盐税,无疑是雪上加霜。

        唐奕这招最简单的金融战争手段,虽然是良策,但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见效的,这是一个长期投入,大宋投不起。现在,就算是三五百万的盐税,大宋也丢不起!

        范纯仁下去之后,赵祯沉吟了很久。

        一是想着,范老二的那条计策;

        二是想着,把范纯仁放在第四是不是合适。

        十位考生一一见过,没有一个有范纯仁这般的见识。赵祯觉得,若对其加以磨砺,不出二十年,必是执宰东府之材。想到这里,赵祯大笔一挥,把范纯仁从第四,又划到了第一....

        不知道,胡瑷和太学的诸位教谕要是知道,观澜书院包揽了状元和榜眼,会不会气得吐血?

        ...

        皇佑元年三月,赵祯钦点己丑科龙虎榜,赐礼部进士两百九十一人,范纯仁、冯京、瞿元让位列三鼎甲。

        观澜书院十七人应考,十人中第。

        东华门外,当传胪官将新课进士的名字一一念出。观澜书院的十位中第贡士,没有急着跟内侍直入皇城,而是齐刷刷地站成一排,回身看向密密麻麻的人群。

        在熙攘人群的最前端,范仲淹、杜衍、尹洙、孙复、柳永等几位老师父肃穆而立,面容慈祥。

        “谢!师恩!”范纯仁牵头高喝,随即长揖拜下。

        “谢!师恩!”一众观澜仕子紧随其后。

        这一刻,

        范、杜等人仿佛又回到当年,白衣儒,唱名东华门的年代....

        这一刻,

        比之当年,尤为光耀!

        .....

        观澜书院包揽了状元、榜眼,十九人应试,过半数高中,这个成绩,简直太吓人了。

        胡瑷做为太学一把手,不但名次没考过观澜,连人数上也不占忧。二十八人进殿试,九人中第,比观澜还差了一个。

        老胡这个憋曲...

        但是,憋曲也没办法,要想找回场子,得等上四年才行。现在,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观澜出尽风头,各地举子云至回山。

        ...

        春闱大比一过,赵祯终于得了空。这天,把文彦博和富弼叫到了富宁殿。

        朝廷选贤大典刚过,越祯似乎心情不错,不但褒奖二人治灾之功,还特意从内库取金百两赐于两位相公。就连文宽夫新得一子之事,赵祯都说了几句吉祥祝福之言。

        文彦博在殿下,眼观鼻,鼻观心。心说,官家这是在玩套路啊?肯定是有事儿...

        果不其然,赵祯绕了半天,最后还是漏了马脚,意思就是:你看,今年选才大典人才济济,这是圣人赐福我大宋,是不是应该去回山拜一拜文圣石啊?

        文彦博心说:想出去就直说呗,往一块破石头上扯什么?

        不过,赵祯在宫里关了一年了,出去放放风也没什么。与富弼交换了一下眼神,就恭敬道:“朝廷选贤确是学教盛事,当去谢圣人赐贤!”

        赵祯一听,文宽夫还挺上道,当然高兴。大手一挥,那二位卿家就下去吧,明日早朝别忘了配合。

        这都不叫事儿!

        第二天早朝,文彦博果然如期上奏:请陛下移驾至回山拜石。

        而且,这货还卖了赵祯一个好,说这文圣石现世,是真正的祥瑞,陛下不应该在选贤的时候才想起来祭奠圣人,应该形成一个常态,每年二三月份都应该去拜一拜。

        赵祯差点泪流满面,文宽夫真是好人啊!

        只是,赵祯有点得寸进尺,他不但要自己去回山,还想带着皇后曹氏一同去回山。

        富、文二人心说,这不明摆着是去度假吗?做得也太明显了点吧....

        不过,赵祯坚持带皇后出行,二人也没办法。于是,三月末,赵祯携曹皇后摆驾回山,一众朝臣随驾前往。

        这次,赵祯可没让各家的家小来陪驾。

        ...

        回山也不是第一次接驾了,可谓是轻车熟路。什么接驾、拜石咱也不提了,只说赵祯此来的真正目的。

        放放风,这肯定是一方面,但却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是给曹皇后问诊!

        柿蒂案,李秉臣一直在密查之中,却一直没什么头绪。但,不无论是赵祯,还是曹皇后,那降气散的方子却是万万不能再用了。

        断药之后,也确实有了成效,自去岁下半年开始,宫中已有几位妃嫔传出喜讯,赵祯简直就是欣喜若狂。毕竟谁也不想绝后,况且还是皇帝。

        但是,曹皇后断药近一年的时间,却依然没什么动静。最要命的是,宫中对曹氏威胁最大的张贵妃,竟也于去岁八月传出喜兆,这让曹氏更加心下忐忑。

        对此,赵祯也不是没放在心中,曹皇后入宫十几年,一直饱受无子非议,就连赵祯以前多多少少有些埋怨曹氏。如今查出是被人构陷,赵祯自觉愧对曹氏,也希望她能旦下龙儿,一解十几年膝下无子之苦。

        那怎么办呢?宫中御医信不过,赵祯再一次想到了孙郎中.。

        这次带曹后前来,赵祯就是想让孙郎中看看,皇后是不是自己真的有隐疾,命中无子!

        孙郎中看过之后,明确地告诉曹皇后,并无隐疾。只不过,曹皇后略有阴虚,再加上服用柿蒂十几年,不易受孕,但多加调养,还是有机会的。

        ...

        曹后之事只能交给孙郎中,谁也没别的办法,赵祯急也没用。

        在入住观澜的第一个晚上,赵祯就把唐奕叫到了行在。这是他此来回山,除了为曹后问诊之外的真正目的。

        那赵祯找唐奕干什么呢?

        很简单...

        朝廷缺钱,而赵祯实在拿不出钱来了,就把主意打到了观澜上面.....

        他想现在就把观澜商合推出去,为朝廷财政减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