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调教大宋在线阅读 - 第676章 来时容易,走时难

第676章 来时容易,走时难

        唐奕的用心其实很简单,这事儿如果上报赵祯,也就等于把事情拉到了另一个层面。

        可是,那个层面好像并不比简单粗暴来的更有用。

        以咱们那位皇帝的仁慈,能怎么样?就算能彻底把汝南王一家扳倒,但有一点是绝对可以预见的,那不是:

        无论如何也不会伤及性命。

        现在是非常时期,赵祯绝不敢,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杀个人头滚滚。

        而且,这位爱惜羽毛、德治长留的千古仁帝,更不会在晚年之时破了他的仁世金身。

        所以,唐奕一出皇城就让人把消息散出去,其实是有几分胁迫的意思。

        他受够了,那一家人也彻底把他惹毛了。

        若是没有这番波折,按照唐奕原本的计划顺利实施,收复燕云,大宋根本不用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甚至可能兵不血刃地得一十六州之地,同时让大辽彻底无法翻身。

        不杀几个祭旗,怎能消唐奕的心头之恨?

        更对不起那几千万军费,还有阎王营数千忠魂。

        他要把事情闹大,他可不想只是“扳倒”就算了。

        他要让赵祯受民心所驱,不得不“狠一把”。

        ......

        本来,看了曾巩记录的那一份污账,唐奕还有点儿犯嘀咕,如果这些都与汝南王府有关,这么大的牵扯,唐奕怕就算民心沸腾,赵祯也不敢发狠。

        可是,君欣卓提醒了他,扯那么多弯弯绕干什么?他是唐疯子,做事从来不计后果,发狠从来不看人的好吗!?

        所以,唐奕现在紧盯文彦博:

        “我想让那一家子......死几个人!”

        “呃.......”

        文扒皮眼皮一抽抽,低头沉思。

        那是赵姓皇族、大宋宗室,这小疯子张嘴就说要弄死几个......

        可为什么文彦博就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呢?

        “不至于吧?”老文拧着眉头。“现在这个时候,动静闹得太大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大郎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唐奕眯缝着眼睛,“不至于吗?”

        “至于吗?”

        “至于!”

        “那......那你就去砸一砸,扇几个巴掌,打折两条腿都行!”

        说到这儿,文彦博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最好,别死人。”

        唐奕冷笑,无声摇头。

        正是因为这个时候,唐奕才再也不想和那一家子扯皮,想要一劳永逸彻底解决掉这个麻烦。

        文彦博见劝不住唐奕,实在无法,“那,那你也别一张嘴就是几个啊!”

        “闹得太大,陛下也保不了你!”

        那毕竟是宗室,有多大错也轮不着唐奕来出头。

        “一个!!”唐奕发了狠。“我只要一个!”

        “谁!?”

        “赵宗实!”

        “.......”

        文彦博沉默了,终于明白了唐奕的用心,他是想一步到位!

        赵宗实幼时曾经被送进宫中继养,自然就比那一家其他的兄弟高了一头。加之他这么多年以勤俭自持、仁爱为性,是所有宗室子弟中最像赵祯的一个。

        这么多年,即使是赵允让自缢,那一家牵连到长嫡拥立之事中去,赵宗实的名声依然无损。

        要是唐奕真的把赵宗实干掉了,那汝南王一系也应该彻底死心了吧?

        肃然地看着唐奕,文彦博心思电转,沉吟半晌。

        “我会劝陛下假装不知道这件事......”

        唐奕笑着点头,文扒皮是聪明人,知道这个疯要是发作是值得的。

        “还有!”文彦博再次出声。

        “老夫今天没来过,什么也不知道!”

        说完,掉头就往回走。

        “等等!”

        唐奕叫住他,把手里的那张纸甩到案上,“既然来了,那正好,这个就交给你来查吧。”

        文彦博狐疑地拿了起来,一看是三司账目。可是,粗看之下,却没看出什么门道。

        “什么东西?”

        唐奕无语,“明天我让韩九九去帮你查。”

        账是肯定有问题的,唐奕现在想知道的是,这账是什么人过的手,而这些人与那一家又有没有关系。

        查官员的底细,文扒皮一定比他更擅长。

        拧着眉头,略有沉重地道:“很可能和汝南王府也脱不了干系。”

        文彦博一怔,他刚才只是扫了一眼,这账上的数目可不小,要真有问题,又和那一家有关系,那问题可就大了。

        “老夫这就回去细查。”

        看唐奕孤零零地坐在那儿,文彦博突然来了感慨。

        以唐奕的本事,本不应该坐在这儿,而是高居庙堂,甚至应该在他文彦博之上。可他,偏偏只能坐在这儿。

        而且谁都很清楚,唐疯子是忠的。可是,有时候光“忠”还不够,这个疯子实在太危险了。

        郑重地抱拳,“委屈大郎了。”

        唐奕闻之洒然一笑,“这不挺好?你唱红脸,我唱白脸。”

        “大宋需要一个德行法度之外的疯子。”

        “唉......”唐奕越这么说,文彦博越过意不去。

        “老夫当初就应该和富彦国一起躲到燕云去,好给大郎腾地方。”

        “算了,多说无益!”

        “走了!”

        ......

        “等等!”

        唐奕第二次把文彦博叫住。

        “就这么走了?”

        文彦博定在那里,“还有事儿?”

        只见唐奕嘿嘿阴笑,“没事。”

        “可咱们刚结了仇还没三天,你就往我这儿跑,那不是白挨打了?”

        “......”

        文彦博老脸一红,这孙子还好意思说。

        “老夫不是说了吗?当我没来过!”

        唐奕一撇嘴,“太儿戏了吧?满朝文武可都在观澜呢,你说没来就没来,当大伙儿眼瞎啊?”

        “这......”

        主要是那三千万加唐奕的非常行事让文彦博和赵祯都拿不准,他这才跑来亲问的,当时也没想那么多。

        文彦博有点犯难,确实不太好办。刚因为挨打升了平章事,转脸就往唐奕这儿跑,这不是落人口实吗?

        正想着,只见唐奕已经从桌案后面绕了出来,一边朝他这儿走,一边挽袖子。

        文彦博心里咯噔一声,心说,不好!

        “你你你你,你要做甚!?”

        “嘿嘿嘿嘿!”只见那小疯子一脸阴笑。“委屈相公了啊!”

        “你你你你......”文扒皮差点没哭出来,这还没完了啊!

        可是还没“你”出来,唐奕的大巴掌已经在面前放大,啪的一下就把文相公的乌纱扇了下来。

        老文见势不妙,掉头就跑。

        “疯了,疯了!!没有王法了!”

        一边跑,还一边极为配合地放声高叫,被唐疯子追着就逃出了小院儿。

        “啧啧......”

        正赶上曹佾和潘丰来找唐奕,老文心说,你们倒是拉着点儿啊!怎么还淡然地看着当朝宰相抱头鼠窜而遁。

        而看戏的潘丰叹然出声儿:

        “这宰相也不好当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