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命审判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好心不成

第一百八十六章 好心不成

        结果没想到事情解决的如此简单,只需要自己在夜里去关口偷偷溜出去就行。“辰老弟,另外的几个守卫已经让我灌醉了,你就放心大胆的从这里离开就行。”大门下,罗云天这样说道。

        辰尘朝他行了一礼,“罗大哥,您的大恩大德,在下铭记在心,他日定当加倍奉还!”

        “害,什么大恩大德的,没有你,我早就被官府抓了去了。我们山上的这些人都应该谢谢你才是啊!”罗云天爽朗的说道。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话也不必多说,你尽快去吧。”

        “嗯,在下告辞!”

        辰尘刚拉着马走过敞开的大门,就听到后面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既然告了别,再多留恋也只会显得自己婆婆妈妈的。这样想着,辰尘脚下一蹬,轻易的就跨坐到马背上,趁着夜色出发了。

        但是辰尘并没有丹景国的地图,一直走到太阳升起也没有遇到任何一个城市。没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接着前行,总不能一直走到边境都遇不上一个城市吧?

        丹景国,传闻最先抵达这里的人们在这里见到了一望无际的枫树,微风拂过,漫天的红叶萧萧而下,场景十分的壮观,故由此得名。

        而如今的丹景国一面临海,国内又有众多河道交错纵横,所以最以水运天下闻名。其富庶程度,比起平昌国来说不遑多让。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平昌国国内为大片平原,而丹景国内以丘陵为主。

        又经历了半天左右的颠簸,辰尘总算是在目光的尽头看到了第一座丹景国的城池,简单和守卫说了两句之后,辰尘就被轻松放了进来。

        没想到作为一个外国人,辰尘竟然如此轻松的就被放了进来,他们平时也不会盘问吗?他们虽然没有别的动作,但是辰尘却十分好奇。走在路上,他不由自主开始观察起周围的人们:同样是黑发黑眼睛,两个胳膊两个腿,听他们说话也没有异样的口音,总体来说和辰尘的祖国没有任何区别。

        再看看周围建筑的样子,也是由石灰砌筑的红墙,顶上是青瓦搭成的翼角。卖东西的地方仍然称作商铺,住宿的地方仍然叫做客栈,看病抓药的地方仍然名为医馆。要不是他路过的关隘如此真实,还真没有来到另一个国家的感觉。

        随便找了一个规模不大的杂货铺,辰尘走进去问道:“老板,有这里的地图吗?”

        “有,客官要的是望夏郡的,还是丹景国的?”

        郡?这里竟然不称州,称郡吗?辰尘略微思索一下,问道:“崇正宗是属于郡?”

        “崇正宗是属于熙宁郡,距离这里可是不近呐。我看客官不是本地人吧?如果想要继续在这里游历,就再多买一份丹景国的地图吧。”这个小厮这样说道。

        辰尘摸了摸鼻子,自己刚说没有来到另一个国家的感觉,结果就被这个杂货铺的小厮给指了出来,真不知道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那好,熙宁郡的地图和丹景国的地图都给我来一份。”说完,辰尘愣了一会,又接着说道:“再给我拿一份望夏郡的吧。”

        “好咧客官,您稍等——”

        过了没有一会儿的时间,面前的这个人就把辰尘要的地图送了过来,他打开看了几眼发现没有问题之后,就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客官您慢走。”面前的这个小厮虽然长相并不俊朗,但是笑起来同样非常有感染力,让人心里一暖。

        没想到事情还是挺顺利的嘛,而且来到了别的国家也并没有什么陌生感,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的自然,仿佛水到渠成一般,并没有人因为你的出身不同而把你看作异类。(有没有可能是他们没看出来?)

        头顶的阳光是如此的温暖,不仅照在辰尘的身上,更是照在他的心里。虽然他现在身在异国他乡,但是心里仍然是暖洋洋的。

        “救命啊!!!”没想到的是,一声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打破了这种微妙的氛围,辰尘连忙朝着远方望去,一个老伯正在和一个手持长刀的汉子对峙着,情况十分焦急。

        辰尘见状连忙一夹马肚,飞快地向着那个方向冲了过去。那个老伯明显不敌面前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一下子被带倒到了地上,好像被抢走了什么东西。

        “诶呀,有没有好心人能帮帮我,抢劫了啊!!!”

        虽然辰尘心中万分焦急,甚至一下子跃下马,催动着灵能朝那个地方奔去,但是这件事发生的太快了,等到辰尘到达这里的时候持刀壮汉已经跑出去很远,虽然以辰尘的速度追上他不成问题,但是身后的大伯大叫一声到在了地上,看来只能先确保他的安全才是。

        “大伯,你没事吧!!”辰尘赶忙跑到这个大伯的身边,将他放到自己的膝盖上查看起伤势。

        “还好,并无大碍。”

        虽然外表并无明显外伤,但是他好像受惊不小,任辰尘怎么叫喊都没有了别的反应。无奈之下,他只能一声口哨将马匹招过来,取出自己的葫芦先喂他一些水再说。

        所幸这个老伯并没有让辰尘等太长的时间,要不然辰尘非得在他身上扎上几针。醒来之后的老伯一脸困惑,似乎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了。

        “大伯,你刚才被一个红衣男人抢了,快看看你身上少了什么东西没有。”辰尘善意的提示到。

        面前的这个人在身上摸索了一番之后,惊叫一声,话语里带着浓浓的焦急。“我怀里的钱没了!那可是我给我儿子准备的彩礼钱啊!!”

        “大伯你先别着急,先随我去附近的城镇中报了官。我见到了那个人的脸,他跑不了!”

        本来辰尘也是好心,而且说这些话也是也是为了安慰他,结果没想到这个老伯摸摸自己发量稀疏的头,看看那个男人逃跑的方向,又看了看辰尘,开口说道:“不对,我怀里的钱是你抢的。”

        /102/102794/32104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