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病娇摄政王在新婚夜疯狂作死在线阅读 - 第197章 怎么跑来找她了

第197章 怎么跑来找她了

        「若不是那些麻雀和狗,我是不可能会失败的,都怪那群畜生!」

        有那狗东西和卓杰辛杏在手,摄政王跟唐滢滢是不敢对他做什么的,他已是胜券在握,可全被那群畜生给破坏了。

        「你才是畜生!」唐滢滢双眸喷火,狠狠的说道:「你对辛杏做了什么?」

        晋王笑得疯癫:「做了什么?我不过是让卓杰当众要了她罢了,否则会有很多男人伺候她的。」

        唐滢滢一听这话,真的是活剐了晋王的心都有了,她气得浑身发抖:「好好好!既然你如此喜欢男人伺候,我便满足了你的心愿!」

        她随后指了几个身强力壮的禁军:「晋王赏给你们了,你们务必也好伺候好他,让他感到舒坦和愉悦,不能让他有一丁点儿的不舒服。」

        被指的几个禁军相互看了看,再朝墨辰行了一礼。

        墨辰摸了摸唐滢滢,轻声的哄着她:「此事不适合禁军来做,我有更合适的人,保管能让晋王舒舒服服的。」

        「不!摄政王,唐滢滢,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晋王声嘶力竭的吼道:「我是当朝王爷,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唐滢滢阴狠的笑着:「不能这样对你?当你用如此恶毒的方法害辛杏时,便该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了。」

        「晋王,你千不该万不该动辛杏。如今你动了辛杏,我便会让你明白这后果会有多严重。

        放心,这只是刚开始,后续还会有很多招待你的。」

        这下晋王是真的怕了,怕唐滢滢这个毒妇会用那些卑鄙下作的手段折磨他:「唐滢滢,不是我要如此对辛杏的,是这些人要我这样折磨她的。」

        「这些人说了,若我不按他们的要求办,便要我好看。」

        贺子轩怒斥道:「你特么的放屁!晋王,明明是你记恨辛杏当初不肯给你当侧妃,辛家不肯辅佐你,才用如此阴毒的方法来收拾辛杏的。」

        「当时你还说,要让所有人皆知辛杏出了这样的事,要活活的逼死她和辛家。」

        眼瞧着晋王和贺子轩又要狗咬狗,唐滢滢特不耐烦的喝道:「将晋王拖下去好好的伺候,至于你……」

        她弑杀的眸光落在贺子轩的身上:「我会慢慢的招待你,好好的招待你的。」

        贺子轩直咽口水,止不住的摇头:「不不不!唐大小姐,真的不关我的事,全是我主子的意思,是他命我如此做的,我也是听命行事……」

        为了能活命,为了不受折磨,他将自己所知道的全说了。

        贺子轩本是寒门子弟,他和家里一直希望他能走科举当官,从而光耀门楣。然而,他多年来科举皆是失败了,可他的同窗一个皆一个通过科举做官,这让他产生了极大的不平衡。

        他将所有的错全推到了朝廷和科考上,认定是科考官员对他有所不满,同窗陷害他,才让他的科举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因此,他产生了报复朝廷和同窗的念头。

        然,他一介寒门子弟,哪儿能对付得了朝廷和同窗。他也不肯放弃,想着方要报复。

        就在某一天,一个妩媚的女子找上了他,她自称红怜。

        红怜说,能帮他达成心愿,条件是他帮她的主子办事。当时他是不相信的,但红怜帮他收拾了一个他极为看不惯的同窗,还没惹来任何麻烦,也没谁查到他身上。

        打那以后,他便开始为主子办事。不管是杀人放火,还是撺掇他人做某些事,他皆是会毫不犹豫的去办。

        为此,他得到了很多的好处。有金银财宝,也有命令朝臣的权力,这大大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和自尊心。

        这次,主子命他撺掇晋王谋朝篡位,他便找上了晋王。至

        于主子为何要这样做,他并不知。

        「我不知主子是谁,也不知主子要做什么,更不知主子有哪些人手。每次有事,皆是主子派人过来,我只管照办,从不敢多问。」

        唐滢滢和墨辰在听到红怜的名字时,神情一变,又有红怜。这就是说明,晋王谋反的事没这么简单。

        等审问完了贺子轩几个人,唐滢滢扶着辛杏回了偏殿休息,卓杰跟在身后,墨辰去处理剩下的事了,还有很多事要他处理。

        偏殿。

        唐滢滢看了眼仍在哭泣的辛杏,低声的询问卓杰是怎么回事:「那一晚,你和辛杏是如何被抓的?」

        卓杰憔悴的面容有着苦闷和自责:「我也不知,等我醒来时便发现,我和辛杏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外面有好几个蒙面人守着我们。」

        「我俩不是没试着逃跑过,然而那几个蒙面人的武功高强,还一天十二个时辰盯着我们,我俩完全没逃跑的机会。

        当时我和辛杏想着,找一个机会逃出去一个人,如此至少能通风报信,可没想到的是……」

        他用力的捶打了下小桌,恨怒交加:「等来了晋王那畜生!那畜生本是想羞辱辛杏,被我用椅子砸了,他就要几个蒙面人当众侮辱辛杏。我虽护着,可始终不是几个蒙面人的对手。」

        「眼瞧着辛杏要遭殃时,晋王忽然让我当众要了辛杏,否则便要所有蒙面人挨个儿羞辱她。我实在是没办法,才做了这样的事。」

        他不是没想过办法,不是没努力过。可,终究是反抗不了,只得按照晋王所说的,否则辛杏真的完了。

        唐滢滢知这件事不能怪卓杰,轻叹了口气:「不能怪你,应该感谢你。若非你,辛杏会活不下来的,她是我舅母的命啊。」

        卓杰摇了摇头,用手背抹了下泪水:「是我没用。枉费我以往说得如此厉害,可在这种时候,我竟是连辛杏也保护不了,还让她遭了这么大的罪。」

        当时辛杏那空洞的眼神,一脸的泪痕,宛如一把利刃,狠狠的扎在他的心上。

        唐滢滢不知该如何劝,她清楚此事是劝不了的,这件事已成了辛杏和卓杰的心结。

        若两人无法解开心结,随时有可能发生意外。

        「你先下去休息,我来陪辛杏。在这种时候,你不在更好一些。」

        卓杰也明白这点,他担忧又歉意的看了眼辛杏,请唐滢滢好好照顾她,便到了另外的宫殿歇息。

        唐滢滢走到辛杏的身边坐下,拍了拍她的肩,柔声道:「辛杏,此事已成定局,以后你准备怎么做?」

        辛杏一抖,茫然又悲苦的笑了下:「能怎么做,就这样了却残生,或者是找一尼姑庵住下,总比受尽流言蜚语的好。」

        唐滢滢能理解她:「我这里有三个选择,你不用着急选择,可以慢慢想想,但我希望你多想想你父母。你被抓这段时间,舅舅舅母吃不下睡不着,人都憔悴消瘦了不少。」

        辛杏捂着脸哭了起来:「是我对不起爹娘!」

        唐滢滢搂着她的肩,宽慰道:「不能这样说,此事不能怪你,是我牵连了你。若非我,你也不会遭此大罪。」

        辛杏泪流满面的望着她:「不怪你,怎能怪你。说句实话,便是没有你,晋王也不会放过我的,当初我可没少给他难堪。」

        她抹了抹泪水,嗓音嘶哑:「你说说三个选择。」

        唐滢滢用绣帕帮她擦了擦泪水:「第一,是你招赘,你出的这事不会有人知晓的,就看你能否迈过这个坎。第二是你嫁给卓杰,让他用一生来赎罪。第三是找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过一辈子。」

        「你不用现在回答我,可以慢慢考虑,或者,你跟你父母商量商

        量。我想,舅舅舅母会帮你做出最好的选择的。」

        辛杏咬了咬唇,犹豫不决:「我,我想一想。」

        「不急的。」唐滢滢看似从衣袖,实则从空间里拿出了特制的香料,点燃了放在香炉里:「你好好睡一觉。」

        「不用怕,现在的皇宫的安全的,没人能再害你,我也会守在你身边的。」

        辛杏不想睡,每次一闭上眼,她便会看到无数的人邪笑着朝她走过来,不断撕碎她的衣裳,对她做各种不好的事。

        每次,她都会被噩梦所惊醒。

        那一晚的事,已是成了她这一生的痛和噩梦了。

        唐滢滢扶着她躺在软塌上,轻声细语道:「不要想那么多,好好的睡一觉。」

        她悄悄用了点昏睡的药粉。

        忽然间,辛杏觉得眼皮很重很重,像是有千斤般。她努力想睁开眼,不让自己睡着,可终究是抵挡不住,缓缓的闭上了眼。

        唐滢滢给她盖好薄毯,坐在那垂眸想着要如何才能帮辛杏走出来。这件事对辛杏的伤害太大,不是这么容易能解决好的。

        正想着时,有宫婢来禀,兰月公主想见她。

        唐滢滢蹙了下眉头,弄不明白兰月公主为何会在这时来见她。

        她交代宫婢好生照顾辛杏,便来到了殿外,见到了被宫婢搀扶着,一脸苍白虚弱的兰月公主。

        「见过兰月公主。」她福了一礼,淡淡道:「不知兰月公主找我,是有何事?」

        兰月公主掩唇轻咳了几声,缓缓道:「我有些不舒服,想请唐大小姐帮我看看,不知可否?」

        /105/105078/29323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