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开局赘入深渊白山在线阅读 - 15.姑爷的小棉袄

15.姑爷的小棉袄

        “妙妙姐,这宋家有问题。”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问题。”

        “原来你也发现了。”

        “是啊,他们给的太多了。

        你知道嘛,白山,晚上他们居然还安排了夜宵。送夜宵的女孩子告诉我,说一天能吃六顿。”

        白妙婵掰着手指数着,“早餐,上午茶,午餐,下午茶,晚餐,夜宵,天呐...六顿,这太有问题了。

        什么样的家庭会安排一天六顿饭呀?

        这给的太多了。”

        白山:...

        怕不是小梅姑娘把自己那句“上午茶”听进去了,所以特意让人这么安排吧?

        这还真是姑爷的小棉袄。

        白妙婵继续道:“对了,今天中午,赵怀岳竟然带了好五百的县卒过来了,然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喊我‘义妹’,这么一来,我们就有宋家和赵县尉两个背景,我们就真的安全了。

        唔...家里的东西,我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可是那屋子总不能空在那儿,我想卖掉,换些钱,可仔细想想,桃花县家家户户都有屋子住,谁能看上我们那破房子。

        哦,还有你那书生的衣服,放哪儿去了,我得洗洗,然后还给人家赵大娘。”

        白妙婵瞬间抛出许多话题,成功地带歪了原本的话题。

        白山看她说的起劲,知道这两天发生的事大起大伏,让她处于兴奋之中,于是打断道:“妙妙姐,我怕我们刚出虎穴,又入狼窝。这宋家,古怪的很。”

        “嗯?”白妙婵这才冷静下来,瞪大杏眼,小声问,“怎么了?”

        白山道:“宋家那短命小娘子叫宋幽宁,而宋幽宁的闺房就在宋家深处的四层古阁里,我入那古阁需得蒙上眼睛。”

        白妙婵道:“每个人都蒙啦。”

        白山道:“可是,只有我一个人进入第二层,而在第二层的时候,我闻到了奇怪的味道。

        浓浓的胭脂水粉味里,遮藏着两种味道。

        味道很淡,可我却闻的清楚。

        一种是死尸的味道,

        还有一种是刺鼻的硫磺味。”

        他声音越说越轻,“除此之外,我怀疑卢家家主是被宋家给杀了。我也就昨天晚上和宋幽宁提了一句,结果...卢家家主就死了。”

        白妙婵静静地看着他,然后忽道:“小山,就算卢家家主是被宋家所杀,那也是帮我们杀的,你不能拿这个去说人家,这不厚道。”

        白山道:“我就是觉得宋家很怪,或许他们对外遮掩的很好,可我却看到了许多异常。我和你说这些,也不是希望你做什么,而是希望你...什么都不要做。

        宋家看中我的体质,要我修炼一门功法,而给的预估期限是两年,在练成之前,他们应该不会拿我们怎么样。当然,说不定宋家是真的希望我帮宋幽宁疗伤,那就最好。”

        白妙婵想了想,忽道:“我想办法帮你去外面谋个差事,做个巡捕怎么样?跳出这个圈子,说不定能更好地了解宋家呢?”

        白山道:“先等等,而且就算我想去,宋家也未必同意。他们肯定希望我专心修炼,而不是到处乱跑,我自己其实也是希望这样。毕竟没有力量的话,在外面乱跑是会出事的。”

        白妙婵漂亮的眼珠子转了转,道:“白山,你很有练武天赋,留在这里安心修炼确实是正确的选择。

        嗯...我今天进出宋家的时候,已经大概把宋家的地形看清楚了。

        在宋家内院,最西是白天会消失的古阁,家丁说那古阁是一个名叫大光明寺的古代遗迹;

        然后就是内眷居住的建筑群,我们现在就住在此处;

        中间是家主卧室;

        东侧是家主书斋;

        而再东侧,还有一个碧绿的深潭,深潭的边上有个白天不会消失的小阁楼。

        我问了家丁,那阁楼应该是藏书阁,也许你可以去看看,一来是收获,二来是从宋家的藏书,去猜测宋家的真相。”

        “嗯?妙妙姐,你连古阁白天会消失也知道?你连那古阁曾经叫做大光明寺都知道?”

        “那当然,谁让我家的弟弟不会处人,又不认路呢?做姐姐的自然要当个活地图和万事通咯。”

        白山笑笑。

        活了两世,他性格还是没变。

        上辈子他不擅交际,擅长迷路,这一世依然如此。

        但上辈子他只有缺德导航,这一世却有妙妙姐。

        ...

        ...

        咚咚咚!

        “打扰了!有人吗?”

        白山站在碧潭的楼阁前,抓着黄铜门环轻轻拍动。

        拍动声和喊话声,如同砸在空空鼓面上的槌子,声音在空洞的阁中传来闷响,在夜色里显得颇为刺耳,给人一种压抑与不安的感觉。

        门内,忽地传来轻微的“哗哗”声,声音的方向是门后的斜上方,就好像是巨大的翅膀在扇动。

        随着翅膀扇动,一股诡异而灼热的风浪从楼阁门缝里往外逸散出来,在冰冷的秋夜里滋生成腾腾的白汽。

        白山嗅了嗅,闻到了淡淡的硫磺味儿,他眯了眯眼,没有再敲门,而是喃喃了道了句:“既然没人的话,还是白天再来吧。”

        猫有九条命,但好奇,却能杀死猫。

        白山不好奇。

        他选择白天带着小梅姑娘一起来。

        ...

        ...

        次日一早,穿着艳丽大红衣裳的桃花眼丫鬟就坐在了白山的院子里,看到白山走出用浓茶漱口,又用嫩枝揩牙,便糯糯地笑着道:“姑爷,早上好,你快点刷牙,然后吃早饭。”

        白山应了声。

        小梅见他刷牙好,则是拍了拍手,院子外,有仆人端着餐盘走了过来。

        餐盘里装满了精心烹饪的肉,一碗粥,还有一壶酒。

        小梅道:“虎骨酒,改善身子的,练功之后喝。”

        白山瞥了眼肉和酒,这再次和【猛虎啸夜篇】的需求不谋而合,看来宋家是真的把需求准备好了...

        他也不客气,直接坐下,大口吃肉,边吃边道:“小梅姑娘,我想去宋家的藏书阁看看。”

        “姑爷不练功,去藏书阁干什么呀?”

        白山才不会去修炼呢,对他来说,修炼就是浪费时间,既然宋家把需求都准备好了,那他就要让自己有能力去接受。

        这能力哪儿来?

        他决定去藏书阁看看,也许会有机会。

        而且,通过藏书,他也能从另一个角度看看宋家。

        诸多思绪闪过,白山起身问:“小梅姑娘,藏书阁里有没有其他功法?”

        小梅道:“有呀,都是我宋家在皇朝备案过的可修行功法,姑爷可以随便看,只是姑爷为什么要去看那些功法呢?”

        白山道:“【猛虎啸夜篇】太过深奥......”

        小梅恍然:“哦~~姑爷想先看看其他功法,增进理解,然后再来学习【猛虎啸夜篇】?”

        白山点点头。

        不愧是小棉袄,直接完成了自我脑补,避免了他过多的解释。

        小梅想了想,这篇【猛虎啸夜篇】她是学不了的,而这篇功法的深奥程度确实非同小可,姑爷想要看看其他功法,实属正常。

        于是,她道:“那好吧,姑爷,你随我来。”

        ...

        ...

        “小梅姑娘,早。”

        “姑爷也来了啊,早。”

        深潭后的小阁楼里,一个佝偻着背,垂着袖子看不到手的老者,正打着招呼。

        白山故作随意地瞥了老者一眼,可心底却在暗暗观察。

        老者身子有点古怪的僵硬感,佝偻背的时候,那一双灰白如裹尸布的袖子简直要拖到地面了,而双手缩藏在袖子里,根本看不见。

        小梅道:“姑爷要来看书,你不许打扰!”

        老者发出“呵...桀...嘿...哈...”的怪笑,然后道:“都听小梅姑娘的。”

        小梅道:“姑爷,去看书吧。唔...天黑之前,记得出来,他要睡觉的。”

        白山想起昨晚听到的翅膀扇动声,也不多问,点了点头。

        小梅又道:“要不要我陪呀?”

        白山摇摇头。

        小梅“哦”了声,直接贴在了他旁边。

        白山奇道:“不是说了不要吗?”

        小梅道:“可是姑爷身边舒服,我控制不住自己呀。”

        白山:......

        “那你还问我做什么?”

        小梅道:“忘了吧,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