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开局赘入深渊白山在线阅读 - 12.武道令有六类法,卢家事告一段落

12.武道令有六类法,卢家事告一段落

        “宋姑娘在的那阁楼,怎么不见了?”

        “白公子,别惊讶,生活在这里的人都知道,那作为古代遗迹的阁楼只有入夜了才会显形,白天就会消失。至于为什么,应该是古代遗迹的原因吧。”家丁很淡定,淡定的让人觉得可怕。

        “那你们不担心宋姑娘吗?”

        “小姐不需要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担心,公子随我去见老爷吧。”

        家丁说完,又继续带路。

        白山站在鹅卵石小道上,只觉这个世界正在对他缓缓地揭开神秘、真实而恐怖的一面。

        金灿灿的阳光落照在他身上,和煦而温暖,新换的锦衣飘着干净的味道。

        阳光烘照里,他稍稍舒服了些,看着家丁已经往前,便也跟了过去。

        ...

        ...

        宋家家主是个总是面带着微笑的中年人,眉眼间显着和气生财的样子,让人觉得是个很和气的长辈。

        可若细细去看,就能发现他瞳孔深处藏着些担忧,双鬓亦染几分霜华,想来是女儿的病情让他操碎了心。

        “见过宋家家主。”白山抱拳行礼,然后心中便暗暗绷紧,准备着“面试”。

        他知道自己的,“面试”能力算是差的一塌糊涂。

        宋家家主则是笑呵呵地打量着他,然后频频点头道:“是个不错的孩子,和幽宁很配。”

        白山:???

        这就通过了?

        又是这样...

        宋家家主笑道:“你就放心地在宋家住下吧,卢家那边的事我听说了,一会儿就亲自去一趟。”

        白山道:“多谢家主。”

        宋家家主又道:“成婚的日子,等我算算时间再定。

        不过,考虑到幽宁身子骨弱,经不起热闹,我宋家不会大肆操办宴会广耀宾客,而只会作为家宴,简简单单地举行。”

        白山道:“全凭家主安排。”

        宋家家主笑笑,又道:“你的武道令很快就会办好了。在拜堂之前,你就随着小梅好好习武。早日修炼大成,然后好为幽宁疗伤。”

        “宋姑娘究竟得了什么病?”

        “欸...”宋家家主长叹一声,却没有回答的打算,而是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然后摆摆手道,“你去找小梅吧。”

        “是,家主。”白山恭敬地应了声,转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看着家主双鬓的花白,郑重道,“请家主放心,我一定会尽快修炼,以争取早日帮到宋姑娘。家主也请多多保重,不必忧虑。”

        宋家家主愣了愣,笑道:“去找小梅吧。”

        正在这时,身形颇为富态的管家从外匆匆走入,然后道:“家主,姑爷的武道令已经拿到了。”

        宋家家主点点头。

        管家从怀里取出个盒子,递呈给白山,“姑爷,武道令请务必放好,之后每年都需要去官府进行一次信息更新,便是没有更新,也得去上一次。”

        白山接过盒子,取出一块漆黑的令牌,手掌握住,顿时间,神秘的信息在他脑海中显现了出来。

        【白山】

        【身份:桃花县宋家赘婿】

        【境界:不入流】

        【武道功法:虎形拳(锻体级)(府级)(桃花县登记)】

        这信息竟然和他天赋显出的模板极其类似。

        难道说,他的天赋根本不是什么穿越者必备的金手指,而是这个世界本身的力量?

        一旁管家见他发愣,解释道:“姑爷,这些武道令乃是用仙铁铸造而成,故而其有着不凡的效果。”

        白山道:“这天下武者何其之多,若是人人都有这武道令,那仙铁够用吗?”

        管家道:“传闻是仙人赐予当朝皇室,当朝皇室再予以铸造的...至于够不够用,也不是我们能关心的。”

        “也对...”

        白山喃喃着,然后放好武道令,继而又道了声谢,但他稍稍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这武道令里的信息,就这么随便报吗?”

        管家道:“姑爷,并不是这样。

        武道令的申报分两类,一类是正常申报,那需得通过层层考核,很是麻烦;

        还有一类是特殊申报,直接带着加盖印章的申请过去,就可以了,我宋家就属此列。

        正常来说,也不会有人不如实申报,因为武道令平日里只有武者自身能查看,对外展示的话,往往会用在资源获取、武职竞聘等等上面。

        其他习武之人恨不得在武道令里多报些武功,如此才能获得更多的优势,哪里会藏呢?”

        “至于武道令的信息,我也和姑爷分说一二吧。”

        “有劳管家了,我刚想询问呢,这登记拳法后的三个备注信息又是何意。”

        “姑爷应该可以看到,在登记的虎形拳后附带着三条信息,一条是“锻体级”,一条是‘府级’,一条是‘桃花县登记’。

        ‘桃花县登记’就如字面意思。

        ‘锻体级’则是表明这功法所适应的境界层次。

        正常来说,在皇朝最多接触到的功法类型只有三类:‘锻体功法’、‘真气心法’、‘真气战法’。

        ‘府级’则是涉及到大乾皇朝的制度。

        大乾皇朝的区域层次从上到下,分别是州、府、县。

        只需要县衙登记的,就是县级功法。

        能够府衙登记的,是府级功法。

        而只有州衙才能登记的,那就是州级功法。

        不过在三类之上,还有京城武衙特批的,那是皇级功法。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两类功法,一类被称为禁法,那就是不可以练,练了就得杀头。

        还有一类则是未知功法,也就是还未曾纳入大乾皇朝功法管理制度的,在管理上,这类功法等同于禁法,除非加以评估,否则便不可以练。

        功法管理制度,隔几年就会修订一次,会进行删减、调整、添加,届时需得皇朝内阁请出玉玺,然后记录在册,再分发各地官府武衙。

        可考虑到一些大势力传授武学的问题,官府也开了方便之门,那就是该势力的一些已备案功法,可以自行传授,再去附近官府登记即可,无需大费周章进行考核。

        而我宋家也在其列。”

        “原来如此...”白山点点头,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些东西,于是又道了声谢。

        管家笑吟吟地还礼。

        随后,白山转身离去。

        宋家家主静静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露出诡异的色泽,然后他扬声道:“备车,去卢家,我去见见他们家主。”

        管家愣了下,凑上来,轻声问:“兰姐,人都死了,还去干什么?”

        宋家家主声音忽然变化,换做了一个冰冷的女声:“我虽然杀了他们,但宋家家主却并不知道他们已死,所以得去。这在人类的世界里,叫做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们也都学着点,别把尾巴露出来。”

        管家点点头道:“兰姐说的是。我最近也在琢磨,发现人类是真的复杂...不过我也在努力学习他们的行为模式,结果发现还是少说多听比较好,否则很容易不小心说出些奇怪的话。”

        “去备车吧。”

        “是。”

        ...

        ...

        此时,卢家。

        女子哭哭啼啼的声音响彻庭院,一个衣着华丽、脸颊狭长的女子正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她身后则是站了几个容貌颇为艳丽、也更为年轻的女子。

        忽地,那脸颊狭长的女子转身,狠厉道:“都是你们!一定是你们这些小狐狸精勾引程原!否则,程原怎会昏了头,又杀均儿,又杀老爷?”

        显然,这女子是卢家家主的大妇。

        而那些年轻女子则是家主小妾。

        妾乃贱籍,有大妇在,便连入座吃饭都不可。

        见到女子厉声呵斥,这些小妾有的出声求饶,有的则是怒而不言,有的则也跪倒在地哭泣。

        而在她们的前面,则是放着三具尸体。

        尸体躺在竹席上,从头到脚都盖了白布。

        而桃花县当地的县尉名唤司马雷,此时他正带着些巡捕在勘察现场。

        可现场的情形非常明显,那就是这名为程原的家客突然出手,击杀了卢家家主之子卢均,随后卢家家主卢飞雄怒而拔剑,和这程原两败俱伤,互杀而亡。

        这实在没什么好查的。

        杀人的和被杀的,一起死了。

        这案子,直接圆了。

        这边女子虽然在哭,可另一些等着继承家产的人心底却乐着。

        卢家一位长者走来,叹息道:“县尉大人,真是家门不幸,飞雄误信奸人,惨遭被杀啊...”

        另一边,那脸颊狭长的女子厉声道:“不是这样的,那程原一定是和哪个狐狸精勾结,我必须把这狐狸精找出来。这狐狸精也是帮凶,她必须被绳之以法!!”

        卢家长者道:“弟妹啊,你放心吧,这些事我们来处理,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脸颊狭长的女子厉声道:“你们处理?哦~~~飞雄去了,你们就想霸占这个家了是不是?哼!我的均儿虽然没了,可磊儿还在!”

        卢家长者道:“卢磊品行不端,更何况我卢家可不是你这一家之家,大家说对不对?!”

        他话音才落,那脸颊狭长的女子就尖叫起来,“我知道,你们想让卢化上位,你们早就这么想了,但是,有我在,就绝对不可能!!”

        司马雷忽地明白了,这俩人其实也接受了这案子,但比起伤心,双方其实更在乎权势,他们争的也无非是这个。

        他悄悄地带着巡捕离开了此处。

        到门外时,刚好见到远驰而来的马车。

        车子稍停,帘子掀开,露出宋家家主的脸。

        “县尉大人,这卢家怎么了?”

        “是宋家主啊...欸,这卢家识人不明,家中门客作乱,反噬了家主。”

        “哦...这真是可惜了。”宋家家主叹息一声,“我家招婿,选定的少年昨日和卢家小子有点纠纷,我原想今日来揭过,却不想发生了这种事,欸,世事难测啊。”

        司马雷自然知道这纠纷,他心里本是介于“查”和“不查”之间,此时听到宋家家主的话,便直接摇摆到了“不查”。

        这事实都明摆着了,还继续查人家的上门女婿,这不是不给宋家面子嘛。

        司马雷知道,这宋家可是有些朝廷背景的,没有足够好处的话,得罪了做什么?

        于是,他道:“家主说的卢家小子应该是卢均,卢均也已死去,那这纠纷的恩怨自是一笔勾销了。”

        宋家家主连连点头,随后又从袖里摸出一锭银元宝,递出窗口,笑道:“给兄弟们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