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开局赘入深渊白山在线阅读 - 6.别无选择(第四更)

6.别无选择(第四更)

        县北宋家?

        白山听过这个名字,似乎是今年年初从北方搬至此处的家族,来的时候人并不多,可却也是马车辎重甚多,于飞雪里而行。

        当时县令是亲自外出相迎,这足以见得宋家的背景不简单。

        可宋家到底是做什么的,白山却不知道,他和这个家族也没有什么交集,毕竟一个是泥腿子,一个是大老爷。

        宋家家主的短命女儿?

        白山想了想,听都没听过,没有半点印象。

        他随着白妙婵走过绿柳桥,忽地想到了什么,而顿了顿脚步。

        白妙婵如他心里的蛔虫,轻声道:“怎嘛,也想去当上门女婿呀?”

        白山道:“我想去,人家还挑不上我呢。

        但若真成了,我也是愿意的。

        那宋家要的应该就是给那姑娘找个夫君,陪那姑娘最后一程,待到那姑娘死了,不许再娶二房...这些于我都没什么关系。

        倒是我姐弟俩能过上好日子,那就可以了。”

        同时,我修炼的资源也有了。

        他心里又默默加了句。

        白妙婵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妄自菲薄嘛,你虽然看起来很闷,但秀气的很,而若是捏起拳头,还能有肌肉鼓起来,有些姑娘就喜欢你这样的。

        要不,你去试试?人家姑娘说不定会看上你呢。”

        白山笑笑,道:“才怪。”

        两人交谈也只是日常的玩笑。

        说说笑笑之间,时间似都变短了,很快,姐弟俩来到县西红瓦巷前。

        白妙婵看了看巷口第一家,现在还早,所以屋里烛火还亮着。

        “你在这树下等我。”

        “嗯,你去吧。”

        白山应了声,负手靠在树上,往着天空。

        不远处忽地又传来白妙婵的声音,“树身潮气重,别挨着呀。”

        白山笑笑,又直起了身。

        远处,白妙婵站在月下对他又挥了挥手,然后转身雀跃着跑向那老婆婆家。

        白山看着大姐被一个老妪迎入了门,便收回了视线,然后安静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白山忍不住想:若是妙妙姐成了,这危机就解决了。

        可若是不成呢?

        他捏紧拳头。

        权势者随意洒出的一粒尘埃,落在普通人身上,也是不可承受之重。

        这就是世道。

        过了半个时辰,远处的门扉似乎打开了,白妙婵搀扶着老妪的手,两人一边笑着在说什么,一边从屋里走出。

        白山舒了口气,看气氛,应该成了吧?

        他也不上前,继续等待。

        白妙婵出了院子,老妪关上了门。

        少女快步而行,来到少年身侧,露出几分颓色。

        白山愣了下,问道:“没成吗?”

        白妙婵松开五指,露出里面抓着的小葫芦,显然东西没送出去,她抿了抿唇,道:“也不是没成,只是老婆婆说她要想一下。”

        白山问:“你怎么和她说的?”

        白妙婵道:“开始都聊的很开心,然后聊到认义母的时候,老婆婆似乎明白了什么,问我惹了什么麻烦。我就说卢家想买我,而你...和卢家仆人发生了一点争执,拦住了他们进来抢人。

        老婆婆听我说这些就明白了,但她说要再想想,等过两天给我答复。”

        白山愣了下,道:“不行,过两天就来不及了。”

        白妙婵俏脸上显出急态,她道:“哎呀,我知道呀,但我想老婆婆是不想连累她儿子,又或者是她想先和她儿子沟通一下这件事,这也是情有可原。”

        白山道:“白妙婵,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我们等不了两天。最迟明天早上,卢家没等到刀客回去,那肯定要过来闹事了。若是我们和卢家碰上了面,那就什么都结束了。”

        白妙婵道:“好啦好啦,我去求她。”

        说着,少女又想了想。

        求人这种事,在乞丐窝里谁没做过?别说求人了,就是乞讨都干过,有什么不行的?

        只是刚刚她生怕老妪看出不对而直接拒绝,所以没有焦急地去求,而只是装作担心的模样。

        少女想了想说辞,又带着笑脸跑入了老妪家。

        片刻后,她再度返回。

        白山问:“怎么样了?”

        白妙婵道:“老婆婆是个好人,可是她没有办法自己做决定,她...她最快明天晚上给我们答复。我想她应该和赵县尉有着特殊的联系方式,譬如飞鸽。但明晚应该已经是她和赵县尉完成一次交流所需的最短时间了。”

        白山沉默了下来。

        白妙婵也叹了口气。

        两人都有些犹豫。

        但这件事已经充满了许多不确定的因素。

        譬如,赵怀岳究竟会不会答应他娘收个义女。

        如果会答应,那么...两人拼死拼活也会想办法熬过明天白天。

        但如果不答应,那到明晚这个时候,就是两人的死局,再无半点转机。

        可若是不管老婆婆这边,直接离开桃花县,沿途盗匪妖魔就会让他们九死一生,即便真去到了其他县城,那也极可能面临通缉,而余生不宁。

        这是一条笼罩迷雾里的岔路口,每一条路都是一次赌博,但赌输了,那就一无所有。

        白山忽道:“我要去宋家。”

        白妙婵诧异地抬头:“哈?”

        白山道:“你不是说我有希望吗?

        既然有,那我就得去试试...

        只要今晚被选中,那危机就解了,也不要这边的老婆婆松口了。

        若是没被选中,我们连夜逃离桃花县。

        我绝不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

        白妙婵闻言,俏脸愕然了下,然后柔声道:“好好好,你毕竟是家里的男人,这事儿听你的。”

        说罢,她又跳开,站远了,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白山,又凑近,踮脚给他拨了拨头发,然后支肘托颔道:“还是挺英俊的,但缺一身衣服。

        唔...你等着。”

        说着,她又转身,跑入老妪家,没多久便返回了,这次返回,她手上多了一件白底深领的书生服、一方蓝黑色的方巾,还有一双青色靴子,她递过来道:“白山,快换上,这是老婆婆借给我的,是她儿子过去穿的。你刚好是帮人写信的,面相又秀气,穿上书生服刚好。”

        白山见她真的取了衣服出来,心底也知道那老婆婆怕是真心待妙妙姐了,若是平时还好,但现在,那老婆婆明知道白妙婵这边招惹了卢家,却还肯借衣服,而不是避之唯恐不及,这已算是真情了。

        白山也不托大,直接脱衣,换衣。

        俩人处久了,这点嫌还是不用避的。

        换上后,白妙婵又给他好一阵梳妆打扮,又是梳理头发,又是取出书生方巾给他戴好。

        一阵闹腾后,总算是好了。

        白妙婵托颔看着他,点点头,笑道:“真像个状元郎呢。”

        白山也笑道:“就怕那姑娘有眼不识状元郎。”

        两人谈笑着,但两人心底却都很沉重。

        他们都知道...若是不成,那接下来的,就是无止无尽的逃亡之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