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赤侠魏昊在线阅读 - 002 谁做的饭菜

002 谁做的饭菜

        魏家湾离书院并不远,从五峰县县城出去,过一个长亭,看到青木河,也就到了。

        拎着一包螺蛳蚌壳,魏昊倒也想好了怎么吃,敲了螺蛳,洗了蚌壳,菜园子里摘一把大蒜叶子,先炒后炖,极为下饭。

        “小官人恁早便回来了?”

        “先生有事外出,便早早放学。”

        同村的大嫂打了招呼,魏昊也是客客气气应答。

        “小官人,妾身娘家有个财主,膝下只有一双儿女,他女儿年芳二八,贤良淑德、性情柔顺,正欲寻个良人为婿。也不知怎么地,听闻小官人一表人才、性情良善,便想着托人说媒……”

        “……”

        魏昊直接无语,自从他中了明算科的秀才,前前后后来了不知道多少人说媒,若非他以准备乡试努力读书为由,只怕门槛都要踏破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夏王朝的士人,待遇确实高,哪怕是秀才,家中几亩地免个田赋也是没问题的。

        “大嫂,马上就要乡试了……”

        “是妾身的不是,倒是忘了这一桩要紧的事情。那……小官人乡试之后,不若‘纡尊降贵’,见上一面?”

        这大嫂也是难缠的很,可都是魏家的人,魏昊也不能责怪什么,想了想,等乡试的时候,他便去府城躲上一阵子,这麻烦事情,也就散了。

        “大嫂都这般说了,岂能不给个面子。”

        “便是自己人哩。”

        大嫂顿时大喜,欢快地去了。

        她家又不住魏昊附近,可见是专门来等他的。

        魏昊笑着摇了摇头,不管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这“半步公务员”的待遇,都是一样的好。

        书包放好,将螺蛳倒在水桶中正待搓洗,却是一愣,从中捡起一颗个头儿饱满,外形漂亮的大螺。

        “好漂亮的田螺。”

        拳头大小的田螺,跟旁边蚕豆大小的青壳螺蛳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不仅仅是大、圆,竟然还略带透明,颜色也不是青灰色,表层青苔随泥掉落之后,竟然色泽如青白玉。

        “这可舍不得吃,要不养着吧。”

        找了个干净的水缸,将这漂亮田螺,放了进去。

        盖上盖子,魏昊便不去管它,只管搓洗螺蛳,又敲了蚌壳取肉,在园子里掐了一些蒜叶备用,淘米蒸饭的时候,另起炉灶放油小炒,取了一些豆酱提味,加水便是慢炖。

        等到收汁差不多了,这才把洗好切断的蒜叶放进去,又是翻炒了几下,盖上锅盖焖了几秒,这便出锅。

        乡下多是门前院子种树纳凉,魏昊家中有葡萄,搭了棚子之后,满满当当很是漂亮。

        葡萄架下摆上饭桌,倒了些许米酒,就着螺蛳,一口嘬一个,吃得很是舒服。

        米饭蒸好,剩下的汤汁拌饭,裹着蚌肉,当真是惬意满足。

        吃饱喝足,略作收拾,找了一张躺椅,手握蒲扇,便在葡萄架下打个盹儿。

        只是眯了一会儿,魏昊竟然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梦中有个看不清容貌的女子,对他行礼道谢,还说什么多谢恩公不杀之恩。

        醒过来之后,魏昊也是觉得奇怪:“怎会做这怪梦。”

        晚上洗漱之后上床睡觉,又做了个梦,还是白天打盹儿做梦遇到的那个女子。

        “怎么又是你?”

        “恩公勿虑,必有后报。”

        “……”

        正无语呢,就突然梦醒了。

        睁开眼睛一看,外头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不多时,雄鸡报晓,天光也就整个儿都亮了起来。

        刷牙洗脸,砂锅里熬着粥,收拾好之后,一碗粥下肚,拿了工具,便去田里干活。

        灌溉的引水沟渠不需要多么宽,魏昊体力极好,又因为是秀才功名在身,农具坏了随便修,倒也不怕折损。

        从早上干到中午,等到几个婶娘呼唤,这才停了手里的活儿,回家吃个午饭。

        到家在井边打水洗脸,正准备做个汤,忽地闻到饭菜香,顿时觉得古怪,进屋一看,桌子上已经是三菜一汤。

        一盘葱烧豆腐,一盘豆豉炒鱼干,一盘苦瓜酿肉,还有一碗鸡蛋羹。

        有菜有肉,荤素搭配,当真是刚刚好。

        魏昊顿时觉得古怪:“莫非是大娘她们送来的?”

        他去帮孤寡人家开沟挖渠,别人答谢,也是正常,但是这饭菜精致,看着普普通通农家小菜,却是考究手艺,不像是普通人家该有的。

        “噢……想起来了。”

        拍了一下脑袋,倒是忘了陈孟男这个富二代,为了争花魁,可是答应了魏昊午餐全包。

        应该就是陈孟男派人送来的。

        当下也就不客气,拿起碗筷就吃。

        等到第二天干活回来,又是三菜一汤,只是菜色变了。

        一碟梅菜扣肉,一碟小炒油菜,一碟豆干炒蒜苗,还有一碗鲫鱼豆腐汤。

        汤白鱼鲜,肉香菜嫩,吃起来是真的让人心情愉悦。

        “小陈这个人可以处。”

        开了个玩笑,魏昊随后拿起碗筷就是无情干饭。

        第三天,还是三菜一汤;第四天,依然如此。

        这多少让魏昊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了,花魁而已,没必要这么造吧。

        魏昊打算去城里好好地批评一下陈孟男,一个菜一个汤,也就够了,三菜一汤有点浪费。

        第五天,魏昊干完活回家,却遇见在门外等候的陈孟男,魏昊觉得奇怪,这货亲自送饭?

        可是进门之后,饭菜已经在桌上了。

        邀着陈孟男一起吃,这小子也不客气,吃得比魏昊还痛快。

        “魏兄,你明明独自一人在此耕读,怎会做得如此一桌好菜?莫不是……草屋之中,藏有娇娥?”

        “啊?不是陈兄你每天派人送来的吗?”

        “有这回事儿?”

        “难道不是?”

        “或许是在下吩咐奴婢之后,把此事给忘了。”

        酒过三巡,出门送客,第二日,魏昊扛着农具假装前往田中,行路一半,返回家中,便见水缸中钻出一女子,施施然前往灶屋,生火做饭……

        “我怎么记得,那水缸之中,只是养了一只田螺?”

        魏昊突然发现,事情好像变得有点儿不对劲。

        =====

        ps:求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