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归墟之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第一百七十章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节度使传功于世,而今再助我成神,待你死后,我一定替您烧香!”

        “打死他!”

        李望看向苏蛮,声音尖锐异常,神态狰狞,高声大喊,连面容都是通红:“我们一起,打死他,再定胜负,定归属!”

        “没错,古神心我得不到,何不碰碰苏蛮的运气!”更多的人和精怪开始响应。

        炼妖鼎有些不知所措,低声道:“苏蛮,我们且退去,这些人疯了,只有利益。”

        罗睺如今也是弱小,探了一个头,瞬间缩回炼妖鼎中。

        封灵秀左右看了看,对苏蛮笑道:“天武国师,你好像遇到了危险,格神暂且不提,我修为微弱,帮不上你,也无法替你收尸,好自为之!”

        说完他脚下箱子扇动,离开此地,跑的远些。

        苏蛮点头,封灵秀强在机关术数,武力确实不强,能告知再离开已经很好了。

        墟看着下方,大笑道:“如何,苏君,皆是愚民,你若跟我复辟,我挥手便将他们格杀至此!”

        “四处古神复苏,归墟乌烟瘴气,苏君格杀古神,得天下信仰,拨乱反正!”

        “这些泥沙,皆是为了苏君筑基而存在,苏天子的天,将用这些愚民的血,不服管教的古神之血,彻底清洗!”

        “一切忤逆,都当清除,唯有苏君!”

        就在这时,有马面精怪一跃而起,身后香火鼎盛,形成一尊马面神,他大喝道:“苏蛮贼子,龙祖向天下发画像围杀你,你定是做了人神共愤之事。”

        “香火神像!起!”

        背后马面神光芒迸发,犹如一尊两丈神祇,他与马面精怪动作一致,一拳轰来。

        炼妖鼎壁上一震,青光覆盖,将这一拳抵挡住,青光轰然破碎。

        炼妖鼎摇晃,焦急道:“太多人了,我实力还未恢复,我们逃走吧!”

        罗睺立刻附和:“对对对,留得青山在,我们且退,让他们死在古神腹中!”

        苏蛮轻轻点头,有些恍惚道:“又要逃走吗?没错,我们应该退去,暂避锋芒!”

        炼妖鼎与罗睺闻言,急忙呼啸而出,直奔来时小道,然而却不见苏蛮身影。

        他们往后看去,苏蛮身躯暴涨,马面神像又是一拳轰来,苏蛮同样一拳轰出,拳风凛冽,呼啸破空。

        轰隆暴响,马面精怪身后神像破碎,化为点点光芒,身躯自上而下,嘭的砸在地上,碎石纷飞。

        炼妖鼎再次折返回来,疑惑不解。

        苏蛮看向他们,道:“可是鼎爷,睺爷,我逃够了,再也不想逃了!”

        炼妖鼎定了定,道:“即使寡不敌众,身死道消?”

        苏蛮定了定神,点头道:“我听别人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我想来是悟出点东西,至于会不会死,还未可知。”

        “你悟出了什么东西?”炼妖鼎道。

        又有人杀来,苏蛮推剑而出,将那人格杀,四周数道身影奔来,杀向苏蛮,苏蛮拳脚不断踢打,四周景物变换,炼妖鼎被他的气血夹带,随着苏蛮飘动。

        “我悟出了,我不要这样活着,我要行的坦荡荡,站的坦荡荡,我不要活在谎言中,不要活在逃命中!”

        三尺青锋在手,向下一划,杀向苏蛮的女子被一分为二,无声无息落下。

        “鼎爷,我的前半生够苦了,我想接下来的日子,在归墟行的坦然。”

        炼妖鼎沉默片刻,嗡的一声震响,道:“那今儿陪你走一遭!”

        罗睺竖眼一张,身躯开始涨大,腹语低沉:“从今以后,肆意潇洒!”

        炼妖鼎上火鸟奔出,有青牛向天嗷叫,有蛟龙腾空,山河飞出,奔向敌人。

        罗睺竖钩反手握住,冲出炼妖鼎,与一人厮杀,竖钩断人魂。

        墟如今距离苏蛮数十丈远。黑袍舞动,冷哼一声,苏蛮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看他一眼,宁愿自己送死也不求助于他。

        他冷笑道:“你若在未苏醒时消亡,我便是墟天子!”

        “闲落山河!”

        李望向苏蛮奔来,手中祭出一幅山河画,山峰日月同现,一股威亚扑向苏蛮。

        苏蛮脸色淡然,左手握拳轰出,周围元气震动,大育神通出,拳头前方突然烈火燃烧。

        一拳轰出,犹如轰出一轮烈日,火焰迸发,那山河还未发出应有的威力,便被焚烧成灰烬,且苏蛮拳势不减。

        李望有些痛心,急忙抬手迎接,身后神庭大开,一幅山河图出,山上神光落下。

        烬落神光指!

        一指落下,与苏蛮拳头碰撞,火焰如龙卷,成拳劲,涌入指中,一瞬间流入筋脉。

        李望脸色一红,指头咖嚓一声折断不说,一瞬间烈火焚身,他忍着剧痛,身后山峰再次落下神光,这次的神光带着勃勃生机。

        苏蛮冷哼一声,神庭扩大开,一瞬间将四周全部笼罩,那道神光落入第六山,只见第六山的火焰大涨,烧向李望。

        只一瞬间,他整个身躯扭曲,嘭的燃烧起来,他惨叫落下,落地已是灰烬一片。

        苏蛮的神庭虚影太大了,种种大道之象立于神庭中,犹为壮观。

        “贼子苏蛮!还敢杀人!死你一人便可成神,你为何不大义身死,落得一段佳话!”

        “你死后我们一定记得你的功德,替你修缮神龛,你何必支撑,为什么不直接送上头颅!”

        有攻来之人被吓退,对苏蛮愤然指责。

        苏蛮听着他们的言论,皱起眉头,一行眼泪落下,他悲戚道:“你们听听自己说出的话,你们竟然渴望我死来满足你们的私愿?这像话吗!”

        “你们该死!”

        有人站出来,冷笑道:“苏蛮,你才该死,你传法不正,你的神庭为何比我们大这么多,你藏私!”

        又有人道:“龙祖功德无量,既然说你的贼子,你便是贼子!”

        苏蛮淡淡道:“你们自己不思进取,不懂创新,不愿意四处走走,开辟神庭,见识浅薄便说我藏私,也因为见识浅薄,便被愚弄。”

        “你们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便说世上不存在泰山,别人说泰山大,你们便说别人说谎,编造虚无的存在,蛊惑人心,并扬言要打死他,自己还觉得正义!”

        “脚下无神心,你们皆是口粮,待落入古神腹中,古神复苏屠杀世人,妖龙出世格杀,你们又奉他为神!”

        有人冷笑道:“妖言惑众!”

        咣噹!

        炼妖鼎被一拳轰飞,一女子取出一把青伞,伞骨射出,铮铮分解,化作数以百计的青丝,咻咻刺去。

        嘭的一声,罗睺星君被人一脚踢中,撞在山壁上,砸出四臂蛇尾的印子。

        炼妖鼎身上噹噹声不停,壁上野兽,山川,皆被打了回去,凄惨叫道:“苏爷,睺爷,人太多了,打不过啊!”

        苏蛮想了想,神桥放开,真灵血如瀑布落下,炼妖鼎惊愕道:“你干嘛,暴殄天物,不可浪费!”

        鼎身一震,炼妖鼎飞奔过来,鼎口接住真灵血,罗睺星君也自山体中挣脱,直奔这里。

        那些青丝转向,密密麻麻,炼妖鼎吃了一口血,无数奇异的纹理图案自鼎身浮现,威能暴涨,刺来的青丝顷刻之间粉碎,其威能炸开,远方的大日破碎,露出石像面目。

        这才发现,他们在一尊巨大石像的口中,哪里还有古神心,只有一条丑陋蜿蜒的舌头。

        罗睺也吃了一口血,身躯暴涨十丈,犹如一座小山,一拳将四周杀来的打的满天飞。

        苏蛮见他们恢复,急忙收回神桥,看了看,真灵血所剩无几,大为肉痛。

        “哈哈哈,鼎爷我回来了,别跑!”

        炼妖鼎威能正盛,不少人急忙逃开,炼妖鼎一边怪笑,一边轰去,鼎上青牛撞翻一地。

        罗睺也想展示一番,但大日破碎,古神的障眼法消失,不等那些人反应过来,石像下颚轰然合上。

        石像仰头,将数百人吞下,其余人要么为了杀苏蛮立于空中,要么便是庙宇站不下,本事也不高,只敢远处观望。

        反而因此逃过一劫。

        与苏蛮对峙之人惊呼一声,心神恍惚,惊愕道:“他说的是真的!没有古神心,我们是食粮!”

        “我不信!”又有人道:“这苏蛮一定是与古神一伙的,事先还告知我们,为的就是蛊惑人心!”

        可他们如此一来,又应了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话,顿时有人心神失守。

        “龙祖大人功德齐天,我要去验证!”

        有人竟然落下身躯,大声喊叫道:“你且张嘴,我到你腹中一观,这一定是障眼法,我看你是不是虚幻!”

        石像愣了愣,张开嘴来,一瞬间有上百道身影涌入口中,石像一口将他们吞了,身上石块开始脱落,露出血肉来。

        苏蛮看着这些人,迷茫的挠挠头,这些人当真魔怔了!

        墟黑袍摆动,到苏蛮身后来,道:“古神复苏了,苏君,我来助你杀神!”

        苏蛮看了他一眼,淡然道:“墟,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信不过你,况且你杀人不分善恶,全凭目的,你我不是一类人,还是不走一道好。”

        墟急忙道:“可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苏君!况且,何必为了小事争论?行大事哪有不牺牲的?”

        苏蛮摇摇头:“这不是小事,数百万人的死,你居然觉得是小事,道不同。”

        墟愣了愣,冷笑道:“那我看你如何应对这古神复苏,你不杀他如何格神?看遍他周身纹理!”

        苏蛮笑了笑,道:“很简单!我只需要说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