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第三球王李传淇在线阅读 - 第1章:被雷劈了?

第1章:被雷劈了?

        人如果没有了梦想,与咸鱼有什么区别?

        ……

        马拉加,西班牙南部的一座重要城市,坐落在著名的太阳海岸,被群山和两条注入地中海的河流所环抱。

        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1000年前腓尼基在这里建立malaka,这个名字可能源自腓尼基语“盐”,因为此地港口附近的鱼都比较咸。

        约七个世纪以后,罗马帝国征服包括马拉加在内的迦太基西班牙地区。从五世纪开始,西哥特人将马拉加置于统治之下。

        公元八世纪,摩尔人征服了西班牙,马拉加成为重要的贸易中心,之后马拉加又重新成为基督教占主导的城市。

        同时,这也是一座风景优美的城市,毕加索曾说过:没有体会过马拉加阳光的人,就创造不出立体主义的绘画艺术。

        马拉加太阳海岸的天空是一种有闪光绸感的钴蓝,平静的地中海海面在天晴时显现的也是一种沉甸甸的灰蓝色,十分迷人。

        冬日偶尔有几天,山顶上还会戴上积雪的白冠,那是异常美丽的时刻。

        马拉加城南区是这座城市的贫民窟,生活着各个民族的社会底层民众。由于民族信仰等原因,各民族冲突不断,犯罪率居高不下,帮派林立。

        阿尔卡社区就是马拉加南部的一个普通社区,这里生活着一群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移民,这其中就包括两千多来自中国的移民。

        张娴就是这个社区一家普通杂货店的老板娘,和丈夫李贤其一样是移民二代。这家杂货店主要由张娴经营,李贤其除了吃饭时间能见到人,其他时间很难看见身影。

        张娴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大儿子李传睿在马拉加著名大学马拉加大学读大三,二儿子李传淇在公立高中读高二,在一家叫圣马拉加的球队踢西班牙丁级联赛。

        西班牙丁级联赛是西班牙最低级别的联赛,又被西班牙球迷称之为业余联赛,一共有三百六十多支球队。

        丁级联赛的赛制也非常像业余比赛,属于晋级赛制,分区赛晋级大区赛,大区赛晋级最后的全国决赛。

        小女儿李晓凤就读当地一家私立小学。

        ……

        2011年6月的马拉加天气炎热,最佳去处当然是太阳海滩,阳光、沙滩、美女。

        所以路上行人很少。

        下午六点,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暗了下来,一场暴风雨正在云层酝酿。

        张娴趁没人买东西的时间,将排骨炖在高压锅里,又将米饭蒸在电饭煲里,忙完这些,她擦擦手重新来到杂货店的收银台。

        杂货店在一楼,前面开店,后面就是厨房和餐厅,二楼是一家人的卧室。

        “娴姐,来包骆驼,我贤哥不在家?”

        一个三十多岁的华人,身穿干净的的黄色t恤,灰色短裤,一边递钱,一边笑着问刚刚坐下的张娴。

        “这不是田丰嘛……”

        没等张娴说话,一个豪爽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来。

        张娴一下子失去了说话的兴趣,接过钱,递给男人一包骆驼烟。

        “贤哥!”

        田丰一边接过烟,一边笑着对着那个豪爽声音说道:“贤哥这是回来吃晚饭了?”

        “对啊……你鬼天气马上就要下雨了,我就早点回来了。”

        那个豪爽的声音拍拍田丰的肩膀,盯着他的右手臂那条一尺长,刚刚愈合的伤疤问道:“好了?”

        田丰眼眶有些湿润,一边拆开手中的香烟递给男人一根,一边感叹道:“贤哥,上一次如果不是你解围,我这条手臂怕是要完了。”

        男人接过下香烟摆摆手说道:“大家都是中国人,在这个鬼地方生活不易,能帮忙当然要帮忙。”

        张娴盯着男人语气不善的说道:“一天只知道打打杀杀,正事不干一件!”

        男人并没有因为张娴的话而生气,把烟点燃,心满意足的喷出一口烟雾,随后讨好的对着她说道:“老婆,饭做好了吗?我饿死了!”

        这个声音豪爽的男人正是张娴的丈夫李贤其。

        “没做!”张娴没好气的说道:“我一个人又要经营这家店,又要做家务,要吃自己去做!”

        李贤其笑着说道:“就算你不给我做,你总要给两个孩子做吧……”

        一旁的田丰对着李贤其说道:“贤哥,我很羡慕你啊,老大读大学,两个小的都听话,不像我家里的那三个家伙,哎……”

        感叹完后,田丰殷勤的说道:“反正娴姐还没做饭,择日不如撞日,今晚我请你吃饭。”

        张娴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对着田丰说道:“他整天都看不到人影,就吃晚饭的时候能和孩子们聚一聚,他敢去,今晚就别想回家,睡大街!”

        李贤其拍拍田丰的肩膀笑着说道:“吃饭的事情以后安排,老婆说得对,没有特殊的事情,晚饭我都会在家吃。”

        田丰只好说道:“那行,以后找个你空闲的时间吃顿饭。”

        李贤其向他摆摆手走进杂货店,朝着厨房走去,似乎真的要去做饭。

        “刚刚下米,不要乱碰。”

        张娴朝着丈夫吼了一声,嘟哝着低声骂道:“一家子没有一个省心的,都是饿死鬼投胎。”

        说到这,她就想起在马拉加大学读大三的大儿子李传睿,不禁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

        大儿子小的时候也不省心,从小就一心想当什么职业球员,在这个排华严重的地方,怎么有可能?

        反正张娴是不相信的。

        大儿子九岁的时候就加入马拉加少年队,听别人说他足球天赋很好,真有可能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谁知道在十三岁的时候出了意外,右腿严重受伤,职业球员的梦就这样破碎了。

        张娴本以为大儿子就此会消沉下去,谁知道随后发生的事情让她无比庆幸。

        大儿子将兴趣转移到学习上面,成绩突飞猛进,最终考上西班牙著名的马拉加大学。

        这是这个社区华人的第一个马拉加大学生,当初震动了整个社区的华人圈。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虽然是移民二代,但是张娴一样认同这句话。

        “老妈,肚子饿死了,今晚煮了什么好吃的?”

        一个清脆而又熟悉的声音,将沉浸在大儿子骄傲之中的张娴拉回到现实中。

        “小凤,饭还要等一下……你又喝那些冰冷的可乐……死孩子!”

        看见女儿打开冰柜,拿出一瓶可乐打开就喝,张娴又气又溺爱的看着她。

        女孩舒服的打了一个隔,对着张娴做了一个鬼脸,随后就蹦蹦跳跳的进入厨房。

        就在这时,天愈发的暗了起来。

        “噼里啪!……”

        天空突然出现了闪电,刺破了阴暗的天空,暴雨从天而降。

        张娴走出店门发现二儿子李传淇还没回来,低声骂道:“这样的鬼天气还不早点回家,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没有一个省心的!”

        张娴急忙回到店,用毛巾擦了擦滴上雨水的手臂。

        “什么?”

        厨房里突然响起丈夫的声音:“你说虎子被雷劈了?!”

        虎子是二儿子李传淇的小名。

        张娴脸色瞬间苍白起来,手中的毛巾掉在地板上,双腿发软,坐在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