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艺人邻居在线阅读 - 32.不出所料的二度醉酒

32.不出所料的二度醉酒

        看他工作也好,一起吃烤肉也好,那都是明天要做的事,而今天她跟刘信安要做的,就是好好证明一下自己的酒量。

        一瓶烧酒并不算多,一个人喝了几杯之后,一瓶烧酒很快就见底。

        但不得不说,这烧酒的度数果然是比啤酒高一些,虽然这一瓶依旧不会让刘信安感觉到晕,但起码他能感觉出来。

        “可以了吧?”

        刘信安原本是想着,裴珠泫现在已经证明了自己的酒量,他俩其实没必要非要喝个你死我活。

        但裴珠泫早就给自己定下了今天起码两瓶的量!

        所以女孩轻轻挑眉,从被酱汁染红的唇中吐出一段让刘信安直冒火的话语。

        “你不行了?”

        虽然今年都这个岁数了,但从成年以来就一直在练习和出道的裴珠泫其实并没有谈过正儿八经的恋爱,最累的时候她也对一些对她嘘寒问暖的异性心动过,但她在感情上是个很慢热的人。

        慢热到那些追求者往往才让她心动,就直接放弃了。

        所以恋爱什么的,目前裴珠泫还是零经验。

        理所应当的,她当然也不知道“你不行了”这四个字对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来说,有着多么的敏感。

        刘信安当时眼睛都直了。

        “拿!”

        这句话很让裴珠泫满意,女孩兴奋地起身,两条不算太长的腿倒腾的飞起,小跑着便是跑向冰箱所在的地方。

        又是拿了两瓶烧酒之后,女孩跌坐在沙发上。

        在被激了一下之后,刘信安其实冷静下来了一些,从裴珠泫拿完酒回到沙发上的这段路也不难看出,这丫头又喝嗨了。

        脚下的步伐都是有些凌乱了起来,不然刚才她也不会腿一软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不过这种事现在处于喝嗨了状态的裴珠泫显然是没有注意到的。

        她再次展示了一下自己从前辈那里学来的开瓶技巧,赢得了刘信安敬佩的掌声之后,这才给刘信安满上。

        完事,她把酒瓶递给刘信安,微微嘟嘴,示意对方帮她也倒好。

        这下刘信安能确信一件事了,那就是烧酒的度数的确比啤酒高多了。

        这人...今天不会又睡在他家里了吧?

        ———

        墨菲定律再次给予了刘信安一击背刺。

        不想让什么事情发生,什么事情偏偏要发生。

        随着第二瓶烧酒见底,此时小脸已经彻底涨红的裴珠泫进入了茫然失措的状态。

        她现在感觉自己头重脚轻,天旋地转。

        然后在刘信安无语的注视下,女孩面朝着茶几栽倒下来。

        好在刘信安始终观察着女孩,不等那张漂亮的脸蛋于茶几亲密接触,他就用双臂从身前拦住了已经坐不稳的裴珠泫。

        “还好吗?”

        “嗯?我很好呀。”

        真是辛苦裴珠泫了,明明自己已经快彻底失去意识,居然还能硬着头皮说瞎话。

        刘信安也知道今天支撑着裴珠泫的那口气是什么,他索性一手扶额,摆出一副很痛苦的表情:“我不行了,我好醉啊,我要晕倒了。”

        “哈哈哈,才两瓶..嗝,你就不行了呀~”

        这人真是喝嗨了,居然露出了一副娇憨的表情,言语之中甚至夹杂着酒嗝。

        这是任何一个认识裴珠泫的人,都不会想象到的画面。

        包括她组合里的那群妹妹们。

        刘信安眯着眼睛倒在沙发上,继续小心观察着醉醺醺的裴珠泫。

        看到刘信安的确如自己所说的“倒下”之后,裴珠泫终于是松了一大口气,然后往后一倒,没了声响。

        客厅安静了几分钟,那个倒下的刘信安才无语的坐直了腰,哭笑不得的望着酣睡的裴珠泫。

        这是第二次了,难道自己对于这女孩来说真就没有一点威胁感吗?

        被对方如此信任他很开心,可同样的,他觉得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也被裴珠泫挑衅了。

        甚至于,一个极为荒唐的想法在他脑海中浮现———这丫头是不是想跟他发生些什么?

        酒精这玩意的确不好,这个念头冒出的一瞬间刘信安就猛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对方这么信任他,要是他真的做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他真的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良好的教养在这时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清醒过来的刘信安平复着自己燥热的心,不去看倒在一旁毫无防备的娇俏女孩。

        好一阵之后,他才恢复正常,然后看向了睡得很是老实的裴珠泫。

        跟之前醉酒之后的状态没太大差别,不过两瓶烧酒已经算是不小的量了,所以这次裴珠泫虽然睡着了,但显然没有之前喝完啤酒后睡着的样子看起来舒服。

        她紧锁着眉头,嘴里不停地嘟囔着什么,刘信安担心对方会吐,于是赶忙将对方搀扶起来。

        “裴珠泫,还有意识吗?”

        迷迷糊糊的裴珠泫下意识的睁开眼眸,但模糊的画面让她无法分清面前的人究竟是谁。

        而半梦半醒之间她潜意识里那些让她看到后浑身发冷的留言似乎再次浮现出来了那般,她瞬间身体颤抖着。

        “不...不是...”

        眼瞅着面前的裴珠泫变得无比怪异,刘信安下意识的伸手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背。

        吐就吐吧,大不了换身衣服再做个卫生,要是一直憋着裴珠泫反倒会更难受。

        不过他温柔的动作并没有让难受的裴珠泫吐出来,她反倒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那般,带着几分酒气的香软身子直接跌入他的怀中,体重带来的惯性让半蹲在裴珠泫面前的刘信安直接跌坐在地上。

        但别忘了,此时刘信安的背后,其实是长方形的茶几。

        “砰。”

        “唔!”

        后背与茶几的棱角重重撞在了一起,火辣辣的痛从背后瞬间席卷全身。

        刘信安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的收紧了双臂,将怀里拥着他腰的裴珠泫保护在怀里。

        而这紧实的臂膀也让因恐惧浑身颤抖的裴珠泫安心了下来,她的小脑袋在刘信安的怀里不安分的蹭了蹭,找到一个让她无比舒心的角度之后,安静了下来。

        留下了仍然因为剧痛而颤抖不止的刘信安流着冷汗。

        他下次要是再让裴珠泫在他家喝酒的话,他就是狗!

        ———

        因为着实是太疼了一些,刘信安坐在地上抱着裴珠泫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而这段时间怀里的裴珠泫早就已经从刚才恐惧的状态中挣脱,此时正美美的睡着。

        等到那火辣辣的痛感消失了一部分之后,刘信安才龇牙咧嘴的将怀里的女孩抱起,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他不敢把女孩放在沙发上,怕这人不老实回头再摔下来。

        所以还是先忍着痛把裴珠泫放在床上才行。

        小心翼翼的将裴珠泫放置在床上之后,他安静的观察了一会,确认裴珠泫没有像之前那般变得恐惧之后,这才放心的从卧室走出。

        第一件事,他就是先将上衣脱掉。

        线条分明的上半身对任何一个异性来说都是最完美的毒药,可惜这一幕并没有哪个女孩能大饱眼福。

        刘信安自己反正是看惯了,所以完全不在意,他更担心自己背后的伤势。

        背过身努力扭头看向镜子,已经渗出血的伤口让他无奈的叹气。

        自己处理背上的伤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刘信安废了老半天的劲儿才把背上的血擦干净。

        消毒倒是不用了,他长这么大磕了碰了都没有消过毒,况且他的衣服也不脏。

        ...衣服?!

        刘信安赶紧拿起自己那件白体恤,果不其然在背上受伤的地方看到了红色的血迹。

        得,这下还得洗一下衣服了。

        等一切都收拾好之后,时间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了零点。

        或许是因为忙前忙后,又收拾房间又去看裴珠泫的情况,今天才过了零点他就已经开始犯困了。

        但裴珠泫那边他还不能放下心来。

        两瓶烧酒可要比两罐啤酒厉害的多,而且刚才裴珠泫的样子他还记忆犹新。

        倒不存在说是谁吃了谁的豆腐这件事,问题在于要是一会裴珠泫又变得浑身颤抖,像是在害怕什么的话...

        “真是劳苦命。”

        他就是这样一个善良且心软的男人,明天一定要给这人看看监控,然后让裴珠泫好好地赔偿一下自己!

        刘信安如此没好气的想到,同时还不忘端着杯温水,推开了自己卧室的门。

        裴珠泫的样子倒是跟之前没什么两样,女孩的睡相...其实算不上太好,她将他每天都要用到的被子当成娃娃那般抱在怀里,而身上那漂亮的白色长袖卫衣也因为女孩的睡相微微卷起了下摆,白皙且平坦的小腹就这样暴露在了刘信安的面前。

        刘信安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杂念之后眯着眼睛帮女孩把衣服简单整理了一下。

        弄好之后,他才坐在床边,将睡得迷迷糊糊的女孩扶起。

        “裴珠泫?喝点水再睡,要不你胃口会受不了的。”

        醉酒的人往往都需要温水来暖一下胃才行,不然胃里那种翻涌的感觉会让人很不舒服的。

        被叫到名字的裴珠泫勉强睁开了一只眼睛,然后嘟囔着发出一阵怪异的声音,最后在刘信安生无可恋的表情下,再次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他或许该庆幸,这人搂的是他的腰,没有波及到他背上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