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艺人邻居在线阅读 - 29.刘信安的文青病

29.刘信安的文青病

        不过被裴珠泫这样一闹腾,刘信安也难免对那仅仅喝过一两次的烧酒再次提起兴趣。

        喝自然是没问题的。

        “你也要喝吗?”

        “...我不能喝吗?”裴珠泫也懵了,她出钱买,然后她不能喝?

        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不过很快她似乎就明白了刘信安的意思。

        “我真的很能喝的。”

        她努力的为自己辩解着,但没办法,昨天两罐倒的英勇战绩着实让她自己的说法站不住脚。

        眼瞅着对方愈发怪异的神情,裴珠泫深呼吸着,站起身。

        “我现在去买!”

        现在还不是特别晚,小区附近的便利店肯定是开着门的。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不是昨天那种不在状态的酒量,裴珠泫也是豁出去了。

        “现在?”刘信安被裴珠泫的高行动力吓了一跳,他赶忙跟着一块起身,两个大跨步便是追上了已经迈出去五步远的裴珠泫。

        腿长就是有优势。

        刘信安赶忙伸手拦住裴珠泫的去路,哭笑不得的说道:“疯了吗,这个时间你一个女孩子跑出去多危险。”

        “能有什么危险的?”

        这终归是比较高级的住宅区,小区内部的安保环境完全可以信任。

        时间虽然已经是晚上,但只要遮掩的比较得当,她肯定还是不会暴露的。

        起码她能保证自己不被认出来。

        “反正不行,这个时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一个人出去呢?”

        家庭教育让刘信安不可能做出放任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独自出门买酒这种危险的事情,他的态度很坚决。

        裴珠泫没应声,只是站在刘信安面前抬起头,注视着面前这个足足高了她一头还多一些的男人。

        被漂亮女孩这般盯着,即便是打小就不缺异性缘的刘信安也多少有些遭不住,他把那只拦住裴珠泫去路的胳膊放下,皱着眉头:“非要去买?”

        裴珠泫点头,不管怎样,她今天一定一定要洗刷掉自己“两罐倒”的悲惨印象。

        她就是在这种奇怪的地方极具胜负心。

        这一点也没少被组合的妹妹们吐槽...

        “真的是,啤酒不行?我家还有啤酒。”

        “不要!”

        “好吧好吧,去也行,但我不能让你自己去,这个时间真的会很不安全。”

        刘信安屈服了,买也行,但最少他不能让裴珠泫独自出门。

        裴珠泫眨着美眸,小脑袋努力理解着刘信安的意思。

        对方的意思并不难懂,很快她就回过神来:“你要跟我一起去?”

        “不然呢,我又拦不住你。”

        “啊?等...等下!”

        这次轮到刚才无比坚持的裴珠泫有些慌张了。

        她自己出去买东西的话,最坏的情况也就是被认出来。

        被认出来也就被认出来了,自己晚上出来买东西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新闻,起码在首尔这个总能遇到艺人明星的地方,算不上什么新闻。

        可要是跟刘信安一起大半夜出去买东西被认出来的话...

        光是想想,裴珠泫就起了一身的冷汗。

        “不行!”

        她光速回绝,语气坚定。

        刘信安这次彻底不懂这人究竟什么意思了。

        “哈?”

        气氛就这样僵持住了。

        刘信安努力理解着裴珠泫的意思,她非要在大晚上这个时间点一个人跑出去买烧酒?他可以这么理解没错吧?

        而裴珠泫则是努力思考着一个两全其美的解释的借口。

        果然说谎害死人啊,一个谎言真的需要用无数的谎言作为补充,她现在都不敢想等到某一天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会对刘信安造成多大的冲击...

        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借口,最终,裴珠泫只好做出选择。

        比起身份暴露甚至于被媒体拍到,她只能委屈自己再被刘信安误解一天了。

        “我突然不想去了,明天!明天我再向你证明!”

        说完这句话的裴珠泫逃跑似的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然后偷偷的往自己脸上扇风,试图驱散因为窘迫从而产生的羞意。

        至于刘信安,他算是彻底沉默了。

        他咋感觉,自己被这人耍了呢?

        ———

        自觉自己做法很蠢的裴珠泫没有在刘信安家里多待,简单扒拉了两口之后便是扯了个理由开溜。

        刘信安也没有阻拦,等到裴珠泫留下一份泡菜后,便是将女孩送到门口,目送对方进门后这才放心的把门关好。

        之后就是他的休息时间以及剪视频的时间了,不过因为“烧酒”一事,他明天晚上的行程也被裴珠泫占据了。

        当然,能跟如此漂亮的女孩子一起吃饭是一件让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所以刘信安丝毫不会抗拒,至于明天的直播...水友肯定会理解的。

        唔,得想个好点的请假理由才行,干脆就用跟美女约会这个理由算了,反正裴珠泫也不会知道。

        刘信安乐呵呵的将直播间标题名提前改好,然后便是继续坐在自己的电脑前麻利的剪辑着视频。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剪视频剪到灵感枯竭的刘信安慵懒的躺在自己的电竞椅上,拿着手机刷着视频。

        正刷的起劲,一个视频通话把他吓了一跳。

        刘信安赶忙坐好,思考着要不要接通这个视频通话。

        打来视频的正是发小李程璐,老实说他甚至能猜到对方打视频过来的理由。

        果然还是得解释一下才行,李程璐误会是小事,要是这事闹到他老妈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按下接通键的一瞬间,屏幕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粉色长发,皮肤白皙的漂亮女孩。

        唔...漂亮是对于一般人而言,而对于打小就认识对方的刘信安来说,李程璐也就那样罢了。

        “干嘛?”

        因为是很亲密的朋友,所以刘信安很自然的开口问道。

        “你居然没看出来我换了发色吗?”

        刘信安这一口老槽卡在嘴里纠结着要不要吐,咋可能没发现,这么显眼的发色如果他都没发现的话,他恐怕是个瞎子。

        “很适合你,所以呢?打电话干嘛?”

        “真是冷淡的刘信安,你直播间标题啥情况,在那边遇到真爱了?”

        “什么真爱,就是个朋友罢了,只是提前约好了,为了顺利请假所以起了个能让大家接受的标题罢了。”

        “你这叫能让大家满意的请假吗?拜托,你现在女粉都要比男粉多了,你是想让直播间的女粉都脱粉吗?”

        “脱就脱咯,正好我还能洗粉呢。”

        其实刘信安对现在自己直播间的弹幕挺不满意的。

        以前没露脸的时候弹幕大多充斥着的都是关于游戏的讨论,这种氛围他相当喜欢。

        可现在呢?

        全是什么“老公超市我”之类的骚话。

        女孩子刷刷也就算了,一群老爷们也跟风在那刷,有的时候刘信安播游戏时想跟弹幕互动一下,看到的都是那些毫无营养的话,真是十分厌烦。

        要是这个标题能劝退一些冲着他颜值,总幻想着不切实际的女粉的话,他乐都能乐疯了。

        “你又来了是吧,你自己算没算过这段时间你加了多少舰长啊!”

        舰长是直播间的一种贵宾,一般开一个月的舰长要花140块钱左右,其中他能拿到一半。

        换句话说,舰长其实就是一个直播间是否火热的标志。

        没露脸的时候,他的直播间只有两千左右,这在整个小破站算是个不错的成绩,能排在全站靠前的位置。

        但意外露脸之后,跟风来看他直播的观众呈几何式增长,同样的,两千的舰长近乎翻番。

        这是个相当夸张的成绩,要知道他是没有任何工会,或者说没有任何后台帮他做数据的,这些付费用户的增加可是实打实的,都是小破站直播的忠实用户。

        这么一大笔不菲的收入,现在刘信安说要洗掉就要洗掉?

        这混蛋又犯了那种“自满”的老毛病。

        总觉得自己已经很成功的,想着要做自己喜欢的事...

        迎合观众并不丢人,做喜欢的事之前先赚钱才是正题,李程璐对刘信安这种做法十分的不满。

        “一千八!整整一千八的老板你说洗就洗是吗?”

        “...那你看看现在的直播弹幕,我看了都头大。”

        “挣钱啊!这是你现在的工作,迎合观众才是你的工作啊我的哥哥!”

        李程璐恨铁不成钢的话让刘信安止不住撇嘴,他就算不直播...

        好吧,已经当了这么多年的up主和主播,要是现在让他放弃这一行,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那我都已经写了,总不能改吧?”

        直播间标题的更改一般没有推送,但肯定每天都有不少人挂在他直播间,所以换标题这件事估计此时早就在粉丝群里传开了。

        “改倒是不至于,回头你解释一下就行了,只是约会而已又不是在一起...话说回来你真的是要去约会吗?”

        刘信安不再坚持之后,李程璐也没忘打这通电话过来的真正目的。

        她本来就是想着听八卦来的。

        电话那头李程璐好奇的声音让刘信安无奈扶额,他松开手机,任由手机摄像头对准天花板,自己也不去看对方那漂亮的脸蛋。

        “不是约会,只是跟朋友之间的吃饭聊天罢了。”

        “诶?你居然真能交到朋友,真是稀奇。”

        “??”

        “信安哥哥~帮我去一趟签售会好不好嘛~”电话那头的李程璐话锋突变,一个甜美到让人觉得反胃的声音响起。

        刘信安反应极为迅速的按下了结束通话的按键,然后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差点被这丫头整吐了。